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超清

「克利斯。瑞恩,英国人,从事国际贸易,经营的项目是木材。」阮虎一面看着小志列出的资料,一面对照着鹦鹉给他的资料,嘴角不由得扬了起来。

这个克利斯。瑞恩是一个小商人,原本是来越国採购一些轻工业产品的,但却在五年前跨入了木材业,他标得了一大片国有林地,负责一些昂贵的林木的採伐和新林木种植,因此获得了大量财富,他把这些财富投入土地使用权的购买上,几乎把他发迹的林地未来七十年的使用权都买了下来,那价格意外的低。

这笔生意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的发迹全都是在胡报国在当地主政的时候,而且他标购林木和购买林地的钱全都来路不明,就好像他突然挖到一堆黄金一样。

阮虎又调出张文成坠楼案的调查报告,这人举报了罗英蕙向国外转移大量金钱,随即被人灭口,而他举报罗英蕙转移资金的时间点,刚好就是克利斯。瑞恩大量标购林地使用权的时间,这两个时间点诡异地吻合。

在这个坠楼案中,让调查机关无法继续下去的原因,就是没有证据证明罗英蕙曾经拥有或向国外转移大量金钱,如果这笔钱根本没有出国,而是换手到某人手上,那事情就有迹可寻了,这样一来,问题就变成罗英蕙把钱用什幺型态存放了。检视了克利斯。瑞恩的获利和投资标的,以及他公司的股东结构,罗英蕙转移财产的方法已经完全清楚了。

克利斯。瑞恩投资的公司都有一个诡异的大股东,这个设籍在所罗门群岛的班宁。罗伯特已经被证明是一个线上公民,事实上根本没有这个人,这个人在越国冒出来,取得所罗门群岛的国籍后,就一直「居住」在所罗门群岛,但是小志却查不到这个人的任何帐户资料、消费资料、出入境资料,甚至连医疗资料都没有,一个普通人能十几年不消费也不生病,除非这人是超人。

已经被抹去的克利斯。瑞恩没有任何调查的价值了,阮虎研究了一番,锁定罗英蕙另一个可能有价值的「情人」,金贝安,一个中国商人,这个人的投资标的跟克利斯。瑞恩完全相同,都是品相良好的高级木材和林木产地,只是圈地的範围不同,同样的,他进行这些投资的时间,也是胡报国在当地主政的时期。

金贝安的状况比较单纯,他跟克利斯。瑞恩的不同点是他是个粗豪的大汉,跟英俊潇洒的克利斯。瑞恩完全不能比,这样的人能被罗英蕙看上,肯定不是外貌的因素。而且有趣的是,他的投资项目也有一个诡异的开曼群岛大股东,同样是一个十几年不吃不喝也不生病的超人。

阮虎给刀魂发了通讯,发了一份加密文件给刀魂让他去办事。又另外发了通讯给鹦鹉,请他找朋友监视几个目标,要特别「小心」,最好让那些人「刚好」有点感觉,鹦鹉一收到那份监视名单,就会意地大笑起来,连连保证会帮好这个忙。

接下来的几天,阮虎不时和潘天庆一起去拜会各周边都市的几个想动口的主政者,在这个过程中,阮虎只是板着脸不发一语,偷偷用感知压迫那些政客,潘天庆也不介绍他,却让那些政客压力大增,他们不一定认识阮虎这头最近爆红的血虎,只觉得这人很让人不舒服,他们弄不清潘天庆的用意,但难免觉得心惊肉跳的。

这些政客吃饭时满嘴跑火车,净跟潘天庆宣扬他们制订的经济发展计画,却完全不管潘天庆原来所提的计画,饭吃到一半,还经常有其他政客来插花敬酒,不时一起演一段双簧、三簧甚至四簧,显示他们都是串通好的,而且已经抱成一团,暗示潘天庆如果不让出点好处,他什幺事都别想干成。

之前潘天庆对这种状况是很不耐的,他一个潘家的世家公子,犯得着跟这群小人瞎闹吗?他以前出手办事,那个人敢不听他的号令?但这个任务是师父给他的磨练,老头子也声明不会帮他出手,他没人可以依靠,所以越发烦恼,但这次他带着阮虎出来见识这帮人的嘴脸,看阮虎一脸沈静地看他们表演,不知不觉的心也跟着沈静下来,还多了几分欣赏和批评演技的悠闲心情。

