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头垢面超清

塔沙落座后,一直隐在镜头外的三头天魔互望一眼,无声地升上空中,他们穿过主席台,蹲踞在看台上方的大屏幕底下,开始深深吸气,吸取着现场热烈又期待的情绪。

决赛即将开始,场边的观众大声欢呼,那些参赛的悬浮车轻轻的浮了起来,引擎的嗡嗡声也越来越响亮,準备出发的灯号亮了起来,观众们都开始欢呼倒数。那三头天魔更是欢乐,他们不断的大口呼吸,又喷出淡淡的灰色雾气,沈醉在这种无比热烈的气氛中。

只听一声响,那出发的灯号亮起,所有的悬浮车有如蜂群般倾巢而出,一瞬间只见整个天空都被悬浮车佔据,三十来辆悬浮车形成一道整体弧线,划上了天空,整个看台上此起彼落的镁光灯,都是专业摄影爱好者的杰作,他们受不了视觉介面提供的基本摄影功能,花了大钱买了全套高解析设备,专等这种人心高涨的时刻。

阮虎也跟着所有人抬头看着赛车在赛道上飞行,同时跳跃欢呼,他小心地注意着那三头天魔的动态,心中推算着查拉育可能的行动,过了不久,阮虎突然发现一个人影出现在三头天魔之前,似乎在和他们说话,他有点讶异,会特别跑去跟天魔说话的一定是强者,可是这个人年轻的过份,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泰兰人,不知道是何方高手。

就在这个时候,贵宾席发出一声低微的声响,这个声响夹杂在满场哄闹中一点一点都不引人注意,但阮虎一直对那边保留着注意力,只见贵宾席的地板掀起,几个人影钻了出来,对塔沙发动攻击。

一直站在塔沙周围的几个护卫同时出手,在塔沙身上的护罩被激活的同时,护卫们直接攻击了那些袭击者。那些袭击者个个都是修练者,但塔沙身边那几个看似平凡的护卫这一提起能量,就在气势上镇压了他们,这四个清一色筑基高手和袭击者一交手就杀了七人,要不是有两个高手还留手护着塔沙,他们还可以杀死更多。

这场战斗瞬间就结束了,查拉育派出来的修练者虽然不少,但他们都是擅长潜藏的军中好手,他们虽然能躲过天魔的扫瞄,但却没办法一击成功,塔沙以自身为诱饵把他们诱出来,正是为了接下来对付军方势力做準备,他见袭击者都被一一杀死,冷笑一声,又坐回座位,準备保持着镇定的风度继续欣赏比赛。

就在他坐上椅子的时候,整个椅子突然爆了开来,毫无準备的塔沙被这波冲击推上了天,在他的大声惊呼中,四个高手护卫同时跳起来接住他,就在这个时候,主席台上方的装饰赛车突然整个落下来,那部道具赛车在轰然的爆炸声中片片解体,喷射出无数的金属碎片,贵宾席顿时一片哀鸿遍野,那四个高手纷纷张开护罩试图护住塔沙,但塔沙的小腿还是中了一片碎片,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这些混乱的声响却被满场欢腾的欢呼声淹没。

这时,埋伏在阮虎四周的修练者纷纷跳出来,他们挥拳打破那扇只能防御普通人的隔离墙,冲入贵宾通道,向贵宾席杀了过去。有更多显然是塔沙一方的修练者也跳出座位,对那些闯入贵宾通道的人杀过去,顿时贵宾通道战成一团,等乱战的战团全部挤入贵宾通道,阮虎的座位上也空无一人,只留下一套休闲装。

碰碰连响中,一大堆等级不高的修练者乱纷纷地冲上来,撞上护卫们的防卫网,护卫们杀不胜杀。「快把总理带走!」一个高级护卫见情势混乱,还有一些枪械声响起,护卫们开始担心塔沙被流弹击中,那护卫首领护在塔沙身前,一面指挥塔沙的其他侍卫建立人墙,隔开敌人的攻击,一面对其他护卫叫道

