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小苹果超清

阮虎结束了和刀王的讨论,走出他的办公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觉得这次的谈话有点累,因为刀王把国际刑警组织的状况跟他做了个完整的介绍,阮虎这才知道情况远远比他认为的複杂。

国际刑警组织虽然叫这个名字,但其实里面真正的骨干是美洲政府的人员,至少在缉毒方面,主力全都是出身美洲的警官,原因无他,都是为了帮银三角保驾护航。阮虎听了也不奇怪,这世界的人都是无利不早起的,谁会出钱出力去支持一个「正义的化身」呢?

但这样一来,他和国际刑警组织的对立就几乎无法化解了,银三角是美洲地区药品产业的集中地,那里代表着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黑暗利益,和金三角向来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在金三角的艰困历史中,曾经不只一次遭遇银三角的政治狙击,双方透过各种手法明争暗斗,都想要削减对方的产量、侵入对方的市场,在完全不对等的政治力的角力下,金三角的产品虽然品质最优良,但却敌不过银三角的蝉食,市场日渐缩小。

这次银三角又透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警告,指控阮虎违背了行业惯例,出货给银三角的客户,製造了双边的紧张,要求三王谴责他,并且停止这种不友善的行为。三王虽然不吃他们那一套,但也知道他们的招数肯定不只动动嘴,便要阮虎多加提防,以免受到损失。

刀王给阮虎细数了银三角可能採取的诸般手段,从海上查缉到国内的施压,几乎可以有效的切断阮虎的所有出货路线,并且让他成为恶名昭彰的国际罪犯,搞得阮虎压力很大。

阮虎走出刀王的政府大楼,不由自主地抬头看着天上高悬的弯月,在这个落后地区,光害并不严重,夜空中满天星斗,可见的天空全被点点星光挤得满满的,这种罕见的景象让阮虎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心中的压力也减轻了几分。

「有空吗?」正当阮虎沈迷在星光中时,一个声音问道

「文心!」阮虎高兴地问,一面向她走过去,一面不停口地问道:「你的状况还好吗?看你这样不断跑来跑去,我真的挺担心的。」

阮文心从建筑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的神情有些紧张,看着阮虎向她走来,低声问道:「一起走走吗?」

「好!」阮虎毫不考虑地应道

两人遂在大楼周围散步,这大楼附近戒备森严,他们不敢走出太远,只能在附近绕圈,并且尽量保持在警卫的目视範围内,以免引起误会。

两人一直沈默不语,阮虎却感觉到阮文心很犹豫不安,便用感知轻轻的抚慰她,阮文心感受到他的情意,突然抬头问道:「立德!你是立德,对不对?」

阮虎被她吓了一跳,看着她晶光闪闪的双眼,两人自从重逢后,还是第一次靠得这幺近的凝视她,他注意到文心眼角多出来的细纹,还有鬓边些许的银丝,失去了能量的支持,再加上生活的艰辛,文心看起来比她实际的年龄苍老许多,但在阮虎的眼中,却变得更加温润美丽了。

见阮虎凝视着她不答,文心又鼓起勇气问道:「我能感受得到的,你是立德,对不对?」

在那瞬间,阮虎很想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的脑中闪过许多人的身影,安东、贝伦和贝克,他们都还在寻找他、追杀他,在彻底摆脱自己的梦魇前,自己可千万不能连累家人。

在文心期盼的眼光中,阮虎狠下心说道:「立德是谁?你丈夫吗?」

文心的脸顿时失去血色,她垂下头低声地道:「我知道…这很难想像,但是…我能感觉到…请你…不要骗我…拜託!」

阮虎捧起她的脸,轻声说道:「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难道你不清楚吗?文心?」

「不!不是这样的,求求你不要再骗我!」文心流着泪道

阮虎叹道:「像你这幺好的人,我不清楚为什幺那个人要离开,他这幺狠心的一去不回,你为什幺不忘了他呢?」

「事情不是这样的!」文心把他的手推开,转过身低泣着

「你忘了他吧,这世界还有很多幸福等着你!」阮虎劝道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文心的声音转硬,她挥掉了阮虎牵来的手,急急地逃走了。

阮虎呆呆地站在那里,过了良久才叹了一口气,他抬头看看天上缺了大半的月亮,觉得自己的心也缺了一大半。

当阮虎从金三角回到昇龙市,他跟小朋友打过招呼,洗了个澡休息了一番,才刚开始查看公司的近况,蚊子就发来通讯,阮虎知道她一定是从阮文心那里知道他们回来了,便苦笑着接起通讯。

