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超清

阮虎的感知飞快的扫入,发现这是一个密闭空间,隐藏在大楼的建筑结构中,这空间并不太大,电梯出去后就是一间圆形的小厅,小厅连接着一间医疗室,中间隔着一扇厚重的精钢铁门。这小厅的陈设非常奇怪,约三十坪米大小的圆形空间中什幺都没有,地面却竖起了一些直惯天花板的钢柱,这些钢柱也排列成圆形,似乎是什幺特别的设计。

阮虎发现有几个医生模样的人正在小厅后方的医疗室中忙碌,电梯外的小厅里正有几个紧张的军人。「退回去,不然马上就地格杀!」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对着阮虎大吼,听那声音就是刚刚在电梯里吼叫的人。

阮虎的感知扫瞄激发了一个强大的感知源,那感知源是一个受伤的军人,本来正躺在医疗室内接受医生的治疗,他感受到阮虎的感知后,推开医生站了起来,开始好整以暇地拔下身上的各种管线。

阮虎发现这间秘密诊所的守卫人力只有八个持枪士兵和两个七级修练者军官,他大感轻鬆,但那显然是卡猜的敌方强者立刻就会过来,他可没时间再跟这些守卫演戏。他放开那个昏迷的修练者往外冲,那些士兵立刻开枪,顿时整个狭小的空间内枪声大作,但他们根本打不到阮虎,只是把那个昏迷的修练者打成碎片,阮虎在钢柱间绕行,飞快地拳打脚踢,像一道幻影在小厅内绕了一圈,那些士兵全都应声倒下。

两个修练者同时大吼一声向他扑来,要是之前,阮虎还会觉得棘手,但他吸收了两个修练者的感知,已经有了对抗两人的能力,他和其中一个修练者对了一拳,同时转头向另一人发出混乱冲击,那人的感知修练不弱,被集束的混乱冲击击中,竟然只是惨叫一声,没有马上晕去,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仍然向阮虎冲来,阮虎随手把他一带,那人糊里糊涂地撞上墙,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倒地不起。

另一名修练者拼命的用能量攻击阮虎,那能量虽然被混乱护罩削弱了一些,但仍然但给阮虎一些痛苦,入侵身体的能量沿着手部的经络一路烧了上来,但很快的就被强悍的植体吸收消除,阮虎体格超凡心志坚定,完全无视对方能量攻击造成的痛苦,反而追上一步,凭着肉体力量把那人打倒,那人从没想过会有这幺变态的人,他运足能量打了阮虎两拳,拳拳命中对方,自认为阮虎就算铁人也该躺下了,但没想到阮虎行若无事地承受了,还挥舞铁拳一拳就把他打倒。

阮虎瞬间清除了所有守卫,戒备地看着通往医疗室的铁门,一面抓紧时间把两个修练者抓起来吸收感知,这两个修练者略强一些,分别贡献了11%和9%的混乱化感知,这样他的感知强度到达了需求的50%。

没过几秒,那医疗室的铁门被打开,卡猜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他上身赤裸,身上还缠着绷带,左手抓着一面暗红色的小鼓,神色沈稳斗志昂扬,看起来不像受了重伤。他看着阮虎,意外地道:「我还以为能引来枪王,嗯…你不是洛臣…」

阮虎耸耸肩:「当然不是!」

卡猜神色不变,他瞥了地上两具修练者的尸体一眼,抬起头问道:「你是哪边的人?跟我有什幺仇恨?」

阮虎摇头道:「我跟你没仇恨,这一切只是为了国家的利益。」

卡猜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是塔沙的人?」

阮虎知道塔沙是现任的泰兰国总理,他心里疑惑,嘴上却说道:「我不会承认什幺,你自己清楚做了什幺事,我也会去清理第七陆战师。」

卡猜露出苦笑道:「原来我们都被算计了,可笑,他们还以为自己在算计人呢!」他顿了顿,又对阮虎说道:「你是哪个家族的人?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高手,有机会合作吗?」

阮虎摇头道:「你说可能吗?」

「那就算了吧,这时候说什幺都来不及了!喝!」他狂吼一声,右手往那小鼓一拍,那小鼓「咚」的一声轻响,那响声虽然不大,但蕴含的感知爆发向阮虎压来,阮虎一个闪身,闪过了感知束的正面冲击,但这小厅实在不大,而且小厅的形状似乎计算过,非常适合偏折这类音波型态的感知。那感知爆发在小小的空间中迴荡,又被钢柱干扰,爆发出许多散乱的感知涟漪,那些感知波纹互相干涉,有些互相增强,有些互相抵销,顿时整个空间好像被风暴席捲过一般。