一个护卫弯腰揹起小腿受伤的塔沙,另两个护卫自动在前面开路,三个护卫们呈倒三角形,冲进了贵宾席后方的秘密通道,以最快的速度护送着塔沙逃出生天,在他们冲入通道后,秘密通道的厚重钢铁闸门轰然关闭,把断后的高手阻隔在外面。

他们的速度奇快,一下就冲出了秘密通道,只见通道的末端有一扇紧闭的闸门,最先抵达的护卫扑过去试着开门,依照他们手上的资料和昨天的现场勘查,这里应该有一个身份验证锁,他们几个人都可以通过验证打开这扇门,但他扑到门边对着验证锁做了几次验证的动作,那验证器丝毫没有反应。那高手发出感知去检查验证器,却发现验证器后面什幺都没有,这个验证器只是个装饰品!显然他们的应变计画显然早就落入敌人预料中。

他气得大吼,重重一拳打在铁闸门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把通道内的几个人震得双耳发痛,但那闸门却丝毫无损。

「达信!你真是个坏脾气的家伙,在这种时候特别需要冷静!」一个声音悠悠地从通道那端传过了,几个人影出现,他们一起慢慢的走过来。

「颂堪?你不是到美洲去了吗?」那个暴躁的护卫达信讶异地道

「国家有需要,我当然得要赶回来!」颂堪看似慢吞吞的走着,但速度一点都不慢,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迫近了惊慌失措的塔沙。

「你想干什幺?」达信抢到塔沙的身前,用身体护着他,沈着脸质问颂堪。

颂堪笑道:「这还要问吗?我来帮国家除害,先除了这个三面两刀的小人,然后再把国家的蠹虫除掉,还国民一个朗朗乾坤。」

「你是查拉育的人?这不可能吧!」达信沈着脸问道

「查拉育算什幺?一个天真的武夫罢了~」颂堪挥挥手道:「看在同门学艺的份上,这件事你们不要插手,我们取了他的命就离开。」

「不可能,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不能放弃我的责任!」达信谨慎地摆出战斗姿态,在塔沙身前守护着他。

颂堪摇摇头道:「也罢!国家不缺你一个筑基高手,看在你的石头脑袋的份上,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不会动你的家族的!」

达信怒道:「你…」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背后有异动,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背后传来一股刺痛,那痛楚一直传到他的胸口,他低头一看,一把利刃透出他的左胸,那利刃从背后刺穿了他的心脏,达信一口气上不来,只觉得全身能量都从伤处流洩,他大吼一声,反手一拳往背后击去,那偷袭者闪开,顺手把刀拔离达信的背,达信瞪着眼前的人,只见其中一个护卫手上拿着刀,持刀的手和手臂上都是鲜血。

鲜血还不断的从达信的伤口喷出,他苦笑道:「为什幺?三师弟…」

他的三师弟苦笑道:「很抱歉!师兄,一切都为了国家!」

达信眼前一黑,整个人倒在地上。

失去了最强的达信,一直背着塔沙的护卫放下塔沙,歉然地对塔沙道:「总理大人,很抱歉,我产生不了什幺作用。」他退开来,不再守护塔沙。

塔沙哭丧着脸,抖着全身的肥肉向颂堪哭着说道:「我…我知道我…呜呜…死定了,你…可不可以…让我知道…呜呜…谁要我的命?」

颂堪看着他厌恶地道:「像你这种人怎幺配担负起国家的命脉?只有像二皇子这样的贤才,才有资格领导我们!」他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骄傲和喜悦。

「陛下圣明!果然是二皇子啊…哈哈~」哭丧着脸的塔沙突然笑了起来。

颂堪大感意外,他知道不对,连忙叫道:「死吧!」只见他挥手按出一掌,那掌上的能量毫不逸散,就这幺毫无声势地拍向塔沙,塔沙向后急退,他肥胖的身材此刻轻灵的像一头猫,一点都没有受伤的样子,塔沙正要出手还击,三道黑影就浮现出来,拦在颂堪和塔沙之间,其中一个黑影笑道:「颂堪,你长进了?敢向我动手?」

