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超清

他们走出了养成室,这一路廖明堂不言不语,只是不时看着他的拳头,马格在罗娜的视觉介面中抱怨道:「你再跟他提提任务的事吧,他刚刚的PSL值跳动后,又回到不正常的高点,我没办法观察到造成变动的心理状态。」

罗娜看着兴趣盎然的廖明堂,在视觉介面中答道:「不急,还有机会的,他肯定会问,这样得到的数据会比较自然。」

马格抱怨道:「可是我急啊!我很忙耶!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啦!」

罗娜不理他,带着廖明堂穿过了G&D生物研究所的门禁,出了大厅,来到电梯之前,亲切地问道:「想去哪里走走?」

沈迷于新力量中的廖明堂这才醒过神来,他迟疑了一下,说道:「呃…随便走走吧,找个人少的地方。」

罗娜摇头道:「这里是坎培拉市区,哪里还有人少的地方?」

廖明堂不说话,罗娜却能感受到他的紧张,等电梯一到,罗娜就把他拉进电梯中,那电梯有一面墙能显示外面的影像,让那面墙好像透明的一样,廖明堂看着自己身在千余米的高空,穿过云层一路下降,好像正在失速坠落一样,只见一座城市从迷雾中出现,渐渐显现在他眼前,林立的天空巨楼间有着悬浮车道交织形成的铁流,悬浮车在车道中飞驰着,好像各种不同颜色的液体在流动一样。看到这幅熟悉的景象,廖明堂顿时觉得自己彷彿从天上又回到了人间,他看着脚下的大楼、湖水和郁郁的树林,想起了这段时间的遭遇,一时浑然忘了身在何处。

他们很快地到达了地面层,罗娜拉着廖明堂走出他们所在的大楼,停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廖明堂非常紧张,他全身肌肉紧绷,站在人潮中不知所措,罗娜也不催促他,只是陪他站着,他们两个就像流水中的石头一样,把人潮分出了一个缝隙,人流在他们前面分开,又在他们后方合拢,没有任何人为他们停下脚步。

「还不错!我看到数值变动和精神状态结合的模式了!太好了,我去修改程序,你们继续!」马格笑道

「这样就样走了吗?你不继续观察?」罗娜抱怨道

「没办法,灵感来了,不赶紧去把这段程序补好,说不定等一下就忘了,你继续记录,有什幺发现就跟我说!」马格说完就切断通讯跑掉了。

罗娜叹了一口气,问廖明堂道:「继续走吗?」

「喔!」廖明堂如梦初醒,「走吧!」他有点慌张地道

他们两个顺着人流前进,走出了大楼间的阴影地带,进入了看得到天空的公共空间,廖明堂抬起头看着头上那一小片湛蓝的天空,一时之间,他好像有了在这个世界上重生的感觉,这一切都那幺诡异而熟悉,他感受了一下风和热度,忍不住抱怨道:「这里的阳光都被遮蔽了,找个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吧。」

罗娜轻笑着招来一辆悬浮出租车,他们跳上车,往天空飞去。过了没多久,他们在一个湖边下车,廖明堂迫不及待地走进了阳光中,他看着金色的阳光在蕩漾的水面上跳动,忍不住瞇着眼睛喃喃道:「我又活过来了…」

罗娜站在后方看着他的背影,就好像是一个影子一样。

他们在湖边散步了一段时间,廖明堂的心渐渐稳定下来,他发现没什幺人注意到他的诡异,纠结的心也开始放鬆下来,甚至开始有点兴奋,他觉得自己像个隐藏在人群中的超人,没什幺人注意到他,但他却可以毁灭整个世界,如果他愿意的话。

罗娜察觉到廖明堂的心态恢复平稳,便带着他离开湖边,到达一个人潮拥挤的地方,那是一座繁忙的大型购物商场,果然,这次廖明堂稳定多了,他甚至还指着商场外的招牌笑道:「酒吧耶!我们过去喝一杯好吗?」

「好啊!我刚好有点渴了!」罗娜当然不会反对

他们走进了商场的地下一楼,那里除了一间生鲜超市之外,还有一间生意不赖的酒吧,廖明堂刻意走到酒吧的吧台,跟表演调酒的酒保攀谈,罗娜并不阻止他,只是坐在吧台前长桌的一端看他兴致勃勃的跟酒保说话。

过了不久,廖明堂端着两杯饮料过来,开始喝起酒来,他似乎有点过度放鬆,一下子就把酒喝光了,他把酒杯沿着长桌滑回酒保前面,酒保看了看他,又帮他调了一杯酒,滑了过来。

廖明堂连续喝了几杯酒,新鲜的兴奋心情渐渐稳定下来,他突然问罗娜道:「你说任务失败了,这可真令人难以置信,黑暗理事会呢?三一协会呢?难道他们是纸糊的不成?」

罗娜笑了笑:「对方有三个星级强者,你说黑暗理事会有几个星级强者?他们这次可惨了,派出来黑暗生物几乎全军覆没,听说被天魔族长所罗大人横扫,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廖明堂一愣,他知道天魔可以合法攻击黑暗一族,但没想到黑暗一族居然这幺脆弱,他抓抓头又问道:「有人从这次行动中得到好处吗?」

