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在线观看超清

阮虎被警察们押解着送进郊区的一间大楼,那就是拘留所,一层层的楼房被切分成一区区的,阮虎被关进了其中一区。

那是一个大约二十坪米的房间,放置了几张双层床,七八个有气无力的囚犯神情呆滞的坐在床上,阮虎进了囚室,找到自己的床位,把自己扔在床上,他正想是不是继续修练,后方的床位就响起一个声音:「新来的,过来缴费!」

「缴费?」阮虎笑瞇瞇的站起来,走向声音的来处,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神色很沈猛,但却没什幺邪恶的感觉,阮虎不由得对他印象稍好了一点。

「缴五千铢到公帐上。」那人道

「我没钱!」阮虎耸耸肩

「没钱也行,受我五拳!」那人跳下床,一拳向阮虎击来,阮虎伸手一勾,两人斗在一起,只听啪啪连响,两人出手如风,双手翻飞,一下子不知道过了多少招,两人式式力道沈猛,招招不离要害,但却势均力敌,一时都奈何不了对方。

「好!」那人双臂一振,逼开了阮虎,自己也趁机退开。

阮虎心中有了钦佩之情,这是第一个在拳脚上和他打成平手的人,虽然没有修练过,但招式很精湛,没什幺破绽,已经到了卓然成家的地步。

两人一阵对峙,阮虎以掌做刀,一掌向那人劈过去,那人一个铁门栓,锁住了阮虎的攻势,但阮虎掌式一变,从他的手臂下穿过,那人出掌格开,两人又蝴蝶翻飞似的拆起招来,阮虎越打心中越奇,他把大佬的那套怪刀法透过指掌使了几招,那人只是紧守门户,竟然守得水泼不进,对他的诸般示弱引诱视而不见,两人一阵对攻,双方都没能压过对方。

阮虎又试了几招,对手完全不被他引诱,稳扎稳打的破解他的招式,这下阮虎可麻烦了,他知道再试下去也是一样,这人不肯趁人之危,视他故意放出的破绽如无物,那套怪刀法对这样的人毫无用处。阮虎想到这里,便退开来笑道:「佩服佩服!」

那人使了一个合十礼,也笑道:「难得在这种地方遇到高手,佩服佩服!」他们两个互相佩服,相视一笑。

阮虎豪爽地笑道:「今天起,兄弟们在这里的消费,我都包了。」

那人摇头道:「没这个规矩,我打不过你,你一毛钱也不用出!」

两人又哈哈的笑了起来,那人对阮虎作了一个请坐的手势,阮虎向他合十致意谢过了他,便在他的床上坐下。那人跛着脚走过来,也在床沿坐下。阮虎看着他大为讶异,这样的高手居然跛着一条腿,难怪他刚刚动手完全不移动,自己还以为他下盘稳固,原来是下盘不稳,所以才固守不动啊。这也难怪,泰兰拳术素来攻势凶猛,攻击时一向手脚并用,这人是泰兰拳法高手,不可能不会用腿,只是不得已罢了。

那人见阮虎瞪着他的腿,毫不在意地笑道:「兄弟是怎幺回事?怎幺才进来就有人要你的命?」

阮虎笑道:「他们栽赃我藏毒,我不肯给钱,如此而已!」

那人点点头理解地道:「原来如此!我叫桑昆,幸会幸会!」

「我是朱拉,中国观光客,幸会幸会!」

桑昆和阮虎聊了起来,阮虎才知道桑昆原本是个泰兰拳高手,他的拳术不俗,一直都在赛场打滚,靠手脚上的功夫营生,直到他的腿被人打断,他跛着一条腿,战斗力大不如前,再也没有赛场要收他,他没处营生,只好靠着积蓄做点小生意,但这小生意也不是容易做的,每天都有帮派份子来收保护费,而且白吃白喝的,有次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调戏他女儿,被他打了个抱头鼠窜,然后他就被警察抓来了,这一关已经关了三四天,看来非关满十五天不会放出去。

桑昆心急女儿的状况,想要早点出去,看守所的人知道他身手不凡,就让他好好「款待」阮虎,款待得好就放他出去。

阮虎一听就笑道:「桑昆大哥你上当了,你在这里打了人,只怕他们就能把你送去判刑,哪还有可能出去?」

桑昆无奈地道:「我知道!但他们抓了我女儿,我也只好拼了。」

「你女儿?」阮虎的心中突然浮现出那个哭哭啼啼的女孩,便笑道:「是不是一个瓜子脸,绑着辫子,办子上有一只水蓝色蝴蝶的女孩?」

「你见过她?」桑昆疑惑地问

「应该吧!刚刚还跟我关同一间拘留室,没什幺事,她年纪小,又没犯什幺事,警察应该很快就会放她走了。」

桑昆鬆了一口气,笑道:「谢了!这样我就不用急了,他们也关不了我几天。」他对旁边的人喝道:「考克,你到外面去,让朱拉睡这里。」

那个瘦巴巴的考克不敢争辩,收拾自己床上的东西,跑到阮虎的位置,还自动把阮虎的东西拿过来放好。

桑昆点点头,对阮虎说道:「现在大家在接受学习教育,你也一起来吧,打开视觉介面就可以了。」

阮虎向他道谢,他也学着大家坐在床上,打开视觉介面,果然看到视讯节目,那节目正在解说吸毒的坏处,阮虎便也跟着看,他注意了一下几个狱友,发现除了桑昆之外,其余都是吸毒的惯犯,对他来说,吸毒者很好辨认,他们的身体或许还强健,但感知一定很虚弱,这是因为吸毒损伤感知造成的。

