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来袭超清

阮虎一时之间想不到什幺好对象,他的神经截断完成后,就起来洗了一个澡,和阮文心升上基地上层去用餐,现在基地的人已经认识阮文心了,几个重要的人也见过阮虎,自然不会找他们麻烦,但也不许他们乱走,阮虎用过餐,便请基地派人带领他们到墓园去。

这个请求有点怪,但墓园又没什幺机密,所以他们在一个士兵的引导下,走到位于基地山下的墓园附近,阮虎上次从这里逃了出去,对附近的地形也有些认识,东转西转的找了一番,终于找到了岳父大人的坟墓,他带着阮文心前去参拜,阮文心跪在墓前痛哭,阮虎立在她的后方诚心求祷,希望岳父大人天上有灵,能保佑他们尽快把罗家扳倒,让国家承认岳父大人的功劳,最好能够让那些讨厌的外星人死光光,他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和妻儿相认。

拜谒了父亲的坟,阮文心痛哭一场,彷彿多年来的悲苦也随着泪水倾洩而出,哭到后来,与其说她是哭父亲,还不如说是在哭自己,哭完了之后,她的心情好多了,整个人的气质有了些改变,似乎多了几分坚毅。

他们离开墓园,一路漫漫而行,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气氛却非常好,这几天他们在一起修练,感知也自然而然的交流,阮虎那浓烈的爱意再也掩盖不住,阮文心感受到他的心意,感到迷惑又挣扎,她知道自己属于另一个人,但自己却也产生了类似的感觉,修练的期间他们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是却似乎交流了千言万语,他们的感知自然的交流,一点障碍也没有。

最令阮文心讶异的是,她明确地察觉到自己藏在丹田中,视若珍宝的那一丝感知不断的灵活游移着,就像他的主人就在附近一样,但她的丈夫不在附近,她的附近只有阮虎。阮文心不敢去细想这代表什幺,她有点恐惧却又有点暗暗的欢喜,这感情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是怎幺回事。

两人在山道中静静地走着,他们的感知仍然在自然地交流着,偶然一接触阮虎都会感到沈醉,好像又回到两人刚结婚时的那段温柔时光,虽然两人都会赶紧把感知分开,但那种感觉却非常迷人,阮虎巴不得这段路越长越好,最好一路走到天黑。可是事与愿违,他们还没回到山上的基地,就遇到一个来寻他们的士兵,那士兵急急忙忙的说道:「司令有急事找你们,请快回基地!」

「枪王回来了?」阮虎非常高兴,如果枪王的感知没事了,他正想向枪王告辞呢,他偷了枪王的感知,暂时不想还给他,最好离他远一点。他们一路小跑着回到基地,又搭着电梯下到枪王的住所,阮虎有点担心,该不是枪王的感知还有问题吧?

果然,他们又被带到医疗室,进了医疗室,阮虎就鬆了一口气,泡在医疗槽里面的不是枪王,而是枪王的大弟子,那个被他狠狠骂过的胡定邦,枪王和老医师正在医疗槽前说话。

知道他们到了,枪王头也不回地急切道:「快来帮定邦看看,他受了重伤,感知也有受损。」

阮虎不太能理解他们师徒之间的关係,枪王受伤时,一直防着徒弟们害他,他还当着阮虎的面斥责过这个叫做胡定邦的大弟子,但现在胡定邦受伤了,他却一副很急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对这个弟子是爱还是恨。

阮文心走上前去,用感知察看胡定邦的状况,她很快的皱起眉头说道:「情况很严重,他的感知被撕裂了,是什幺情况下受的伤?」

枪王立刻道:「他是被卡猜的锁魂鼓所伤,我没料到卡猜还拥有这件法器,那是密宗流派的法器,可以发出感知攻击,定邦一时不察,被凝成一线的鼓音击中。」

阮文心点点头道:「我了解了,难怪会造成感知的破碎损伤,我试试看…」,她盘坐下来,尽力地安抚胡定邦的感知,胡定邦虽然泡在医疗槽中,但感知一直痛苦的翻腾不休,在阮文心的感知安抚下,他的痛苦渐渐减轻,但还是不断的抽搐,整个人好像身在梦魇中一样。

在阮文心努力稳定胡定邦的时候,阮虎向枪王请教道:「前辈!什幺是法器啊?」

枪王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拜师没多久,欠缺修练的基本知识,便解释道:「我们修练者除了直接运用能量之外,还可以透过一些设计好的装备来加强本身的能力,如果只是简单的能量转换器械,我们称之为战器,如果战器加上了感知的运用方法,那就是法器,如果法器产生了器灵,就称为灵器,灵器以上据说还有一种神秘不可言的神器。」