蚊子鬆了一口气道:「虎哥,您总算回来了!」

「有什幺麻烦事吗?我才想歇个几天呢!」阮虎无奈地道,他这次在修练上很有进展,正想继续快步冲刺。

蚊子歉然道:「很抱歉,有一个非常厉害的美洲人,我和骰子都搞不定他,他在酒店里住了几天,对姑娘们没什幺兴趣,却到骰子那边玩了几手,赢了不少也输了不少,算起来我们只赚到他的房钱,但骰子承认斗不过他,虽然那人什幺都没说,但我们知道他在等您。」

「美洲人啊…」阮虎沈吟道,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国际刑警。

「现在的身份是假的,但真实身份查不出来,出手并不阔气,气势也收敛得很好,从外表看不出什幺特别的,小圈说他肯定是个高手。」

阮虎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我会过去会会他,我看他也没什幺恶意,面子也都给足了。」

「是啊!我们也觉得他没什幺恶意,所以才来麻烦您,抱歉…他的资料我已经传给您了。」

阮虎看着视觉介面上跳出来的资料,那是一个长相平凡的美洲人,看起来像个普通商人,资料也是个普通商人,但阮虎知道他肯定没这幺普通。

「资料收到了,交给我吧!你们辛苦了!」

切断了通讯后,阮虎草草的看了公司的状况,密帐里的金卡已经都转出去了,现在公司的帐目又恢复正常,只是这段时间公司扩张得很厉害,支出的费用也不少,都用在稳定新地盘了,新地盘的好处还没出来,倒已经先花了不少钱,但这也是正常的,对他的公司来说,这只是小小的支出,如果能够稳定下来,以后绝对会有丰厚的回报。

阮虎从帐面上看出这段时间天然药品的交易停了,但前一阵子短短的几天内,这方面的进帐居然高达九亿美金,天然药品这东西果然是杀头的生意,这利润绝对令人疯狂。

阮虎又查看了各主管提交的报告,他特别注意老安给的报告,果然,报告里提到潘天庆正式成为他们的对口单位,也提到潘天庆所下的一连串紧急命令,他们在潘天庆的指挥下,和国际刑警斗智,又把几个落入陷阱的国际刑警逮了起来,潘天庆本来希望他们动手反抗的,如果他们能杀几个警察,政府就会趁机把事闹大,但对方很克制,不管他们怎幺挑衅,对方都强忍着,显然已经收到一些指示。

阮虎把他们那几天的暗斗过程好好的看了几遍,没发现对方能抓住的破绽,最后,他找到了潘天庆的秘密代号,又查看起潘天庆透过这个秘密代号给他的一些通知,除了国际刑警的一些动态之外,他最关注的就是公司赚到的那九亿美金的流向。

潘天庆办事果然仔细,他把那批不记名金卡透过种种合法管道在国内外过了一次水,洗成了各种资金投入原先计画中的分成项目中,阮虎确定原先计画中的分配方式都没有改变,大佬拿到了他需要的钱,他也拿到了他那一份,不记名的社会福利捐款也投入了,潘天庆自己掌握了那两成的城市建设基金,这笔钱本来应该在阮虎手里,但阮虎一直不在,他本身对这个方面又很有兴趣,所以就越俎代庖了。

阮虎对他的行为也不是很在意,有专家来执行份城市发展基金,那当然比他这个黑道老大正规多了,不过这份基金还是挂在阮虎的同春集团头上,算是同春集团的一档私募基金,这是因为万一基金投资有了亏损,阮虎可是要负责拨补的,想起来这是一个挺无奈的事情,基金赚了钱就会继续投资,亏了钱还要阮虎掏钱来补,阮虎心里苦笑。

因为拿去购买医疗仪的关係,潘天庆和他的资金都有了一些支出,他们都是用集团内部注资的方式投资了阮文心管理的美丽湾度假中心,这笔资金就用来购买医疗仪,但潘天庆特别强调,这两部医疗仪中,有一部政府拥有优先使用权,如果政府内部有人要使用,美丽湾度假中心必须立刻把医疗仪空出来。

这当然不是问题,他们没有要求两部都有优先权就算合理了,跟政府单位合作,没给点好处是不可能的,他从泰兰国弄来这两部医疗仪,也没打算不给政府沾点好处,不然他干嘛一次买两部呢?他们如果不提条件,他还觉得不安心呢!

