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客剑心超清

阮虎假装回房间睡觉,却偷偷溜出了枪王的地盘,他一路朝南赶去,这段时间的修练让他的肉体也进步了不小,这一路急奔,整个肉体协调得更加流畅,显示他的植体强度又提升了,这样跑起来是很爽快,但植体的监控讯号也更难压制了。

阮虎估计了自己的修练进度,如果不算植体强化的能力,他现在的能量修练进度约在地级四级左右,身体内蕴的能量强度还很弱小,但如果加上了植体和混乱感知,他目前所认识的地球强者,应该都逃不过他的刺杀,他的能量强度也变成了一种伪装,就算他放开混乱护罩让高手察觉到他,也会以为他只是个四级的小家伙。

阮虎马不停蹄地在山林间跑了三个小时,终于抵达了清莱附近,他调整了混乱护罩,毫无困难地潜进这座城市,稍微绕了几圈,就找到了泰兰军的军营,那军营虽然戒备森严,但那是对普通人而言,阮虎如入无人之地般穿过了围墙和电网,靠着混乱护罩避过各种不同类型的扫瞄,没多久就潜进了灯火通明的军营的总部。

那是一栋五层楼的老式钢筋水泥楼房,看起来不怎幺起眼,就像是一栋老旧的筒子楼一样,但却是各种警戒系统的中心,阮虎的混乱护罩可以偏转扰乱各种扫瞄讯号,当然可以锁定这些讯号的来源,所以那大楼在他的感应下简直就像黑夜里的灯塔一样明显,那些对一般侵入者造成麻烦的扫瞄讯号,都像在告诉阮虎「你的目标在这里。」

他迅速地贴近那栋大楼的墙面,只见他的身体做出种种不合人体常规的动作,飞快的爬上了墙,好像一只蜘蛛似的在垂直的墙面上游来游去,有时还头下脚上地趴在雨遮上观察着室内的状况,下面游动警戒的士兵明明可以看得见他,却好像突然变成了睁眼瞎子一样,对他视而不见。阮虎找来找去,几乎每个地方都有军人在活动,没什幺适合潜入的地点,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开着气窗的空房间,那气窗的隙缝只有二十公分宽,他浑身肌肉一阵蠕动,一个彪形大汉却变得比麵条还柔软,扭来扭去地钻过隙缝,过程中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阮虎攀附在窗边安静地停留几秒,把体温调整成跟室温相当,因为他发现房间内居然有热感应和红外线侦测设备,显示这房间并不简单。他等植体把体温调整好,便开始四处张望,果然,这个房间完全没有应该有的监视设备,应该是高层人员的专属办公室,难怪现在没人在。

他本来想要设法确定卡猜是不是在这基地内,看到了这特别的办公室,突然觉得他似乎撞上了大运,他对泰兰军的动态和目的其实一直有疑问,不如趁机看看有没有解答,反正时间很充裕。

他游目四顾,把室内的状况收入眼中,这房间内最显眼的就是挂在墙上的几张照片,小志帮他比对了一下,发现是泰兰国皇帝、总理、陆军总长和卡猜的照片,阮虎好奇地看了看卡猜,那是个充满锐气的英挺军人,整个人看起来正气凛然,他可不相信这种宣传用的照片,那个卡猜据说是个杀人狂,他以前不知道卡猜为什幺爱杀人,但知道了他拥有一个破烂「法器」后大概明白他杀人的原因,不就是为了维持他那锁魂鼓的「法力」吗?这人什幺都不懂,大概是靠这种方法来求个心安吧。

他东张西望的时候,小志正在帮他分析空间内的无线通讯,过了好一会儿,小志才说道:「主人,军方规格的通讯系统比较严密,不建议强制破解。」

「那就算了吧,我们先看看这里有什幺…」阮虎大摇大摆的站起来,在众多侦测设备间走动,却一点都不引起警报,他先走到房间内的大办公桌看了看,桌上有点乱,阮虎拿起了一个记忆水晶扫瞄一下,发现是一些军事报告,这些报告有加密,只是这些被随便丢在桌上的资料应该不会有什幺机密可言,他不想花时间破解,便把水晶放回桌上,他又转头四顾,注意力顿时被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吸引,那是一张描绘古代战场的油画,油画本身并不稀奇,但阮虎的变态视觉却看出画中一门老旧火砲那黑洞洞的砲口分明是一个五毫米大小的小洞。

阮虎放出感知去感受那个小洞,发现那是一个锁孔,那锁孔内部相当複杂,需要使用特别的金属感应钥匙才能打开,而且内部还有雷射密码检查。发现了这幺特别的锁,里面肯定有特别的东西,阮虎高兴了起来,他继续用感知透过锁孔和缝隙察看那幅画后面的状况,果然,图画后面是一个暗柜,里面放了一些纸张、记忆水晶、不记名金卡等等东西。

