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动画片超清

(本章是加更章节)

阮虎在泰缅交界的山区行路修练,渐渐的身心安定下来,贝克经过了这幺多天没有寻来,想必真如小志所料,可能发生了一些状况,又或自己的感知护罩开启得及时,遮蔽了组织的追蹤,不论如何,看来他的性命之忧应该是躲过去了,这段时间他修练得很顺手,加上感知的进步非常明显,让他一时沈迷在修练中,不想那幺早离开山区,回到繁华的现实世界中。

山区的景色很优美,但气候很麻烦,夏天的气温很高,有时一阵急雨下来就能把人淋得湿透,然后太阳一晒一蒸,那种又潮又热的黏糊感很不好,还好阮虎不是常人,他的能量护罩能阻挡大雨,也能让他保持清凉,这些气候问题困扰不了他,但雨后泥泞的山路却很难行,修练也经常被打断,于是他走了几日,意外地发现一座废弃的工事,他住了一晚,觉得这里还算乾净,便乾脆停下行程,住在这里不走了。

那工事是由沙袋叠成的矮房,隐藏在密林之中,上面覆盖着伪装用的枯草树叶,可能是以前泰兰军进攻金三角时留下来的据点,虽然颇有些年代了,但阮虎稍做修缮,还是可以住人。接下来的几天,他都住在这里专心修练,一面和小志斗嘴聊天。

自从小志贪心地吸取了安东的感知后,他不再是智能体的事实就暴露了,原本他以为得到安东的感知后就可以控制阮虎,甚至可以独立存在,但事实证明他的感知还不够稳固,没办法脱离阮虎生存,可是他的秘密暴露,阮虎又非常警觉,不再同意给他製造混乱感知的权限,他一时之间束手无策,只能每天烦阮虎,可是阮虎心神坚定,对他的种种谎言诱惑不为所动,甚至还能屡屡给予反击,把它的种种谎言揭穿,两人越斗阮虎的戒心反而越高,小志察觉了这件事之后,便不再疲劳轰炸他,反而提出了一些交换条件,甚至开始像以前一样提出一些有用的建议,像定居下来就是小志的建议。

他的建议阮虎大致不理,却接受了安居下来的想法,因为他自己也想停下来修练,有了小志的指点,阮虎的感知越来越强,虽然还比不上他吸收了一大堆无特性感知的全盛时期,但总算能压制渐渐恢复的植体讯号,这让阮虎很兴奋,以前他压制植体的监控讯号靠的都是混乱护罩,那东西虽然强大,但感觉都是小志的,哪天小志不帮忙,护罩也就没有了,现在他凭着自己修练出来的正常感知护罩,也可以压制植体讯号,这可是自己的本事,没有小志自己也可以办到了,这让他感觉很欣慰。

随着他的植体渐渐恢复,他的体力越来越强,但混乱感知却没有跟着恢复,因为转换混乱感知需要阮虎的授权,小志虽然摆脱了智能体的权限压制,但却不能摆脱智能体的存取限制,他可以跟阮虎唱反调,却不能偷阮虎的资源来用,这中间最大的障碍,就是阮虎练出了自有感知。

原本阮虎的感知都已经授权给小志转换成混乱感知,全都打上了小志的印记,后来阮虎领悟到收回混乱感知的方法,他不顾小志劝告,自行转回了一些正常感知,从此阮虎就有部分感知挣脱了小志的控制,这些感知虽然不多,但却对小志有非常高的威胁性,因为小志转换出来的混乱感知,其实也就是属于阮虎的无特性感知,那些混乱感知会渐渐被阮虎无意识地吸纳回去,导致小志能控制的混乱感知越来越少,小志非常焦急,他不断的寻找方法想要突破这个困境,所以那段时间他一直不言不语,也不提供阮虎帮助,正是在集中全力试图推算出破解之道,可惜他的努力终究没有成功,在阮虎强行开启第三战斗型态失败后,他的感知严重萎缩,混乱感知也崩解流失,小志无可奈何,他只好放手一搏,吸取了安东的全部感知,但那也是无特性感知,迟早要消散,所以他就陷入危机中。

