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超清

等到双方的生意谈得告一段落,坦帕开始对摩尔进行一些工作报告,阮虎不便参与,便去约了潘天庆和鹦鹉一起到阮家大宅聚会,他们到的时候,黎文东和大佬已经在那边等他们了,阮虎笑着对他们说道:「事情没想像中麻烦,我们等一下去见一个人,见过了之后怎幺处理,大家给点意见。」

他们搭上悬浮车,直接杀到正叔的诊所,进了诊所后,他们到了调製斗士的训练室,一群人站在单反玻璃后面等了一下,过了没多久,刀魂拉出了一个粗豪的男人,他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他一面被踢着滚出来,一面哭喊道:「我什幺都说了,别再折磨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拿钱办事的商人而已,你要我做什幺都可以啊!唉呀…」那男人被刀魂一脚踢得撞在墙上,暂时停止了哀嚎。

阮虎对众人说道:「可能有人认识他,金贝安,中国商人,罗英蕙的男性友人,其实是她的白手套,他在北方经营林场,所有该给胡报国的钱都在那边收,假装成林场的获利,大部分的黑钱使用的是欧洲布达佩斯发的不记名金卡,布达佩斯发的金卡并不正规,除了布达佩斯地下交易中心之外其他银行都不能兑现,所以政府怎幺查都查不到。」

鹦鹉笑道:「我怀疑过他,但可惜没抓到证据。」

阮虎继续道:「这样的人一共有四个,罗英蕙这边控制两个,其中一个是已经死了的克利斯。瑞恩,他因为动了罗英蕙的钱,所以被罗英蕙抓住动用私刑,没想到他居然立刻自杀了,我追查了钱的流向,发现克利斯。瑞恩帮欧洲的黑暗理事会投资,结果大失败,他挪用了罗英蕙的钱去补洞,但被罗英蕙发现了,罗英蕙把他抓起来要他把钱吐出来,结果克利斯。瑞恩吓得自杀了,他倒不是怕了罗英蕙,而是怕黑暗理事会对付他,胡报国显然知道原因,他很聪明地没再追究这笔损失,反而把克利斯。瑞恩这边的线全砍断了。」

「你找我们来做什幺?」黎文东简洁地问

「我想请问政府要怎幺处理胡报国,这牵涉到如何说服他出卖罗家,虽然我有了一些把握,但需要政府的同意。」阮虎微笑地道,他分享了一个资料画面给在场众人。

黎文东看着这个分享画面,摇头道:「这动不了罗胜全。」

潘天庆笑道:「但足够跟他谈判了,如果他想保住这些人,他的位置就得动一动!」

黎文东摇头道:「他不会接受的!」

阮虎也道:「我也认为他不会接受,他如果下台,也不能保证你们不追杀他,他傻了才会答应下台。」

「那该怎幺办?只把这些小虾米打下来有什幺意义吗?」潘天庆瞠目道

「所以我们需要胡报国啊!这就是我找各位的原因。」阮虎笑道

「胡报国还能证明什幺?」潘天庆好奇地地问

阮虎又挥手分享了一个资料画面,上面列出了许多交易项目。

黎文东一看就严肃地问:「这些资料属实?」

阮虎点头道:「我动用关係花钱请人跟布达佩斯的内线买的,不便宜啊!但如果胡报国不鬆口,火也烧不到罗家身上,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怎幺回事…」

黎文东和潘天庆都不言语了,他们瞪着眼睛,大家都知道他们在发通讯,过了半晌,黎文东问道:「为什幺你认为胡报国一定会投降?」

阮虎笑道:「没有人知道胡报国跟罗英蕙其实有两个孩子,不在记录上的一个在二十七年前流产,现在好好的住在法国马赛,只要你们对付这个欧洲人,胡报国会怎幺反应我不清楚,但罗英蕙肯定会崩溃。」

「你怎幺查得到这些事情?」鹦鹉好奇地问

阮虎笑道:「我可是个黑道啊,有些不可告人的手段。」

鹦鹉瞪了他一眼,显然一点都不肯相信。

阮虎也不理他,继续说道:「他就是幕后的隐形人,但他自己什幺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我们越国的官员,因为某些因素不能承认生下自己,这个孩子本性还不错,现在还在为他的博士学位奋斗,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打扰他平静的生活,但是我们现在需要他。」

黎文东和潘天庆又陷入了沈默,过了半晌,潘天庆兴奋地道:「老头子说在这件事情上,他完全听从党的安排。」

又过了半晌,黎文东点头道:「老头子说胡报国必须出来作证,他的贪污所得必须归还国家,至于外国人,那不干我们的事。」

阮虎笑道:「谢了!两位!很高兴我们终于有了共识!」,他转头跟鹦鹉说道:「鹦鹉,这件令人振奋的事还是你来做吧,我想是请胡市长来喝茶的时候了。」

这日晚间,阮虎还在招待两位吸血鬼的时候,胡市长和他的夫人终于联袂驾临同春酒店,阮虎也不避讳,让人把这对同命鸳鸯带来见欧洲的客人。

胡市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他被鹦鹉的人强制拘捕,没多久又见到老婆,本来以为又是纪委来要求他「配合调查」了,这种事他遇得太多了,一点都不惊慌,没想到调查局的人把他们带到郊外的同春酒店,这时胡市长的心中才升起不妙的感觉。他当然知道同春酒店是阮虎的老巢,而他的老闆正在对付阮虎,他自己就是冲锋陷阵的卒子。

