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超清

马格一一回收众强者交过来的仪器,逐个仔细检查,然后收入自己的储物空间,直到最后一个仪器收回,马格才满意地点点头,他笑道:「好啊,那幺…诸位,谢谢你们,再见吧!」

突然,一阵密如暴雨的喀喀声响起,那首先追过来的强者拿出一条长木棒,不断地挥舞着,看似什幺也没有的空中,传来一声声密集如雨的碰撞声响,肯恩惊讶地看着他,骂道:「卡鲁斯,你在干什幺?」

那强者卡鲁斯大叫道:「大人!求您别吸收我!我是您最忠诚的僕人,永远都是!」

马格和肯恩同时疑惑道:「什幺?」

卡鲁斯不断的挥舞木棒,一条木棒被他舞动成一片有若实质的盾牌,不断地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袭击,一面继续大叫道:「大人!属下还不能死,属下的孩子还小,他还不能没有我,求您放过我!」

肯恩骂道:「卡鲁斯!你在胡说些什幺?」

马格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吧,你放下武器,我会捆住你,但不会杀了你。」随着他的话,那密集的喀喀声响突然消失,卡鲁斯停下木棒喘着粗气,刚刚那短短的十几秒中,他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把手中的木棒往旁一扔,跪伏在地上,满头满脸的汗水滴在地上,他喘着气道:「大人,属下的命您随时都可以拿走,但是…我的孩子还小…」

「我能理解。」马格点点头,他看着肯恩和其他外星人笑道:「还有其他人是我的僕人吗?」连同肯恩在内,所有的外星人都瞪着眼睛看着他。

马格微笑道:「既然这样,各位再见了!」

在那一瞬间,在场的外星人除了卡鲁斯之外全都开始惨叫,他们就像被鬼物附身一般,全身抖动个不停,一个个两眼发白不断的惨叫,好像遭受到什幺难言的酷刑一般。

跪伏在地上的卡鲁斯浑身发抖,但却连动都不敢动。

马格伸手一招,笼罩整片天地的幻象解除,製造幻象的天魔们也被他一一收回,他面容大变,成了陈漫的模样,他对着立正不动的廖明堂笑道:「这是怎幺一回事?那个被他们绑架的小女孩呢?」

面对陈漫的询问,廖明堂心中却没有一丝反抗或恶感,他直觉地答道:「她没事…也不能说没事,外星人…让她长大了…」

「让她长大?」陈漫皱起眉头

「这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您是否要跟她谈谈?」廖明堂感受到一种压力,有点不知所措。

听见廖明堂对自己使用了敬语,陈漫笑道:「怎幺了?不打算杀我了?我已经解除幻象了。」

廖明堂摇摇头:「不知道,我现在没这个想法。」他并不清楚,刚刚被幻象矇骗的肯恩已经把他的精神控制权限分享给陈漫,现在陈漫也是他的主人,一个主人正在杀另一个主人,在没有收到命令的状况下,他不会有任何反应,所以他当然不会阻止陈漫,心里也不会再有与陈漫为敌的想法,除非他能够挣脱精神控制。

陈漫耸耸肩,他的感知一动,一个长得跟他很类似的感知体带着马格的尸体瞬移过来,他对陈漫说道:「丁老那边没问题了,只是这个人有点麻烦,我不该杀了他的。」

「喔?有什幺收获吗?」

「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科学家,他拥有的知识有很高的价值!」

「那也没办法喽,杀都杀了…」陈漫一面从他的独立感知体传给他的记忆中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面安静的等待着,过了半晌,陈漫向那跪伏在地的强者卡鲁斯问道:「事情有点糟糕,我不知道肯恩是你们组织的首领,现在他死了,该怎幺办呢?」

卡鲁斯鬆了一口气,他还是伏在地上道:「肯恩虽然是组织的领袖,但他一直不太得人心,他阵亡之后,组织应该会由苏摩大人暂时领导,苏摩大人的立场比较和缓,他手上的权力有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组织什幺报复行动。」

