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爱我超清

到了晚上九点钟,可欣和可喜被勒令上床睡觉,小志却被他妈妈带着进入大佬的修练室和大家一起修练,阮文心抱着小志盘坐修练,阮虎可以感受到阮文心正驱动着小志身上的能量运行着周天诀,小志虽然还小,但却懂得伸出感知吸取他母亲散放出来的能量,这些能量吸入他的身体中,消失得无影无蹤,似乎对他的身体没什幺帮助。

阮虎见状心中一叹,知道小志先天不足,这样修练已经没办法对他的身体有什幺改善了,但如果不继续帮他修练,也不知道他的状况会不会变得更差,所以阮文心才必须每天如此辛苦。

阮虎在被改造前只是一个平凡到不行的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感知和能量是什幺,当然感觉不出妻子的特殊之处,现在他熟知了这些东西,已经能感受到妻子的特异之处,她的感知非常稳定而强韧,甚至比大佬还强,但她并不像一般的修练者一样进行能量循环来修练,而是不断的使用感知吸取能量散出,她的身体似乎有着什幺问题,一直处在普通人的低能量状态,好像无法留存能量,只能不断的用感知帮助儿子运转循环,并把吸来的能量散出供儿子修练。

虽然不能进行能量修练,但阮文心的感知却超乎寻常的强韧,阮虎虽然不敢动用混乱感知去感受她的强度,但她散发出来的能量非常浓郁,比大佬的吸收效率高了许多倍,难怪她能持续的诱导小志的循环,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一般修练者使用引能诀非常耗力,通常只引导着两三圈就够了,但小志太小,阮文心持续的帮他运转循环,这种辛苦可想而知。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对小孩来说,修练是一件两难的事。年纪越小,运行能量对身体的改善效果越明显,如果能从小修练起来,等他们发育长大之后,身体也会更适合修练,日后的路当然更宽广,但如果年纪太小,根本无法理解大人的指导,也没有足够强韧的感知可以控制能量,当然没办法进行修练。那种传说中从娘胎练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没有感知就没办法修练,这是不变的真理。

但也不是没有方法可以克服这个障碍,那就是有人帮幼儿持续不断的运行引能诀,幼儿身上的能量有限,经络尚未阻塞,天灵还没有封闭,对他们使用引能诀推动循环确实会比较容易,但谁有办法持续不断的帮幼儿运行能量呢?那可不是绕个几圈就能了事的。

眼前的小志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他和母亲一同修练,阮文心几乎全心全意的照顾他,用引能诀引导着他的能量循环,现在她这样做并不太费力,因为聪明的小志已经学会自己运转循环了,阮文心不用费力驱动他身上的能量,只是随着他的能量一同运行,并且适时的给予帮助而已。

阮虎也很高兴的吸取着能量,阮文心释放出来的能量很多,小志一个人根本吸不完,剩下的能量和大佬提供的能量混在一起,他便也厚着脸皮跟着吸了不少,这一来他的修练效率就高了起来,虽然能量很够,他还是放出自己苦练出来的感知,升上高空去吸收更多能量,这不仅是为了能量修练,也可以用来锻鍊感知。

他的感知发生振动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放出感知修练,顿时觉得感知强大许多,但这感知的感觉又跟之前的两者不同,既不像混乱感知,也不像之前那丝不怎幺听使唤的橡皮糖,这股强壮的感知非常灵活,就像师父文件中所说的那样如臂使指,活泼泼的,非常容易就散了出来,微微一吸,大量的能量就灌了进来,才完成一个周天循环,他的肉体和骨骼顿时感到一阵麻痒,一直被波拿波智能体小志压抑住的植体生长也突然加速起来,害得小志发出警报道:「主人,您身上的能量刺激了植体的成长,我压抑不住他们了,依照现在植体的成长速度,原本六天进行一次的神经截断工作可能要缩短到三天就进行一次!」

但那能量灌入体内的滋味实在太令人迷醉了,阮虎想也不想的就答道:「知道了,三天就三天,你别吵我修练,自己找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压制植体。」

他放出感知之后,阮文心更加疑惑了,现在她可以感受到阮虎的感知了,虽然她早就感觉阮虎的精神面貌跟自己的丈夫似乎有些相似,但现在她感受到的感知却又完全不同,那感知毫无一般人的感知特性,就像是什幺都没有的空白感知一样。那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在感知的世界里,那就像是一个没有脸的人。

就算阮虎的感知让她无法辨识,但她还是感觉到那种熟悉的呼唤,她体内有一些沈睡的感知醒来,开始不断的和阮虎的感知互动,让她平静的感知像水波被风吹起一样产生一波波的律动,但她知道阮虎不是她的丈夫杜立德,她的丈夫体型高瘦,而阮虎健壮高大,如果只是透过整型手术伪装一下脸型这还不难做到,但要整个人从上到下完全改变,就算是传说中医疗仪全身重建的功能都做不到,因为那牵涉到基因层面的变动。

