我的老婆是学生会长超清

阮家大宅,阮家的四个大人坐在庭院的一个小花园里,阮虎说了一阵话,他抬头看看面沈似水的大佬和一脸惊愕之色的阮文音,低声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是故意欺瞒大家的,而且我的敌人很恐怖,我一直很担心会连累大家…」

大佬还没说什幺,阮文音已经跳了起来,她语带哽咽地道:「对不起…我…恭喜你们…姊…姊夫…呜~~~」她再也忍不住了,跳起来哭着转身跑了。

大佬看着孙女跑了,转过头来叹了一口气,淡淡地道:「我可没怪你的意思喔,但是文音这次的刺激有点大…」他笑了笑:「人活着就有危险,难道因为有危险我们就不活了?你别太紧张!」他拍拍阮虎笑道:「说来我还挺欣慰的,我一直很喜欢你,也希望你成为我家的人,没想到你早就是我家的人了,哈哈~~这样很好,省得我逼你娶文音。」

「爷爷!」阮文心抗议地推推他

「哈哈哈~~」大佬哈哈大笑,他指着阮虎对孙女笑道:「且不说文音,但他那个小秘书怎幺办?人家为了他的事可是一直尽心尽力喔~~也丝毫没有透露过他的秘密,对他可真是不差呢!」

「爷爷~~」阮文心苦恼地喊道

阮虎抓抓头苦恼地道:「我也没办法,这世界挺无奈的…」

大佬更是笑不可抑,他们都听出他很高兴,但是这种事可不能跟他一起高兴,阮虎和阮文心都是一脸忧色。

大佬笑了一阵,开解他们道:「何必烦呢?既然已经如此了,那就继续扮下去吧,你还是阮虎,文心看上你了,你们两个正大光明的再结一次婚,这不就好了吗?当初文心结婚的时候瞒着我们,枪王都知道去看一眼呢!我们这些亲人居然蒙在鼓里,不可饶恕啊!我这当爷爷的要罚你们再结一次婚,盛大一点的,你们没意见吧?」

阮文心脸上一红,还没说什幺,阮虎就扯过话题说道:「师父啊!我这次回来是要问您筑基的问题的,我这状况算正常吗?」

「算啊!怎幺不算!再正常也没有了,你的体质好得出奇,筑基应该没什幺问题,看样子就在这几日吧。」大佬摆摆手道:「你这几天留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不然要是突然筑基起来会很麻烦的!」

「筑基大概需要多久啊?」阮虎对筑基一点概念都没有,只知道对修练者来说那是一个很重要的关卡,但重要在哪里,应该怎幺度过却一点概念都没有,他怕自己胡搞出错,才特意出来询问师父。

「不一定,看个人体质,有些人快些,有些人慢些,短则三四天,长则七八天,一般来说,当然是越长越好,表示体质的改善比较完整。」

阮虎点点头又问:「有什幺需要注意的吗?」

大佬考虑了一下,慎重地说道:「筑基需要大量的能量,据说如果能量充足,体质的改换也会比较完整…我看这样好了,文心也别乱跑,只要阮虎一筑基,你马上过来帮他提供能量。体质改换可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要等到结成金丹…」他叹了一口气:「我们这些人啊,是不可能有结成金丹的一天了。」

阮虎好奇地问:「结成金丹很难吗?」

大佬重重点头道:「岂止很难?是超级难!这世界的金丹强者屈指可数,没有国家级的资源帮助,根本不可能产生金丹高手,但就算我们越国愿意以全国之力支持一个人,也没办法把他推上金丹,唉…我们越国…还不够强啊!」

阮虎讶道:「以越国全国之力也不能造就金丹强者?真有这幺难吗?」

大佬叹道:「我也不知道有多难,只知道我们越国的各大家族都有人试过,他们不只自己试,还求各种关係到国外试,但连半个成功的也没有,据说练成金丹需要特别的功法,而这种功法是不传之密,没有特殊际遇人家是不会传给你的。」

「原来如此!」阮虎点点头,他想了想,又问道:「如果练成金丹,大概会相当于哪一级的强者呢?」

大佬想了想,才缓缓地说道:「这可难说,强者本身也是不同的,例如说中国最出名的金丹强者有两位,最强的童无忌擅长战斗,据说他的强度已经接近小行星级,而另一位丁远光则擅长科技研发,据说只有彗星级初阶,不过他却拥有四个独立分身,四个分身都可以独立工作,这点真是非常奇特。不过就算是彗星级初阶也比我们越国所有的强者还强,星级之后的战力跨越是很明显的。」

阮虎点点头,他问这个问题,其实是想作为和贝克的强度参考,他知道贝克是彗星级强者,而且应该是彗星级颠峰强者,战力应该和那位中国强者童无忌差不多,看来自己如果想要跟贝克有一搏之力,至少要练到金丹以上,但据大佬的说法,这显然不太可能,看来免不了要靠植体了。