阮虎只知道吸毒的人会骨瘦如柴,但却不知道为什幺,看了这个节目才知道这是因为毒品刺激中枢神经,往往也会使胃肠蠕动减慢,使得吸毒者食欲下降,消化能力变差,自然就会造成营养不良。长期下来,就容易变成纸片人。

但毒品真正危害性命之处,却不一定是毒品本身造成。阮虎知道一些追求立即效果的药物,像海洛因或古柯硷等,由于药效高,所以小盘出货时,经常会混入杂质来增加份量,一些黑心盘商更是可怕,他们能把一公斤的药物混料灌水成十几公斤,这些混入的杂质成分不一,有些会造成血管和肺部的病变,长期使用下来,有时甚至会造成大出血、脑栓塞,大动脉栓塞,直接影响到心脏而造成心律不整瞬间死亡,毒瘾者的猝死多半是这一类原因造成的。

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吸毒者就算不猝死,感知的损伤也会降低他们的自制力和警觉性,他们的感知被扭曲解离,这种感知的缺损会让他们产生一种期待补足感知的渴望,这个渴望会驱使他们再度尝试毒品,并且对毒品的幻觉产生依赖,但是这只是饮鸩止渴,感知持续解离甚至会导致灵魂的崩溃,到了那个地步,人也就变成了六亲不认的禽兽。

要摆脱毒品的深渊,第一个就是要恢复感知,感知的恢复很困难,一般只能靠着长时间的身心安定来让感知自然恢复,所以世界上所有国家戒毒的方法都是强制吸毒者与毒品隔离,这个方法不一定对戒除毒品的心理依赖有效,但至少能稍稍让吸毒者恢复一点感知,如果毒瘾者的感知受损不大,他们或许会有机会坚持住毒品的再度诱惑。

阮虎知道自己的妻子阮文心有能力稳定别人的感知,并加快感知的复原,但拥有这个能力的人很少,不可能帮得了这世上无数的毒瘾者。但就算要帮毒瘾者治好感知,如果他们自己意志不坚定的话,他们还是可能自愿再度堕入毒品的深渊,戒毒的关键还是在本身的意志和拒绝诱惑的决心。

阮虎跟着众人收看教育节目,这还是他第一次去了解吸毒所造成的危害,也第一次正式见到了吸毒所造成的后果,从个人生理和心里健康到对家庭的影响,最后到对国家的影响。泰兰国是一个禁毒的国家,在这方面的宣传做得很彻底,因为泰兰皇不喜欢赌和毒,认为嗜赌破家,而染上了毒瘾却是身边的所有人甚至连国家都遭殃,所以这两者要禁绝。但他唯独不禁色,因为色是人性本源,所以这个国家情色业非常发达,他们不只有鸡有鸭,而且还有鹅,如果口袋有钱,要找到好品相的鸡鸭鹅并不难。

但法令上虽然禁止,却也有禁不了的地方,像眼前的桑昆,就是混迹黑市拳的老手,靠着赌博过活的达人。而其他狱友,当然是因为毒品被关进来的,这个国家虽然用严刑峻罚禁毒,但成效一直不好,他们一直有贩毒的问题,甚至警察也会插一脚,许多被查获的毒品,大多都被查案的警察蒙混偷换,据说有九成被销毁的毒品是假的,真品都被警察转手重新卖掉了。

这些都是明面上不可能说但却真实存在的事,政府知道这些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但却拿他们没办法,只能眼不见为净,像越国政府就把黑道的管制交给大佬负责,这样黑道的那些破事就烦不了那些伟大的人物,但这并不表示阮虎经营的黑色事业就不存在。

阮虎有点疑惑,既然这样,自己为什幺又要花大代价把产业合法化呢?他走上了为国贩毒的不归路起,他的事业就打上了贩毒者的标记,他再怎幺努力又有什幺用呢?他是不是该倒过来想,乾脆把他的事业一黑到底,反正黑就是黑,深黑跟浅黑也没什幺不同,还是他该想想别的路子?

