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勇者传说超清

阮虎的疑问没在心中悬多久,第二天就有几个客人来找他,客人直接杀到同春酒店,一到就把留守的长腿给镇住了,一个看起来颇贵气的欧洲客人,却带了两个彪形大汉护卫,那两条大汉散发出来的杀气,连老江湖长腿靠近都忍不住发抖,他们指明了要找阮虎,长腿不敢推託,直接发通讯给阮虎求救。

阮虎自然有数,心里还笑道:「还真的给我欧洲的客人?银三角哪有这幺好心?八成有鬼!只怕对方的钱不好赚!」

虽然钱不好赚,但有这种机会还是得争取一下,阮虎马上上车飞向同春酒店,过了不久,他在总统套房见到了那三位欧洲客人。他一见到那三个人就心中大震,忍不住心中骂道:「见鬼了,银三角果然在害我!给我介绍这什幺生意嘛?黑暗理事会?他妈的把我当白癡耍嘛!」

阮虎从来没跟黑暗理事会交手过,但他受训的时候,对地球的各种强大势力多少有了些认知,知道这群非人类有多可怕。他马上挂起笑脸恭敬地按照欧洲的古老礼仪致意道:「欢迎您的来到,尊敬的伯爵大人!」

那颇有几分贵气的吸血鬼果然一脸矜持地点头道:「你就是阮虎?」他当然知道阮虎的长相,但是难得遇到一个识货的,派头还是要摆的。

「不敢!不敢!大人您要召见我,只要派人传个话就好了,怎幺敢劳动您的大驾,让您亲自跑一趟呢?」阮虎不清楚对方的状况,放低姿态降低对方的戒心。

那吸血鬼品嚐着红酒,大剌剌的端坐在桌前,让阮虎躬身站着,倒像他是主人一般。他端着架子道:「听说你帮金三角出货?」

「是!大人您对这类货物也有兴趣吗?」阮虎满脸笑意地问

「别说废话了,我知道你这边的价格比较贵,我卖你个面子,你的货我全部吃下,一公斤三千,有多少吃多少!以后保证没人找你麻烦,怎幺样?」那吸血鬼傲慢地道

阮虎笑瞇瞇地道:「能跟大人做生意是我的荣幸,但这价格可能得浮一浮…请您高抬贵手一下。」

那吸血鬼不悦地道:「从来没人敢跟我讨价还价的,我说三千就三千,要是你还废话,那就剩两千了!」

阮虎慢慢的挺起身子,冷冷地道:「一公斤三千?你怎幺不去抢呢?」

那吸血鬼大愕,他拍着扶手怒道:「你有什幺资格跟我讨价还价的?」

阮虎突然身影急闪,只听拍拍两声,又退回原位的阮虎悠闲地道:「就凭这个…」

那吸血鬼完全来不及反应,他还没开口,他的两个狼人护卫就趴趴两声倒地不起。

「对不起,我知道狼人很强,下手重了一些,如果不小心造成损伤,请不要见怪啊…」阮虎还是一派悠闲地道,他自己拉过了一张椅子,面对着那个愣住的吸血鬼坐下道:「我知道你也是被银三角的人骗了,我也被那群混蛋骗了不止一次,恨啊!但日子还是要过的,我们的生意可以谈,价格也可以谈,大人您说是不是啊?」

那吸血鬼如梦初醒地骂道:「靠!我他妈的被骗了!」

原来阮虎这边大出货的消息被黑暗理事会知道了,他们跟银三角本来一直有合作关係,但银三角的产地大家都看着,每个政府都想分一杯羹,有时候政权轮替一下,货源就一段时间不稳定,品质也不断下滑,黑暗理事会跟他们抱怨了几次都没用,双方一直闹着。

这次黑暗理事会手下的盘商拿到了金三角的货,奉献了一些纯度很高的好货上去巴结主人,没想到却引来黑暗理事会的大佬跳脚,这世上既然有这幺好的货,为什幺以前都拿那种次级品敷衍我?

高层的大佬一跳脚,底下的小的们就一阵乱,最后他们终于搞清楚了货源,也彻底跟银三角闹翻了,银三角的高层没有办法,便打算引了黑暗理事会这头巨兽来,让他去踏平金三角,把金三角的货物全部吞下,省得阮虎老是跟他们争抢市场。反正黑暗理事会一直把价格压得很低,卖给他们的获利也不大。

阮虎和那吸血鬼重新再谈,这次这个叫做坦帕的吸血鬼好说话多了,价格也一路浮上来,最后两人谈到八千,坦帕谈不下去了,他叹了口气道:「阮虎兄弟啊!你还真能谈价,老哥我讲不赢你,我的权限有限,不能答应你太多了,要是我自己来做生意,你说一万二我二话不说马上把约给签了,但我不是代表我自己啊!我得把您的状况传回去,家里说不定会另外派人来跟您谈。」

阮虎拍拍他理解地道:「坦帕兄弟,我理解的,很感谢您也能理解我,生意就是这样,亲兄弟还是要明算帐的,不过事情一码归一码,你既然到了我的地盘,好酒好菜少不了的,我难得认识像您这幺有来头的朋友呢!反正你也要回报消息,不如我们好好把酒言欢,顺便等等消息吧!」

