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旗超清

「所以,目前的状况是这样…罗家的黑手又伸过来了,我们正在想办法对付。」阮虎大致的把整个状况解释了一遍,阮文心只是垂头听着,没什幺表示,也一直没问问题。

阮虎看了看她,叹气道:「所以我需要有人可以治疗枪王前辈的感知创伤,你治好了文音小姐的感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可能也治好枪王前辈。」

阮文心还是不说话,阮文音劝道:「姐!要是你能治好他,他说不定会愿意让我们把爸爸接回来。」

阮虎摇头道:「枪王前辈从不反对师兄回来,但他不希望师兄默默无闻的回来,他希望国家能够承认师兄的功勋,能够给他应得的荣誉,不只师兄,那些牺牲的人都应该有这个待遇!我想治好枪王前辈并不是为了讨好他,事实上,枪王前辈已经跟我达成合作协议了,但他还防着国内有人骗他,而事实上,也确实有人不老实。」

他顿了顿,又跟阮文心说道:「如果你真的有这份能力,你应该去治好枪王前辈,这是你还债的机会,你欠了那九百多个死去的村民,你必须治疗他们最热爱的枪王司令,而且你也必须亲自到金三角去看看,弄清楚你能够帮那些活着的人什幺忙,他们什幺都需要,老师、教材、医生、药物、食物和所有我们习以为常的资源他们都需要,你和我还有我们所有活着的人,都应该一起来偿还这份债务。」

阮文心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阮虎,这是她第一次正视阮虎的脸,之前她一直下意识地逃避阮虎的脸和眼睛,因为阮虎的眼睛跟某个她思念的人很像。她强迫自己看着那张脸,强迫自己去熟悉、去承认这个世界有人跟他很像,那不是脸形体型的相似,而是一种气度和精神质量,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论是言谈举止还是那充满真诚的气息,都跟自己的丈夫类似,以前她就爱上他真诚的笑容,这种感觉她永远忘不了。

「我可以试着去帮他,但我不知道能帮多少,我知道他很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平复他的感知。」阮文心努力地让自己的音调维持稳定。

阮虎高兴地道:「很好!至少我们有机会尝试,时间其实不多了,我猜用不了多久,泰兰国那边就会有试探的行动了。」

「文心,我以你为荣!」大佬高兴地道

阮文心歉然道:「对不起,爷爷!我想我逃避得太久了…」

「没关係!没关係!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大佬揉揉眼睛,笑道:「我想看看我的乖曾孙,你可以帮我介绍一下吗?」

阮文心哽咽了一下,又笑了出来,她苦恼地道:「那孩子被我宠坏了,脾气可能有点彆扭。」

「没关係,爷爷应该习惯了,我的脾气也彆扭!」阮文音自嘲地道,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罹患了先天疾病的小志正在疗养中心做复健,他已经两岁多了,却才刚开始学习站立,在他的多重先天性疾病中,心脏的缺陷已经弥合,但身体还是成长得特别慢,平时阮文心把他託在护理中心请专人照料,每週一三两天都帮他安排医疗性复健,这就是阮文心会回来医疗单位工作的原因,他们在美洲光靠社会保险,没办法对小志有完整的照顾,而在越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却可以得到基本的医疗,所以她也只好回国来,并且在能照顾小志的医疗单位找工作。

由于还有一些时间才去接孩子,阮虎和阮文心就顺便谈了一些公司的事,他们拿着阮文心的计画逐项检讨,并且针对阮文心不知道的一些公司状况对这份计画做修改,阮文心很意外的发现她的老闆一点都不像要经营黑道企业,反而很小心的避开各种可能跟黑道牵扯的项目,即使会因此损失一些利益。

阮虎发现她的疑惑,耸耸肩道:「公司正在转型,我希望再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这个集团公司可以有计画地逐步脱离黑道,成为一个可以摊在阳光下的企业体。」

「可是…」

「我知道还有些问题,但我们会一直朝向这个方向前进,每前进一步,我们就会多看到一丝阳光。」

阮文心看着这个男人,发现这个人跟她想像的黑道人物完全不同,他是真的很真诚,而不是她原先以为的那种做出来的假象。

她还没说什幺,阮虎就指着医疗大楼的採购列表问道:「你们想採购医疗仪?这里有需求吗?」

阮文心以为他要反对,辩解道:「当然有需要,我们这里经常接待有钱人和老人,他们有时会有些麻烦的病症,如果有医疗仪,不只可以吸引有钱的客户,更能保障客户的安全,甚至在紧急时也可以派上用场,有了这部机器,我们就可以成为全越国最好的医疗中心,对医疗中心的形象和收入绝对会很有帮助的。」

阮虎点头道:「这东西是很有用,但我们买得到吗?」

「我们有国家级医疗执照,也有符合条件的操作者,只要对政府提出申请,没有什幺理由不能购买,唯一的问题是…这东西实在太贵了…」阮文心一开始还振振有词,但说到价钱声音就小了。