略有点福态的胡市长一见到阮虎,就摆起市长的架子先发制人地怒吼道:「阮虎?你假扮调查局的人绑架我?」

阮虎摇头道:「市长大人,我可没有假扮调查局的人,这几位都是调查局的正牌干员呢!我想我们先好好谈谈吧,现在还不到这几位干员同志出手的时候。」阮虎对几个干员做了一个手势,他们便退出了房间。

阮虎对两位欧洲客人躬身示意,对胡市长说道:「市长大人,请容我为您介绍我的朋友,摩尔大人…和坦帕大人…两位欧洲来的友人…」他顿了顿笑道:「你们可能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却曾经用某种方式合伙做过生意…某种特别的方式…」

他看了看一脸不解的胡报国,转头对打扮豔丽的罗英蕙笑道:「夫人,您一定不会否认认识克利斯。瑞恩吧?克利斯。瑞恩正是坦帕大人的手下,为他操盘一些生意的。」

罗英蕙和胡报国顿时脸色苍白,胡报国叫道:「你在说什幺?我一点都听不懂!」

阮虎摇摇头道:「胡市长!你这样也太不上道了,我这幺帮你们两位着想,你们还要狡辩,万一惹怒了这两位大人,只怕那位班宁。罗伯特先生会有一点小麻烦,他现在正在烦恼他的论文,想必不太喜欢有更多麻烦。」

罗英蕙吓得脸色苍白,她立刻尖叫道:「我不认识什幺罗伯特的,你…你要干什幺?」

阮虎耸耸肩道:「我没有要干什幺!是胡市长应该干些什幺!」

胡报国还是强硬地叫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你违法绑架我,我没有必要和你说话!」

阮虎叹了一口气道:「那…我也没什幺好说的,胡夫人,你的朋友克利斯。瑞恩欺骗了坦帕大人,害得坦帕大人损失不小,如果你不打算弥补,那坦帕大人受到的损失就打算从班宁。罗伯特先生的身上取回了。」他转头问坦帕道:「大人,您说班宁。罗伯特该付出什幺代价呢?」

坦帕张嘴露出尖利的獠牙笑道:「我当然要吸乾他的血,但我不会让他死了,我会把他变成我的血奴,然后让他把他所有的资产全部转移给我,从帐面上来看,他似乎还挺富有的,然后我会慢慢的折磨他一千年,每天吸一点他的鲜血,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这种复仇的感觉真好。」

罗英蕙尖叫了一声,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阮虎看着胡报国道:「胡市长,您有什幺意见吗?」

胡报国浑身抖嗦地指着坦帕:「吸…吸血鬼?」

阮虎端起一杯水,泼在罗英蕙的脸上,一面等她醒过来,一面叹道:「您从来都没弄清楚您得罪了谁吗?您的儿子在欧洲,您居然敢得罪黑暗理事会?我真的很佩服您的大胆。」

罗英蕙幽幽的醒来,她一时还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过了一会儿才醒过神来,她拼命的朝胡市长挪了过去,抱着他的双腿不断的发抖,胡报国其实也两脚发软了,他楞了一阵子,低声的问道:「你要我出卖罗家?」

阮虎叹气道:「政府要你吐出所有贪污所得,我的朋友希望你补偿他们的损失,法律需要你接受审判,而我…如果你能做到我想要你去做的事,我保证你在远方的儿子不知道这一切,他没有犯任何错,不应该被你的罪恶牵连。」阮虎手一挥,分享了一份文件给胡报国。

胡报国看着那份文件,木然地瞪着其中的交易资料,阮虎的声音响起道:「这些是你帮罗家经手的生意,政府已经知道了,这怎幺说呢?通敌?资助外国叛乱势力?挑动政变?不论怎幺说,政府似乎都不会喜欢看到这些事发生!您是想自己扛下来,还是担任污点证人?」

胡报国浑身发抖,再也没有刚进来那副市长的威仪。阮虎见他说不出话来,继续道:「如果你愿意为政府做最后的服务,政府同意让你的妻子和小儿子离开越国,到欧洲去和你的大儿子生活。」

胡报国抬起头来,渴望地道:「他们需要生活费…」

阮虎摇头道:「这你就得赌了,如果你藏起来的钱有政府找不到的,那…恭喜你,如果你的技巧不够好…那很抱歉…」

胡报国叫道:「只要一点点生活费,例如…一千万美金…不然五百万也可以!」

阮虎摇头道:「如果你不答应,那你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喔…很抱歉,你的大儿子是坦帕大人的…」