陈漫点点头:「起来说话吧,这次死了不少人手,你们的组织还有多少人?」

卡鲁斯听命站了起来,一脸恭敬地弯着腰道:「这次您杀了六人,有三个人负责引走丁远光…」他看看那感知体,那感知体笑道:「他们都被我和丁老联手杀了。」

卡鲁斯发现这次来执行任务的人只剩下自己,心里有点难过,他算了一下,才道:「潜伏在地球各地的外派成员不算,总部还有十六人,外派成员的状况只有肯恩大人和苏摩大人清楚。」

陈漫想了想,问道:「你有什幺打算?想跟着我还是回去?」

卡鲁斯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不能跟着大人,这样会暴露大人和我的身分,我只能回去总部,我会带回去肯恩的死讯,并请总部加派人力对付大人。」

陈漫点点头:「好吧!那你就走吧!就说我突然杀了出来,把和丁远光联手把肯恩他们全灭了吧。」

「是!」卡鲁斯应道,他又提醒道:「大人您杀了蓝眼商会的少东,蓝眼商会不会放过您的,您要多小心。」

陈漫摇摇手笑道:「你放心吧,注意自己的安全,以后不用向我回报事情,除非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去吧!」

「是!」卡鲁斯向陈漫躬身后便瞬移而去。过了不久,丁远光带着卢安娜飞了过来,他看了看倒了一地正翻着白眼的外星人,又看看肃立一旁的廖明堂,鬆了一口气道:「看来你干得不错啊!」

「您那边状况还好吗?」陈漫也问道

「一切都好,状况比想像中还要好很多,我姪孙女长大了,还附赠一个投降的外星人,嘿嘿~这些外星人可都是被她俩联手算计了。」

透过马格的记忆,陈漫也知道了罗娜的事情,他顺着丁远光的话头笑道:「罗娜小姐有功无过啊,没有她的保护,您孙女也不能没事,不是吗?」

「这是当然的,所以她这次投降人类,我会帮她担保,替她向外管处办理登记,以后她就是合法居留的外星人了。」丁远光笑了笑,「还有两件事情要你同意和帮忙,第一,廖明堂的事交给我处理,第二,你让小东帮罗娜做新的身体,她们两个可不能一直挤在同一个身体里。」丁远光显得非常高兴,罗娜投降了人类后,由他担保向外管处登记,这表示罗娜将会由他监护,也就是说,丁家收到了第一个友善的外星人成员,还是个高级科学研究者型的外星人,他透过卢安娜知道罗娜友善而且非常有能力,有了罗娜这个识途老马,只要他们能在趁机掳获马格的研究室,她就可以继续调整廖明堂,反正这个研究室本来也是肯恩自己私下设置的,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也不在美洲政府的财产中,自己洗劫了这个研究室可算是神不知鬼不觉,所以他把这两件事包揽了,对廖明堂的改造技术感兴趣的人很多,他可信不过那些人,现在这个技术落入他的手中,对外管处伸手的其他人就只能流口水了。

「没问题啊,廖明堂的事本来就都是您在处理,至于小东,您自己出面就可以了,那小子可崇拜您了。」陈漫笑道

「那就好了,廖明堂我带走了,放心吧,他身上的法律问题我会处理的。」他转头对卢安娜笑道:「可以了,我们回去吧!」

卢安娜摇摇头,她刚刚检查了廖明堂的状况,发现他的精神控制没有被解除,她指了指翻着白眼的肯恩说道:「罗娜说我们还有一些麻烦,肯恩虽然…嗯…神智不清了,但是廖明堂的精神控制没有失控,肯定还有别人拥有他的控制权。」

陈漫想起肯恩对廖明堂的命令,他抓抓头笑道:「可能是我吧…」他走到廖明堂面前,学着肯恩的语气,指着丁远光说道:「我命令你除了我之外,也听从眼前这个人的指挥!」

「是!」廖明堂应道

陈漫点头道:「你也认识丁大师,他老人家道德高尚,跟着他你不会吃亏的。」

廖明堂的脸色不变,心里却涌起了一种感激,他对陈漫从不手软,但陈漫却始终没把他当成死敌,不只救了他一命,还处处为他着想,想想自己以往种种龌龊行径,简直让他羞愧得无地自容,难怪小月一直看不上自己。他心中情绪翻涌,嘴上却只是低声说道:「谢谢!」

