咲超清

流星级上阶的贝伦比起还没摸到星级门槛的丁泊月厉害多了,交手不过几招,就把丁泊月压制住了,他展开手段,不只放出感知束缚丁泊月,还频频用擒拿手法试图捕捉她,但丁泊月不愧是丁远光的孙女,一身本领也不弱,堪堪的抵住了贝伦的多重进攻,但儘管如此,想必也费不了贝伦多少功夫。

贝克正得意间,突然一个人飞快的冲了过来,贝克瞬间就知道那就是陈漫,他心中好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闯来,我正想抓你了,你倒来自投罗网了?」他也不拦截陈漫,只是传音给贝伦说道:「陈漫来了,一併抓了吧!」

贝伦兴奋地应道:「是!」他见陈漫冲了进来,哈哈一笑,把陈漫也圈进战圈,打算连他一起擒拿。

格瓦特冲进旋风科技的办公区,他看了一眼躲在办公区发抖的研究员,轻蔑的一笑,从储物项鍊掏出了收敛状态的虚空行者,宝贝的把玩了一番,正想把仪器打开释放出去,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耳畔说道:「格瓦特,你在这里做什幺?」

格瓦特连忙回头一看,吓得差点连手上的虚空行者都拿不稳,他赶紧低头恭敬地道:「族长大人?您怎幺会在这里?」

天魔一族的族长所罗看着他手上的仪器笑道:「虚空行者?这东西可不便宜啊,你从哪里弄来的?」

格瓦特苦笑道:「这是客户的委託…来这里拿点东西…」,他看了看所罗的脸色,小意地问道:「您跟这里的主人有关係?」

所罗怒骂道:「你又私下接任务了?都被告发过多少次了,前几次我当做没看到,这次你跑到我眼前来,这算什幺?我的话都当做耳边风了吗?拿来!」

格瓦特哭丧着脸,把手上的金属蜘蛛交给所罗,所罗瞪了他一眼,拿出一个金色的大戒指对他一摇,一条黑影从格瓦特附身的人类身上被吸了出来,那黑影喊道:「族长大人,饶了我吧~求求您~」那黑影被吸入戒指中,被天魔格瓦特顶了身体的年轻人顿时软倒在地,所罗扫描了那人类,发现他还活着,鬆了一口气,往外面走去。

在格瓦特被他的族长所罗逮住的同时,陈漫和丁泊月联手瞬间跟贝伦过了几招,贝伦能量强大,远远不是两个筑基阶段的小不点能对付的,陈漫跟丁泊月被他压制,只能跟他一路游斗,但贝伦一时三刻也逮不住两人,他有点心急,不断地加重招式的威力,并且用感知限制两人,试图把他们击昏带走。陈漫被迫接了几下重招,实在撑不下去了,他的感知闪动,一丝来无影去无蹤的细丝突然出现,贝伦直到那细丝即将及体才发现有危险靠近,他身形急闪,躲开了细丝的攻击,不过就算他跑得再快,也快不过细丝的速度,他的身体周围一阵感知乱窜,陈漫发出的感知细丝一下子贴上了他的能量护罩,贝伦只觉得几丝冰冷捆上来,浑身的能量便从护罩上倾泻而出,他的能量护罩一阵闪动,就好像随时要崩溃一般。

贝伦大惊,他努力催发能量,但吸收来的能量马上又消失不见,他拼命的闪躲挣扎,又努力振动感知,却怎幺样也切不断那些诡异的细丝,这下可把他吓得魂飞天外,他从来没遇到这种诡异的东西,正考虑是不是放弃任务逃走时,却觉得一阵头晕袭来,原来在他迟疑的这一瞬间,他的能量护罩降到低点,再也挡不住那感知细丝的侵袭,细丝遂突破他的防御,直接攻击他的感知。

贝伦只觉感知深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把他痛得尖声大叫,他发狂似的扑向陈漫,试图先杀了他,陈漫却也呆呆的站在当场,抱着头跟着贝伦一同惨叫,根本没注意到敌人已经疯狂的向他扑过来。

丁泊月见状,连忙一掌向贝伦打去,只听「乓」的一声,失去了能量护罩又完全没防备的贝伦被她一掌击中,整个人飞出撞上了墙,把墙都撞出了一个大洞,但贝伦没有受伤,只是不断的翻滚惨叫,似乎受尽痛苦。

这一连串变故让贝克差点反应不过来,他怒吼一声,正想直接把丁远光放倒,突然感受到一股不逊于自己的感知在快速接近中,他百忙中调转感知一扫,来人是一个留着刷子般平头短髮的中年人,贝克吓了一跳,那是人类中有数的强者童无忌,自己如果对上他,不暴露真实身份那是不可能的。

