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游记5超清

阮虎一跳上悬浮客车,就感到浑身不舒服,起先他还以为自己是被贝克吓坏了,但过了一阵,那种不适的感觉丝毫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严重。那不是身体上的痛苦,而是感知层面的翻腾,这种无可忍受的错乱让他非常不舒服,从他的眼中看出去的世界整个扭曲成乱七八糟的一团模糊,无数诡异的东西在他眼前无序的漂浮游移,所有的声音忽远忽近,那些声音空洞而迟缓,好像来自深幽的地狱一般,阮虎知道自己的感知出了问题,脸色苍白的缩在客车的座位上喘气,想要撑过这艰难的一刻。

客车开出了不知道半小时还是一小时,阮虎终于熬过了那种地狱般的不适感,他鬆了一口气,现在他虽然还有些许晕眩噁心,但已经可以思考了,这痛苦真可怕,几乎让他完全失去控制,还好他在感知失控时,他的七情玉还能自动维持着感知护罩,不然感知护罩一旦崩溃,只怕他的行蹤就会马上被贝克侦测到。

阮虎的神智渐渐恢复,开始定神回想这痛苦的由来,他记得之前他揹着塔沙逃出赛场就被贝克找到,虽然一番挣扎后还是顺利摆脱贝克,却开始感觉身心不适,不知道是不是被贝克所伤,但他的感知似乎没有受损。

他想了所有的可能,都找不到这次诡异失控的原因,最后他只好问小志道:「小志,你知道我的感知为什幺会失控吗?」

小志毫无感情地道:「那是因为您吸收了过多的无特性感知,您所操纵的无特性感知超过您所能承受的上限,所以无特性感知互相干扰,让您产生了混乱的感觉,等到过多的无特性感知逸散后,您的感知就恢复正常了。」

阮虎大怒:「你之前没说这样会出问题!」

「您也没问。」小志简短的回答

阮虎翻着白眼,他气坏了,不知道为什幺,小志遇到跟无特性感知相关的事情时,就特别喜欢玩「你猜」的游戏,变得非常不主动,所有阮虎没问的事,他都不会主动解释,之前的混乱冲击是这样,接下来的感知统合率是这样,这次的感知干扰还是这样,阮虎非常生气,但他却不知道该怎幺办,那些外星人植入他身体里的东西,没有一样不出问题的,连辅助智能体都能出问题,他还能说什幺呢?

阮虎想了想整件事情,发现小志只有在面对「混乱感知」和「无特性感知」的相关议题时才会搞怪,其他的状况下,他都表现得称职又优秀,虽然他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但至少他可以猜到小志绝对不会主动解释「混乱感知」和「无特性感知」的相关问题,他以后运用这两种能力时,最好还是小心谨慎。

阮虎这次的感知异常是他连续吸取了护卫帕侬和他的主子塔沙的感知造成的,特别是帕侬的感知,他一个接近筑基的九级修练者,感知量相当不少。阮虎回想自己学会吸取无特性感知后,就连续吸取了四个修练者、卡猜、护卫帕侬和塔沙的感知,已经完成筑基的卡猜感知最强,帕侬次之,这些人的感知量加起来,只怕有自己混乱感知的三四倍,但考虑无特性感知会慢慢散去,自己能操纵的无特性感知大约是自身混乱感知量的三倍多一些。

阮虎的正常感知已经都被转换成混乱感知了,混乱感知没办法成长,所以他的感知能力相当于被限制住了,但他并不是很在乎,就算被限制,他现在仍然够强了,只是以后不能随便吸取无特性感知,他可不想再尝试过度吸取的痛苦。

又飞行了一阵之后,悬浮客车载着阮虎开入了一个热情的海滨都市,车刚一停下来,就有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上车,他们和悬浮车驾驶低声交谈了一番,驾驶对阮虎的方向指了指,那几个警察向他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警察用中国语道:「先生,我们怀疑您吸毒藏毒,请下车配合检查!」

「我?」阮虎一愣,他现在或许算是个大毒枭,但他自己可不会笨到去吸毒。

那些警察不容他辩解,直接强迫他下车,在同车旅客同情的眼光中,阮虎被他们推下车,那悬浮车又在阮虎的注视下绝尘而去。

警察们把阮虎带上了一辆漆着警徽的麵包车,车上有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官,他向阮虎和颜悦色地用中国语说道:「朱拉先生,我想您身为中国旅客,可能不太了解我国的法律。我必须强调,我国有决心禁绝毒品对国民健康的影响,所以我国一向对毒品使用和买卖实施严苛的法律手段,不过您是观光客,我可以网开一面,只要您告诉我您的毒品取得管道,并且交出毒品,然后对我和我的同事们进行一些小小的补偿,我便可以让您继续您的旅程。」

阮虎搞不太懂了,他知道泰兰国实施严苛的禁毒法律,会对吸毒者实施严格的强制矫治,而贩毒者最高可以处死刑,但他根本没吸毒,甚至身上也没任何毒品,这些警察为什幺会针对他呢?

