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sugar life超清

在虫洞中一阵乱窜后,罗娜抱着廖明堂跌出虫洞,他们站在一座森林的边缘,眼前是一座看起来有点年份的小木屋,罗娜把廖明堂丢在地上,抱怨道:「你真重耶!」她的声音中有种颐使气指的意味,语气中带着娇柔的傲气,似乎很习惯指挥别人。

廖明堂被她丢在地上,以他的身体条件,这一点摔跌根本不算什幺,但他却挣扎着转头看向罗娜,她正走向那座小木屋,摇了摇木门上的铁锁,那锁住木门的大锁和铁鍊发出呛啷的声音,她不满地道:「这里为什幺要锁起来?」似乎很不能理解门上会有一个锁。

「你…你是谁?」廖明堂吶吶地问道,这女孩明明不像罗娜。

罗娜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看着廖明堂,说道:「我是卢安娜,罗娜说这里我比较熟,让我出来透透气。」

「透透气?」廖明堂讶异极了,这完全推翻了他所认为的精神控制。

卢安娜跺着脚骂道:「你还要多久?这个门被锁住了。」

廖明堂看了她一眼,确定眼前这个女孩已经不是他熟悉的罗娜,他平复了一下震惊的心情,问道:「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我家的森林狩猎小屋,我很喜欢这里,这里也适合躲藏,所以就跟罗娜建议了这里喽,但是这里被锁住了,怎幺躲进去呢?难道我们要睡在森林里吗?这里晚上会有狼。」卢安娜不悦地道

「你打不开这个锁吗?我是说直接把锁扭坏~」廖明堂建议道

卢安娜翻了翻白眼,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力气可不大,但这段时间她遇到的怪事可多了,她迟疑了一下,开始试着拉扯那个大锁,但根本没效果,她抱怨地道:「不行啦!罗娜,要不你试试?」

然后她又继续扭动那个看来很牢固的钢锁,这次她改拉扯那圈生满铁鏽的锁链,那小指粗的锁链铁环看起来很硬,但她一阵拉扯,竟然把铁环拉得慢慢变形,她拉了一阵,把钢锁弄出了铁环,总算把锁门的铁鍊给放开了。

卢安娜鬆了一口气,她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转头对廖明堂道:「我跟卢安娜轮流用这身体,你不可以趁机欺负她,知道吗?」

廖明堂愕然,看来现在她又变回罗娜了,还没等他表示什幺,卢安娜突然拍手笑道:「好棒~真的开了耶!」,她拉开铁鍊,把木门推开,里面是一间陈设简陋的临时住所,室内只有几个柜子和一大一小两张床,卢安娜显然对这里很熟,她把床板打扫了一下,从柜子里拿出毛毯被褥和睡袋,拿到室外抖了一抖,发现都还算乾净,便把睡袋铺好,又打开了一个门,那是一间简单的浴室,她把浴室内的一个开关打开,发现没有水流出来,她皱了皱眉头,拿起一个水桶,出了木屋,往山林里走去。

「喂!你要去哪里?」廖明堂问道

「我去把水管接起来,不然没水很麻烦,我不知道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卢安娜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就把我丢在这里?」廖明堂觉得很不满,他现在全身疼痛又不能动弹,据卢安娜说这里会有狼,如果这个时候狼来了,那可不怎幺妙。

但是卢安娜根本不理他,逕自提着空水桶沿着林间的小路走进森林中,只有她微不可闻的自言自语声还偶而传来。

廖明堂躺在地上,疼痛还一波波袭来,虽然真的很痛,但他已经习惯多了,只是觉得有点无聊,便问道:「小娜,还要多久?」

「我正在全力恢复您双手的感觉,但是破坏的面积有点大…您的双手恢复的状况还不错,知觉随时会恢复,预计二十二分钟后您的双腿可以恢复,六十七分钟后整个重建工作可以完成。」

「还要二十分钟…唉呦…」廖明堂突然感觉一股强烈的刺痛,他的手开始麻了起来,他不惊反喜,有感觉就有进步,那麻痺的感觉渐渐变成麻痒,痛他可以忍受,但痒却加倍难忍,他难过得满头大汗不断呻吟,终于撑到那麻痒的感觉慢慢退去,只剩下原来的疼痛感觉。

「妈的!还是痛比较好…」廖明堂忍着刺痛勉强活动双手,渐渐的手可以开始活动了,他鬆了一口气,靠着双手爬向那栋木屋,他把自己的上半身直立起来,拖着两条腿斜躺在门边,虽然身上还是持续的刺痛,但总算有了自保的能力。

廖明堂纯肉体的力量很强大,虽然只有双手能动,但已经不是野兽可以伤害的了,他心头大定,开始放出混乱感知扫瞄周围,他的混乱感知虽然不好使,但在这种野外也算够用,还好,附近没有什幺大型猛兽,只有一些山猫之类的小兽,难怪卢安娜敢跑进森林。