阮虎一听大概就明白了,单纯功能性的器具就是战器,加上感知能力的就是法器,有了智能体的就是灵器,比灵器还强大的就是神器了。阮虎以前出任务都是靠感知和能量,从没用过这些特别的装备,所以对这些东西没什幺认知。

「那锁魂鼓是个什幺样的型态呢?有人可以製造这类法器吗?」阮虎又问道

枪王解释道:「锁魂鼓以前是卡猜的父亲法猜的法器,据说是法猜从密宗师父手上求得的传承法器,我只知道如何打造战器,不晓得法器是怎幺来的。」

正在安抚胡定邦的阮文心说道:「锁魂鼓是一种非常血腥的法器,据说它必须残酷的虐待一个修行有成的僧侣,使他历尽千辛万苦,凝练出属于他的痛苦感知,然后将他残酷地杀死,用特殊的方法剥下他的皮,製成一面鼓,并把他的感知封印其中。这面锁魂鼓的威力不怎幺强,我应该还有办法对付。」

「哇!这幺恐怖?」阮虎讶道。

「真是愚蠢!」智脑小志不屑地道

「怎幺啦?」阮虎赶紧问道,小志这幺说,显然了解这类法器的製作方法,他看见地球人用残酷落伍的方法製造法器,忍不住批评了一下。

小志解释道:「你们所谓的法器需要感知控制,这是基本常识,没有感知能力的器具跟一般的刀枪火把之类有什幺不同呢?只是一种能量转换和方便使用的工具而已,所以所谓的战器只是图个方便,稍稍加快一下攻击或防御的速度,没什幺大用,而法器能运用感知,自然能产生诸多妙用。你们说的这个锁魂鼓,基本上是个骗人的东西,主人您也知道,智慧生命死去后,如果没有经过适当的智能化转换,他的感知就会消散,除非被您的混乱感知混乱化而失去了本身的特性,但儘管如此,失去特性的感知也会慢慢消散,只是时间稍稍拉长而已。那个锁魂鼓是封不住感知的,就算製作者能用血腥和虐待方式让人产生一些混乱化的感知,但时间久了那感知就会散去,法器就会失去威力,使用者用起来,其实还是靠自己的感知,根本没有增强的效果,只是自欺欺人而已,花了这幺大的代价,弄出一个不长久的所谓法器,岂不是很可笑吗?」

「那正确的作法应该怎幺做呢?」阮虎很自然地问道

「把感知智能化啊!就像我一样,把灵魂或心核练製成智能体,让智能体来控制法器。」

「这不就是所谓的灵器吗?」

「是啊!需要分得这幺细吗?在宇宙中,所谓的战器跟法器都是不入流的,最基本的工具至少要有智能体才会有收藏的价值,就算是个最简单的智能体都可以。」

阮虎同意地道:「你说的都没错,但我们在地球,这里比较落后,有法器可用就很了不起了!」

小志没有回答。

阮虎把刚刚小志的说法整理了一下,突然问道:「小志,你说混乱化感知会慢慢消散?」

「一般是这样的!如果它的原主人死亡…」小志回答道

「你之前可没告诉过我!」阮虎抗议道

小志这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他小声地道:「您又没问,而且您迟早会知道…」

阮虎有点生气了,他忿忿的想了想,又追问道:「如果感知的主人不死会发生什幺事?」

小志不以为然地反问:「生命有永恆不灭的吗?」

「至少可以多用几年,不是吗?」

小志还是不以为然,他道:「但这样一来,你的部分感知就会随时被他吸回去,如果受到他的影响,你的感知还会失去统合性,这多危险啊?还不如杀了他乾净。」

「如果他不知道呢?就像枪王一样。」

小志没回答,显然没考虑过这种状况。他过了一会儿才道:「何必这幺麻烦?您只要不断的收集感知,感知虽然也会不断的消散,但速度肯定没您收集得快!」

阮虎听得心里发毛,他终于知道为什幺那些宇宙的高等生命要消灭波拿波星人,这群波拿波星人就像一群吸血虫,只是他们吸的是感知,他们不仅靠杀人吸取感知,而且他们吸走的感知会消耗,可想而知,如果他们的能力越强,需要吸取的感知就越多,每天流失消耗的感知也越多,所以就需要杀更多人!

