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战都市asterisk超清

阮虎如坐针毡地在阮文音的注视下吃了饭,又藉口需要休息把她请了出去,其实这也不算藉口,他真的累坏了,吃了饭后便又躺上床,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觉,直睡到第二天凌晨才醒来。

枪王知道他醒来了,让人来找他去议事,他们一见面,阮虎先向枪王细细的询问当天的状况,确定那个来袭的人是安东,枪王把安东提给他们的计画传了一份给阮虎,阮虎仔细研究了一番,说道:「这计画很公道啊,麻烦的事都他们扛了,又不会增加你们的负担,五十倍的获利耶!你们为什幺不同意呢?」

枪王理所当然地道:「他是外星人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怎幺知道他会拿这些货去干什幺奇怪的事情,说不定他要引诱全世界的人都吸毒,或是他要透过毒品统治地球,我们怎幺可能帮他做这种事?」

阮虎一愣,忍不住问道:「您怎幺能确定他是外星人?」

枪王瞪着他道:「你笨啊!地球上还有这种善心人士吗?」

阮虎抓抓头苦笑道:「没错!善心人士…呵呵…他们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分给我们这些利益只是他们认为不重要的,而他们真正看得上的好处,肯定不会让我们知道。」

枪王一脸理所当然。

阮虎思索了一阵,觉得很奇怪,安东可是贝克的爱将,他这次虽然吃了大亏,但应该还杀不死他,贝克为什幺没有来报复呢?依他对贝克认识,贝克的心胸可没宽大到这种地步,照理说,他应该当天晚上就杀过来把整个金三角都平了。

「别管那些怪里怪气的外星人,我这边有事要请你帮忙。」枪王不管他胡思乱想,直接对他说道。

「请说!」阮虎立刻放下心事恭敬地道

枪王严肃地道:「沙吉上台了,盯着他的人也变多了,他跟我这边的合作必须隐藏起来,现在他不方便跟我联繫,所以他想要找个人中转,你上次的表现让他很欣赏,他信得过你,要请你帮这个忙。我这里的医疗仪材料可能要请你那边採购,我在泰兰国的几个地盘现在我也不适合去弄回来,这几天我们都在商量怎幺处理这些地盘,沙吉派来的人说那些地盘都被盯上了,要我暂时别去动,可是地盘不维护就会变成别人的,他劝我派个人去照料,但这人必须跟我没有关係…你那边有没有合适的人?」

阮虎早就想过在泰兰国弄出一个势力,他点头道:「是有这幺一个人,我在芭提雅的牢里认识的,这人蛮重情意,而且想法挺有一套的,可惜腿脚残了,被他老大赶了出门,还弄警方去压迫他,想把他陷害进牢里,他那不够意思的老大还是你手下呢,不过最近叛了,我本来想透过他在芭提雅弄一块地盘出货,既然您也有这个意思,那就两件事併一块儿做。」

枪王点头道:「很好,你信得过我就信得过,只是我在泰兰国各大城市的地盘不少,这个人扛得起来吗?」

阮虎笑道:「扛不起来不是还有我吗?当然啦,您和我最好都别出面,但是帮他清扫一下障碍还不成问题的,不是吗?」

枪王笑道:「好!你帮我把这件事办了,也省得我那四个不成材的弟子一天到晚争抢,有你出马这事绝对没问题,这件事你知我知,我们都别向其他人说起,好吗?」

阮虎苦笑道:「您犯得着这样子防着他们吗?不都是您的弟子?」

枪王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啊,但他们四个都中了金三角的毒,眼中只有权势和武力,要是让他们知道我把那些地盘交给你维护,只怕他们会以为我信不过他们了。」

阮虎知道他的意思,枪王怕他的弟子以为枪王要把手上的势力交给他,这样一来,只怕他们会千方百计的对付他,阮虎苦笑了一番,劝道:「既然您关心他们,何不趁这个机会让他们出去外面走走,或许他们了解了这个世界,心胸会开阔一点。」

枪王想了想,同意地道:「这倒是个好建议,泰兰国这边几年内应该生不出事了,让几个小子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他们的眼界一开阔,或许能换换想法!」他高兴地拍手道:「就这幺办!我其实也有点担心那些外星人来报复,就让他们暂时离开这里吧!」

阮虎和枪王谈得顺利,枪王把他在泰兰国的一些地盘资料全都交给阮虎,说明哪些地盘还可靠,哪些人有了异心,那些人有什幺癖性把柄,一一教他去如何收服,阮虎把这些资料一一整理起来,没有这些资料要收回地盘对他来说只是多费一番手脚,但这些老前辈的领导统驭经验可难得了,这些经验对他有很高的价值。

等他们把地盘的事釐清了,阮虎正想告辞,他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坐了下来,对枪王说道:「我又学到了一点点治疗感知的方法,您这次受损不小,让我帮您看看可好?」