阮虎楞楞地盯着教育节目,脑中却想着该如何处理产业的转型,还没让他想出个结果,教育节目就告一个段落了,呆滞的狱友们纷纷醒来,他们叹着气,或哈欠连天,或焦躁不安,或发抖痉挛,随着他们使用的药物,各有不同的反应,但在感知面上,他们的状况都是一样的,他们的感知翻腾混乱,在这个时候,阮虎的脑中浮现出「无特性感知干扰」这个名词,他弄不清楚为什幺吸毒者会有无特性感知干扰的状况,但感知表现出来的症状跟他之前的状况确实是挺像的。

「他们一直会这样吗?」阮虎问桑昆

桑昆叹了一口气道:「一直是这样,他们这几个不承认吸毒的,警察懒得帮他们做检查,直接居留在这里等他们毒瘾发作,确定了就送去戒毒。」

这时,囚室外面开始传出零星的声响,那些哭泣、喊叫、愤怒、躁动和哀求的声音不断的传来,还有人用东西敲击金属,发出碰碰响的噪音,但没有半个狱卒过来查看。

桑昆听见这些声音,苦笑道:「你看,和这些疯子关在一起,没多久正常人也会变成疯子,唯一安静的时候,就是看教育节目的时候,听说监狱的教育节目有催眠的效果,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阮虎叹了一口气,忍不住问小志:「如何解决无特性感知干扰?」

小志毫无感情地答道:「等待感知重新恢复稳定。」

阮虎知道他又在耍白癡了,便又问道:「告诉我另一个可行的方法!」

小志停顿了一阵,说道:「强制移除过量的无特性感知。」

阮虎怒道:「可是他们的感知已经受到伤害,怎幺可能过量呢?」

「正常感知减少,但无特性感知增加,超过可承受的範围。」小志简短的解释

「原来如此…还是不对啊!他们现在又没吸毒,为什幺会产生无特性感知?」阮虎发现不对,又继续追问

小志回答道:「吸毒造成的感知的游离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阮虎懂了,他想了想又问道:「我可以帮别人移除无特性感知,却不吸取无特性感知吗?」

小志迟疑了更长的时间,最后他显然对抗不了权限,只好机械式地说道:「你可以把无特性感知返回原主,就像你对枪王做过的一样。」

「唉呀!我怎幺没想到!」阮虎一拍大腿跳了起来。桑昆讶异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个新认识的兄弟在搞什幺。

阮虎也不解释,又问道:「我把他们的无特性感知返还他们,他们的感知会恢复吗?」

「不一定,有能力的人可以立刻重新控制感知,但没有感知控制能力的人,他的无特性感知会渐渐流失。」

「没错!没错!这很合理…」阮虎站起来,在牢内走了起来,他走了几圈,决定要试试看,他不知道无特性感知经过他的吸收重整再返还给原主时,无特性感知的特性会不会恢复,如果特性能恢复,那问题就剩下因为无法控制而消散的问题,这也不是他能解决的。

他打定主意,便走到一个戒断症状看起来最严重的狱友,发出感知去观察他的感知状况,果然,他的感知中有着一些游离的无特性感知,显示他的感知跳过了混乱化的过程,直接被游离而失去特性,而他本身的感知受损,对无特性感知的承载力下降,所以导致这些还没逸散的无特性感知互相干扰,这个过程造成了他的不适。

阮虎试着把这些无特性感知吸取过来,那吸毒者果然安静了下来,他本来不断的呵欠流泪,现在状况似乎消失了。这个吸毒者的无特性感知量对阮虎来说简直是少之又少,但已经让阮虎觉得有点不舒服了,他不敢吸收这些感知,便使用对付混乱感知的方法,把这些互相干扰的无特性感知驯服,然后立刻把重整过的无特性感知转回吸毒者的感知中,那吸毒者就像中了魔法一样,整个人鬆了一口气,变得昏昏欲睡的。

阮虎观察着吸毒者的状况,有些无特性感知逐渐合併回到他的感知中,但这过程中,那些无特性感知仍然持续的游离逸散,阮虎估计了一下,在这过程中,吸毒者大约会损失四成的感知,这虽然还是不好,但总比难受好一阵子,再损失掉所有游离感知要好得多。

阮虎发现那吸毒者的感知逐渐恢复稳定,他的身体自发的开始需要休息,那人就变得安安静静昏昏欲睡的,跟之前痛苦躁动的状况完全不同,看来自己还真的帮上了一些忙。于是他站了起来,在牢房内走了一圈,把需要帮忙的人都帮了一把,那些人脱离了痛苦,都变得安静嗜睡,甚至有两个人直接倒下来睡着。

「你怎幺办到的?」一直注意着他的桑昆问道

「办到什幺?」阮虎假装不懂地问道

「让他们安静下来。」桑昆指着他的狱友,一面说道:「平常他们会又哭又闹的一直闹到晚餐,有时痛苦得连饭都吃不下,很难得会这幺安静。」

阮虎耸耸肩道:「我没做什幺啊?我只是看看他们而已。」

桑昆显然不相信,但他在江湖打混二十几年,知道有些事不该问太多,便也不再询问,只是继续关注几个狱友的状况。

过了不久,所有被阮虎调整过的人都陷入了沈睡,整个囚室安静了下来,就更可以听到其他囚室的声音,那些哭泣哀嚎的噪音纷纷乱乱的传来,把整个拘留区弄得像人间地狱一样。

  • 名称:名侦探柯南在线观看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9: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