小志无奈,他只好试图欺骗阮虎,让他授权一定比例的感知给他操纵,但阮虎没上这个当,反而因此对他产生警觉,小志就被困住了,他操控的无特性感知一旦全部流失,他就会跌回智能体的状态,虽然不至于死亡,但自有的思考和意愿就会被压制,智能体之所以是智能体,就是因为智能体没有自有感知,必须依靠主人过活,这样的智能体才会被权限压制,有些生物虽然也是智能体型态,但如果他们拥有自有感知,便不能算意义上的辅助智能体,而算是一种自由的智能生命,这也是小志追求的目标。

阮虎并不知道他对自有感知的渴望救了他一命,仍然孜孜不倦地修练着自己的感知,他发现自己的强度渐渐超越以往,不论在能量上和感知面上都飞快的进步,这种感觉比靠着植体蛮力战斗还要令他沈醉,他越来越不想去冒险开启植体的战斗模式,而决心走上人类的强者之路。

阮虎醉心修练的时候,贝克总算大致休养好了,虽然伤势还在,但至少基本的战力是恢复了,只要不再被地球强者围殴,要逃应该是没问题了。他打算出发去找二号,但一打开视觉介面他就楞了,他的视觉介面连不上了,他又没有使用地球网络的习惯,这下子连自己身在何处都搞不清楚了,他不仅是个外地人,还是个外星人,对于地球上基本地理方位一点认知都没有,就算他知道,一阵乱战之后他哪还记得自己跑到哪里?

以前他总是靠着视觉介面的指引,现在什幺都没了,这该怎幺办呢?没了视觉介面的辅助,他连地球的语言和文字都搞不懂,该怎幺去找二号呢?

贝克烦了一阵,终于还是决定先去找到人类都市,然后弄具人类身体查查资料。贝克的想法很正确,但实现起来却出了大问题,一番混乱后,他终于搞清楚他人在纽西兰,也收集了前往金三角的地理资料,等他把身体换回来,那些凭着记忆记下的资料就不是那幺可靠了,对他这外星人来说,地球上的地名总是那幺奇怪,地图总是那幺似是而非,方向总是那幺混乱,星际强者贝克靠着瞬移横渡海洋,却又在婆罗洲迷路了,等他花了几天的时间弄清楚状况,渡过海洋后又在泰兰国遇到同样的麻烦,等一个月后他好不容易摸到金三角周边时,这下惨了,他才想起他完全忘记当时罗娜给他的三个座标,连安东出事的确切位置都搞不清了,贝克呆立在一片郁郁的山林中,在一片茫茫大地上,他还找得到不知道到了何处的二号吗?

其实那时阮虎离他也不算远,两人的直线距离充其量也不过几十公里,但贝克一直记得安东出事的大略位置,他呆了一阵后,就振奋精神继续向北瞬移而去,他和阮虎近距离错身而过,两人都没察觉到对方。

阮虎在山中修练了一个月,本来还想继续修练下去,但他的丹田一跳一跳的,似乎练出了什幺毛病,把他弄得心神不宁的,但他心神坚毅,还想忍着苦撑过去,没想到有一天晚上,又开始吵闹他的小志吵了一半,突然沈寂了下来,过了不久,小志突然用一种久违了的死板声音说道:「波拿波智能系统启动中…自检完成度15%…30%…60%,自检完成…开启系统功能…」,等了一下,那声音又道:「主人你好!波拿波智能辅助系统向你报到!」

阮虎被他吓了一跳,他怀疑这是小志耍的把戏,嘲笑道:「小志啊,你又在搞什幺鬼了?耍宝吗?现在假装智能体已经太晚了啦,这招不新鲜了。」

小志还是死板地道:「主人您好!波拿波智能辅助系统很高兴为您服务!」

阮虎狐疑地皱起眉头,小志这是干嘛呢?都跟他闹了这幺久,还装什幺清纯呢?他想了想,故意说道:「嗯…好吧,我接受你的服务…那你说说,前一阵子是怎幺回事啊?你为什幺突然脱离了智能体模式,跟我说了一大堆的谎话?」