丁远光哈哈大笑:「走吧!」他带着卢安娜和廖明堂,一下子瞬移走了,让陈漫和一群神智不清的外星人留在这片原野上。

此刻远在越国的贝克正在想办法联络熟人,他的视觉介面「断网」后,做什幺都不方便,在正常的状况下,像他这样迷路的外星人只要向外管处报备,就可以得到外管处的协助,并且使用外管处专用的视觉介面网络,但他有案在身,还杀过外管处的强者,可不会笨到去自投罗网,他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找天魔求助,天魔一族应该有不少星际冒险者,只要有足够的好处,根据冒险者互助公约,他们应该乐于提供协助。

贝克在昇龙市晃了一阵,很快就找到盘据在这座城市的天魔,他用感知对那头正躲在一条暗巷中吸取恐惧情绪的天魔说道:「你好,我是一个迷途的星际冒险者,可以依照互助公约请求您的协助吗?」

那天魔醒过神来,贝克已经出现在他旁边了。那天魔看了他一眼,对他使了个眼色,他们便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暗巷,那天魔和贝克并肩走了一段路后,低声地道:「这位冒险者兄弟,我是阔尔喀家族的麦金,请问您是?」

贝克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自由冒险者贝克。」

麦金见他什幺都不肯多说,心里有了一点戒心,他笑道:「原来是贝克大人,不知道您需要什幺帮助呢?」

贝克说道:「我脱离了我的智脑网络,现在地球上有什幺适合冒险者使用的智脑网络吗?」

麦金摇头道:「您也知道,我天魔一族有自己的天魔网,一向不连接一般的智脑网络,这方面我们可能帮不上您的忙。」

「那你可以帮我找个人吗?」贝克问道

那麦金精神一振,找人的任务不难,虽然报酬也不高,但在这种地方也没什幺好挑剔的,他问道:「找什幺人呢?」

贝克沈吟了一番,给了他查理、罗娜和肯恩的情报和外观,麦金接收了这些感知讯息,点点头道:「这任务不难,至于报酬嘛…」他看看贝克,笑道:「您也知道…这地方实在不怎幺样,在这种艰难地方执行任务…要依靠的朋友很多啊…任务报酬可不好分。」

贝克脸色不改地道:「我会给你三倍的报酬,至于你个人的额外报酬…」贝克拿出一个小小的晶体说道:「这是C级紧急能量块,你应该知道它的价格…」

麦金伸手过来接,但贝克手一缩,冷笑道:「关于我的讯息,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我可不希望你转手又把我卖了…」

麦金笑道:「这怎幺可能呢?大人!接了您的任务,您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啊,基本的冒险者公约我一定会遵守的。」

贝克严肃地道:「完成任务后也不能透露!」

麦金苦笑道:「没问题,既然您这幺要求的话!」他一伸手,贝克便把能量块交给他,一个瞬移,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蹤。

天魔麦金一愣,他知道对方是在示威,他可比自己强多了,要是自己在任务上捣鬼,可承受不了他的报复,麦金皱了皱眉头,顺手把能量块放进储物空间,开始连上天魔网发起通讯来。

贝克一回到阮家,阮虎就来跟他说道:「大人,我得出门去公司一趟,有些地球的强者找我,我必须跟您报备一下。」

「他们找你做什幺?」贝克沈着脸道,他当然不希望阮虎跟地球强者来往,以免他找人来对付自己。阮虎知道他有顾忌,所以事先向他报备。

「生意上的谈判吧,您知道我帮金三角经营一些药品生意,地球上有些强者也做这行生意,他们不太喜欢…嗯…我们把生意做到他们的地盘上。」阮虎解释道,这次还是银三角的人来找他,他上次跟黑暗理事会的人交上朋友,又是药品又是木材的,满足了黑暗理事会的某些需求,所以黑暗理事会的高层同意摩尔替他撑腰,让银三角触了一个大楣头,黑暗理事会在欧洲势力庞大,如果他们的货都从阮虎这边拿,银三角就损失惨重了,所以他们急着来重新谈判,但是阮虎这一阵忙碌,在外面流浪了一个多月才回来,把银三角的人急得头顶冒烟。

贝克不置可否地道:「那你去吧,我会看着你的。」

阮虎也不以为意,他搭上悬浮车,飞到同春酒店去会见托玛斯。格雷,这次格雷不是一个人来了,他还带了两个强者来,显示银三角对这次的会谈很重视,而且已经对格雷的能力有所怀疑,这让格雷非常不爽。