「当然有啊!得到最大好处的是丁远光,他经过了这一战,在人类社会可说是威名赫赫啊,就凭他可以同时请来童无忌和所罗大人来助阵,这就已经够震撼的了,据说这两大高手平时是不见面的,童无忌出了名的讨厌天魔,这次居然会为了丁远光跟所罗大人联手,许多人类都跌破了眼镜呢!」

廖明堂心中升起一股怒气,如果他能和丁泊月结婚,这股力量就是他的,但现在却便宜了那陈漫,他闷闷的喝下酒,把酒杯滑了回去,又看着另一杯酒滑了过来,低声问道:「我家呢?」

罗娜关心地看了看他,淡淡地道:「需要问吗?状况当然不好,你抓了丁远光的人,他第一个就对付你,找不到你,你家当然遭殃了。」

「他干了些什幺!」廖明堂忿忿地低吼道

罗娜耸耸肩:「他们第一时间封住了你家,那阵仗可大了呢,一整个团的士兵包围你家,两百多个士兵杀进去,你家的护卫不敢反抗全部投降,你家主宅的一百多号人束手就擒,包含你爸爸、你妈妈,连你那个老到不能动的爷爷都被捕了,不过他倒还好,一口气上不来就这幺死了,倒也轻鬆自在。」

廖明堂瞪着手上杯中的液体,感知中酝酿着怒气,他不喜欢爸妈,但却跟祖父的感情很好,祖父也是家里少数一直支持他的人,从幼年时就是他的精神支柱,现在这支柱终于倒塌了,他很难描述心里那种隐隐的伤痛。

罗娜彷彿没有感觉,继续轻鬆地道:「丁远光没有赶尽杀绝,他救回人质后,就让人把你家的人都放了,你那个软骨头爸爸自己许诺了一大堆的赔偿,他也算聪明,这算是花钱消灾吧!至少没搞到家破人亡,虽然市场份额少了一半,但至少家族的根基是保住了。」

罗娜继续尖酸刻薄地描述着廖家的倒楣相,但廖明堂却似乎不在乎了,他瞪了酒杯中的液体一阵后,神色恢复了正常,只是端起酒杯凝视着杯中分成三层颜色的酒液出神,他轻轻地摇晃酒杯,似乎一点都没去听罗娜那些刻薄刁钻的评论。

罗娜感受到这个话题不能再影响到他,话风一转又描述了三一协会屈服在丁远光淫威下,亲手把手下大将邓子超绑起来送给丁远光认错,邓子超把所有的错误全都推到他的身上,邓子超被军方关了起来,现在只怕生不如死云云。

过了半晌,廖明堂突然问道:「我什幺时候可以自由活动?」

罗娜楞了一下,眨眨眼道:「还要好一阵子吧,至少你得接受战斗训练。」

「一阵子是多久?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我有假期的!」廖明堂晃着酒杯道

罗娜皱起眉头:「你想干什幺?」

「我现在应该不弱了吧?我能杀了陈漫吗?」廖明堂冷冷地道

罗娜摇头道:「你至少得要打开第二级战斗模式才可能打得过他,而且你的植体刚刚才稳定下来,不应该那幺急着提升战斗力…」罗娜说了一大堆话,希望他不要急,可是廖明堂根本不听她的,只是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罗娜发现他一点都没在听,怒道:「你才刚做完植入,植体至少还需要十五天的成长期,这段时间内你不要胡思乱想!」

廖明堂继续摇晃酒杯,突然问道:「你看这酒像不像我?人类的身体像酒杯,盖文植体强化肌肉骨骼、摩那植体强化神经,再加上你们的波拿波智能体,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哈!」他笑了一声,一口把酒液喝光。

罗娜皱着眉头,显然对他的比喻很不欣赏,她察觉到廖明堂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感知又开始躁动,知道他又开始厌弃自己改造过的身体,但却不知道如何开解他的问题,过了半晌才说道:「你自己要小心,付出了这幺大的代价,如果不能保持植体的平衡发展,你可能随时会爆炸!」

「我知道!」廖明堂把空酒杯滑了出去,那端的酒保俐落地把酒杯收了起来,看看廖明堂,又调了一杯酒,顺着吧檯滑过来,準确地停在廖明堂的面前,廖明堂端起酒杯,举杯向酒保致意,然后继续道:「罗娜,你别心疼,这次行动失败,你们固然拿不到好处,但我家损失的也不少,市场被抢了一半,哼!陈漫那个小子可真狠啊!这下就把我廖家几百年的努力全都砸烂了,你说我能吞下这口气吗?」