阮虎早就想弄到医疗仪了,但这东西出乎意料的难搞,李雪透过好几层关係,都没办法弄到机器,而且黑市也没得卖,整个越国所有这类机器都被管制,连向外国购买都要政府单位的核准,但他又不能走私,有了这机器没什幺用,重要的是后续源源不绝的耗材。他计算了一下,拍板道:「贵不是问题,你走紧急採购流程,我们分期付款先买两台。」

「买两台?为什幺需要两台?」阮文心意外地问

阮虎对她眨着眼睛笑道:「我们有客户需要啊,很多客户呢!」

阮文心不解地看着他,阮虎笑着承认道:「我有些兄弟受伤,他们需要修补伤势甚至重新长出肢体,我知道这东西帮得上忙…」

阮文心理解,她提醒道:「可是…这东西真的很贵呢!」

「我知道,而且我知道耗材也很贵,但东西再贵也比不上我兄弟们的命,钱再赚就有了。」

「嗯!」阮文心用力点头,然后她突然低声道:「谢谢!」

「为什幺跟我道谢?」阮虎有点讶异

「这个…很抱歉,我必须向您承认…我买这部机器…主要是为了我儿子,而不是为了公司…」阮文心低头道,但她马上抬起头来,坚定地道:「不过我会努力为公司赚钱,把这两部机器赚回来!」

「小志怎幺了?他的身体还没恢复吗?」阮虎急切地问,他当时跟组织的交换条件之一,就是把小志的先天性疾病治好,原本他以为小志已经恢复正常,只是需要恢复性的复健,没想到还需要医疗仪的帮助。

阮文心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没想到他还知道自己儿子的名字,她怀疑地盯着阮虎,阮虎发现自己失态,赶紧补救道:「你的身家调查上面有你的家人,我也有两个孩子,比较关心其他家庭的孩子。」

「喔…」阮文心还是一脸怀疑

阮虎只好故做轻鬆地继续道:「我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他们都跟师父住在一起,整天疯疯癫癫的,很吵闹呢!」

大佬也笑道:「是啊,两个孩子都很可爱,我很喜欢他们,唉…我很想我的小曾孙啊。」

被他这幺一提醒,阮文音看了看时间,跳了起来道:「时间差不多了,现在过去差不多。」

一群人离开了办公室,往医疗中心的复健部走去,过了不久,他们到了复健区,只见一帮护士和老年人围着一个小不点叫道:「加油!小志最棒了!加油!」,那些老人看起来都很衰老,行动也不便利,但他们似乎都很兴奋,帮他们复健的护理人员不想打断他们的高兴,也和他们一起加油打气。

阮文心赶快跑了过去,只见瘦小的儿子抓着特製的小铁桿站着,虽然细瘦的双腿不断发抖,但还是撑着站直,她忍不住流下泪来,阮虎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那小人儿为着自己的生命奋斗,忍不住泪湿了双眼。在他的眼中,儿子长大了一些,但面貌跟他婴儿时期的模样没什幺区别,只是小脸的表情更丰富,整个人更有神采了,他觉得儿子虽然身体不行,但似乎非常聪明,他能清楚感受到儿子的感知,那种程度的感知,比起一般没修练过的壮年人都还要强。

阮虎偷偷的拭去眼泪,关心地问道:「你儿子的身体需要用医疗仪治疗吗?」

阮文心这才醒过神来,她擦去眼泪,小声的回答道:「那是唯一的机会了…我试了两年,也只能帮他调整到这样,他…先天不足,都是我害了他…」

以前阮虎不止一次听妻子这样自怨自艾,他总是认为妻子太过自责,但了解了妻子的过去,也知道她曾经身受重伤,那伤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恢复,他就明白必然是那伤势影响了胎儿的成长,导致儿子生下来就不健康,妻子一向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才会如此自责。

阮虎心里很生气,组织显然骗了他,他们根本没有帮小志治疗的打算,小志能够撑过三个月的危险期,拖着命直到现在,那应该都是妻子的功劳,她不知道付出什幺代价,才能让孩子一直活到现在。

「有了医疗仪,该如何治疗他呢?」阮虎又问道

阮文心叹了一口气道:「有了医疗仪还不够,我问过几个有名的医生,他们都说医疗仪的全身重建功能可以治好像小志这样多重先天不良的病例,让他完全恢复健康,但全身重建不只花费鉅大,这个技术也不是有了医疗仪就可以启动的,据说需要专门的指导才行…」阮文心心虚地看看阮虎,低声道:「只要有了医疗仪,我会想办法去学到全身重建的技术的,不管需要付出什幺代价我都会做到!」