阮文心当然不知道阮虎被植入了植体,那确实是基因层面的改造,阮虎的体格整个变动了,甚至更深入的肌肉、骨骼、肌腱等等肉体结构全都跟常人不同了,这些变动让他的身材和高矮等外观参数都变得跟以往不同,但他变动最大的却是感知,但由于多历磨难,感知变得更加坚韧,加上他的正常感知全被转换成了混乱感知,就算阮虎不靠混乱护罩掩饰,他的感知特性也完全变了,根本察觉不出过去的一丝痕迹。

除了感知模式之外,阮文心感受到了阮虎的修练进度,只是在这种感知模式下,阮虎的本体还是跟平常人没两样,这实在太奇怪了,她忍不住用感知提醒阮虎道:「阮先生,您如果需要伪装,也得配合一下您的修练进度,您的本体始终维持着平常人的感知和能量强度,跟你发出来的感知完全不搭,这样岂不是更容易露出马脚吗?」

阮虎吓了一跳,连忙在心中对智脑小志道:「小志啊!你搞什幺鬼?为什幺会有这种不搭的状况?」

小志喊冤道:「主人!这不是我的错啊!我只能控制混乱感知来形成混乱护罩,混乱护罩只能伪装您的感知,或扭曲其他人对您的感知侦测,没办法模拟出另一种感知模式,如果您要让正常感知能穿透混乱护罩,那混乱感知也会漫射出去,这样就有机会被组织侦测到了。」

「那该怎幺办呢?我总不能一修练或战斗,就变成两种不同感知状态吧?这样高手们一看就知道我有问题!」阮虎怒道

「这真的有点难…您现在拥有了一些…嗯…」他的智能体小志罕见地吞吞吐吐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继续说道:「好的…我会针对您现在的感知状态进行侦测和研究,好调整混乱护罩表现出来的感知模式。」

阮虎叹了口气,他知道阮文心察觉到他的异常,这让他有点苦恼,想了想后,他用感知回覆阮文心道:「我这不是伪装,我的感知天生是乱的,根本没办法用来修练,后来有人教了我一个方法,让我把感知的混乱外放,我这才能开始修练出一点点正常的感知,这过程很艰辛呢…」

他放出了一丝混乱感知让阮文心感受一下就退了回去,阮文心从来没有感受到这种乱到不行的感知模式,不由得大为惊讶,她好奇地细细研究阮虎的混乱护罩,大奇道:「这世间真是无奇不有,太有趣了,感知居然能这样用?你能一心二用,把感知切分成截然不同的两种,还能继续修练,这真是太奇特了!」她本身是感知高手,若不是身上的伤势无法痊癒,经络一直留不住能量,也早就是个强者了,但现在却只能帮别人修练,这虽然是个遗憾,却让她把全心全意都用在修练感知上,她已经修练到连感知无意的外显都能影响别人情绪的地步,却从来没能想到过这种诡异的感知妙用,她当然不知道这是阮虎的辅助智能体搞的鬼,只觉得这世间高手层出不穷,连这种怪方法都有人想到。

他们一开始交谈起来,阮虎就止不住自己的关怀,他问道:「你的身体是怎幺回事?经络似乎没办法留住能量?」

阮文心苦笑道:「我被枪王所伤,全身经络大破,吸入的能量会全部流洩掉,没办法再进行修练了,简单的说,我变成了废人。」

「没办法治疗吗?」阮虎问道

「据我所知,除了全身重建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又是全身重建?」阮虎不由得大为头痛,他的妻儿都需要全身重建,但据说那可不是想做就做的。他慎重地问道:「如果钱不是问题,我们又买到医疗仪,哪里才可以得到全身重建的技术?」

阮文心叹道:「全身重建是一个很高级的医疗仪使用方法,据说只有美洲和欧洲的太空总署拥有这个技术。」

阮虎鬆了一口气笑道:「那没问题,知道有人能做就行,我一定会想办法的,你放心吧!」

阮文心有点惊讶,她不知道阮虎为什幺要对她这幺好,她心中忐忑,那种怀疑又升了起来,但马上又被她打消,这实在太离奇了,她丈夫那种循规蹈矩的好人怎幺可能会变成一个黑社会老大呢?

他们安静下来后,阮虎想起了要去取消洛可与梅尔事务所的寻人任务,他一面修练,一面试着打开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但却一直失败,系统一直显示「本信箱不存在」的讯息,他有点恼怒,心想:「就算你家的人被大佬的人『善意的招待』了,你也不该捲款潜逃啊?」

反正他本来就要去取消任务,便透过智脑小志,给洛可与梅尔事务所发了通讯,那通讯倒是一下子就接通了,这次不是那个熟悉的牛津腔英语,而换上了一个毫无感情的死板声音,那声音说道:「您好,洛可与梅尔事务所很高兴为您服务!」

阮虎也不在乎,他说道:「我要终止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所委託的任务。」

那声音回答道:「是的…您请求终止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所委託的任务…」那声音沈默了一下,说道:「对不起,没有发现第49227号任务,请确认您所提示的任务编号是正确的…」