他正色对那警官道:「尊敬的警官先生,我发誓我没有吸毒,而且我身上也没有毒品,如果您怀疑的话,您可以对我进行检验,也可以查看我的行李。」

那警官抬起头对其他警察笑了笑,所有警察都恶意地笑成一团,那警官忍着笑道:「朱拉先生,您是第一次到我国来吧?唉…我真不想破坏您的美好旅程,但您在客车上的丑态已经让客车司机记录下来了,我想我们大家就省省事吧!我知道您身上现在没有毒品,不然您也不会在车上犯了毒瘾,您有没有携带毒品,那不就是一个程序问题吗?」那警官又诡异地笑了笑道:「如果您想解解瘾,只要您出得起钱,我也不是帮不上忙的。」

阮虎这才明白对方误把他的感知干扰当成了毒瘾发作,他听到对方这幺说,马上就想到这些警察们的打算,他们想要敲诈他一笔,不管他有没有吸毒藏毒,他们都可以栽赃嫁祸,如果他不给钱,他们就会用些小手段把他送进监牢,就算他没吸毒,他也可以是贩毒。

阮虎的第一反应是花钱消灾,反正他也不缺这点钱,他正想掏出钱,手碰到钱包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他现在正想找个地方躲,躲在这个不知名警局的拘留所如何?反正他爱什幺时候离开都可以。

阮虎马上挂上了一副讨打的脸,愤怒地叫道:「我真不敢相信我听到的,警察居然要栽赃我吸毒贩毒,虽然我听说泰兰国的政治败坏官员腐败,连尊贵的泰兰皇陛下都有几个私生子,但夸张到随意栽赃旅客,这还是太令我意外了,我可是一个作家和记者,从现在起我要开始记录我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他正色对那个警官说道:「警官先生,我拒绝贿赂您,同时,我要求有律师在场,否则我拒绝回答您的任何询问!」

那警官张了张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几个警察怒了,他们纷纷吼叫着推攘阮虎,恐吓着要把他跟强姦犯关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那个警官才回过神来,他还是挂着笑脸道:「何必呢?先生!只要少少的五百美金,我们大家都省事,我想您不会拿不出来吧?」

「五百美金?五毛钱都没有!你把我关起来吧,我会让律师来找你的!」

那警官板起脸来,对其他警察使了个眼色,那些警察扑过来,抢下阮虎的背包,过了几秒,就有警察拿了一包白色的粉状物过来,那警官接过粉末,在手上抛了抛,正色道:「朱拉先生,我现在正式以藏毒的罪名逮捕您,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他一挥手对其他警察吼道:「把他带走,先关到拘留室。」

那些没收到钱的警察对他很不客气,不只把他的双手铐起来,还一路推攘踢打的把他推上了警车。

那警官看着警车飞走,对旁边的警察说道:「先照规矩关他一天,找些人照顾他,看他给不给钱。」

那警察点头说道:「没问题,看我的吧!石头也得给我榨出油来!」

两人互相阴冷地笑笑。

阮虎坐上了悬浮警车,虽然一副气愤的表情,但心中却觉得很好笑,国际刑警想要抓他,但他却被泰兰国的警察请去吃牢饭,要是国际刑警知道了,不知道会怎幺想。

那警车飞了一阵子,到达了一栋建筑,看来是个警局,阮虎被他们「非常粗暴」的拖下车,像狗一样被拖过停车场,在警局内登记之后,关进了一间铁栏杆打造的拘留室,这一关就关了五个小时,期间有几个人过来看他,但都看一眼就走了,阮虎被晾了十分钟后,就无聊到开始放出感知修练起来,对他来说,这五个小时一晃眼就过去了,那些警察们的心思算是白花了。

五个小时后,一个警官打扮的老人走了过来,他看了看阮虎,低声道:「小子,我看你也不是坏人,何必自己找罪受呢?你花点钱离开这里吧,一两百都好。」

阮虎摇头道:「我没藏毒,他们栽我赃!」

那老警官说道:「或许吧,但谁会在乎呢?」

「我在乎!我不相信这个世间没有正义!」阮虎义正辞严地道,他的心里好笑,这个世界的正义都给狗吃了,如果要找正义,得去问狗什幺时候上厕所。

那老警官无奈,耸耸肩道:「年轻人,我话说到这里了,你自己保重吧!」便转身离开了。

老警官走后不久,两个笑瞇瞇的警察走了进来,他们把阮虎的手铐打开,却又把他的两条手臂分别铐在铁栏上,让他张开手背对着警察站着,阮虎知道他们要干什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果然,一个警察拿出一本书,放在阮虎的背后,另一个拿出一把铁鎚,用力敲在那本书上,只听「碰」的一声闷响,他们预期的阮虎痛苦不堪的情况并没有发生,阮虎还是背对着他们站着,那个拿铁鎚的警察忍不住不解地抓抓头,他突然觉得有点噁心,一股烦恶之气从他的胸口升了起来,他一阵晕眩,直挺挺地倒地不起。

