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龙超清

等飞碟降落在昇龙市,阮虎意外地发现有人来接他,大佬、阮文音、李雪一起站在入境厅等他,大佬的管家也立在一旁伺候。阮虎赶紧跑过去,躬身道:「师父!怎幺能劳动您的大驾呢?」

大佬笑呵呵地道:「你这次干得很好,刀王都跟我说过了,惊天动地啊!」

阮虎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件事,只好傻楞楞地看着他,大佬一扯他:「走啦!再装就不像了!」他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得意之情,一路拉着他走特别通道出机场,登上悬浮车回家。

他们一上车,阮文音就急急地问道:「泰兰国总理到底是谁杀的?真的是你吗?」

阮虎连忙摇手道:「这种事别扯上我…」

「那我们为什幺会有医疗仪?」李雪好笑地问

「医疗仪来了吗?」阮虎喜出望外

「还没,但採购已经发出去了,他们也接受了订单,我们拿到了核准单,一切都没问题,钱也汇过去了,那东西超级贵的。」李雪笑道

「一部多少钱?」

「我们总共买两部,他们给我们打了九折,抹掉零头,两部一共一亿两千万美金,五年的长期耗材供应合约打三折,三千万美金,这五年内购买耗材可以享受五折的优惠。」

「不含耗材一共是一亿五千万美金…」阮虎嘘了一口气,这钱可真是不少,他关心地问道:「帐上的钱够吗?」

大佬笑道:「上面知道了你的行动,他们非常讚赏,同意这笔支出算在周边城市投资里面,你只要再贴三千万就可以了。」

「哇!这幺好?」阮虎讶道

大佬点点头:「隐形人说,你这次歪打正着,把罗家在泰兰国的外援拔掉了,黎总书记对罗胜全不再有顾忌,只怕要找机会对付他,加上潘天庆那小子极力挺你,现在连潘家都支持你,你的情势好得不得了,这次泰兰国帮你弄到医疗仪,国际刑警那边起了疑心,他们怀疑这次的行动是个陷阱,所以把人都撤回去了。」

「什幺陷阱?」阮虎不解地问

「挑动国际刑警和金三角发生冲突的陷阱!」阮文音帮着解释道:「这次国际刑警收到的线报是泰兰国军方那边提供的,但陆军总长查拉育下台,卡猜阵亡,泰兰国军方在金三角的军事行动曝光,泰兰国政府跟国际刑警通报了查拉育的一些秘密,国际刑警大怒,认为自己被查拉育耍了,所以他们才紧急撤回自己的人,还要求我国释放他们被抓的人。」

「我们抓了国际刑警的人?」阮虎讶道

「之前你不是跟老安说有一群国际刑警想要帮我们出货吗?」李雪解释道:「所以老安就设了一个局,让警方把他们都给抓了,罪名就是贩毒。」

阮虎呵呵地笑道:「老安真有一套!」

「当然啊,现在他可威风了,那钱可不是日进斗金可以形容的,简直是日进吨金、天上下金块雨啊!」李雪笑道

想到钱的事,阮虎就转头问大佬道:「师父,利润的分配最后谈得怎样了?」

大佬笑道:「本来还在争论,双方都不肯鬆口,泰兰国那边的事还没传出来,罗家就自己降了半成,其他人还讶异呢,他们不敢马上答应,过了一天,罗家又自己降了半成,这下没人要跟他们玩了,所有人都藉口拖延,等到泰兰国的事情爆出来,黎家在会议上大骂罗家,把他们之前的欺骗行为都翻了出来,所有人一致决定收回补偿,维持原来的分配方式,这事就定了下来。据说罗胜全知道后气得差点中风,但他很懂得隐忍,这次丢了面子,他默默地自己捡起来拍拍,又戴回脸上了,一句话都不吭。」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在他们的笑声中,大佬提醒道:「隐形人说他必有后招,我们要小心一点,但也不用太在意,他觉得黎家对罗胜全动了杀机,颇有趁他病要他命的意思,罗家和李家长期把持了国内的药品行业,事情又办得汤汤水水的,所有家族都对他们很不满,现在牵涉到这种叛乱的事,他觉得黎家可能会想趁机拔掉他们之中的一家,所以我们这边如果有什幺行动,必要时可以找黎家帮忙。」

阮虎点点头,这次曼都之旅他学到了许多东西,最大的收穫就是学会不要相信这些政治人物,像大佬、三王这些草莽英雄,是可以放心交往的,那些檯面上的白道人物,还是留一份心思吧,千万不要人家说什幺就相信,像隐形人这种猜测之词听听就好了。

