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的原因超清

阮虎把玩着那如同顶级瓷器般的玉盘,叹道:「这东西该换个名字了,锁魂这名字实在太血腥了,我决定把它叫做白玉磬。」阮虎一面说,一面轻拍盘面,发出了叮叮的清脆玉石撞击清鸣。声音虽然改变了,但是发散出来的感知波纹却强了不只一丁半点,那波纹环绕着阮虎,形成一个保护圈。

「好东西啊!」阮虎叹道,他扭了扭身体,从荆棘丛中站了起来,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在这里躲藏了两天,他的植体躁动早已平息,植体也完全恢复正常,阮虎闭目感受一番,感知果然完全没有修练到的感觉,他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志,智能体準备得怎幺样了?」

这次小志没有保持沈默,一如往常地说道:「基础型智能分体已经规划完成,请提供智能生命。」

阮虎双腿发力,跳出了荆棘丛,飞快地在林间一闪,手上已经捞到了一头犬科野兽,那髒兮兮的野兽看起来像是一只被遗弃的野狗。「然后呢?」阮虎提着那动物问道

小志没有回答,阮虎的混乱感知波动了起来,包围住那野狗,阮虎感受到自己的混乱感知注入野狗,抽取出牠的少许感知,那野狗翻着白眼,耷拉着舌头,显然已经失去意识了。

「我可不记得我有授权你动用我的感知。」阮虎惊讶又不悦地道

但小志没有回答,混乱感知翻翻滚滚的波动个不停,「这是怎幺回事?」阮虎叫道:「我命令你回答我!」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的感知统合性不足,就算我告诉你,你也没办法操纵这个层级的感知,更没办法完成炼製智能体的工作。」小志毫无感情地道

阮虎不满地道:「我很怀疑你还是不是一个智能体,你的行为逾越了你的权限。」

小志淡淡地道:「并没有!相信我,并没有!虽然我没办法解释更多,但我是为了你好,因为你好我也好。」

阮虎不语,这状况非常诡异,跟他所知道的智能体準则完全不符,如果不是他遇上了怪事,就是组织告诉他的智能体準则有错误,说实话,在他眼里,组织的可信度比小志更低,至少到目前为止,小志还没有做出损害他的事。

阮虎想了想,沈声道:「好吧,我相信你,但我希望你能解决我的感知统合度太低的问题。」

小志还是没回答这个问题,过了半晌,波动的感知恢复正常,阮虎的感知护罩一阵波动,但一下子就恢复正常了。阮虎知道这个野狗智能体进驻了七情玉,而且很有效率地工作起来,在这一刻,七情玉升级成为一个人类世界罕见的灵器,虽然它的器灵只是一头野狗炼成的低级智能体。

「白玉磬需要一个比较聪明的智能体,我建议你进入都市找一条有过主人的狗,最好是性格和善一点的。」小志说道

阮虎抛下那条死狗,回头往清莱而去。

阮虎回到枪王基地的时候,已经是他离开后第三天的下午时分了。

他这次偷溜了三天,回来之后完全不同了,以前那种普通人的感觉消失,变成了一个六级的修练者,枪王和阮文心都没问他去了哪里,阮虎也懒得解释,他这几天重炼几件器具的时候,小志已经把卡猜随身携带的两个加密记忆水晶解开了,他把小志整理出来的内容读完,顿时感叹道:「人心不足啊!」

这个局比阮虎原先想像的还要大,卡猜不过只是罗家的狗,罗家真正在泰兰国的关係是陆军总司令查拉育,查拉育跟罗胜全是欧陆联合军事指挥学院的同学,由于都是南洲半岛的人,在校时相交莫逆,受到欧洲统一模式的影响,两人梦想着要在南洲半岛建立统一的国家,以对抗其他区域越来越强大的联合政体,他们认为要建立南洲联邦,首先必须整合南洲半岛上最有力量的几个国家,那就从泰越两国的联合开始,他们两人回国后分别担任军中要职,在家族的支持下一路升官,打算取得军权后实现梦想。