另一个警察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摇他,但那警察被阮虎反击的能量击伤,已经陷入昏迷,他只好把人扶起来,拖出了拘留室。

那两个警察走后不久,拘留室的门又被打开,一个哭哭啼啼的小丫头被关了进来,那丫头长得很清秀,一张瓜子脸,头髮打成一个大辫,辫子上还缀着一只水蓝色的蝴蝶。阮虎觉得很奇怪,在泰兰国卖淫又不犯法,关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做什幺?又过了不久,一个神情淫邪的大汉也被关了进来,那大汉一来就瞪着阮虎,似乎不怀好意,但他一看到那个小丫头,注意力就完全被小丫头吸走了,他用手铐敲敲拘留室的铁栏杆,渴望地看着外面。

过了不久,一个警察走了过来,低声骂道:「干嘛呢?」

那大汉露出一脸卑微的笑容,小声说道:「大哥,您鬆开我的手铐吧,副局让我办些事呢!」

警察看了看阮虎,当作没听到的一转身,他身上的钥匙串掉在地上,那大汉一弯腰,捡起了钥匙串,飞快地打开了自己的手铐,讨好地道:「大哥,您东西掉了。」那警察哼了一声,把钥匙串收了起来,然后踱着脚步离开。

那大汉解去手铐,活动了一下手脚,他走到那个啼哭的丫头身边,伸手摸着那女孩的脸蛋笑道:「别怕啊,你犯了什幺事啊?」

女孩尖叫一声,她退了开来,但手被铐在铁栏杆上,能退的有限,那大汉又逼上去,伸出毛毛的手往她身上摸去,那女孩一闪躲了过去,但她被铐住的手扭了起来,手铐在她的手腕上拉出伤痕,那大汉色瞇瞇的笑道:「躲什幺躲呢?你躲得掉吗?让老子摸两把过过瘾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说道:「你不是有事要办吗?怎幺只会欺负小女孩?」

大汉转过头去,看了背对着他的阮虎一眼,大汉笑了起来,说道:「也好,老子办事的时候也不想有人看着。」他转过身,走向阮虎,一拳便向他挥了过来,他的拳头还没碰到阮虎,就被阮虎反腿一脚踢飞,只听「乓」的一声大响,整个拘留室都摇晃一下,那人撞在铁栏上,只撞得头破血流,整个人晕了过去。

外面的警察听到声音,急忙跑过来查看,看那大汉倒在地上,叫道:「这怎幺回事?」

阮虎毫不在意地道:「警察先生,这位先生疯了,拿头撞铁栏,把自己撞晕了!」阮虎看看那个吓得忘记哭泣的女孩,又道:「不相信你可以问这位小姐。」

那警察怀疑地看着女孩,女孩一愣,连连点头道:「是啊!他发疯了,撞得好用力啊!」

这时几个警察走过来,他们商议了一下,搞不懂他们放进去的狗为什幺晕倒了,但他这样流血下去可会出人命的,只好把拘留室打开,把那晕倒的大汉拖走送医。

等一切都静下来,那停下哭泣的女孩还在偷看阮虎,似乎怎幺样也不相信这样的人可以把一个壮汉踢上墙。阮虎对她耸耸肩笑道:「他们栽赃我藏毒。」

那女孩不由自主地道:「我摆地摊,他们找我麻烦。」

「摆地摊?那不是罚款就可以了吗?」阮虎讶道

那女孩低着头道:「我没钱,他们要没收我的东西,我…抓伤了几个警察…」

「喔…」阮虎笑了笑,小女孩被惹毛了也是会发飙的,看来她也是被逼得没路了。

那女孩看他没有表示,急急地问道:「你会很快出去吗?」

「什幺?」阮虎不知道她打什幺主意

「如果你有办法,也把我弄出去吧!求求你!」那女孩急急地道

阮虎笑了,他说道:「要是我有办法,我还会被铐在这里吗?」

那女孩想想也没错,失落地低下头,又低声哭了起来。

阮虎安慰她道:「放心吧,你还小,他们不能对你怎样的…」,那女孩却不再理他。

过了不久,栽赃阮虎的那个警官来了,他恨恨的看着阮虎,骂道:「好!好!看不出你倒有两手,进了拘留所自会有人收拾你!」他也没心情折腾阮虎了,直接让人把阮虎送进拘留所。

阮虎跟那女孩道别,但那女孩理也不理他,阮虎笑笑,他是混黑道的,又不是救世主,管一个异国女孩做什幺?

  • 名称:新西游记5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8: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