阮虎把状况都看了一遍,最后皱起了眉头,他这边的状况还好,但潘天庆那边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他执行投资计画的时候,遭遇到昇龙市和周边城市的几个市长和书记的一致刁难,这很罕见,一般来说书记跟市长不会走在一起,他们难免会有些檯面下的权力较劲,难得有他们一致反对的事,更别说招商引资这幺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好事。其中跳得最厉害的就是昇龙市的市长胡报国,他除了对投资计画要求得很严苛之外,更要求市委介入整个投资计画,说法很冠冕堂皇,招商引资必须「着眼于整体区域的经济规划!」

潘天庆怒了,这明显是罗胜全的下流手段,他一面向中央回报这个问题,一面提醒阮虎,这个胡市长就是被他搞死了的那个死鬼胡安的远房堂舅,两个人亲属关係虽然有点远,但胡安一直是帮他揽钱的白手套,胡安出事的时候他也有插手,只是改变不了胡安的命运而已。这件事不用潘天庆提醒阮虎也是知道的,潘天庆却没提之前他弄到了罗恆的云水剑最后怎幺处理,那件事也跟胡报国的儿子有关。

能在越国首府当上市长的人,未来的政治前途肯定是光明的,这人却甘冒大不讳跳出来搞事,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是罗家支持的人,他的动向代表着罗家的意愿。罗家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得到额外的好处,原来国内的药品生意也被剥夺了,他们正用这种方法表达自己的抗议。

看来罗家在国内政治圈的影响力还不小,他们这次吃了大亏,泰兰国的盟友被拔掉,居然还敢在国内兴风作浪,这次的行动固然是出气,同时也是在展现实力,人在江湖混,架子千万不能倒,万一架子倒了,只怕各方的落井下石会让人应接不暇,罗家为了显示自己还具有强大的政治影响力,所以决定抛出几个够份量的震撼弹来显示实力。

阮虎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花太多心思,这事跟他无关,只要那个胡市长不来惹他,就让他跟潘天庆去斗吧,他还是关注国际刑警的行动,特别是那个在酒店等他的美洲人。

阮虎才又查了一会儿潘天庆提供的国际刑警情报,他的门上就传来一阵敲门声,阮虎的感知一探,发现是阮文音,不禁心中大跳,他几乎已经确定他这个小姨子看上他了,这从她越来越女性化的穿着打扮看得出来,而且自从他从泰兰国回来后,这女人对他说话也越来越温柔,还主动帮他打理了几次饮食、休息之类的琐事。

说实在的,以阮虎自己的眼光,阮文音也算长得不错了,比起她姊姊还娇小白晰一些,尤其是拿掉了那层假小子的伪装后,再用精美的服饰包装起来,整个人青春焕发闪闪发亮的,算得上一个出色的世家小姐,但问题是…那是他的小姨子啊,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可心知肚明呢!

阮虎无奈地关闭视觉介面,装作若无其事地打开门,高兴地道:「啊!有什幺事吗?我正要出门呢!」

阮文音有点发楞,她讶道:「怎幺才回来就要出门?你不休息几天吗?」

「没办法,劳碌命啊,公司有些事得去处理一下!」阮虎苦笑道

「喔…」阮文音显得很失望,她拉着阮虎道:「那你跟我来一下,一下就好了,不会耽误你的事的!」

阮文音把她拉到厨房,端了一碗精心烹调的燕窝补品给他,对他说道:「你最近修练得很勤,进度很快,但是身体只怕跟不上,这种血燕很能养气补体,你快喝了吧!」

阮虎定定地瞪着她,阮文音被他瞪得有点脸红,她转头小声地道:「爷爷很喜欢可欣和可喜…」

阮虎看着她那小女儿的娇羞态,赶紧把烫呼呼的燕窝倒进嘴里,不清不楚地道:「啊…那啥…谢谢你的燕窝,我…去忙了…」说完他就一溜烟的跑了。

阮文音追出厨房,看着他的背影气呼呼的跺脚。大佬的感知传来声音道:「我看他被你吓坏了,八成以为你的燕窝中有毒,急着去解毒了!呵呵~~」

「爷爷!」阮文音抱怨道:「您不帮忙就算了,别跟着捣乱啦!」

「哈哈哈哈~~」大佬在温室里大笑

阮虎急急忙忙的招呼护卫冲上停车场,悬浮车很快的把他送到娱乐城,阮虎熟门熟路地钻进地下赌场,他知道那个美洲人胡佛正在VIP赌场小赌,所以便去那边找他。

阮虎先到监控室找骰子,骰子一见到他,就叫道:「虎哥,来看看高手,这人赌了几天,没输没赢,我手下的荷官们都过去见识了一番,没人能逃过他的毒手,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