「噢…不!」罗英蕙又昏了过去。

胡报国叫道:「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呜…」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被逼得哭了起来…

阮虎耸耸肩对欧洲的客人苦笑道:「真令人感动啊,不是吗?如果他不是为钱而哭,那该有多好…」他又倒了一杯水,把罗英蕙泼醒。

这次阮虎不问胡报国了,他蹲下来对醒过神来的罗英蕙问道:「胡夫人,您希望保住您儿子的命,还是保住罗家呢?」

罗英蕙满脸恐惧地看着两位优雅的欧洲客人,她颤抖地问道:「我们在欧洲…他们…」

阮虎笑道:「如果你们的补偿让我的朋友满意,他们同意不找你们的麻烦。」

罗英蕙转头满脸渴求地看着胡报国。胡报国怒道:「英蕙!那是你的家族!」

罗英蕙尖声叫道:「家族个屁,他们从来没有照顾过我!他们只会把我卖掉,要不是遇见你,我肯定比死还难过!我不想管他们去死,我只要我的孩子好好的活着!」

胡报国长叹一声,但还是不鬆口。

罗英蕙尖声骂道:「死老鬼,你已经死定了,何必要我们母子陪你一起死?我求求你好吗?我还没看到孙子呢?国英还没拿到博士学位呢!他一定能拿到学位的,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孩子,不是吗?你忍心看他陪你死吗?你忍心吗?」她一面哭泣,一面搥打着胡报国。

胡报国又长叹一声,他沈默良久,在罗英蕙的哀求怒骂声中,他终于崩溃了,只见他掩着脸哭道:「你赢了…你赢了…对不起…呜呜…快让我死了吧…」

罗英蕙停下搥打,也抱着他哭了起来。

阮虎长叹一声,转头对两位欧洲客人说道:「看来他们认错了,接下来就交给其他人,我们来谈谈两位的补偿,好吗?」

他走到门口打开门,让在门外等待的人进来,除了鹦鹉的手下之外,黎文东、潘天庆、鹦鹉和大佬都跟着走了进来,阮文音也陪在大佬身后。

看见阮虎讶异的眼光,阮文音小声地道:「我现在还算调查局的人,我要看罗家如何收场。」

阮虎又叹了一口气,带着两个欧洲客人退了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在调查局和中纪委的联合调查下,昇龙市长胡报国因为涉及欧洲商人克利斯。瑞恩的谋杀案而被拘捕,他在调查中坦承在罗胜全的命令下,调动资金为泰兰国和寮国的叛乱集团购买军火、输送物资,时间长达二十年,经手各种物资多达数十亿美金。

这个案子震惊了中央,所有的纪录马上被加密封锁,全案进入不公开的调查,过了不久,胡报国因为谋杀案被双开,并且判处死刑,而敬爱的国务总理罗胜全由于国事繁忙而不幸病倒,他卸下所有党政职务,到下龙的美丽湾度假中心附属医院疗养。在接下来了几个月中,政治动荡持续的发烧,与罗家相关的政治人物不断因为各种理由中箭落马,而面对其他家族的侵吞,罗家的势力逐步被削弱,那些家族可不会手软,这个落井下石的过程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罗家风流云散。

阮虎不管这些政治面上的事,他和黑暗理事会达成协议,他们同意用一万一千的价格买货,而在政府的默许下,阮虎的城市建设基金会用合理的价格标下那几块被胡报国贱卖的国有林地,以后採收的高级木材,会以市价优先贩卖给黑暗理事会。获得这个补偿的摩尔非常满意,家族需要更多优质木材,他得到这个採购合约,上面的人肯定对他奖励有加,他便也鼓励了坦帕几句,同时还答应帮他晋升到男爵。

等两位欧洲客人离开,潘天庆不解地喃喃道:「我真搞不懂欧洲人需要那幺多木头做什幺?」

阮虎看着他笑笑道:「你管那幺多,反正你的投资又可以花出去一些了,而且连销售合约都签好了,稳赚不赔的买卖啊!有什幺比这更好的生意吗?」

潘天庆不爽地道:「可是我要兴办的是工业啊!种树?这算哪门子工业?」

阮虎笑道:「你傻啊!又环保又赚钱的好事,你管他什幺业,多找一些工人去好好种树,保护好这片美丽的山林,把我们的土地资源完好无缺的交给下一代,这才是我们能为国家和后代子孙做的小小贡献。」

潘天庆还是不高兴,他承认美丽的山林是好的,只是还是喃喃地唸道:「真奇怪,弄那幺多木头做什幺呢?」

阮虎被他烦到不行,忍不住大声骂道:「拿去做棺材啦!你真是烦死人了!」

潘天庆瞪着他,一点都不相信这个答案。

  • 名称:26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