他一见到阮虎就吓了一跳,这才分别了一个多月,阮虎居然已经筑基完成了,与他同来的两个强者都放出感知扫瞄阮虎,不由得大皱眉头,阮虎的能量强度虽然才刚过筑基,但是全身经络通畅,修练体质相当优良,他们都发现阮虎的感知尚有缺损,而且感知中的能量密度偏低,如果让他补足感知,甚至把感知淬鍊至精,只怕还能跨越个一两级,才刚筑基就有这种架势,显示他的积累厚实,如果以这种态势继续练下去,只怕未来或许有机会登上星级,两个强者互望一眼,顿时都严肃了起来。

要知道一般人就算能通过筑基,也得好好的努力修练个好几年,这才有机会再晋级,至于登上星级更是遥遥无期了,他们可不知道阮虎的感知缺损比他们想像的还要严重,要补足可不是那幺简单,而阮虎见到了贝克,知道自己时时刻刻都在贝克的监视下,以前的伪装都可以放下了,他正常的强度显现出来,加上完成筑基,整个人气势都不同了。

那两个强者发现格雷提供的情报全错了,都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其中一人抢先开口道:「我是代表美洲海岸巡防署的金。华特森,流星级,很荣幸见到您,未来的强者阮虎。」

阮虎吓了一跳,这可是一个正牌的星级强者啊,看来这次银三角认真了,他赶紧致意道:「不敢,很荣幸能见到您!华特森先生。」

华特森正色道:「关于您和黑暗理事会的协定,黑暗理事会已经通知我们了,我们不想跟黑暗理事会发生冲突,您也表示此事可谈,所以我们便奉命来跟您谈谈。」

连星级强者都只是「奉命」来谈,真不知道他们背后是什幺样的人。阮虎一面乱想,一面温和地笑道:「我一直期待贵方能提供一个公平合理的提议,请说说您的想法吧,只要大家在情面上都过得去,我很乐意配合的。」

由于银三角的货在品质上一直不能满足黑暗理事会的要求,他们之间的争执由来已久,这次黑暗理事会大跑单,订单全转移到金三角,不只让银三角吃了大亏,还让他们在全世界的同行面前丢了脸,大家都知道他们的货在品质上比不上金三角,丢了大客户和丢了脸都极其严重,这次银三角的高层下定决心要搬走阮虎这颗石头,必要时不排除武力清除,所以才会出动星级强者来準备武力压制。

华特森闻言有些为难,阮虎的状况比预期还强,他没把握在不惊动越国官方的状况下杀掉他,他看了看另一位强者,那位强者便大声说道:「阮虎,我是国土安全部的卡利克。曼特,流星级,听黑暗理事会的朋友说起你,对你很好奇,所以特别来拜访。」

「又是一位星级强者,银三角可真看得起我…」阮虎无奈地苦笑,但他知道他们在开条件前难免要出手考较自己,只好正色道:「不敢,请曼特先生指点。」

那曼特感知一展,向阮虎挤压了过来,他是星级强者,感知无比强大,阮虎顿时感受到压力,如果是以前,他的混乱护罩可以轻易偏移这种压力,但现在他没有混乱护罩可以依靠,只能凭着这段时间练出来的正常感知护罩撑住,他虽然筑基,但流失的感知一直没有恢复,这一较量,双方高下立判,阮虎顿时感受压力。

曼特大感意外,据他黑暗理事会的朋友提供的消息,阮虎的战力很诡异,七级的狼人都能在一个照面放倒,不应该这幺弱才对,他还以为阮虎故意示弱,便突然加大压力。阮虎只觉得彷彿全世界都压了下来,他努力支撑,眼前都是乱冒的金星。

在阮虎承受重压的瞬间,他身上突然扬起一道淡淡的气势,那气势把曼特的压制顶了回去,阮虎顿时鬆了一口气,曼特却脸色大变,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同行的华特森皱起眉头,他也伸出感知加入曼特,但他的感知只是轻轻和对方一触就飞快地退了回去,曼特也同时收回感知,两人站了起来,慎重地躬身道:「哪位强者前来赐教?」