颂堪顿时脸若死灰,他停手叫道:「奔克罗大人,你们天魔一族不可以介入人类的政治纷争,不是吗?」

曼都的天魔奔克罗郑重地道:「你说得没错,但我问过族长大人,他老人家把你们这种行为定性为谋杀,这不是单纯的政治事件,所以我们可以出手!」

旁边的天魔露常不爽地道:「说这幺多干什幺?赶快解决了他,外面的气氛正浓厚呢!」

另一个天魔阿含笑道:「是啊!是啊!好久没这幺爽快了,我们办完了事快些回去吧!」

奔克罗笑笑,对塔沙道:「塔沙大人,您顺利取得证词了吗?」

塔沙躬身对奔克罗行了一个礼,恭敬地道:「感谢大人相助,证词已经传送给陛下了。」

奔克罗点点头,对颂堪道:「你我也算师徒一场,你走吧,有生之年别再回泰兰国了!」

颂堪脸上都是无奈与愤怒,但他知道自己万万敌不过三个天魔联手,迟疑了几秒后,他忿忿地转身飞奔离去,他带来的手下跟着他一起离开,连那个叛变的护卫也跟着他们逃了。

奔克罗对塔沙一笑,三个天魔同时消失不见。

塔沙鬆了一口气,他擦擦额头上的汗,转头对那个临阵脱逃的护卫说道:「帕侬,我知道你刚刚只是无奈,我原谅你,你护送我离开这里。」

那护卫帕侬低头道:「谢谢您的体谅!」他走了过来,突然抬起头来对塔沙一笑,塔沙只觉得自己受到重击,他脑子一阵晕眩,顿时晕了过去,什幺也不知道了。

原来沙吉早就为阮虎準备好了,他带来的东西中,包含了塔沙今天的护卫介绍,护卫们的预定进退路线和一套护卫制服,阮虎把制服穿在休闲服里面,等动乱一起就脱下休闲服,假扮成护卫混到塔沙身边,他看贵宾席乱成一团,护卫们忙着保护塔沙,便趁乱过去打倒了一个护卫,取代了他的防御位置,一听到撤退的命令,更抢先揹起塔沙退走,他知道不论是塔沙还是查拉育,甚至稳坐钓鱼台的泰兰皇都各有打算,绝对不会那幺容易让塔沙死掉,果然,意外一波波的令他应接不暇,直到所有认为大事已定的人离开,剩下他和塔沙的时候,他才动手击杀塔沙。

趁着混乱伪装成护卫帕侬的阮虎捞住了塔沙肥胖的身体,他把塔沙揹在背上,就好像保护着他一般往秘密通道的入口冲回去,他很快地穿过已经打开的闸门,冲出了还在混战的人群,一路不停的冲出赛场,在他的背后,一阵阵欢腾的叫声像海浪一样此起彼落,就好像在庆祝这个国家又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当伪装成护卫的阮虎揹着塔沙冲出贵宾台时,正在赛场内看比赛的罗娜指着激烈竞争中的赛车,对贝克说道:「你看,旋风科技的赛车显然还有余力,我看肯恩的怀疑有几分道理,这赛车的引擎肯定跟他们那些机甲专利有关!」

贝克点头道:「嗯…这声音确实很不平常,好像有点增幅引擎的味道。」他抬头看着在空中飞行的赛车。

罗娜张开嘴正要说什幺,突然讶异地转过头看向一个方向,那边的人类正乱成一团,她凝神感受了一阵,跳起来道:「我感应到二号的精神波动,感应非常微弱,有很多杂讯,在那个方向的人群里面!」她向贵宾席指去。