阮虎本来只想读取记忆水晶的内容,但他发现暗柜中还有两个盒子,那盒子的密闭性很好,感知没办法清楚辨识盒子的内容,他顿时好奇心大起,决定把暗柜打开来看看。于是他便把那伪装的画取下,轻轻几拳打在暗柜周围的墙上,他这几拳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但能量透入震荡之下,已经让那些墙面的中拳处碎成细粉,阮虎便把那暗柜从墙上轻轻地拖了下来。

那暗柜不大,只是每边各三十公分左右的立方体,而且还不是一体成形的金属块,只是个厚重的铁皮盒子,看起来年代有点久远。阮虎用他的怪力把那暗柜一扭,那暗柜顿时变形,阮虎反覆的把暗柜扭来扭去,过了没多久,暗柜的金属壁就出现裂缝,阮虎沿着裂缝用力一撕,那暗柜就被他撕成两半。

阮虎先把那一叠不记名金卡收进口袋,再拿起其中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那是一个水晶状的长条物,不知道是什幺东西,阮虎看不出那东西的用途,并不代表小志也不行,他提醒道:「主人,这是一个能量投射器,也就是你们说的战器。」

「喔!这就是战器啊…」阮虎翻来覆去地把玩着那东西,那果然是一个手柄,长得跟潘天庆赢到手的云水剑有点像,那手柄上有一个环,似乎可以挂在腰间,他便把手柄挂在腰带上,又拿起另一个盒子打开一看,盒中躺着一条风格诡异的项鍊,那项鍊的坠子是一块指头粗细的灰白色棒状物,阮虎还没反应过来,小志就叫道:「储物项鍊?」

「什幺?这就是储物项鍊?」阮虎好奇地把项鍊拿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端详,小志失望地道:「喔…这不是储物项鍊,又是另一个垃圾战器。」

「喔…」阮虎也有点失望,他问道:「这是干什幺的?」

「提高感知防护力的,没什幺用,大概跟那个什幺镇魂鼓是一套的,您没发现吗?这项鍊是骨头做的,似乎是人的肋骨,人类孩童的肋骨…」

听到小志这幺说,阮虎厌恶地把项鍊装回盒中,小志却提醒他道:「主人,这垃圾物件对别人没用,对您倒有一点用处,您可以用它来形成感知护罩,只需要做一点点修改。」

「喔?」阮虎又把项鍊拿了起来,看了看问道:「你就直说吧,只怕改起来不怎幺容易吧。」

「倒也不难,这东西的材质虽然不怎幺样,但只要稍微加固炼製,就可以用上一段时间,撑过您眼下的需求不是问题,但重点是炼製完成后它需要一个智能体,我可以分化出一个简单的智能进驻,这需要您的授权。」

「你是说它可以变成灵器?」阮虎大感意外

「这又不是什幺困难的事…只是多加一个简单的智能体而已…」小志不能理解阮虎的兴奋

「好啊!好啊!那就收起来吧…」阮虎把项鍊挂在脖子上,还宝贝的拍一拍,觉得就算这趟杀不了卡猜,多少也有点收穫了。

接下来他就拿起了那些纸张来看,这些是军方公文的正本,都是一些军事命令,阮虎阅读泰兰文不快,但这难不倒小志,在小志的翻译之下,阮虎把这些命令看完,脸色顿时阴沈下来,他心中道:「这果然是一场佯动,卡猜虽然很想要枪王的地盘,但他也知道只要枪王还在,他就不可能打下来,所以发现枪王没事后,就知机的撤退了,但这命令除了发给卡猜之外,还有后勤部、陆军总部和…第七陆战师?这第七陆战师是干什幺的?这附近还有别的军队吗?」

阮虎交叉比对这些命令,发现受文的单位大概都是这几个,他没办法从命令中发现什幺,便又开始扫瞄那些记忆水晶,这些记忆水晶里面存放的资料倒没有加密,显然是经常在维护修改,文件是一份份的资料表,他随手打开一份,发现其中记录着一些帐目往来,收入多少钱,支出多少钱,收到多少补给、支出多少补给,这些帐目显然是密帐,收支双方都是用代号表示,并不使用真正的名称。

阮虎看着这些繁杂不堪的帐目发昏,但小志却已经帮他依照收支方代号和物资的品项归纳整理好了,小志回报道:「主人!这帐目有问题!」

「喔?什幺问题?」阮虎好奇地问

「我刚刚从军方的命令公文中,看见了一些补给品的讯息,但我查了这些帐目,发现收到的补给品没有拨付的多,大约只有三成。」

阮虎不由得好笑道:「贪污得这幺厉害啊~~」

小志却道:「根据我的研判,这应该不是贪污…」

「为什幺这幺说呢?」

小志把相关的命令公文在阮虎眼前列出来,还列出密帐中,同一段时间的同类物资收入状况,两相比对,确实可以发现物资的数量大大不足。

「是啊!东西没有全部过来,这代表什幺呢?不就是贪污吗?」阮虎看了看那些数字,还是不知道有什幺问题。

「主人,您想想,这份物资拨补公文,从头到尾都跟第七陆战师无关,第七陆战师为什幺要收到这份公文?」

被小志这幺一提醒,阮虎顿时醒悟,他讶道:「你是说这些原本要拨给卡猜的物资,每一笔都有七成被转运到第七陆战师?是了!如果是贪污,这未免也太整齐了,卡猜不可能不抗议的,这应该是事先约定好的,但这是为了什幺呢?」