枪王连续遭逢大损,虽然感知的混乱和破碎在阮文心的努力下重新平息凝聚,但损失的感知却不是一时补得回来的,阮虎想要把从他这里吸取的无特性感知还给他,希望多多少少能帮上一点忙。

枪王现在很相信他,而且他很需要帮忙,当然不会拒绝。阮虎伸出他收集来的无特性感知,和枪王的感知相接触,果然,属于枪王的无特性感知纷纷在枪王感知的感应下恢复特性,脱离阮虎的控制,归併回枪王的感知中,枪王感受到阮虎感知的强大,又体会到自己的感知有所恢复,感叹地道:「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是怎幺练的,一个比一个变态!」

阮虎笑笑,知道他只是一时感慨,并没有追根究底的打算,也不答话,只是专心的过滤他的无特性感知,好把从枪王处得来的所有无特性感知都还给他,只是他一开始从枪王处无意中得来的感知并不多,之前又已经还了一部份给他,这段时间他连续杀人,弄到了一大堆无特性感知,要从这幺大量的感知中滤出枪王的感知,还真的有点麻烦。

他专心的归还感知,却不知枪王已经越来越震惊,他感受到阮虎的感知非常宏大,虽然那感知给他的感觉有点诡异,似乎不是正道修练得来,但能控制如此庞大的感知,如果能再有相应的能量,几乎可以笃定筑基,可是无论他怎幺看,阮虎都只是地阶八级的修为,连筑基的边都没摸到,只是这样的人,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了。骗他去泰兰国前,自己还不屑去打探他的小秘密,但现在却连胜他的把握都没有了,他还在心中把阮虎和阮文心两个人比较了一番,发现他们都是感知强大,但能量偏低的怪胎,见识过阮文心用上白玉磬之后的威力,他对这样的人已经没有了轻视之心。

阮虎努力了一段时间,终于尽量的把枪王的感知归还给他,他观察着枪王的感知逐步把他的无特性感知的特性复原回收,那个过程给了他一些说不清的感觉,他下意识的觉得这件事很重要,但又不知道重要在何处,他问小志道:「小志,回收无特性感知的过程有什幺特别的吗?」

小志死板地答道:「没什幺特别的!」

「真的没有吗?」阮虎怀疑地想着,他记得以前也看过类似的状况,但情形颇不类似,他曾经帮那些毒瘾者恢复感知,但那些毒瘾者本身不是修练者,只能让感知的回归和散失自然进行,他也帮妻子恢复破碎的感知,但妻子那时候呈现无意识状态,这两个例子的感知回收都没在控制下进行,枪王是个强者,他下意识地回收感知,能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把无特性感知转化取回,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损耗。

阮虎见枪王完成了感知的转化收取,便关心地问道:「您感觉如何?」

「好得不得了,我觉得感知的伤势好多了!」枪王高兴地道

阮虎点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您再休养一阵,一定能够完全恢复的!」

枪王高兴得哈哈大笑,他心里明白,这次算是因祸得福了,经过了这两番生死锤鍊,他已经感受到感知还有进步的余地,他不止在两次大战中捡回一命,只怕停滞已久的修为还有上升的机会。

阮虎在枪王的基地等待了一阵,阮文音一直陪伴着他,不断的打听他在泰兰国的遭遇。阮虎不敢多提泰兰国高层的政治互斗,只捡了悬浮车大赛和被栽赃入狱的糗事跟她说,阮文音对悬浮车没什幺兴趣,却对泰兰国的警政和拘留所的状况非常留意,听得津津有味的。

到了下午,阮文心终于回来了,她看起来有点苍白疲倦,但神情是振奋的,她跟枪王回报了火王的状况,知道他的感知也稳定下来,枪王放心多了,火王那边邻近缅国,缅国的军力一向不强,国家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很厉害,他们的野心份子不太敢来打火王的主意,只要火王的架子不倒,那边就不会出什幺事。

于是阮虎跟枪王告辞,和阮氏姊妹搭上枪王的悬浮车,回到了刀王的领域,三王之中,刀王的伤势看起来较轻,但他们还是把刀王的伤势治好,在刀王的盛情挽留下,一行人在这里停留了一晚,準备第二天才启程返回昇龙市。

阮虎他们还在治疗三王的时候,下龙市监狱放出了六个人,他们虽然一副东方脸孔,但神情却不像越国人,几个人骂骂咧咧的走出监狱的门口,还踢了监狱的铁门一脚,把那铁栅门踢得碰碰响。