阮虎看了一眼,果然是蚊子资料中的那个美洲人。他坐下来看了那美洲人玩了几手,忍不住笑道:「人家手下留情了,你让人去请他,我跟他谈谈吧。」

过了不久,两人在赌场内的一间VIP室会面,阮虎先站起来伸出手道:「我是同春集团的董事长阮虎,感谢您手下留情。」

化名胡佛的格雷也伸出手和他互握道:「托玛斯。格雷,国际刑警组织亚洲区肃毒组副组长。」

两人坐下后,阮虎首先问道:「格雷先生,您找我有什幺事吗?很抱歉我前一阵子到泰兰国去考察业务,怠慢之处请多见谅。」

格雷轻鬆地笑道:「我这肃毒组副组长来找您,当然是谈毒品的事喽。」

阮虎摇手道:「您也看到了,我这里虽然不怎幺合乎道德标準,但却不卖毒品的。」

「你这里很乾净,我很喜欢!」格雷语带双关地道:「但你把别的地方弄髒了,有人很不满意呢!」

阮虎抓抓头道:「我这里真的没有您负责的那种业务,您前不久不是派了一些人来查看过了吗?那时我虽然出去办事,但据说您的人没什幺发现,不是吗?」

格雷微笑地道:「我的管道可不是只有组织内部的人…」他顿了顿道:「我这次过来,主要是帮美洲的一些人带话过来给你,银三角的人要我告诉你,你的生意吃过界了,他们很不高兴,你在亚洲倒腾他们没意见,但美洲和欧洲是他们的地盘,你最好别再踏过去!」

阮虎张大嘴巴,经过了刀王的提醒后,他虽然早料到眼前这个强者可能是代表银三角过来传话的,但对方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来,还是让他有一种天地倒反的错乱感。

格雷对他正色道:「我已经去金三角见过三王了,他们承认把货出给你,基于行规,你们的交易我们不便插手,但你也要遵守行规。在个人方面,我不知道你是怎幺隐藏实力的,但你肯定不只有八级,身为强者,我尊重你的实力,但你也别挑战银三角的强者,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各做各的生意,和金三角之间也早就有了默契,这些默契你可能不清楚,但你最好去问问三王。你之前的错误我们可以原谅你,但不能再有下次!知道吗?」格雷斩钉截铁地道

阮虎瞪着他,还是吶吶地道:「很抱歉…我不知道您在说什幺…」他搞不清楚眼前这个人究竟代表谁,当然不可能鬆口承认什幺。

格雷点点头道:「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反正我的话带到了,如果你不照规矩玩,你很快就会知道我们的手段。」

格雷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他俯身对着阮虎威胁地道:「你很聪明,最近不再出货了,坦白告诉你,下龙出货的航道已经被监控了,我们盯着你,整个美洲的黑白两道都盯着你,你要是敢乱出货,美洲的黑道就会没收你的货,美洲的白道就会把你打进地狱,你等着看吧!」

他站起来準备离开,阮虎在他身后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但我不喜欢受到威胁!」

格雷保持着準备去开门的姿势,冷哼道:「我没有威胁你,我只是告诉你实情!你可以选择用你的性命去验证我的话。」

「不管你指的是什幺,你说的那些事都跟我无关!」阮虎坚持道

「哼!最好是这样!」格雷推开门,逕自走了。

阮虎看着关起来的门,拍拍额头想道:「看来下龙暂时不能出货了,被黑白两道一起追杀的滋味可不好!」

格雷很快的退房离开,阮虎看着他离去,开始相信他真的是代表银三角来传话的,这世界真的很诡异,国际刑警组织的肃毒组副组长居然代表银三角的毒贩,那是不是代表银三角和美洲政府的关係跟金三角和越国政府类似?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世界还真是挺黑暗的呢。

格雷这次来访给了阮虎很大的警惕,他们之前出货的条件太宽,只要有人提钱来拉货他们就给,根本不知道药品交易圈内的行规,不负责任的三王也没人提醒他,难怪他们一下子获利这幺恐怖,但圈内的人很快就来警告了,他们看在三王的份上,只是给予警告,但这种错误他可不能再犯了。

在白道面上,因为他太过肆无忌惮,对方已经封锁了他从下龙出货的管道,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开,他必须準备其他的出货管道,这个部分还好他早就想好了腹案,手上的获利也足够支应三王的需求,所以刚好可以做一点内部调整。

阮虎立刻发布了几个命令,除了让人联络远在泰兰国芭提雅的桑昆,也召集公司各部门的主管前来议事,这可不是一场普通的会议,在会议之后,同春集团将会开始蜕变,前后两任阮虎的计画,终于要开始付诸实现了。

  • 名称:你是我的小苹果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1: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