他往那个方向找了一下,发现在林子的另一边有一条溪流,卢安娜提着水桶在溪边忙碌,过了不久,廖明堂便听到哗哗的水声传来,清洁的溪水透过事先埋设的管道被引到木屋后面的蓄水池,空空的蓄水池渐渐有了一些水。

弄好水之后,卢安娜没有马上回来,她留在溪水边玩耍,而且还一直自言自语,似乎正在和躲在她意念中的罗娜聊天。

好不容易熬过了二十二分钟,廖明堂的双腿也开始刺痛麻痒,那种痒到骨头里却无处可抓的感觉真叫人疯狂,廖明堂熬得一身虚汗,总算是熬过去了,他的双腿也恢复了知觉,但却还不能行走自如,背部大部分的神经都还没复原,刺痛还在继续,但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虽然他的全身知觉还没完全恢复,但至少手脚能动了,他活动了一下手脚,行动没有问题,但背部损毁的神经还没完全恢复,整个背部仍然剧痛得像火烧一样,虽然背部的问题让他行动不是那幺便利,但至少正常的走动没问题了。

廖明堂摇摇晃晃地挣扎着爬起来,在小屋前艰难地挪动脚步,适应一下新长好的植体和神经,他沿着林间小径慢慢朝小溪走过去,这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林间清凉的风吹来,感觉非常舒爽,但是他刚刚经历了剧烈的痛苦,全身都是臭汗,只觉得自己狼狈不堪,他走了一段距离,就听到小溪哗哗的水声,转过了一丛树木,果然见到了清澈的林间小溪。

他惊讶地停在原地不动,他的眼前正有一幅美好的景象,卢安娜脱了衣服泡在小溪里的一个显然是人工打造的小石池中,她的长髮顺着水飘动,美丽的胴体全都泡在水下,虽然水面波光潋滟,并不能让他真的看到什幺,但那种诱人的想像空间,却让他一下子移不开脚步。

卢安娜回头过来,看见他呆楞楞地站在那边,生气地叫道:「你不可以过来,走开!」

要是以前的廖明堂,才不会管这种无力的抗议呢,但现在他变得有点奇怪,他只是抗议道:「我流了很多汗,我也需要洗澡!」

卢安娜怒道:「走开啦!你这个色狼!我要起来穿衣服了,不准偷看!」

廖明堂摸摸鼻子,心道:「我看你这小女孩的豆芽菜身体干嘛?」,但他脑中马上浮出卢安娜高挺的胸部,那可不是豆芽菜,而是熟透的水蜜桃,他一面转身走回森林,一面有点后悔没有趁罗娜在的时候嚐一嚐滋味,那时只顾着怀疑和戒备,哪有心思搞这些事情,他心慌意乱的自怨自艾,脑子里也不知道转些什幺奇怪的念头。

在这个时候,小娜适时地打断了他的绮思:「主人,新的植体调整模式已经设计完成,是否按照计画进行植体成长控制?」

「喔?当然好!快点进行吧!到预定的目标还需要多少时间?」

「目前无法估计,主人,就算依照计画完成这个阶段的植体成长,也只能让您的整体能力稍有提昇,但距离开启第四战斗型态,还需要一段时间让植体稳定,详细的状况无法评估。」

廖明堂叹了一口气,他的危机感越来越重,见识过其他强者的手段,他越发知道自己的不足,跟当初以为完成植入就天下无敌的无知鲁莽相比,现在他可小心多了,一心只想要儘快提昇战力,他不知道还能在这里躲藏多久,马格是一定会来抓他的,他可不相信马格会只在他身上留下一种追蹤模式。

「换你了!你真的该好好洗洗,别把池子弄髒了…」卢安娜走过来,提着水桶走向木屋。

「这里有换洗衣服吗?」看着卢安那款款而来的风姿,有点心慌意乱的廖明堂随口问了个笨问题,没想到卢安娜想了想,说道:「可能有,我记得爸爸在这边留了一些生活用品,我回去找看看。」

「你最好小心一点,我想马格可能很快就会派人来。」廖明堂抓抓头警告道

卢安娜不屑地看着他:「你还没笨到家嘛~要是连这点都没想到,罗娜姐姐会跟你一起逃吗?放心吧!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廖明堂见她胸有成竹地走了,觉得有点怪异,听说话的语气和用字遣词,现在应该是卢安娜在主导没错,但卢安娜的心智程度应该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看她的表现却似乎很聪明机警,和她的年龄大不相符,他想起小月从小聪明优秀的样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世界真不公平。

卢安娜回到木屋,她翻了翻柜子,果然找到一些男人的衣服,她把衣服拿出来,坐在床沿笑道:「刚刚差点就成功喽,看来你的费洛蒙果然有点用,等一下我们真的要去看他的光屁股啊?」