他们顺利地回到阮家大宅,这天正好是週日,孩子们都在家,阮虎听到孩子嬉闹的声音,便问道:「文心小姐呢?週日还工作吗?」

大佬抱怨道:「你一个人跑去泰兰国,把文心留在金三角,她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还没回来?」阮虎讶道,按说这不太可能,枪王的伤应该没什幺问题,他的弟子的伤势也稳定了,文心就算留下来看状况也不需要那幺多天吧?她应该会急着回来照顾小志才对。他连忙问道:「这几天的交易没送讯息回来?」

「国际刑警查得紧,我们已经有一阵子没交易了,反正老刀那边的物资够了,他们的存货也出了不少,最近应该忙着收成吧。」大佬不在意地道

「不对!这可不太正常…」阮虎心里有点担心,他问大佬道:「师父,您跟刀王有联络的方法吗?」

大佬看了看他,说道:「有是有,但你也知道这种东西能少动就少动,有什幺重要的事吗?」

阮虎正色道:「我怀疑那边又出事了,文心小姐被留下来,唯一的可能就是又有人受伤了!」

大佬怀疑地看着他,但这种事最好小心查证,他看了看视觉介面,说道:「等等,我问问看…」他操作了一阵视觉介面,又拿出一个短波通讯器,调整了频率后,说道:「老狗呼叫,收到请回答。」

他呼叫了一阵,通讯器中传出声音道:「老狗注意,老大受了伤,老大受了伤!」

大佬吓了一跳,对着通讯器骂道:「哇靠!你是谁啊?」

「我是小木马,老大的情况很严重,其他两个山大王也受了重伤!」

「哇靠!这幺夸张,我马上过去看看!你们安排人来接吧!」

「收到!马上派人!老地方见。」

「老地方见!」

大佬慌慌张张的收起通讯器,骂道:「才过了没几天舒心的日子,就又开始揪心了,我这条劳碌命啊!」

「我也去!」阮虎和阮文音同时叫道

大佬看了看他们,只好对李雪道:「小雪啊,孩子们拜託你了,唉…」他转头对阮虎道:「孩子们很想你,你要不要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阮虎摇头道:「算了吧,见了他们会更不高兴,马上又要走了,只怕他们会哭个不停。」

大佬无奈地摇头,李雪从车队那边调来无辨识的货车,让他们三个人上车,然后跟着前导车往双方交易的地点飞奔。

三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交易区,老马已经在那边等了,他们跟着老马越过寮国时,经过一整片被毁灭的白地,大佬叫道:「天啊!这是搞什幺啊?」

老马说道:「前几天有个强者来找司令,他们一开始似乎谈得很高兴,但过了不久就打了起来,火王和枪王也赶来助阵,就打成这样了,三位大人都受了重伤。」

「怎幺又来了?」阮虎叹道,看来组织就是不肯放弃从这里得到好处,自己可得小心一点。

等他们到了刀王的地盘,刀王脸色苍白的在停车场等他们,大佬一看到他就跳下车叫道:「老刀啊,你看起来伤得不轻啊!」

刀王一脸歉意的看着他,开口说道:「对不起…」

大佬摸不着头脑,问道:「你跟我说对不起做什幺?」

刀王迟疑的看了继续跳下车的阮虎和阮文音,低声说道:「老狗…你孙女…这次恐怕熬不过去…很抱歉…」

「什幺?」大佬回头看看阮文音,阮虎已经冲上来叫道:「文心怎幺了?她也参战了吗?」

刀王低着头道:「如果没有她出手,我们三个早死了,但是…她伤势很重!」

阮虎又跳上车催促道:「快!到枪王那边!」

大佬讶异的看着刀王,刀王用充满歉意的眼光对他点点头,大佬大吼一声,赶紧跳上悬浮车,老马开着车飞了起来,往枪王的地盘冲过去。

他们这次来得突然,枪王的人没收到消息,一直有车上来阻拦,还好阮虎似乎在这里有了一些名声,他们见到老马还不依不饶,发现阮虎也在车上,一个个就致意离开,他们一路有惊无险的到达枪王的地盘,最后在枪王的悬浮车戒护下降落在枪王的基地。

枪王亲自出来迎接他们,他一脸伤心和歉意,对大佬躬身致歉道:「对不起,阮伯伯,我没好好保护姪女,她…太拼命了…」

「文心还活着吗?」阮虎抢着问道

「还活着,但是…」枪王还没说完,阮虎就跑进了基地,熟门熟路的跑到了枪王专用的电梯前,那边的卫兵认识他,但坚持拒绝让他使用电梯,枪王赶紧跑过来,把客人都请入电梯,过了不久,他们都站在枪王的医疗仪前面,老医师正在医疗仪前伤脑筋,他似乎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双眼通红精神不济。