两人遂一起去饮酒作乐,只留下两个不省人事的狼人。

这次黑暗理事会显然谨慎多了,阮虎陪了坦帕两天,黑暗理事会才又有人过来,这次来的还是一个吸血鬼,但等级高了很多,阮虎虽然用伯爵来称呼坦帕,但其实他的位阶只是勋爵,是最低等的吸血鬼,只能算是专门负责跑腿做生意,赚钱养活高级吸血鬼的高级奴僕而已,但儘管如此,阮虎还是不敢轻视他,因为坦帕负责的是黑暗理事会在南洲地区的生意,手上的权力不小。

阮虎跟坦帕喝了两天酒,也不是没有收穫的,有次坦帕提到他们在越国也有一些生意,起初阮虎并不在意,但坦帕又苦恼地道:「克利斯。瑞恩那个笨蛋死了,他还欠我一大堆钱没还呢!我杀了他的老妈和儿子,可是他留下的洞还是补不起来。」这句话让阮虎心中一跳,他装作不在意地接口问道:「克利斯。瑞恩是你们的人?他在我们国内还拥有一大片森林呢!」

有点微醺的坦帕迷糊地问道:「森林?」

「专门出产高贵木材的那种,价值很高喔!难道您不知道吗?」阮虎故做八卦地问

坦帕精神大振,他叫道:「该死的!森林?好东西啊!」他的酒立刻醒了过,这年头什幺都不值钱了,只有天然资源越来越贵,有些矿产还可以从外星基地取得,只有地上长出来的东西没方法可以快速弄到,高级木材就是其中之一,一根好木材从小树苗长大成材,至少也要个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功夫,卖起来那真是不比等重的黄金便宜。

阮虎打开视觉介面,把那片森林的资料调出来,分享给坦帕,坦帕细细地看了一阵子,谨慎地问道:「阮虎兄弟,这片森林现在在谁手上?」

阮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克利斯。瑞恩的公司还有个大股东,但克利斯。瑞恩死后,一直没人来办理遗产继承或财产转移…」

坦帕低声骂道:「当然没有啦,见鬼了,我真不该杀了他老妈和儿子!」

阮虎心里好笑道:「难怪克利斯。瑞恩要自杀,他以为自己死后,他儿子就可以透过继承取得这些财富,没想到愤怒的黑暗理事会居然会把他的家人杀光。」

坦帕苦恼地走来走去,他默默不语地想了半晌,阮虎忍不住问道:「他不是欠你们钱吗?你们可以透过法律,强制取得他的这部分财产啊?」

坦帕苦着脸道:「我们…唉…这笔债务没有法律关係…」

「喔!」阮虎会意,黑暗理事会办事怎幺会遵守法律呢?他们八成给克利斯。瑞恩下了什幺套子,让克利斯。瑞恩不得不为他们卖命,他脑子一转,又问道:「他亏空了多少钱?」

坦帕闷闷地道:「也不多,五亿欧元而已…」

阮虎心道:「这可真是一笔大钱啊…嘿嘿~~」,他灵机一闪,立刻说道:「我们国内有人在调查克利斯。瑞恩的死因,听说他是被毒死的,而且我的朋友跟我说,他是因为分赃不均被人毒死。」

「分赃不均?」坦帕高声问道,他整个人都呈现出一股怒气。

阮虎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在视觉介面翻找了半天,把一份文件发给坦帕,说道:「怎幺说呢?有个人可能跟克利斯。瑞恩的死有关,她是一个本地官员的老婆,她似乎跟克利斯。瑞恩…嗯…交流了感情,然后也顺便交流了一些金钱,搞什幺共同投资之类的,那片森林就是他们一起搞的,花了不少钱啊…」阮虎用自己也不甚了解的语气一通胡说,尽量的误导坦帕,坦帕看了那份文件,又听他这幺一说,脸上显出了认真的表情,过了半晌,他对阮虎沈声道:「阮虎兄弟,这件事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告诉别人?」

阮虎故做惊讶地问道:「坦帕兄弟!这种事我能告诉谁呢?」

坦帕放鬆下来,拍拍阮虎道:「好兄弟,不瞒你说,如果你提供的资料是对的,那我就有失职的嫌疑了,我先设法调查一下,如果一切属实,我会好好感谢你的,但请你先别跟我的族人提起这件事,好吗?」

「当然没问题啊!有任何我可以尽力的地方,你就儘管吩咐吧!」阮虎豪气地道

这件事阮虎能帮的也有限,但坦帕对他的态度很满意,他沈下脸开始透过视觉介面联络欧洲的族人,请他们进行一些调查,以黑暗理事会在欧洲的实力,这通调查在几个小时后就陆陆续续地得到结果了,在阮虎的刻意误导下,坦帕发现自己被人联手骗了,他以为克利斯。瑞恩用他的钱,和胡报国的老婆罗英蕙一起买了越国的林地,却完全没有告诉他。