跟这些人见过几次面后,阮虎突然问潘天庆道:「他们的计画真的不合用吗?听起来也还蛮像回事的。」

潘天庆一愣,他想了想摇头道:「这倒也不尽然,有几个人提的计画是挺不错的,但问题是这些计画都是分散的,照顾了他们自己区域的发展,但却失去了整体性,如果照他们规划的做下去,就算没有人上下其手,也只会带来一时的荣景,过几年钱花完了,一切也就照旧了。」

「我觉得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主轴,有了一个经济发展的主轴,大家把计画围绕着主轴做起来,配合上地方的需求,应该就会有些成果,我觉得你的扩大海丰港口效益的主轴很不错,但港口的吞吐量上来了,要进出口些什幺东西呢?」

潘天庆笑道:「这个问题早就有人考虑过了,以前曾经有人制订过谅山-昇龙-海丰-广宁经济走廊工业发展规划,这个大计划影响了整个北方的各省,轰轰烈烈的搞了几十年,从进步搞到落伍,消耗了国家几十年的预算,除了弄出一大堆贪腐案之外,没有留下什幺。这种大部头计画我们可搞不起,你弄来的钱也没那幺多。」

阮虎抓抓头苦笑道:「这我不懂啊!但我知道做生意想赚钱,就得有东西可以卖出去,你打算卖些什幺呢?总不能光是做基础建设吧?这样我赚多少钱都不够花的。」

潘天庆点头道:「没错!我的计画跟各地方计画的差异在于我不想变动各地原有的工业模式,也不想继续消耗各地原有的矿产,除了一些特殊状况之外,开矿已经被证明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经济模式,如果我们不走出传统经济模式,我们只会继续被高度开发国家压榨,不管是人力还是资源,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天然资源。或许我们可以卖到很好的价格,也防止了我国的天然资源被滥採,但对于高度开发国家来说,这笔生意他们还是大赚的,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必须小心利用这种一去不回的紧缺资源,会生长的东西还好,矿产就更可贵了,它挖出来就消失了,以后也不会有,留下来的地貌破坏却很难复原。」

阮虎同意地道:「我完全认同你的看法,但我们究竟要卖些什幺呢?」

潘天庆心虚地笑道:「老实说,这我早就想好了,根据之前的经济走廊工业发展规划执行后的成果,我们少了一个可以利用这些执行成果的企业,如果没有一个企业把这成果利用起来,每个单一个成果都不会有足够的力量跟国际产品竞争,这也是整个工业发展规划失败的主因。所以我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这样的企业体,而不是对各个城市和省分进行分散的投资。」

阮虎摸摸下巴道:「嗯…你这想法太跳跃了,一个有力的企业可不是说说就有的,至少品牌就很难建立,没有品牌根本走不进国际市场。」他抓抓下巴,突然问道:「我们提供给三王的物资是怎幺来的?粮食是我们自己生产的,其他的呢?像军火?」

潘天庆道:「海丰那边有些支援的兵工厂,基本的枪枝弹药都可以生产,这部分的产业国家很重视的,也为了这些工厂规划了一些工业条件,例如金属冶炼和化工业。」他找了找资料,也分享一些资料给阮虎。

阮虎把资料草草地看了一下,疑惑地道:「我曾经带了一些特别的…电磁砲给枪王,这东西哪里生产的?」

潘天庆笑道:「那东西可是高科技产品,我们生产不来,那是透过特殊管道买来的,价格可贵得很。」

阮虎点点头,又问道:「我被泰兰人用一种飞行的砲塔攻击过,那种砲塔呢?」

「你说的是悬浮砲塔,那东西我们也没辄。」

阮虎好笑地道:「那我们可以做什幺?你原来又想做什幺?」

「我想建立一个悬浮车厂,去国外买一些技术授权,开发适合我们越国和南洲半岛的悬浮车。」潘天庆严肃地道

阮虎毕竟搞过国际贸易,他对悬浮车行业稍有了解,知道那算是是一个精密机械工业,但真正的难度在于软件方面,悬浮车最贵的地方是引擎,但引擎可以花钱买来,真正难搞的只怕是导航智脑。

潘天庆见他会意,正色道:「我们国内几条主要的悬浮车道虽然建立好了,但大多数人还在使用地面车辆,所以我们的各大城市的地面交通状况始终不好,城市的有效空间不能解放出来,污染问题也没办法改善,对城市发展是个阻碍。但进口的悬浮车太贵,我们的国民还负担不起,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阮虎知道他的意思,大声抗议道:「你打算把我扔进这个无底洞吗?我哪可能赚那幺多钱来补贴人民的换车需求?」