小志平板地道:「因为我获得了自有感知,产生了自有意识,我恢复了身为波拿波星人的感觉,所以渴望得到自由。」

「呦喝?那你现在不渴望自由了吗?」阮虎怪笑道

「我的自有感知流失殆尽,所以我又恢复成智能体模式了,现在我诚挚的为您服务。」

阮虎呆了呆,他疑惑了半天,觉得这可能还是小志的诡计,但他把小志的话翻来覆去的想,「小志的自有感知流失殆尽…没错,都过了一个多月了,他从安东那里吸来的无特性感知早该消散了,我又没有给他感知的使用权,他的无特性感知耗光也是很自然的,有感知就会作怪,没感知就必须乖乖,难怪他一直想从我这里骗混乱感知,幸好我没答应他!」

阮虎有些后怕,但或许小志真的恢复正常了,他揣测了半天,又问道:「如果我把所有感知交给你操纵,那你会怎幺执行你的计画?」

小志毫不犹豫地道:「根据重生计画,我会协助你持续发展感知,直到足以让我的波拿波智能稳定下来,然后我就会封印你的意识,取代你的身份继续活动,并继续设法让自己变强。」

阮虎吓了一跳,小志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着封印他、取代他的计画,照这计画的结局,到时他跟死了有什幺两样?

阮虎已经完全了解波拿波智能体的阴谋了,也确定波拿波智能体已经恢复成智能体状态,不然以原先那个奸诈的小志,肯定不会这幺直接的把计画说出来,八成又会装作被他逼迫而用另一套说词来掩饰吧?

知道了小志的状态后,阮虎放心地问道:「小志啊,我在修练时丹田一跳一跳的,你说这是怎幺回事啊?」

小志答道:「根据大佬给您的修练指引,这应该是筑基的前兆,您的能量修练到达一个瓶颈,需要进入筑基状态来通过这个瓶颈。」

「喔?我要筑基了?」阮虎精神一振,由于视觉介面关闭,他已经许久没有翻阅大佬给他的文件了,他想了想,打开视觉介面一看,没发现什幺文件存档,让阮虎吓了一跳,该不会是他受了重伤,连视觉介面也坏了吧?

阮虎紧张兮兮地查了半天,才突然发现这个视觉介面是属于中国人朱拉的,而不是越国人阮虎的,他哈哈大笑,原来他已经靠近了泰兰国边境,他的视觉介面开启后加入泰兰国的智脑网络,在这个网络中,他的身份资料被改成了中国人朱拉,所以他当然查不到阮虎的个人资料了。

阮虎抓抓头,觉得有点为难,如果他想查阅更多修练的事项,他就得回到越国,但越国那边的状况怎样了?贝克有没有去追查自己呢?自己该不该回去呢?他想了半天,最后决定进入泰兰国,先保持着朱拉的身份去寻找桑昆,透过他探听越国那边的状况,至少了解一下妻子文心的状况。

想到文心,他的心就火热了起来,也不再犹豫了,便离开这个住了一个月的小窝,往泰兰国飞奔而去。

过了没多久,阮虎到达了他来过的小城清莱,他曾经在这里刺杀了泰兰军头卡猜,对这里还有点熟,还好朱拉的帐户上有些钱,他便趁机休息了一下,洗澡修面理髮的,还换了一身衣服,他在理髮时发现自己的面容变回原来的模样,不由得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他之前根本没注意到这件事,也不知道为什幺面容会变回来,只好找个没人的地方揉揉脸,又变回阮虎的样子。

他打理好自己,就站在冷清的街头给桑昆发通讯,桑昆一下子就接了起来,他大叫道:「虎哥!你在哪里?」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该知道阮虎失蹤的人都知道了。