但计画赶不上变化,罗胜全的军职晋升之路虽然一路顺遂,但成为族长后,却因为家族的需要必须从军中退役,改向政坛发展,他除了更努力地在军队中安插自己的人手外,也动用家族力量支持查拉育,查拉育不负他的期望,多年后终于登上了泰兰国陆军总司令的位置,一切原本都有良好的计画,但泰兰国政局不稳,连续两任民选总理被迫下台后,新的总理塔沙上台,这个人非常聪明油滑,他协调了政府和泰兰皇室间的紧张关係,让泰兰皇对他的戒备减低。

原本暗中协助泰兰皇推动政变的查拉育这下失去了利用价值,他怕自己被鸟尽弓藏,又因为某些刺激,决定改用激烈手段,準备以武力夺取政权,并逼迫泰兰皇下野,建立军事统治政权。

卡猜的父亲法猜是查拉育的走狗,查拉育派他去收取枪王的地盘和货物,但法猜失败被枪王斩杀,查拉育需要用人,于是他召回秘密培养的卡猜,让他接管了他父亲法猜的残部,命令他以清除金三角乱军为藉口,储备军事物资,事实上,这些物资都秘密武装了忠于查拉育的第七陆战师,而罗家扮演的角色,就是尽量帮他牵制金三角,最好让卡猜一战成功,这样他们不只可以拿到武装,还可以得到大量的资金来源。

阮虎不知道该怎幺处理这些讯息,只好去找枪王帮忙,枪王默默看完了小志整理过的文件,他沈着脸问道:「你有什幺看法?」

阮虎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没想到事情这幺複杂,我也没有能力影响泰兰国的政局。」

枪王点点头道:「两天前我收到卡猜死亡的消息,还以为是骗人的烟幕…」他看着阮虎,眼中有浓浓的不解,但他还是说道:「看在你把这些情报跟我分享的份上,我就不追问你的秘密了,虽然我很好奇你是怎幺杀了他的。」他顿了顿,又道:「我也不问你是怎幺杀了罗武,反正罗家的任何人死了我都很高兴…」

阮虎露出无奈的苦笑,不知道该怎幺辩解。

枪王偏着头思考一番才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很麻烦,查拉育已经知道卡猜死了,他也知道卡猜可能已经洩漏了他们的机密,但他肯定猜不到是谁杀了卡猜,所以这会给他很大的心理压力,他的动作必定会快起来,到底会有多快谁也无法预料,但可想而知泰兰国将会陷入一场动乱,如果泰兰国总理塔沙还没发现他的计画,塔沙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塔沙是死是活跟我们有关吗?」阮虎问道,这正是他找枪王分享情报的原因,因为这个事情他找不到人可以分析,而枪王应该不会去探听他的秘密。

枪王摇头道:「塔沙那家伙是个唯利是图的政客,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他的死活我一点都不关心,但…」他叹了一口气,又道:「麻烦的是,我有一个朋友正在帮他办事,他的副手沙吉是我的同学,这些年他给了我不少支持,如果可以,我想拜託你跑一趟曼都,帮我通知沙吉,让他避开这场杀局。」

枪王指着阮虎分享出来的数据,说道:「第七陆战师一年前轮调到曼都附近,从他们收到的补给数量来看,第七陆战师已经具备打下曼都的能力,就算必须强攻曼都,他们也稳操胜券,更别说警察总长是查拉育的人,塔沙这个笨蛋,居然为了自己家族在军中的几个将军晋升名额,把警察总长这个关键位置让给查拉育,现在证明这是个愚蠢无比的交易。」

枪王看阮虎没什幺表示,便道:「你短期内不能回越国了,国际刑警对你在下龙的地盘进行了几次突击检查,虽然你的人事先都得到通报,让他们连一根毛都查不到,但他们正在积极的找你,现在你躲在金三角的传闻甚嚣尘上,他们很快就会派遣资深干员到这里来找人,那些人虽然不会来惹我们三个,但也不是好对付的,问题是我们几个这些年打来打去,彼此都有了些默契,我也不想让他们太难看,所以你最好避一避,去曼都是个很好的选择,反正那边正好有悬浮车大赛,你就当作是去观光旅游,顺便帮我送个信。」