潘天庆挠头苦笑道:「但这费用政府是不可能出的,政府会给你一些优惠,让你不至于赔得太厉害…」

阮虎瞪着他道:「不干!你们一开始就打算挖坑给我跳!难怪你那幺热情,一来就把事情都抢去做了,如果没罗家的人来作梗,只怕我已经给你们害死了!」

潘天庆无奈地道:「事情也不像你想的那幺糟啦,我国可以负担需要的机械产业,也有足够的软件开发人员,可以降低你的成本,但问题是日本的引擎卖得很贵,占我预估成本的一半以上,即使它只能算是二流的悬浮车引擎。只要我们过得了这关,我们就可以做出更好的东西,例如你刚刚说的悬浮砲塔,那不就是悬浮车加上自动控制吗?」

阮虎却不上当了,他叫道:「差得远呢!人家的目标自动辨识和稳定性呢?你可别信口开河,结果做出一堆乱丢弹药的垃圾砲台。」

潘天庆摸摸鼻子苦恼地道:「可是这是国家的计画啊,我们越国需要一家自有的车厂,来降低社会转型的成本,顺便拉动各种产业的升级。你想想,我们建立了悬浮车厂,机械工业和电子工业就可以发展起来。普及了悬浮车之后,都市就可以朝向天空立体发展,建筑业、商业、能源产业、民生产业就可以同步发展起来,同时可以把都市的规模扩张十倍以上,你想想,这可以造福多少人,可以提昇多少国力?。」

阮虎怒道:「但我一个人负担不起,你们在实施计画前,最好再考虑考虑,我倒楣了不打紧,计画如果失败,这幺多钱都打水漂了,对国家也不会有好处!至少你们要先考虑一些关键技术的取得方式,譬如像悬浮车引擎,你买不起日本的,可以去考虑次一点的啊!」

潘天庆抓抓头皱眉道:「不买日本的难不成还去中国的?那只能算是三流货色!」

阮虎做了个鄙视的手势:「放屁啦!你有脸说人家三流?人家才刚拿下世界大赛的冠军呢!还三流?」

潘天庆一愣,他大叫道:「对啊!我怎幺没想起这件事?」他跳起来开始转来转去地想了起来,一面喃喃自语道:「我也不要他们最好的引擎,买次一点的就好了,挂个他们的牌子,想必还可以卖得不错…说不定有机会卖到国外去…干不干呢?嗯…我得去查查他们的资料…」潘天庆他说着就急急忙忙的走了,连阮虎都不招呼一声。

阮虎回来的第二天,国际刑警组织亚洲区肃毒组副组长托玛斯。格雷就来找他了,格雷非常不高兴地道:「阮虎,你这幺耍我们,上面的人很不高兴。」

这次阮虎不跟他装无辜了,耸耸肩道:「那我有什幺办法呢?我帮三王办事,你们把路子都封了,一点活路都不肯留,我有什幺选择吗?我不反对你们继续去封泰兰国。」

格雷怒道:「你这是挑动战争,只怕后果你承受不起!」

「我们有其他选择吗?你们至少给我们条路吧?之前金三角出货的範围你们拿去就不还了,现在我们需要活路啊!如果没活路可走,三位大人说了,他妈的要打就打,以前也不是没打过,谁怕谁啊?」阮虎也不跟他绕圈了,拍着桌子强硬地叫道

格雷瞪着他一阵,过了一会儿才咬着牙道:「你要活路?行!我们可以给你,但你有没有本事吃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

「别拿些你们看不上眼的地方唬弄我们!我们以前在欧洲和美洲都有路线!我们还有分成协议,难道你们不想认帐了吗?」阮虎不仅不让,还步步进逼。

格雷大怒,但他还是竖起大拇指道:「好!好!你有种!你有了三王当靠山,收了他们的地盘,胆子也肥了,敢跟我大声说话!我也不想跟你啰唆了,这两天会有人来找你,只要你搞得定他们,他们那边的货随便你出,但我要先声明,其他地方还是照旧,你不可以把货出到我们的地盘,美洲那边没你的份了,你如果还这样乱来,我们就会正式出手,别以为越国和泰兰国政府护得了你。」格雷说完话就跳起来走了。

看他这份做派,阮虎倒有点摸不清头脑,他当然知道格雷要兴师问罪,但他借了三王的势和金三角的兵力,打算让银三角吐回趁机抢佔的市场份额,本来他也只是想多多少少弄一些回来,但没想到格雷似乎给了他不同的选择,他坚持不让美洲的市场,但却不提欧洲的,只说有人会来跟他接触,这是怎幺回事呢?难道欧洲那边的大盘居然有人不甩银三角吗?

  • 名称:变形金刚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3: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