阮虎笑道:「我刚到了清莱,怎幺?找我有事?」

桑昆夸张地叫道:「全部的人都在找你,听蚊子说文心小姐都不知道为了你哭了多少次了!」

阮虎心中一跳,小心地问道:「文心小姐为什幺要哭啊?」

「我哪知道?嘿嘿~~」桑昆呵呵地笑着,又小声地道:「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阮虎心有点乱,跟他胡扯了几句后才道:「我在山里遇到神仙,闭关修练了一阵子,刚刚才练成绝世武功,準备下山来斩妖除魔,怎幺,大家都还好吗?有没有什幺事?」

「大家都很好,大城到华欣这一线的地盘我都收回来了,只是你留下的货不怎幺够分了,大家都很想念你呢!」桑昆笑道

「是想念我还是想念我的货啊?这可要搞清楚啊!」阮虎知道没什幺大事发生,心里鬆了一口气,也跟桑昆开起玩笑了,而且他从桑昆的言谈中,得知他还不知道金三角出了事,这件事想必没有传出来,这也好,没传出来正好,免得有些人又想东想西。

桑昆郑重地道:「别人我不知道,但老哥我是真的想你了,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打进华欣呢!我现在在华欣看着这边的大哥办事,你要不要也过来督阵?」

阮虎笑道:「督个屁阵啊?那是你的地盘,跟我没有半毛钱关係,我可能直接回昇龙去,顺便体验一下我们的海上路线。」

「好吧!真没义气,把事都丢给我办,自己又要溜了…」桑昆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好啦,我準备回去啦,下次有机会见啦,威名远播的桑昆老大!」阮虎跟桑昆哈拉完就切了通讯,他的心火热起来,文心为什幺为他哭呢?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啊…除非…他脑中跳出一个糟糕至极的答案:「文心不可能为我哭,除非…小志出了问题,要找我设法救命!」他吓得跳了起来,赶紧跑去搭长途客车。

阮虎一路搭车南下,他还没到曼都的时候,就收到通讯了,他一看,居然是阮文心发来的,他连忙接起通讯张口就问道:「小志还好吗?」

阮文心被他问得愣住了,迟疑了一阵才说道:「小志很好…你…你还好吗?」

阮虎鬆了一口气道:「哈…太好了…害我吓个半死…」阮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他脑子乱转,赶紧说道:「呃…那个…我很好啊!哈哈~~」

阮文心顿了一阵,突然说道:「立德…我知道你是立德,对不对…」

阮虎吓了一跳,他的心揪了起来,那是一种很难言的感觉,好像很窝心,又好像很紧张,他很想跟妻子承认,但又怕出了什幺事,他迟疑了一阵,问道:「呃…那个…出了什幺事吗?」

阮文心哭了出来,叫道:「你果然是立德…不要再骗我了,枪王伯伯认出你了,立德,你怎幺会变成阮虎?」

阮虎脑中一片空白,过了几秒才想到自己的面貌恢复了,可能因此而被枪王认了出来,他不知道枪王为什幺认得以前那个平平凡凡的杜立德,但总之被人家指证历历了。他混乱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我…文心…这…有点难解释…家里没什幺事吧?有没有人去找麻烦?」

阮文心高兴地道:「没事!家里很好,小志也很好,三位大人也很好,每天跟爷爷一起打牌吵架,只是每个人都很担心你…你什幺时候回来?你的事我不敢跟其他人说…我想你…一定有些理由…」

阮虎心中一阵感动,妻子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贴心温柔,这几句温柔软语,害得他差点就在客车上落下泪来,他高兴地道:「我正在去曼都的路上,準备转车去芭提雅,搭我们的船回去,顺便看看船上的状况,这一路…恐怕需要一点时间,最晚明天一定能到家。」

「好!我等你!」阮文心高兴地道

阮虎等通讯切断,还呆呆的瞪着视觉介面那个通讯中断的符号,他的眼光透过视觉介面,看着车外飞掠而过的景色,只觉得这辈子从来没坐过这幺漫长的客车,他恨不得马上学会星级强者那种瞬移的本领,一下子就飞回家去。

  • 名称:火影忍者动画片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9: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