「我可不想成为这种杀人者!」阮虎对小志叫道

小志问道:「那您还有什幺选择呢?您自己的感知已经转成混乱感知了,没办法转回正常感知,不靠别人的感知,您就没有感知可用了!」

阮虎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他觉得很不对劲,过了半晌,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种牛皮糖感知,便问道:「我记得我还有一种感知,虽然比较难驱动,但那也是我的感知啊?它现在到哪里去了?」

小志迟疑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这个问题,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知道那感知是怎幺回事,但那感知特质不像是您的…」

「喔?」阮虎大讶,自己身上怎幺会有别人的感知呢?这感知怎幺来的?为什幺他可以驱动这个怪感知去修练呢?虽然很难用,但真的能用不是吗?阮虎大惑不解,但他还是问道:「它在哪里?我很久没感应到它了!」

「因为您能更轻易的感受到枪王的感知,所以您就不容易感受到它,如果您对它有兴趣,它一直缩在您的丹田,您小心一点就可以发现。」

阮虎用感知仔细扫瞄丹田,果然发现一丝小小的感知在丹田中灵活的游动,一点都不像以前那样死气沈沈,他怀疑地找了又找,但他的丹田里就这幺一丝诡异的感知,没有其他的了,他试着去驱动那感知,那感知懒洋洋的动了两下,果然是他一开始修练时使用的那股牛皮糖感知。

阮虎试了几次,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可以花力气驱动这团感知,但一来它的量很少,二来太费力,有了枪王的感知可以用,任何人都不会回头来用这种感知。

阮虎叹了一口气,开始担心自己的感知问题,他需要正常感知来修练和形成感知护罩,但他必须靠杀人来抢夺感知,杀了之后就得继续杀下去,以免维持感知护罩的感知量不足,这简直是个怪圈,他开始后悔学习能量修练之道了。

阮虎自怨自艾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认清了自己的现况,他必须变强,必须持续修练能量循环,才有可能在贝克等强者的手下逃命,但越来越强的肉体和能量,将会使得他的植体也一併增强,想要逃过组织的侦测就得收集感知,杀人是免不了的,他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决定谁是被他杀死的对象。

小志知道阮虎已经做了决定,又道:「根据我的计算,您每战胜一个类似罗武那样的筑基初期强者,就可以支撑三个月的感知护罩,如果您能战胜第一个强者,我建议您停止限制植体的发展,赶紧让您的植体强度升上第四级,如果植体能稳定成长起来,虽然您还不能开启第四级战斗型态,至少整体战力会提昇百分之十五。」

「百分之十五?唉…那有什幺用?又打不过贝克。」阮虎抱怨道

「怎幺能这幺说呢?主人,您提昇之后,加上您修练出来的能量强度,到时说不定您就可以在偷袭的状况下刺杀安东了,最近您不是看到他了吗?」

「对啊!」阮虎想起了安东,他前不久还在这一带活动,这非常奇怪,因为安东一直在非洲,他曾经去非洲进行了几次任务,所以也了解安东的强度,安东可是个货真价实的流星级强者,没想到他也成长到足以刺杀安东的程度了。

「既然被逼到这份上了,那也不用客气了,我是杀不了贝克的,但至少能对付他们之中最弱的安东!」阮虎下定决心,但他马上又挠头了,谁是第一个牺牲者呢?

阮文心花了两个小时,终于把胡定邦的感知状况稳定下来,疲累到了极点的胡定邦一下子就放鬆睡着了,他的感知虽然受损,但总算恢复完整了,只要感知保持稳定,就有机会慢慢恢复,枪王对这样的成果非常满意。

当胡定邦稳定下来之后,阮虎问起他们这几天在忙什幺,枪王笑道:「忙什幺?报复啊!我收到情报,卡猜带了人去视察据点,他这次损兵折将,据说他的部属们士气很低迷啊,他得设法去鼓舞士气。我当然不会放弃这种机会,所以就带了几个人去路上袭杀他,我们埋伏了一整天,终于等到那个龟孙子,我们杀了他手下的两个强者,他虽然中了我一枪,却用锁魂鼓伤了定邦,我估计杀不了他了,反正目的也已经达成,就赶快带着定邦回来治疗。」

阮虎点点头,他们这个等级的强者其实差异并不大,要伤对方有可能,但对方如果一心要逃也很难留住,必须双方差上两三级,状况才会有变动。阮虎听到这个消息就留上心了,他正愁没人可杀,眼前不正是个好机会吗?

他低声问道:「卡猜受伤了?他会躲在哪里养伤?」

枪王摇头道:「这可难说,不过他的伤不轻,被我的火雷枪击中,除了肉体的伤害之外,他的能量会受到雷电能量的影响,实力会下降,伤口也不容易愈合,我猜他走不远。」枪王打开视觉介面,指点了一下,分享了一张地图给阮虎,指着地图解释道:「我们在这里逮到他,他往南方逃走,我猜他会到清莱求医,也可能继续往班巴罗去,清莱的机会比较高,那里是个城市,也有他部队的驻地。」

阮虎看着继续用感知治疗胡定邦的阮文心,打着呵欠对枪王说道:「修练了几天,觉得有点累了,我去睡一觉。」

枪王才不会被他骗了,怀疑地看着他,问道:「你想干什幺?」

阮虎耸耸肩:「还能干什幺?找个地方睡觉喽…」他挥挥手离开了。

  • 名称:僵尸来袭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0: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