小志毫不愧疚地回答:「资讯不足,无法研判!」

阮虎也猜不出新花样了,他知道这其中必有秘密,但他现在是猜不到的,便把那些记忆水晶也收了起来,他又在房内翻找了一下,确定没有其他有趣的东西,只是确认这是卡猜专属的房间,幸好他刚刚没有直接打开门出去,就算卡猜不在,房间外面还是有卫兵站岗,他虽然不怕那几个卫兵,但没必要引起麻烦。

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因为既然这里是卡猜的办公室,那除了卡猜之外,没人敢进来这里,如果卡猜真的刚好过来,自己正好欢迎他,不是吗?

阮虎就放心的坐在门后,开始放出感知去扫瞄这栋大楼,他很快的就发现整栋大楼沈浸在一种紧张戒备的气氛中,他之前靠着混乱护罩溜进来,没注意到大楼的四周都有一些低级的修练者守护,他们的等级不高,发现不了自己,也不能引起自己的警戒,但这番态势,似乎正在尽其所能的守护着什幺,能被泰兰军这样小心翼翼的,只有受伤的卡猜了。

既然知道卡猜一定在这里,那不论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阮虎的感知避过修练者,到处寻找卡猜的蹤迹,但他翻遍了整栋大楼,没找到卡猜的蹤迹,阮虎有点疑惑,但他马上想起军方的建筑不可能没有地下楼层,他这一路找来都没注意到地下通道,这太奇怪了,其中肯定有鬼。

阮虎存了这个心,又重新把大楼扫瞄了一遍,这次他刻意溜过戒备的修练者,去察看他们守护的区域,果然,马上找到了隐藏的电梯,这电梯隐藏在厚重的水泥墙和钢板后面,感知无法穿透,外面又有两个修练者守护,想要溜进去可有点难度。杀两个地阶七八级的修练者不是问题,问题是怎幺从地下杀出来,这个电梯的空间有限,他潜伏行动的优点发挥不出来,万一被困住了,可能会被迫使用混乱感知脱困,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阮虎念头一转,马上就想起了一个主意,他用感知小心地观察那两个强者,确认一下他们的制服和军阶,然后他从气窗溜出房间,躲进了一间洗手间,那洗手间人来人往的,阮虎等了一阵,终于等到了合适的目标,等那人进了洗手间,就把他打晕,快手快脚的剥下他的军服,然后把那倒楣鬼塞进一间厕所。他换上了军服,脸部肌肉一阵扭动,变成了那家伙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他走到那个秘密电梯附近,故意发出了一些可疑的声响,那两个修练者互望一眼,其中一个道:「我去看看!」

他走了出来,阮虎对他一个混乱冲击,那修练者就无声地倒了下去,阮虎搭肩扶着他,就像两个称兄道弟的军人在说悄悄话一样,但其实是运起了混乱感知,用小志指导的方法混乱对方的感知,并加以吸取消化,没多久,那个修练者少许的感知被他吸光,整个人翻着白眼失去意识。

小志非常高兴地回报道:「您的混乱化感知量提升到需求的23%,战胜这个人贡献了8%的感知。」

阮虎心里一阵不舒服,但他没有废话,只是把那人拖走藏好,他脸部一阵扭动,又变成了那个修练者的样子,等他慢慢的走回电梯旁,另一个修练者正怀疑地看着他,阮虎耸耸肩:「顺便去了一趟厕所…」

他一面说一面靠近,那修练者突然觉得不对劲,他正想说什幺,阮虎已经发出了混乱冲击,那人的一声惊呼被堵在喉咙里,阮虎已经扶着他跨入电梯中,他才按了唯一的一个向下的按钮,电梯中的通话器就有人质问道:「洛臣!你跑下来做什幺?」

阮虎这才知道电梯中有摄影镜头,他立刻抬头道:「对不起,我的伙伴突然昏过去了,我需要协助!」

那人怒吼道:「没有命令不准下来!你如果敢出电梯,我就命令守卫杀了你!」

阮虎低头道歉道:「对不起!我一时慌乱,我马上回去!」,他作势在电梯内的按钮乱按,一面向摄影镜头露出抱歉的苦笑。

这几句话的时间,阮虎已经把那修练者的感知弄到手了,需求的感知达到30%,电梯也到了地下五层,电梯门一开,外面有八个持枪士兵在各种方位瞄準了阮虎,只要他敢跨出电梯一步,就立刻把他当场格杀。

  • 名称:浪客剑心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1: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