好几声垂死的惨叫声从卡猜的后方传来,那些救治他的普通人医生全都七孔流血的倒毙,根本承受不了他的一击。

阮虎靠着混乱护罩偏折了许多感知冲击,但仍然受到一些震荡,他没想到卡猜设计这个小厅居然有这种目的,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陷阱,专门对付比他更强的强者,在这种地方和他战斗,确实比在空旷的地方吃力,幸好阮虎一路下来,杀死了四个修练者,感知能力也提升了,这才没受到太大的伤害。

卡猜故意出行假装受伤,就是希望引诱枪王来这里杀他,没想到枪王没来,反倒是阮虎找来了。他见自己一击无功,讶异地笑道:「不错!不错!我国居然出了你这种强者,看来我要拿出真本事了。」他开始一下下的敲起小鼓,一面敲一面快速的移动,他的鼓音似乎跟钢柱的分布有关,每次都发出集束鼓音往小厅的特定方向扫去,那鼓音又被墙壁和钢柱反射和共振,渐渐的形成一个越来越强大的鼓音共振感知领域。

阮虎感觉到周围的感知波动一圈一圈的压了过来,知道不能等这领域形成,不然卡猜就要引动鼓音领域来攻击他了,他抢上去追击卡猜,可是卡猜的步法很诡异,让他就像泥鳅一样在钢柱间闪来闪去,阮虎现在体内的能量不强,只能凭着变态的肉体力量追杀卡猜,虽然他的速度很快,但受到钢柱的干扰,不能尽情追击,加上卡猜设计了这个地形,又刻意修练特殊的步法,一时之间,他们两个陷入了追逐。

卡猜的小鼓鼓音越来越快,一波波的感知波纹互相共振,感知波纹形成的领域越来越强大,阮虎开始感觉到压力,他知道这不是实际的压力,而是感知面的威压,以这威压的规模,若让卡猜把这招发出,自己的混乱护罩肯定挡不住,他心中大急,但只能追着卡猜转个不停,却一时没办法抓到他。

阮虎突然停下脚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卡猜也停下步法,一面加强鼓音,一面笑道:「你死定了,準备好接招了吗?哈哈!」

他话声还没停,阮虎就抢先叫道:「接招!」他趁着卡猜停下的瞬间,对他发出混乱冲击,卡猜一时不察,居然被他的混乱冲击撞个正着,他惊叫一声,整个人向旁一闪,又躲过了阮虎的一击。

阮虎心中大怒,这家伙简直像泥鳅一样滑溜,中了他一记混乱冲击,居然还能跑掉。他生气跳脚,却不知卡猜的心中惊吓到了极点,他的锁魂鼓本身有护体的功能,不然如何承受这不分敌我的感知鼓声呢?但刚刚阮虎的一记精神冲击,居然穿过锁魂鼓的防御,让他的感知受到一些伤害,虽然他还勉强能保持精神清明,但感知中却有一种战慄的感觉,似乎感知就要片片散去一样,他不知道这是混乱感知正在渐渐把他的感知混乱化,只被吓得魂飞天外,手上的小鼓拍得更紧,脚下也溜得更快了。

阮虎又抓了几次,都没办法抓到卡猜,他忿忿地想道:「这房间的大小是卡猜设计的,他一定做过精密的计算了,我无论怎幺抓,只怕都在他的算计之内,除非我的手能变长!」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问小志道:「战器怎幺使用?」

「输入能量就可以了!」小志立刻回答

阮虎摘下腰带上的水晶手把,顺便启动骨头项鍊,那项鍊上的骨头发出一圈淡红色的光芒,护住了阮虎。阮虎把能量运到那手把上,只见一道红色的能量束伸了出来,阮虎讶道:「这不是光剑吗?」

卡猜大怒吼道:「我的七情玉?我的虹光剑?你这个小偷!把我的战器还给我!」他用力一拍小鼓,无数的鼓音汇合成一股,向阮虎压去,阮虎拼命的振动混乱护罩,不断的把鼓音感知化散消去,他挥动光剑,向卡猜劈去,有了这把剑的补强,卡猜没办法单靠步法避过他的剑,只好向医疗室退去,只听噹噹连响,阮虎砍断了好几根钢柱,又一剑砍在医疗室的门上,顿时把那片厚重的钢门切出一条长长的裂缝。

只听「轰」的一声,锁魂鼓聚起来的感知爆发起来,阮虎被感知锁定,根本没办法逃,他的混乱护罩撑不住,瞬间就溃散开来,在那一瞬间,他胸口的骨头项鍊又被激发出一圈明亮的火红光芒,堪堪护住了他的头胸,阮虎只觉一股强大了精神冲击撞向他的感知,整个人腾飞起来,被感知爆发扫得撞在墙上。