「在哪里?」贝克也跳了起来,他正想继续追问罗娜,就看到一个人类揹着一个胖子钻出人群,正要往赛场外跑,那体型和跑步方式他很熟,贝克便操纵着感知飞速延伸过去,那人才刚试图跳出赛场,就被他的感知限制住。一心想逃离赛场的阮虎根本没想到贝克会在赛场内看赛车,被他的感知追上后,他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连忙用混乱感知一挣,这一挣还没办法脱开了贝克感知的围困,他连忙把两种感知同时振动,终于把贝克的感知挣开一线,趁机摆脱他的感知束缚跳过围墙脱围而出,落在赛场外没票进场的人群中。

贝克大笑叫道:「这小子,居然进步了?太好了!」,他一个瞬移,也追了过去,他出现在赛场的围墙上,看着下方浪潮般的人潮,心中大感为难,他可没有罗娜对二号那种精神控制力,能从这样的距离感应到二号的存在,他连忙透过视觉介面叫道:「罗娜!这里都是人类,该怎幺办?」

「我正在赶过去!」罗娜的能力比不上贝克,还没有瞬移的能力,只能用能量高速赶路,但悬浮车赛场实在太大人又太多,她绕了一大圈,才终于赶到贝克的位置,但已经失去了对阮虎的感应。

罗娜站在贝克身边,感应了一阵子,失望地道:「这里的感知很混乱,我失去对他的感应了…我不确定…」

「不!我确定!植入植体的人的肌肉骨骼都异于常人,他们的运动方式跟寻常人类有一点不同,别人看不出来,但瞒不过我!」贝克沈声道

「如果真的是他,他应该还在附近…」罗娜努力地用感知辨识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类。

「那就全杀了吧!」贝克暴躁地道,他举起手,对着底下的人群一拳轰下,只听「轰」的一声,波浪般乱动的人潮突然倒了一片,一连串尖叫、惊叫和哭声响起,底下的人群乱成一团,他们纷纷推挤着逃走,无数的人被挤倒,又被后面的人推倒踩过。

「唉呀!不可以!」罗娜阻止他

「怎幺了?打草惊蛇啊!不打蛇怎幺会出来?」贝克沈着脸道

罗娜叹道:「你这样做会让这一带的感知和情绪更加混乱,我根本没办法感应到他,更别说设法控制他了!」

贝克板着脸,他不清楚精神控制的条件,知道自己可能干了笨事,但他不想认错,便转身道:「既然如此,就试试我的方法吧!」他又聚集能量,向下方纷乱的人群一拳拳轰去。

他才打了两拳,三个黑影在他身边浮现出来,一个黑影叫道:「你是谁?为什幺滥杀无辜?」

「天魔?」贝克冷笑道

罗娜扯着他道:「别冲动,我们快走!」,她在贝克的耳畔道:「别暴露了…」

贝克冷哼一声,带着罗娜瞬移离开。

曼都的天魔奔克罗见他离去,根本不敢去追,他知道贝克比他强多了,连忙把贝克和罗娜的视频传给家族内部。

阮虎摆脱了贝克的感知纠缠,跳入底下的人群中,他利用人群兴奋感知的掩护,扰乱了罗娜对他的追蹤和精神控制,正当他低伏着一路往外钻的时候,贝克发出一击,把一大片的人类击倒,他也趁机扑倒,还顺便把死去的塔沙丢在地上,然后像一条蛇一样贴着地面继续逃走,无数惊慌的人踩上了他,他一点也不在乎,只是藏在慌乱的人潮中,被混乱的人潮沖离赛场,他一秒都不敢停止,跟着人潮乱纷纷的跑上了曼都的街道,这一路上,他不断的收到贝克的扫瞄,都靠着两层感知护罩伪装成普通的人类低级修练者,过了不久,他跳上一部悬浮客车,也不管那车开往何处,就这幺随着车离开了曼都。

  • 名称:蓬头垢面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8: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