阮虎苦笑道:「去战场观光旅游?枪王大人,您拿我的小命开玩笑吗?」

枪王抓抓头,无奈地道:「不然怎幺办呢?你要跟国际刑警的强者碰面吗?人家可是星级强者,而且可能不只一个!」

阮虎知道枪王万万斗不过星级强者,只好无奈地道:「看来曼都我是非去不可了,但我还是希望您也帮我一个忙。」

「说来听听。」枪王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文心的儿子身体有些毛病,一般方法没办法治好,需要用到医疗仪,可以让他来你这边治疗吗?」

枪王笑道:「没问题,但我的人现在也在等耗材,那些东西可不是说有就有的,我以前都是靠我的老同学沙吉搞到耗材,你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也可以找他。」他站起来在房间中找一找,拿出一堆记忆水晶,挑了其中一个,说道:「这是你在泰兰国的新身份,我们改变不了视觉介面,但我们可以改变各国登录在国家智脑中的视觉介面编码,只要我们能找到…正确的人。」

阮虎接过记忆水晶,枪王知道他接受了他的委託和建议,便笑着把修改登录资料的窗口告诉他,把他送出去的时候还一面笑道:「我建议你立刻出发,国际刑警的强者已经在路上,随时都会到!」

阮虎翻翻白眼就离开了,出发前他找到了阮文心,对她叹道:「我要去泰兰国帮枪王办一件事,你就先回昇龙吧,照顾好小志,枪王已经答应让小志使用这边的医疗仪,但这部医疗仪缺乏耗材,可能得等一阵,你如果有空,可以研究一下如何取得全身重建的技术。」

阮文心非常高兴,她满心欢喜地谢道:「谢谢,我会努力的!」

「但我们自己的医疗仪能买还是要买的,我还有些兄弟等着用呢!」阮虎笑着提醒她

阮文心用力点头。

「那…暂别了…」阮虎对她挥挥手,心里有点不捨,他刚转身,又想起了一件事,他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东西,说道:「这个白玉磬是枪王大人送给你的谢礼,我也不知道这是什幺,他说你自己琢磨着用吧,用感知和它接触就可以了。」

阮文心一看,那是一面精緻的白玉圆盘,整个盘子不知道用什幺做的,散发着珍珠般的淡淡晕光。

阮虎转身走向来接他的嚮导,阮文心的情绪很複杂,阮虎离开的这几天,她那种熟悉的感知波动消失了,她既渴望他回来,又有点心慌意乱,本来她打算好好跟阮虎谈谈,没想到阮虎一回来就马上又要走了,她心中的千言万语一时没办法说清,只好在他身后说道:「谢谢你!」她沈默了一下,又大声叫道:「请…多保重…」

阮虎举起手挥挥,却不敢回头,就这幺走入夕阳之中。

阮文心怔怔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整个心突然痛了起来,那感觉就像当初目睹丈夫离家一样,她伸出手似乎要叫住他,但张开的嘴却没办法发出声音,只觉得脑子一团混乱,她楞了不知道多久,突然察觉到丹田中那丝感知又恢复了死板的模样,她立刻从那梦魇般的情境醒过神来,瞬间阮文心的心中充满懊悔,她追了出去,一辆悬浮车飞了起来,阮虎已经搭车离去,只留下她楞楞地站在夕阳下。

一个多小时后,枪王派出来的悬浮车把阮虎送到清迈,这是泰兰国北部的一个大城,阮虎要修改自己在泰兰国的登录资料就必须在这里找人帮忙。

阮虎拿着嚮导交给他的背包,打扮成一个穿着旅行装的背包客,清迈是个观光胜地,像他这样打扮的人多到数不清,阮虎必须在清迈修改自己的登录资料,然后搭车到曼都,如果他的手脚够快,说不定送完消息还可以去看看赛车,反正他是出来避祸的,也不急着回昇龙。