卡猜终于把大招成功的发了出去,果然一击打倒强敌,他悬着的心这才落回肚里,但他丝毫不敢大意,继续拍着小鼓,小心翼翼地从医疗室出来,又回到圆厅中,只见阮虎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感知也消失了,似乎陷入昏迷,但卡猜仍不敢相信,继续拍打的锁魂鼓,努力的调集感知,调整着爆发过的感知场,準备再度发出最强一击。

在他跨出医疗室的同时,地上的阮虎突然诡异地沿着地面向他飞射过来,卡猜的鼓音一催,反射式的再次发出感知爆发,同时飞身退入医疗室中,但阮虎顺着地面直向他追来,卡猜的感知鼓音再次引起爆发,只见空间一阵扭曲震荡,阮虎喷出了一口鲜血,但仍然滚在地上挥出能量剑光向他劈了过来。

那鼓音的感知爆发虽然厉害,卡猜又靠着地形集中的爆发的强度,但他独独算漏了地面,整个空间到处都会受到震荡,但地面却不是鼓音集中的焦点,阮虎刚刚被打倒时注意到了这件事,顺着地面发动攻击,果然撑过了第二波的感知爆发。

卡猜準备好的大招已经发了出去,他来不及调整好感知场发出下一招,只好用力的拍打锁魂鼓,发出一道道凝聚的感知鼓音轰击阮虎,但阮虎根本不怕这种程度的攻击,重新张开的混乱护罩偏折挡开了鼓音袭击,他跳了起来,追着卡猜不断砍杀,卡猜只好一退再退,绕着医疗室不断闪避。

这次他可不佔优势了,医疗室的大小和形状不是为发挥鼓音的最大效果设计的,阮虎还不断的追杀他,让他几乎没有时间準备大招,他逃了几下,就又被阮虎的混乱冲击打中,这次造成的影响就明显多了,他只觉得一阵晕眩噁心,脚步一个踉跄,还没等他清醒过来,只觉得一阵剧痛从下颚传来,他被阮虎一个上钩拳打中下巴,整个人飞了起来,撞在医疗室的墙上,他的肉体强悍,虽然中了一拳,仍然还有活动能力,但他先前受到的混乱冲击渐渐发挥效果,他的感知开始出现问题,受到这记重拳后,整个人昏昏沈沈,怎幺样也聚不起感知。

阮虎鬆了一口气,卡猜的锁魂鼓出乎意料的难缠,他为锁魂鼓的特性设计的地下空间实在太巧妙,如果不是被打趴后发现地面是这个阵势的弱点,他也没那幺容易打败他。

阮虎不敢拖延,他把混乱感知打入卡猜体内,开始吸取他的感知,在他的心中,小志不断发出警告道:「主人!您刚刚混乱护罩中断了两秒,如果被组织侦测到您的植体监控讯号,他们最快将在六分钟后到达!」

阮虎大急,连忙叫道:「帮我注意时间!」他加快吸取感知的速度,但卡猜从小靠着锁魂鼓修练感知,感知比一般的修练者还要强大,阮虎只觉得大量的混乱化感知汇入他的感知中,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枯竭的样子。

在小志的倒数中,阮虎一面吸取感知,一面提起卡猜跑进电梯,他按下上升的按钮,电梯却动也不动,似乎在刚刚的战斗中损坏了,阮虎正考虑钻进电梯井,突然,一个熟悉的威压从上方压下,阮虎叫道:「天啊!是安东,他怎幺还没走?」

小志才倒数到三分二十秒,安东就已经到了,他还停留在金三角评估鸦片的产量,收到组织的紧急通知后,就马上瞬移过来,开始到处扫瞄混乱感知的源头,但阮虎已经重新升起混乱护罩,死死的压住他的植体监控讯号,安东一时找不到他,但安东一点也不急,他落在这栋五层楼房的顶楼,监视着这片区域的动静,他很有耐心,因为贝克也正在赶过来,只要贝克在,洩漏出监控讯号的二号就再也不能翻天。

阮虎提着昏迷的卡猜,慢慢的退出电梯,现在他不敢从电梯溜走了,但困在这个密闭空间,岂不是等安东来瓮中捉鳖吗?

阮虎心头大乱,他退入医疗室后,看见那张唯一的病床,突然发现这张病床很奇怪,一般的病床都是可移动式的床架,但这张病床跟一般的床没两样,反而有点像枪王家的那张可掀床。

阮虎扑到病床边,沿着床缘摸索,摸了半圈后,果然摸到一个把手,他用力一掀,那病床掀了起来,露出底下的密道,阮虎鬆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头上传来密集的枪声,这个基地的卫兵发现了安东,正努力消灭这无法辨识的入侵者,安东似乎对这些小苍蝇有点反感,他随手一击,整个基地晃了一下,所有站着的人全部倒下,枪声也停了。阮虎不敢停留,赶紧钻入密道中,沿着密道飞快的溜走。

  • 名称:擅长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2: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