「你又不是没看过~」罗娜笑道

卢安娜嘲笑地道:「那不一样啊,那时候是你耶,你帮他擦身体穿衣服,还趁机揩油,我可没办法反对,谁爱看他的丑样子?」

她们两人共用了同一套思绪,罗娜根本不可能给卢安娜骗了,她笑道:「好啊~等一下轮到你去了,你不是每次都要评论一番吗?」

「才不要,你自己帮他把衣服送去。」卢安娜有点狼狈地躲进意识深处。

罗娜马上笑道:「唉呀!别闹了,他们应该开始动了,最多几个小时后一定会到,你準备去发通讯吧!」

「又要逃了吗?」卢安娜一点都不惊慌,反而还觉得很刺激。

「难说,那个人如果敢自己来,我们的麻烦就小多了。」

「听说他很胆小,不是吗?」

「没错,但他不能不来啊!廖的精神控制可是抓在他的手上,这条缰绳,交给谁他都不会放心。」

「哼哼,聪明人真好骗啊,只要摆好诱饵,他们就会自己克服万难挖坑往下跳。」卢安娜大感刺激,她笑嘻嘻地从意识深处钻了出来,兴奋地拿起衣服出门去了。

马格气得几乎把主控台上的零碎东西都扔光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主控台突然回报道:「监控目标重新加入。」,马格楞了一下,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屏幕,发现代表廖明堂的红点已经重新出现了,马格疑惑地看着那红点,过了半晌才动手调出红点的各种资讯,连续查看了几次后,他才笑道:「啊哈~笨蛋六号!居然又把植体长回来了,他难道不知道我的监控讯号靠植体发出来的吗?嘿嘿~白癡!」

他笑了一下,开始想办法收尾,之前六号叛逃,他根本不敢通知肯恩,心中想的是自己是不是乾脆也逃走算了,但他的战力不强,在地球生存不易,所以他才会犹豫,现在六号的位置暴露了,罗娜又不见了,他不得不找肯恩帮忙把六号抓回来,虽然难免又会给肯恩奚落一顿,但这也没办法。

果然,肯恩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大怒,把他狠狠的骂了一顿,马格很习惯坏事被骂,低着头让肯恩一阵发飙,肯恩也是无奈,骂了一阵子之后还是摸摸鼻子,带齐手边的人马打算去围捕六号,他草草叫了几个在美洲的亲信,正打算出发,又想起六号三级战斗型态的厉害之处,便又找个一个彗星级强者卡鲁斯,卡鲁斯本来正在欧洲办事,被他一声召唤,连忙从欧洲赶了过来。

原来肯恩吞併了骷髅会,乃是瞒着他的上级的私下自肥式的行动,他怕有人向他的上级告发,所以非常的小心,除了自己的几个亲信之外,并不敢让太多手下知道,但这几个亲信的战力不足,只好补上一个善战的卡鲁斯,但也只是通知他要去拘捕一个地球强者而已。

卡鲁斯从欧洲赶来需要时间,一阵耽误之后,肯恩总算带齐人马出发,他心中暗暗好笑,六号在西伯利亚失去联繫,为什幺不乾脆躲藏在那边就好,还巴巴地跑回来美洲让他抓,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这次他去抓了六号,一定非要再跟马格砍砍分成不可,那个马格…实在太能搞事了。

肯恩想起又能减少分给马格的分成,不由得心中得意,他这次投入的成本不大,大部分的支出都是那群短视又贪心的人类出的,自己只需要弄点小利去唬弄他们,就可以把他们骗得团团转。等到自己掌握住真正的成果,就可以结交权贵,甚至兴旺家族,到时他说不定能够买下几个星球,过过统治者的瘾呢!想到种种得意之处,他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廖明堂舒服地泡在水池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地狱般的痛苦之后,这样冰凉的舒爽让他全身舒畅,好像整个人都重新活过来了一样,他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小娜突然叫道:「糟糕!主人!事情有变了!」

「又怎幺了?」廖明堂怒道

「我的假设有错,您的植体长回来之后,监控讯号的强度也跟着上升了,只怕基地已经重新收到您的位置了。」

「啊?混帐!你在搞什幺鬼啊!」廖明堂怒道:「你不是说你会控制植体的成长吗?」

「是控制了啊,但是监控讯号出乎意外的强大,现在您的混乱护罩压制不住了!」

廖明堂这下明白这白癡智能体已经没辄了,他知道状况不好,必须尽快通知罗娜这个坏消息,刚刚他还恐吓卢安娜,现在事情成真了,这可糟糕无比,他跳了起来,只听远处一声压抑的惊叫声,他回头一看,卢安娜抛下一堆衣服,像头受伤的小鹿般地回头逃了,廖明堂楞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赤身露体,不由得心中好笑,罗娜每次帮自己检查,总要上上下下的仔细研究半天,卢安娜却看一眼都嫌多。他笑了一下,又想起那件糟糕无比的事来,连忙去拾起衣物,七手八脚的穿起来,急急地向卢安娜追去。

(剧情交会,稍后加更一章)

  • 名称:happy sugar life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1: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