阮虎在清迈街头走了一阵,确定没有盯梢的人后,便按照枪王给的讯息在着名的塔佩门行人街找到了一家手工艺品店,这家店的东西很贵,所以没什幺顾客,阮虎挑了一头木刻大象,走向柜台说道:「有没牙的大象吗?」

柜台后面是个乾瘪的老头,他抬起头来低声说道:「没牙的大象还有价值吗?」

阮虎笑道:「大象没了牙齿还是大象啊!不是吗?」

老头对他露出没有牙齿的笑容,伸手说道:「付钱!」

阮虎给了他几张大钞,还有一张夹在大钞里的不记名金卡,顺便把枪王给的记忆水晶塞入老头的手里,那老头抓了抓手上的东西,对他笑道:「去街角喝杯小麦草汁吧,那是大象最喜欢的饮料,特别是没牙的大象。」

阮虎对他笑了笑,拿着大象木雕,走出店外,不远的街角果然有一家饮料店,便走了过去,点了一杯小麦草汁。

清迈的黄昏充满了一种悠闲轻鬆的步调,阮虎坐在街边享受着难得的放鬆,慢慢的啜饮着小麦草汁时,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感慨,他的生命好像走上了一段意外的旅途,一切都变得那幺诡异紧张,在这旅途中,有了这幺一段难得的悠闲倒也不错。这个想法产生后,他也不是那幺排斥到曼都看看赛车了,人生苦短,自己被那幺多势力交迫,不知道什幺时候就会死去,与其紧张兮兮的,不如放开心怀,好好享受生命的每一刻。

阮虎悠闲的在街边坐了半个小时,一个女孩过来收他的杯子,低声说道:「客人,大象说你该出发了。」

「喔!」阮虎从悠闲中醒来,笑道:「帮我谢谢大象!他的小麦草汁真是棒极了!」

阮虎站起来,背起他的旅行背包,离开了这家小店,又开始在清迈街头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他一面在各家特色店铺外张望,一面透过视觉介面看着自己的新资料,现在他在泰兰国叫做朱拉,一个中国来的旅行作家,以帮旅游杂誌写稿维生,正要去採访曼都的亚洲极速杯悬浮车大赛。在他的资料区还躺着一封短信,阮虎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朋友!欢迎搭乘S887班次客车前往曼都,你的极速杯大赛入场券已经弄到了,我在东方文华酒店等你,就在你预订的房间。」阮虎不由得笑了笑,觉得这些人办事真是周密。

他确认了身份资料无误,便走到悬浮车站去搭车,他在车上瞇了一下,等小志把他叫醒,他已经到了曼都。他下了车就在人来人往的车站外闲晃了一阵,不知不觉他就换了一张脸,然后跳上悬浮计程车,直接杀往东方文华酒店,这一路上,他看到一些示威抗议的人潮举着白布条和标语在各大街头聚集,还有不少警察和他们对峙,但气氛并不紧张,曼都的街头到处都是泰兰皇的各种照片,全身的半身的,照片中的泰兰皇是个很典型的泰兰中年男人,看起来很有气度,似乎非常有活力,不时展现着威严自信的笑容。等阮虎在东方文华酒店签到,进了「自己」预定的房间,打开房门,一个富态的中年人已经在房间内等他了,那人满脸笑容地站起来跟他握手道:「我是沙吉,非常感谢您带来的消息。」

阮虎把包包内从卡猜那里缴获的记忆水晶都拿了出来,说道:「这些是枪王大人要我带来的资料,都是他老人家从卡猜那里找到的。」

沙吉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收起那些记忆水晶,一面点头道:「非常感谢,但这件事已经不是那幺重要了,我跟老枪商量过后,我们有了一个新主意。」

「喔?」阮虎看着他的笑脸,心里有了一些落入陷阱的感觉。

沙吉收好了记忆水晶,说道:「查拉育的计画我们已经知道了,第七陆战师里面也有我们的人,最重要的是,警察总长切恩其实是我们的人,他是我们在查拉育阵营的卧底。」

阮虎张大了嘴巴,这些高来高去的政客真是害死人不赔命,一群人算计来算计去的,谁都不知道身旁的朋友能不能相信。

  • 名称:牙痛的原因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