在黑暗理事会的强大势力下,罗英蕙在欧洲的精心布局全部被挖了出来,那女人厉害的程度连阮虎都要惊叹,深谋远虑到这种地步,还不惜背上淫妇的罪名,简直是为了胡家牺牲一切,难怪胡报国一直对她那幺好。

坦帕正打算通知家族抓人收网,阮虎却道:「坦帕大哥啊,我有个建议您不妨听听…」

坦帕抬起头来,问道:「阮虎兄弟有什幺看法?这些蛀虫我很容易就可以收拾的!」

阮虎笑道:「对您来说,一切当然简单,但您抓了那边的人,就算杀了他,只怕也弄不出多少钱来,那个家伙应该还只是个孩子,他似乎不知道家里把一切都压在他身上呢,他身上的投资一时也没办法变现,如果他死了,那您的损失就补不回来了。」

坦帕想了想,问道:「你有什幺建议?」

「我建议您不妨这样…」阮虎和坦帕商量了起来…

有了这幺一件事情,当黑暗理事会的人来的时候,阮虎和坦帕已经变成哥儿们了,他们两个称兄地道的,正热火朝天地拟定了一些共同投资计画,连人都忘记去接。

当那个正牌的吸血鬼子爵和他的护卫被扔在同春酒店的停车场时,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无声的怒吼,还在跟阮虎讨价还价的坦帕立刻跳了起来,大叫道:「糟了糟了!大人来了!」

他「碰」的一声变成一只蝙蝠,正打算从窗户飞出去,阮虎叫道:「坦帕,用飞的太慢了,还是搭电梯吧!」

坦帕又变了回来,让阮虎拉着他搭上专用的高速电梯,一下子冲到了顶楼的停车场。

「摩尔大人!对不起,怠慢了!」坦帕见到上级,马上躬身认错道

那吸血鬼还没说话,阮虎赶紧为坦帕辩解道:「这位大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拉着坦帕大人商议生意上的事,说着说着,我们就忘记时间了。」

那吸血鬼子爵摩尔转头过来看着阮虎,他哼的一声,发出尖利声音不满地叫道:「一个八级的修练者?坦帕!连这种垃圾你也要拿来烦我?」

坦帕在他的威压下不断的发抖,但阮虎却抗议道:「大人!我虽然不怎幺样,但距离垃圾应该有些遥远吧!您可不可以正眼感受一下我啊?」

摩尔冷哼一声,正要让护卫教训他,突然「咦」的一声,他瞪着阮虎不动,过了一会儿就皱起眉头,又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讶异地问道:「你到底几级了?」

阮虎摇摇头道:「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您指点我一下?」

摩尔自重身份,当然不会亲自出手去测试一个八级的修练者,他叫道:「奈尔,去试试!」,他的一个狼人护卫冲了出来,连变形也没有,就一拳向阮虎打去,阮虎伸手握住他的拳头一扭,「咖拉」一声,那狼人的手臂顿时被折断,整个人「轰」的一声撞在停车场的地上。

阮虎心里笑道:「跟我的植体比力气?真不愧是狼人!」

摩尔被他的怪力吓了一跳,他阻止了另一个护卫,严肃地道:「力气不小!」他说话的时候,感知已经压了过来,一股凝聚又带着恶意的感知向阮虎扑来,阮虎任由他的感知撞上自己的感知护罩,并且任由他破开感知护罩,朝向自己的本体袭来,只听摩尔跳起来叫道:「唉呦!」只见他如避蛇蝎般地急退了好几步,重重地撞在一部中型悬浮车上。

「得罪了!」阮虎笑嘻嘻地施礼道

原来在那一瞬间,阮虎故意让摩尔的感知破入他的感知护罩,却用混乱感知给了他一记狠的,摩尔的感知被混乱感知袭击,顿时受了一点伤,他不知道阮虎也不敢下重手,还以为他只是小小的惩戒自己,只吓得飞身而退,一颗心脏怦怦的直跳,他这辈子也活了一百多年了,从来没见过这幺诡异的敌人。

摩尔惊吓地停在悬浮车前,楞楞地看着阮虎,过了半晌,他才怒道:「你既然这幺强大,为什幺要装作八级的修练者?」

阮虎若无其事地耸耸肩道:「大人!我哪里强大了?我只不过是想跟您交个朋友罢了,别太紧张嘛!」

摩尔惊魂未定,阮虎又对他连连道歉道:「失礼了!失礼了!大人,请下楼接受我诚挚的歉意好吗?」

摩尔见他真的没有恶意,便收起了惊容,正色道:「不敢!请带路!」他接受了阮虎强大的事实,不敢再摆出高人一等着姿态,一身的贵族仪态也重新回来了。

接下来的交谈就很简单了,摩尔确认阮虎的实力,同意坦帕被银三角的人骗了,他的权力比坦帕大多了,大手一挥,一开口就要求用一万的价格採购阮虎手上的货,如果阮虎同意,双方立刻就可以签下来长期供货的合约,阮虎表示可以考虑考虑。

  • 名称:传说中的勇者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4: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