罗娜鄙夷地道:「你家那点损失算什幺?一个小小的地方家族,只要你把植体稳定下来,地球就任你纵横了,到时你希望你的家族多大,你的家族就有多大。」

廖明堂举起酒杯,这次他看着自己的手腕,那里有明显的植体斑痕,他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还能有家族吗?我还是个人类吗?」

罗娜心中一跳,淡淡地摇头笑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的生殖能力还保留,植体不会遗传,你的后代仍然是纯正的地球人类,这也是我们研究植体科技的真正原因。」

「发展地球人间谍?」廖明堂似笑非笑地道

「合作友好的开发地球,协助地球加入宇宙大家庭!」罗娜强调地道

廖明堂嗤笑道:「你要当我是白癡我不反对,但实际上我不是,就算我还不能动用波拿波智能体,光凭我的人类大脑,我还是知道你们是一群外星骗子。」

罗娜微笑地看着他道:「凭我们的科技,要统治地球岂不简单,为什幺要这幺麻烦呢?我说过我们是友好的。」

「那你们为什幺要偷人类的科技?不自己出面,要靠我去骗人?」廖明堂嘲弄地道

罗娜啜了一口冰凉的啤酒,笑道:「我都跟你说是朋友的委託,这种干涉星球文明发展的事我们不适合介入,陈漫手上的科技是外星科技,不该出现在现在的地球,他背后的外星人不怀好意,我们可不能坐视这种事发生。」

「哈哈~说得真好听…」廖明堂仰头喝光了酒,又把酒杯扔回给酒保,但这次他用力过猛,酒杯飞出了吧檯,撞在吧檯旁的墙上,只听「啪」的一声,整个玻璃杯碎成了一堆细微的玻璃粉尘。

罗娜看了看一脸惊讶的酒保,皱着眉头道:「你还控制不了自己,回去吧,你的放鬆时间结束了。」

廖明堂楞楞地看着那堆粉尘,喃喃骂道:「见鬼了,这也太扯了吧!」他微微施力,玻璃杯就撞成了粉尘,连一片碎片都没有,全部细化成尘,而且毫不飞溅,整个力量收敛得非常完美,这还是他的植体没有完全发挥作用,如果植体完全成长,那效果不知道还有多好。

连续两次感受到植体的强大,廖明堂心怀大畅,他站了起来,哈哈笑道:「算了,摔了个杯子,我心情好多了,回去那个见鬼的地方吧!」

他昂首走出酒吧,罗娜在他背后深深地看着他。

阮虎开始拆分集团之后的第四天,桑昆被从芭提雅接到了昇龙,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女儿诺依,这个为了生活敢跟警察拼命的女孩还是那副清秀佳人的模样,随着她好奇地转头四顾,辫子上的那只蓝色蝴蝶闪来闪去的,好像在活泼地採花蜜。

阮虎在同春酒店欢迎他们,等他们下了悬浮车,阮虎就走上去张开手臂,对桑昆叫道:「欢迎你来,桑昆兄弟!」

桑昆吓了一跳,这声音和他在狱中度过十几天,给了他很深的印象,可不会轻易弄错,他迟疑地问:「朱拉兄弟?」

阮虎笑道:「正是我!之前在贵国境内有些不便,用了一点化妆术,不能用真面目和你结交,请见谅!」

桑昆见多识广,刚刚只是一时转不过来,阮虎派去的人一直保证是越国北部的大哥要见他,而那个人正是他的兄弟朱拉介绍要帮他治疗膝盖的,所以他不疑有他的就来了,没想到迎接他的居然就是朱拉本人。他大笑道:「这没什幺,人在江湖嘛!」两人热情地相互拥抱,高兴得不得了。

他们勾肩搭背地进了同春酒店,重逢之后的两人有许多话要说,但阮虎仍然先让手下的主管们一一上来给桑昆敬酒,桑昆酒到杯乾非常豪爽,酒过三巡之后,众人又听阮虎说起桑昆的手上功夫,纷纷推刀魂和桑昆练练,两人真的坐在酒桌旁推起手来,刀魂虽然爱刀成痴,但手上功夫仍然不赖,他精研各种武术,泰兰拳的搏击方法当然也很熟,两人一来一往的打得热闹非凡,桑昆打得过瘾,招式更是如狂龙出海源源不绝,他的技法精湛,刀魂却力大无穷,两人一时相持不下。

阮虎大笑地止住两人,众人眼界大开之余佩服不已,又是一阵欢闹敬酒,这一场酒宴吃得双方宾主尽欢,桑昆也对阮虎手下的几个战斗派主管有了深刻的印象。

闹归闹,但桑昆这老江湖还是保持着清醒,酒宴过后,他和阮虎泡在总统套房的大浴池内,先舒服地享受了侍者无微不至的洗浴服务,然后才进三温暖室蒸了起来,一面用泰兰语悠闲地交谈闲聊。

(求收藏…突然想到应该求一下…)

  • 名称:细胞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