「你先别想金丹的事吧,如果能成功筑基,至少你也摸到一点修练的边了,以前文心的机会很大,可惜…唉…」大佬深深的叹息。

阮虎郑重地道:「我会找到方法治好文心的!」

大佬深深地看着他,摇头道:「这可不简单喔,我们越国很多人想要那个技术,求了几十年,人家连帮我们做都不肯,多少钱都不肯收,我当然希望你能办到,但是…唉…难啊…」

「没关係的!我已经习惯现在这个样子了,只是小志…小志很需要!」阮文心轻轻地道

阮虎拍拍她的手鼓励她,两人温馨地相视一笑。

大佬看着他们笑道:「就这样吧!阿虎,你就留在家里修练,我想既然你已经开始丹田震动了,拖也拖不了多久,我们几个老的尽力帮帮你,让你顺利完成筑基,外面的事你就先别管了,至于你那敌人,你也没什幺好想的,只要你完成筑基,你的战力就会大幅提升,如果你能冲上星级,打不过至少也逃得掉了,所以筑基是个坎,你先把这道坎迈过去再说!」

「是!」阮虎知道大佬说的是正理,反正公司的发展一切有文心盯着,他也没什幺好担心的,确实应该专注下来好好筑基。

他们分头準备了一阵,大佬通知三王,他们知道阮虎回来而且即将筑基,都非常兴奋,自告奋勇的来帮忙,到了晚间,一切都準备妥当了,四个强者围绕着阮虎盘坐,阮文心抱着睁着明亮双眼的小志坐在外侧观摩,大佬看看大家,沈声说道:「感谢大家了,如果阿虎的筑基开始了,我们就可以轮流休息,现在我们开始準备吧!」

大佬话声一落,四个强者和阮文心同时腾起一股强大的能量,那能量不断散出,阮虎拼命吸收,却还是吸收不了那幺多,他们之中最强的枪王哈哈一笑道:「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他伸出一掌,抵住了阮虎的背后,一股精纯又温和的能量顿时冲入阮虎的经络中,加入了阮虎的循环,提昇了阮虎经络中的能量密度。

大佬感受了阮虎的状况,对刀王点点头,刀王笑道:「换我啦,小子给我小心点,记得时时刻刻压缩你的丹田!我们来做点準备工作。」他也伸出一掌,抵住了阮虎的丹田,刀王的感知在他的经络内游走检查一番,问枪王道:「他的经络很强,来破脉吗?」

枪王一笑:「来啊,能破为什幺不破?」

他们两个相视一笑,刀王叫道:「背后!」,他们伸出手掌贴住阮虎的前胸和后背,开始把能量注入阮虎的背后的经络,阮虎只觉得背后的经络开始发热发胀,那种能量震荡的感觉有点难受,整段经络持续不断的膨胀起来,好像要把整条背部的经络涨破似的,过了一段时间,枪王叫道:「破!」,阮虎的背后一震,一股爆发和刺痛过后,背部的压力降低,反而升起了舒爽的感觉。

「真好!一次就成了!」刀王笑道,他又叫道:「左上臂!」,他们準备了一阵,枪王又叫道:「破!」,他们两个轮流操作,一段段的把阮虎的经络破开,阮虎的四肢经络非常优秀,大多只要一次就破开,有些主循环的经络比较弱,但最多也只要两次就破开了,枪王和刀王持续地忙了一阵,换火王和大佬接手,他们合力把阮虎知道的几条经络都破开来,这工作显然很辛苦,他们每试着破一次脉就得停下来休息,休息一阵再继续破脉,这幺断断续续的操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把主要经络完全破开,这阵连续不断的能量震荡让所有人都累坏了。

大佬等人轮流着休息,阮文心也把小志送给保姆照顾,吃过早餐后他们又聚集起来,照样摆开架势,把大量的高密度能量压入阮虎的丹田,準备好后,继续由刀王和枪王引导能量,这次他们把能量聚集到阮虎的丹田。

刀王还是伸出一掌,抵住了阮虎的丹田,他检查了一番能量聚集的状况,突然大喝一声:「给我震!」在他的能量刺激下,阮虎的丹田一个震动,突然发出一声如鼓音般的鸣响。

刀王感受了一下能量震荡的强度,摇头道:「力量还不够,小子,你聚一下力,我们等一下再一起用力压一下!」

他试了一下,对大佬和火王努努嘴道:「你们两边夹击一下,把能量尽量往他的丹田压!」

大佬和火王同时伸出双手抵住阮虎的肩膀,他们的能量也从肩膀的经络交接处加入阮虎的循环,压入他的丹田,在那瞬间,阮虎的丹田又发出了一声沈重的鼓音。

「好!」刀王大喝道,他们四个人趁着这次丹田震荡,同时发力一压,阮虎的丹田突然旋转起来,强大的能量在丹田中形成一个漩涡。刀王又喊道:「小子撑住,你负责继续把能量凝聚到丹田,聚得越多越好!」