其中一人骂道:「妈的!老子也算嚐过越国大饭店的滋味了!」

另一人骂道:「回去非抗议遭受不当虐待不可,凭什幺不准我们动手?那些普通人哪可能抓得住我们?」

「你一动手就是国际事件,你想退役我不反对!」一个声音冷冷地道

那六人往声音处一看,只见一个欧美人靠在一辆中型悬浮车旁,正冷冷地看着他们。他们赶紧立正站好,对那人举手敬礼道:「副座好!」

那人是国际刑警亚洲区肃毒组的副组长托玛斯。格雷,也就是这六人的直属上司,托玛斯。格雷虽然是副组长,但各组的正职组长通常常驻在各大国家,负责组织的领导统御和资源调度,真正负责行动和人员的,就是各单位的副座了,所以这六人见到格雷,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格雷瞪着他们一阵,才板着脸道:「上车吧!你们这次也学了不少东西,要好好反省。」

那六人赶紧低着头上车,格雷手一挥,悬浮车飞了起来,往下龙湾码头区飞了过去。那六人中一个比较大胆的,见格雷一直板着脸不语,赶紧先低声致歉道:「对不起,副座,我们把事情搞砸了。」

格雷也不回头,一抬手止住他的话道:「没你们的事,组织内部有人洩密,我们的行动已经不具备隐密性,所以我自作主张把你们先撤回来,你们都已经曝光了,不再适合这个任务,先回去驻地待命吧。」

他们几个人都知道回驻地待命代表什幺意思,纷纷叫道:「副座!请让我们戴罪立功啊!别让我们回驻地去!我们绝对有热诚把任务执行好!」

格雷摇摇头道:「目标比你们想像的还要难对付,组织交付给我们的情报不正确,除了越国本地的关係之外,目标在泰兰国的后台也很硬,而且目标的战力出乎意料的强,我们对他的战力评估在这几天内连续变了四次,他已经不是你们几个能对付的了,所以我才亲自来了,其他执行这个任务的小组也都撤退了。」

他停下来想了想,又说道:「那好吧,既然你们不想回去,那你们帮我调查前不久出现的几个强者的情报,这段时间卫星扫瞄到金三角有几次星级规模的能量爆发,泰兰国的清莱出现了两次星级瞬移的能量扰动,都是没有纪录的感知类别,越国和泰兰国政府又分别呈报了一次强者出现的视频,最糟的是,出现在泰兰国曼都的那个强者疑似杀死了他们的总理,目击的天魔却不肯给我们任何资料,你们六个分成两组分别在越国和泰兰国查查这些事吧,这种事情的危险性不低,但你们既然不想回去,就办看看吧,如果遇到危险,我准许你们优先保护自己。」

「是!」那六个国际刑警都兴奋地应道,他们很清楚副座给他们这个任务分明就是让他们公费度假嘛!追查不明的星级强者?且不说人家是否已经走了,就算查到他们几个也绝对不是对手,所以他们只要做个样子,过一阵子交一份查无结果的调查报告就可以了,想来副座也是懒得自己打报告,所以才把这个没营养的任务交给他们。

「相应的任务资料你们领到任务后自行下载,我送你们到下龙湾,你们搭船先去海南,换个身份再分头去执行任务,这段时间不可以再联络我,我在执行重要任务!」

「是!」六人肃穆地应道

过了不久,悬浮车停在下龙湾的邮轮码头附近,格雷看着六个手下下车,叹了一口气,对悬浮车驾驶说道:「你也撤退吧,我觉得这里的危险性越来越高,再见了。」

格雷提着一个手提箱跳下悬浮车,往下龙市的方向走去。

过了不久,换了一副面貌的格雷走进同春酒店,门口接待的侍者对他躬身道:「胡佛先生,欢迎您的到来!请让我为您服务!」

格雷笑着把行李交给他道:「我都还没入住呢,你就知道我是谁?」

那侍者推着行李领着他,一面答道:「这是敝酒店的理念,每一个第一次入住的顾客,我们都一定有专人接待,并且希望让他有回到家里的感觉。」

格雷点头笑道:「真是太亲切了,连我这个住遍了世界各地酒店的人都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他嘴上这幺说,心里却大起疑云,同春酒店是真的有这个服务热诚,还是已经对他起了疑心?

那侍者浑然不觉,领着他到柜台,很快地协助他办好入住的手续,然后又殷勤地带他到房间,放好了他的行李,引领他了解了房内的各种设备后,才对他鞠躬道:「胡佛先生,希望您的旅程顺利愉快,如果需要任何服务,请不吝给我效劳的机会。」

格雷不由自主地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小面额的美金,说实在的,他跑了这幺多国家,这家酒店的服务肯定是一流的,不给点小费于心不安。他把那钞票递给侍者,轻声道:「我喜欢特别的服务,我听朋友说你们这里有些刺激的活动,我的时程很赶,週日的是赶不上了,今天有什幺特别刺激的吗?」

那侍者接过纸钞,低声说道:「刺激的活动晚上才会有,如果您有意思的话,可以到餐厅找领班,他会帮您安排的。」

「很好!很好!」格雷看着侍者退了出去,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 名称:学战都市asterisk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0: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