他不敢再拖,一掌逼开丁远光,冲向贝伦那边,抓起了痛苦不堪的贝伦就跑,他一掌打破墙壁,飞也似的逃出了旋风科技,一下子就跳楼溜了。

所幸童无忌似乎没有追来的意思,贝克一面逃走,一面打开视觉介面急急说道:「罗娜,收到虚空行者的展开回报了吗?」

罗娜反问他道:「人抓到了吗?」

贝克骂道:「童无忌出现了,他妈的还抓个屁!」

罗娜吓了一跳,疑惑地问道:「童无忌不是在美洲吗?怎幺跑到这里来?」

「我怎幺知道!见鬼了,监控记录上贝伦的状况怎样?他受伤了,现在昏迷不醒!」贝克带着贝伦逃出来陈漫感知的範围,陈漫自己也痛苦不堪,当然没办法操控感知细丝来追杀贝伦,贝伦的痛苦解除了,但他也陷入了昏迷。

罗娜查看了贝伦的监控状况,吓得叫道:「他怎幺了?怎幺会这样?感知受损得很严重!」

贝克叫道:「我怎幺知道?刚刚还大佔上风,正要出手抓人,没想到一下子就成了这样了!我怀疑这是一个陷阱!人类的陷阱!」

罗娜心慌意乱地道:「你别急啊,青鸟二号在原订位置等你,赶快回组织,别让童无忌找到,他不难对付,但引起了人类强者的注意,对你可是大大的不利!」

贝克当然知道人类强者的习性,他们最爱追杀外星强者,任何一件外星强者携带的东西对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地球人来说都是宝贝,至少外星强者必备的储物项鍊就可以在地球卖到超级高价,贝克虽然不怕他们,但好汉架不住人多,要是被围上了,就算是他也不好跑。

「虚空行者到底展开了没有?」贝克又一次确认道

「还没有收到任何展开讯号!」罗娜回答

「完蛋了!」一股强烈的失败感从贝克的心中升了起来,他叫道:「你快跟那个谁联络,问他那个见鬼的天魔格瓦特到哪里去了?到底是死了?还是拿了虚空行者溜了?」

罗娜知道事情紧急,连忙应道:「知道了,我会去联络,这些事你不要担心,快去跟青鸟二号会合。」

切断了和贝克的联繫,罗娜一边关注虚空行者的预定回报波段,一面对外星人苏摩发出通讯,苏摩马上接了起来,他沈稳地问道:「罗娜,任务还顺利吗?」

罗娜急切地问道:「苏摩,你介绍的那个天魔格瓦特还能联络上吗?他执行任务后就跟我们失去联络了,虚空行者也没有展开的迹象!该不会是带着虚空行者溜了吧?」

苏摩吓了一跳,他赶紧打开视觉介面上的好友名单,一看吓一跳,格瓦特的名字呈现灰色,显然是断讯了,苏摩叫道:「罗娜,他的状态是断讯,但还没有消失,显然不是死了。」

「那混蛋把虚空行者骗走了!我们的任务怎幺办?人是你介绍的,你要负责搞清楚他的状况!」向来优雅的罗娜生气地叫道

苏摩没想到会遇上这种状况,他手足无措地慌了一阵,罗娜他们的任务他也知道,这任务的成败他并不关心,但问题是罗娜他们使用的虚空行者是跟他的顶头上司肯恩借的,苏摩知道肯恩需要那虚空行者来办一件大事,虚空行者不见了,肯恩铁定要大发脾气。

「怎幺办?怎幺办?」苏摩慌慌张张地喃喃道

「你问我我问谁呢?你跟天魔那边的人熟,想办法把格瓦特找出来吧!」罗娜叫道

「好吧!好吧!也只好如此了,我来找格瓦特,很抱歉了,害你们出状况!」在苏摩连连道歉声中,罗娜切断了通讯。她生气的脸一下子就恢复了优雅,其实她并不在乎任务的成败,她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廖明堂,现在人已经到手,而且开始进行植体植入了,就算赚不到外快也不心疼,只是缺经费的查理会比较伤脑筋而已,她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就不会太把成败挂在心上。

罗娜把注意力转到廖明堂的监控讯息上,一切的数据都那幺平稳正常,显示这次的植体植入是成功的,看来他再过不久就可以成为「六号」,并且接受波拿波植体的植入。罗娜满意的看着廖明堂的各种优秀的数据,忍不住高兴地笑了起来。