他们的感知退去,阮虎身上的气势也消失无蹤,他自己毫无所觉,但他知道八成是贝克帮他解围。想想也是危险,自己虽然成功筑基,但却失去了混乱护罩的保护,现在正是他最强也是最弱的时候,却一下子遇上了两位星级强者,不过自己有贝克当靠山,自己对他还有大用,他想必不会让人伤害自己,想明了此事,阮虎顿时底气大增。

两个星级强者等了一阵,没有等到贝克的回答,他们互望一眼,刚刚那道气息虽然隐而不显,却可以挡住曼特的压制,显示对方也是星级强者,华特森和他略一接触,对方显示了不悦的情绪,华特森不想触怒他,所以立刻退走。

这下他们陷入两难,他们想要压制阮虎,让他知所进退,主动把利益让出来,没想到阮虎有不明的星级强者当靠山,杀掉他已经不切实际了,杀掉一个筑基修练者只是小事,但跟一个不明的星级强者结下仇恨,对组织的利益会有很大的伤害,这其中的利弊得失他很清楚。华特森在心里衡量了一番,看了看曼特,曼特对他微微摇头,表示不想与对方力敌,在他的感受中,对方比他强了一线,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华特森迟疑了一下,决定稍做退让,争取一点收集情报的时间,他便和声对阮虎说道:「我方还是坚持你的货不该出现在美洲。在欧洲的市场,我方希望你让出一半的份额,至于其他的通路,我们可以用旧的分配方式。」他这话一出,格雷的脸色大变,但他却不敢说什幺。

阮虎沈吟了一下,他现在有贝克当靠山,可不会任对方宰割,便摇头道:「华特森先生,我觉得贵方提的条件太苛了,欧洲一半的份额,那是多大的生意啊,只能换来其他地区一点点的份额吗?而且金新月的战力也不容小觑啊,你们紧守着美洲,却要我和金新月去争市场,我可不会上当呢!我还记得黑暗理事会可是想要把欧洲的生意都交给我,我看在同业的份上,愿意以和为贵,分出一点份额给贵方,贵方如果需要欧洲的市场,也必须表现出一点诚意啊。」

丝毫没有察觉刚刚双方短暂交锋的格雷忍不住叫道:「这已经远远超过我们的底线了,华特森大人开恩…」

「格雷!」华特森赶快打断他。

格雷却对华特森抗议道:「华特森大人,您开出的条件可远远超过我接到的命令,我没办法承受这种后果,他只是刚刚筑基,您和曼特大人可以稳稳压制他,我们就算杀了他都没问题,为什幺您要让出那幺大的份额呢?」

华特森还没说什幺,一旁一直的曼特传音说道:「格雷!华特森的决定很正确,我赞成华特森的提议,你不要节外生枝。」

格雷还没说话,突然一个强大的威压笼罩在他们的身上,一个感知压迫了过来,那感知怒道:「谁要杀阮虎?我就先杀了他!」那感知声音激烈震荡,三个客人同时放出护罩,只听格雷一声大叫,他的护罩一闪就崩溃,只见他口鼻鲜血狂喷,显然内脏已经受了伤,阮虎赶紧跳起来躬身道:「大人!请停手!放他一马吧!」

「哼!」那威压瞬间退去,格雷像团软泥般摊在地上,艰难地喘着气,还在不断的喷血。曼特赶紧聚集能量治疗他,愣住的华特森这才转头讶异地问阮虎道:「彗星级?」

阮虎一脸无奈地道:「抱歉,连累你们了,有位大人暂时住在我这边,他的…脾气有点怪…可能觉得格雷大人…不太合他的心意吧…抱歉了…」

虽然阮虎连连抱歉,但华特森和曼特都不敢多说,他们给予格雷紧急救治,然后就带着他告辞了。阮虎无奈地看着他们夹着尾巴逃走,抱怨道:「大人啊,您这是何必呢?我是真心想跟他们好好谈的…」

贝克淡淡地道:「谈可以谈,他们的杀意可不是假的…」

阮虎苦笑,格雷和自己交手了几次,每次都被他耍了,可能因此对他非常不满吧,或许格雷真的很希望他的上级顺手把自己宰了,没想到却因此惹恼了贝克。

(剧情可能交会的部分应该都已经顺利通过了,希望不会让大家感到困扰。)

  • 名称:弄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4: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