阮虎赶紧运转循环,把周天诀吸入的能量拼命往丹田塞,在几个人的帮助下,他的丹田的漩涡壮大起来,那漩涡越转越快越转越大,渐渐的磨耗起他的丹田来,阮虎只觉得整个丹田都鼓涨起来,他有点担心,但刀王并没有给他新的指令,他只能继续把能量往丹田塞。

阮虎持续不断的把所有的能量尽可能地压入丹田,加入那个漩涡的转动,他的丹田漩涡就像水坝般蓄满了能量,他也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随着漩涡一圈圈的转动,渐渐的把他的丹田撑开,当阮虎觉得涨得受不了的时候,他的小腹突然一震,发出了一波强烈的鼓声,震得他整个人一跳,这鼓声比之前的鼓声还要更加强烈,鼓声随着震波传递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让他全身都有麻痒的感觉,等这波震动过去,另一波鼓声震动又产生,这次阮虎有了準备,随着鼓声传出,他明显地观察到丹田的漩涡被压缩了一些,而震波传出之处,他的每一吋骨肉肌肤都好像经过重组再造一样,就这样一波波的鼓声传出,足足九声之后,他的漩涡力量越来越强,最后终于冲破了四大高手的阻截,重新冲入周天诀的通道。

这段时间内,阮虎的体内一直维持在高密度的能量状态,那些能量不断的洗涤他的经络,经过压缩之后的漩涡体积是小了许多,但经过漩涡压缩后的能量浓度大增,彷彿是由气体变成了液体一样,他经络内的能量不再像以前鬆鬆散散的,而像是像液体般流动着,阮虎盘坐着,只觉得全身安适舒畅,不知不觉的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成了!」刀王小声地道,他收回手擦擦额头的汗,满脸欣喜地笑道:「还蛮顺利的。」

大佬对枪王和刀王说道:「你们两个最辛苦了,先休息吧!」

枪王也收回手道:「这种程度还算好啦,我还遇到过连压六天还是没动静的,那可真是折磨啊!」

火王嗤笑道:「压六天还不筑基,那还压个屁?不如回去继续练吧!」

「练个屁,全身的经络只怕都给压烂了,能量一退下来还不成为废人?」刀王嘲笑道,他问枪王道:「结果呢?」

枪王耸耸肩道:「全身经络大破…」他看看阮文心,低声道:「那家伙远远不如文心,第七天自杀了。」

阮文心柔柔地笑道:「我也不怎幺样啊,要不是遇到立德,我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修练者…唉…可怜啊~」大佬叹道

「有什幺好可怜的?」火王不以为然地道:「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成了万人景仰,败了草木同朽,有机会谁不想赌?」

「我看这家伙连赌都不用赌,就算我们不帮忙,只怕他也能自己冲上去。」枪王用嘴努努阮虎。

「嘿~人跟人不能比啊!哈哈~」大佬高兴地笑道

阮文心疑惑地道:「这很奇怪,立德以前不是这样的,他的体格偏瘦,身体的经络状况也不是挺好,我也曾经想引导他修练,但他的资质…跟现在完全不同。」

大佬看着阮虎,苦笑道:「不知道谁有这种改天换地的通天手段?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资质就好得不得了了,不然我也不会动了收徒的念头。」

「这幺好的资质,你不收我肯定收了!那时你又不肯让我。」刀王耸耸肩道

大佬对他笑笑,又说道:「不过他这次回来,感知强了好多,而且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

「对啊!他以前的感知虽然很强,但状态很奇怪,这次回来感知似乎正常了。」阮文心也说道

枪王抓抓头道:「这我可不清楚,我只觉得他越来越强,嘿嘿~不过他修练得真快啊,我们才认识他没多久,莫名其妙的就筑基了,我那几个弟子…嘿嘿…」

「我的也还不是一样…」火王也自嘲地道

他们几个前辈在那边上下点评阮虎顺便闲聊,并且轮流帮助阮虎提昇体内的能量密度,阮虎却一点都没感觉,高密度的能量能量不断扫过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渐渐堆起一层髒污和油汗,大佬捻起他身上的油汗仔细地观察,然后又用感知扫瞄阮虎的经络和内脏,皱起眉头问道:「状况不太正常,你们要不要看看?」

在阮文心担心的眼光中,三王也跟着检查阮虎,过了半晌,枪王首先说道:「内脏清扫的状况很好,他筑基完成后的强度肯定挺高的,但四肢和肌肉的经络有点改变,肉体的发展也不太…一般,但看起来不像是坏事,似乎…更强更有效率…」

火王也点点头道:「真是个怪胎啊,铁定是好事,嘿嘿~」

  • 名称:我的老婆是学生会长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0: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