阮虎被关的第十一天,桑昆的拘留期满,警察们起诉不了他,只好把他放了出去,阮虎又在拘留所里待了两天,那个劝过他的老警官来找他了。

「朱拉先生,有人要见你。」老警官在狱卒的陪伴下敲敲牢房的门,阮虎正躺在床上专心研究刀王给他的刀法,这几天他专心修练能量,行有余力之余,想起了桑昆那水泼不入的防御和固守门户的风格,便开始研究刀王的刀法祕笈,果然大受启发,他终于知道了自己和正规训练出来的高手的区别,跟人家比起来,自己只是一个走捷径的投机者,一开始对上自己,那些正常的强者很容易吃亏,但只要熟悉了自己的风格,自己就无从下手了,到时他们只要稳扎稳打的累积优势,逐步把自己逼入死角,就可以慢慢的收拾自己,所以自己最好一开始就解决对手,如果办不到,就得赶快逃走,不然等到对手摸清自己的虚实,就换自己被对手凌虐了。

刀王的祕笈适时地补上了这一块,让阮虎对这些正常高手的战斗方法和理念多了一些认识,他虽然一时还赶不上他们,但被逼进死角的机会就低多了,逃命的可能性也随之大增。

阮虎正沈迷于研究这些运刀方法和用刀理念,那老警官叫了他几次,阮虎才回过神来,他满脸不高兴地走到牢门边,口气欠佳地问道:「什幺事?」

老警官讶异地看着他,低声说道:「有人来帮你,你不打算出去吗?」

阮虎抓抓头,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都市,自己什幺人都不认识,哪会有人来帮自己呢?该不会是出去的桑昆找来的吧?他要有这个关係,又何必被关了这幺久?阮虎心中好奇,便跟着老警官前往会客室。到了地方,果然,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在那边等着。

等老警官出了会客室,那男人低声道:「朱拉先生,北方的那位大人要我通知您,您的事已经搞定,讨厌的家伙们都离开了,您可以回家了。」

「喔?」阮虎看他比了一个枪的手势,不由得大出意外,他这几天修练颇有进展,浑然忘了时间,没想到枪王居然知道他躲在这里。

那人知道他在想什幺,笑着解释道:「这里的人很贪心,他们拿了您的身份资料,试着去恐吓您在中国的家里,那边的人收到这个消息就回报给大人了,大人说您留在这里一定有目的,要我们不要来吵您。」

阮虎点点头,枪王不愧是枪王,心计真是一流的。

那人继续道:「大人说,您如果还想在这里待下去就请便,如果想回去看看,随时可以离开。」

阮虎点点头道:「既然没事了那就离开吧!」既然枪王知道他在这里,可能其他人也能知道,躲在这里已经没意思了。

那人站起来对他躬身行礼,转身走了出去,过了没多久,那老警官跟他一起进来,他对阮虎躬身致歉道:「很抱歉,不知道您是自己人,多所冒犯了。」

阮虎有点讶异,那个枪王的人笑道:「这里以前是大人的地盘。」

阮虎也不多问,跟着他们走出拘留所,老警官一路帮他们开了绿灯,很快的,阮虎就重新出现在阳光下了。

那人带着阮虎上了一部悬浮车,加入了城市的航道,一路上,那人跟阮虎解释了芭提雅的状况,原来这里就是枪王原先的出货点之一,这边的黑道势力都跟枪王有关係,但自从枪王南下的出路被卡猜堵住后,这边的势力就变得不太听话了,他们本来靠着帮枪王出货赚钱,现在货源断了,大家都没得赚,有一半的人开始有了异心,他们自己搞了一个团体,準备自己弄货来赚,现在这两个团体正在对峙,随时準备吃掉对方。

阮虎一听,心里顿时有了计较,他详细的问了状况,弄清楚桑昆那个无情老大所属的阵营,便不再说话,开始用视觉介面查看这十来天的新闻。

果然,塔沙遇刺掀起了轩然大波,这次的刺杀行动牵涉出许多方面的人物和势力。但在媒体上,塔沙死于「为国忧烦、积劳成疾」,而泰王陛下的二皇子突然决定前往欧洲「深造」,陆军总长查拉育因为「身体因素」申请退休获准,现在已经入院治疗了。沙吉如愿接替了塔沙的位置,成为代理总理,他一上台就重申了塔沙的立场,表示会坚定支持塔沙路线,必然会完成塔沙总理的遗愿云云。

阮虎对这些政治人物真是佩服透了,他们不只说谎的功夫一流,操控媒体的能力更是强大,媒体上连一个字都没提到当时贵宾席的暴乱,也没人提到贝克的一阵乱打,好像赛场外的那场杀戮和践踏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心里嘟囔道:「你爱在自己国家胡搞我不管,但你可别赖我的帐,我要是拿不到医疗仪,你以后就休想有好日子过!」

那人一路把阮虎送到机场。说来好笑,到了芭提雅这种空气中都带着粉色的淫糜之地,别说小手没摸到,连半个小姐都没见到,只在看守所里和一群吸毒的臭男人一起关了十几天,就这幺要被遣送回国了,阮虎自己都觉得白来一趟了,下次若再来,一定好好的「玩」一场。

(本章是加更章)

  • 名称:咲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6: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