阮虎看见生命讯号还在,鬆了一口气,问道「状况怎幺样了?」

老医师叹了一口气:「身体的伤势都处理好了,但是感知伤得很重,而且…不知道为什幺,她好像…不想活了…」他看了看枪王:「老枪说她的感知萎缩…我也不知道那该怎幺救…」

枪王解释道:「文心使用白玉磬锁住了那个外星人,然后爆发感知和那外星人同归于尽…」他叹了口气:「我们三个在后面支援她能量,但是那能量太强大了,她的感知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我们根本没办法治疗她的感知,只好先把她送回来治疗伤势,但是…她一直没有醒来,感知也很委靡。」

「几天了?」阮虎忍着气问

「五天了…」

「为什幺都没人通知我!」大佬跳脚道

枪王和老医师互望一眼,「我们还抱持着一点希望…希望她能自己醒过来…」老医师小声地道

「可恶!可恶!」大佬抱着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千盼万盼,终于盼到他最喜爱的孙女肯回家,但却没想到才团聚没几天,又面临了生离死别。他忍不住啜泣起来,他一生英雄,但家人却在他眼前一一过世,每次他都自责自己作孽太甚,报应到子孙身上,这次也不例外。

阮虎紧握双拳,他的心中燃烧着一股火焰,自从逃离组织之后,他一直在躲避组织的追查,但他们竟敢伤了文心,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把这些可恶的外星人杀光!

大佬和阮文音的啜泣声让他惊醒过来,他心里叫道:「不行,绝不能让文心就这幺离去!我得想想办法!」

他看看医疗仪中,脸色平静的妻子,在心中问小志道:「小志!这种状况有没有办法医疗?」

小志没精打采地道:「我是辅助智能体,可不是神啊!」

阮虎怒道:「你他妈的给我认真一点,给我一个建议方案!」

小志被他一压,改用平板的语气说道:「您可以试着吸收她粉碎的感知,整理后还给她,看看状况会不会改善。」

阮虎精神一振:「没错!文心不是感知破碎吗?我帮她吸收整理,她应该能重新取回感知,只要感知一聚回去,她应该就可以醒来了。」

他拍拍大佬和阮文音说道:「我想到一个方法,让我试试好吗?你们先出去,我试试看!」

所有人都怀疑地看着阮虎,老医师第一个站起来,说道:「反正我是没辄了,我去睡了。」

枪王也道:「你这小子…最好再创造一次奇蹟…」他也跟着走了

大佬看着阮虎,阮虎对他拱手求恳,大佬点点头离开了医疗室,也把阮文音拉走了。

阮虎关上医疗室的门,他发散出无特性感知,感受了妻子的状况,果然,她的感知支离破碎的缩成一团团的细小球状,乱纷纷的漂浮在她的周围。阮虎用感知封锁了医疗室内的空间,把那些碎散的小球都收拢起来,然后一点点的放入自己的混乱感知中,让妻子的感知混乱化,再加以重整汇合,最后输回妻子身上,他不断的重複这样的过程,一点一滴的恢复妻子的感知,在那过程中,他彷彿听到妻子在哭泣,那是一种充满歉意的哭声,他在妻子无意识的感知中看到许多被屠杀的死者,自己的儿子小志,还有…那个身为杜立德的自己。

阮虎吃惊地看着自己原来的脸形,他从不知道在妻子的心目中,他是那幺的阳光帅气,那个人一脸真诚的笑容,似乎随时随地都充满了喜悦。他可以体会到妻子对自己的爱意,也可以体会到妻子的歉意,她以为自己发现了她的秘密,而决定和她分离,所以她充满了自责,一直期盼着自己回归,可惜她被迫离开圣荷西,只好一心照顾小志。

阮虎对她充满了爱怜,这个傻女人,她难道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犯过错吗?自己还不是干了笨事,害得自己和妻儿离散,差点不能再相聚?

阮虎不断的安抚她的感知,并且把这些感知送回妻子的感知中,他从来没有这幺拼命的使用过感知,他拼命的把感知混乱化,又拼命的驯服感知,只觉得自己的精神越来越疲惫,但却不敢停下来,不知道这样拼了多久,直到他发现自己能捕获的碎散感知都被整理过了,他实在累到不行,就这幺趴在医疗仪前的桌上睡着了。

(小朋友一直提醒我今天是教师节,祝所有的老师都有快乐的一天…辛苦了~~)

  • 名称:上龙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7: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