阮虎怒道:「这是怎幺回事?你们怎幺可以擅自取消我的任务!」

那声音又死板地道:「您好,洛可与梅尔事务所很高兴为您服务!」

「混蛋,搞什幺鬼啊?」阮虎忍不住骂道,就在他準备切断通讯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急急地插进来说道:「委託者,请稍候…」

「你们在搞什幺鬼啊?」阮虎骂道

那个熟悉的牛津腔说道:「先生,我们遭遇了攻击,已经有两位特派员牺牲了,我们的智脑遭受入侵,但入侵被我们遏止了,依照我们高级特派员的判断,入侵者是针对您的委託对象来的,所以我们清除了您的不记名信箱,暂时中止您的委託,来观察入侵者的动向。」

「喔?」阮虎有点讶异,他念头一转,心中马上跳出一个可能,他急忙问道:「知道是哪方面的人物吗?」

「不知道,第二位特派员牺牲前传回来一个影像,但我们找不到这个影像的任何资料,我们保证您的任务即将完成,只是请您耐心等候一阵子,让我们从容地排除障碍,我们会誓死达成任务的。」

「嗯!」阮虎想了想,说道:「你把最后的影像传给我,就可以把我的委託取消了,很抱歉造成贵公司的伤亡。」

那人显然楞了一下,他不敢相信会有这幺开明的委託者,花了将近一百万美金居然容许他们任务失败,他迟疑了一下,强调道:「先生,洛可与梅尔事务所必定会达成与您的约定!」

阮虎笑道:「我知道,贵事务所有最优良的传统和信誉,但我已经不需要进行这个任务了,贵事务所只要把最后的影像提供给我,我就认为这个委託顺利完成。」

那人确定了阮虎的意愿,高兴地道:「非常感谢您的大度,您所需要的资料已经发送到第50077号不记名信箱,那信箱随时都会被关闭,请尽快上线收取视频,非常高兴能为您服务,谢谢您的光顾。」

切断通讯后,阮虎连上第50077号不记名信箱,那里只有一封附着视频的邮件,阮虎打开邮件,那视频很简单,是一个被追逐的人所拍摄的视频,他一路狂奔,他边跑边唸道:「…打开同步传送模式,第17号特派员已经牺牲了,现在由第19号特派员记录,我们遭遇强大的敌手,请求…啊~~」他回头一看,一个人正高速接近中,那特派员发出恐惧的尖叫声,那人瞬间移到他的面前,影像中断定格,最后显示的是一个模糊扭曲的脸。

那脸虽然模糊,但阮虎却可以认出那是谁!那是贝伦,贝克的手下之一,他们果然追来了!

阮虎删掉了那封信,又把50077号不记名信箱删除,让小志进行后续的清除行动。他心脏乱跳,气息有了一丝不稳。阮文心马上感受到了他的状况,她的感知从儿子身上转了过来,温柔地问道:「怎幺了?还好吗?」

那种感知面的抚慰顿时让阮虎鬆了一口气,他笑道:「没事,有点紧张而已…」

阮文心说道:「你吸收了很多能量,虽然你还可以承受,但长期下来身体可能会出问题,放鬆一点比较好。」

「是的!谢谢你!」阮虎由衷地道。他心里苦笑道:「有什幺办法呢?我看到文心和小志,连想都没想就把他们带回身边,贝克和贝伦…还有安东,迟早也会跟来吧…唉…该怎幺办呢?」

第二天一早,阮虎就用帮枪王治伤的藉口,要求阮文心尽快和他一起到金三角一趟,这是他能想出来暂时躲开组织视线的最有效方法,贝伦杀了洛可与梅尔事务所的两个特派员,显示他想要知道洛可与梅尔事务所追蹤阮文心的目的,甚至从洛可与梅尔事务所挖出他这个叛逃者二号,但幸好洛可与梅尔事务所扛住了,他们第一时间清除了阮虎的委託资料,保住了他们的信誉,但这个行动对阮虎的意义不大,管家抓住了洛可与梅尔事务所的人,虽然又把他们放了,但他们就马上被杀了,显示组织的人早就盯紧了文心,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组织的监视下,他们可能会因为自己被组织控制而稍稍放鬆对孤儿寡母的监视,但现在自己逃了,他们派了贝伦来监视,显见对自己的重视。

阮虎又一次被组织的人迫近,而且这次更近,贝克强大的身影一直压在他的心里,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逃得更远,但小志的病体还需要他弄到医疗仪,文心也需要医疗仪来治伤,自己必须活着,至少活到让他们母子都受到完整的治疗。

阮虎很想脚底抹油快溜,但阮文心可没这幺容易答应,她不只有公司的事情,还有一个儿子要照顾,早上她先跟大佬确认了儿子照护的事,大佬表示会亲自照顾他,并且帮他修练,他们祖孙很慎重的把小志的每日活动排程表讨论了一番,直到大佬确认都没问题,阮文心才放心下来。

  • 名称:等你爱我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