阮虎听出她的决心,点头道:「没问题,我会帮你的!我们先设法弄到医疗仪吧!」

阮文心有点意外,但她还是很诚心地向阮虎致谢。

复健中的小人儿苍白着脸,摇摇晃晃的扶着支架站了几分钟,终于跌坐下去,负责的护士连忙过去抱住他,所有围观的老年人都鼓起掌来,大声的称讚这个勇敢的孩子,小志喘了几口气,又抬起头来想要做一次练习,突然看到了人群外的母亲,高兴地向阮文心张开双手,奶声奶气地叫道:「妈妈!」

阮文心走了过去,向负责的护士道谢,抱起了孩子,又向围观的老人们道谢,那些老人纷纷为他们母子加油打气,然后在护理人员的陪同下纷纷离开,回去作自己的复健。

杜明志被母亲抱着,只觉得无比安适,他断断续续地做了半个小时的复健课程,又是爬又是站的,累得全身虚汗,这一回到母亲怀里,差点就直接睡着了,但他显然还记得阮文音,对她张开双手叫道:「姨~~抱抱!」阮文音高兴的把小宝贝接了过来,和他贴贴脸玩了一下,小人儿便又挣扎着回妈妈的怀里了,过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几人看着这个不健康的孩子,心里都有了些感触,大佬把睡着的曾孙抱了过来,感受了怀中瘦骨零丁的身体,忍不住流下泪来,他开口对阮文心道:「心心!孩子身体不好,你怎幺不回家来呢?」

阮文心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敢想起以前的事…而且…小志需要医疗照护…」

大佬低声道:「你每天帮小志通脉导气吧?就算你还能做到,不嫌辛苦吗?」

阮文心摇头道:「他是我的宝贝,一点也不辛苦!」

大佬叹了一口气,又问道:「你丈夫…立德…还是没消息吗?」

阮文心摇头不答。

「你回家来吧,我让人到美洲找找,说不定能找到蛛丝马迹!」大佬劝道

阮文心还是摇头,她把孩子抱回来,低声道:「不用找,我知道他还活着。」

大佬听得生气,便说道:「可是小志需要要爸爸!如果你丈夫没死,他为什幺不回来呢?」

阮文心看着孩子,低声道:「他想回来就会回来,我不想勉强他,他…可能发现了我的秘密,不喜欢跟我在一起了。」

「什幺秘密?」大佬疑惑地问

阮文心叹了一口气:「还能是什幺呢?李家的那人…一直不肯放手,他一直跟立德作对,我们搬到圣荷西他也不肯放弃,立德的压力很大,小志出生后,我觉得他受不了了,那天…他走的时候…我看着他…」说到这里,阮文心忍不住落下泪来,但她马上拭去泪水,苦笑道:「跟我这不祥之人在一起,他不会快乐的,他有权去寻找自己的人生!」

阮虎吓了一跳,他喊道:「这怎幺可能呢?」

他发现大家都盯着他看,赶忙转移话题道:「呃…我是说你丈夫不会想丢下你跟孩子,他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呃…你确定他只是失蹤了?保险公司没有任何理赔吗?」

「他只是失蹤了,法律上没有宣告他死亡,保险公司自然不会理赔…而且我一直知道他还活着…」阮文心低声道

「你怎幺知道的?难道你跟他有心电感应?」阮虎奇怪地问

阮文心脸红了起来,她强道:「我就是知道!」

阮虎瞪着她,心里骂道:「那你知道我就在你旁边吗?无所不知的女超人?」他气了一阵,又在心里骂道:「见鬼,组织又欺骗我,他们说会让文心拿到保险理赔的,害我加保了大额的寿险,这群可恶的外星骗子!」,他并不知道,正是因为阮文心坚持他没死,所以圣荷西警方一直没宣布他死亡,只是把他当作失蹤人口,保险公司当然也乐得不发赔偿金,阮文心没办法在美洲那种地方生存,为了治疗儿子,她只好结束了丈夫不赚钱的生意,离开圣荷西回到她熟悉的越国。其实李家的那个人一直爱慕着他,杜立德失蹤后,他就去找过阮文心,也保证会好好照顾小志,但阮文心并不喜欢他,直接拒绝了他的要求。

阮虎气了一阵,心里又恼又怜,他原先以为自己的牺牲应该能为妻儿换来安稳的生活,但没想到只是让他们更困苦,看来自己是弄巧成拙,白白浪费了两年的时间。

阮文心原本心疼着儿子,她跟阮虎说了几句话,又把注意力转回阮虎身上,她见阮虎明明在生气,可是感知却没什幺特别的起伏,突然心中一跳。她是感知高手,感知最是敏锐,在她的感知之下,阮虎的感知跟个普通人一样,而且是最不引人注意的普通人,这可奇了,阮虎据说很强,能与机体斗士对战,至少也有地级六七级,这样的能力不该毫无感知能力才对。况且自己跟他相处了这几个小时,他思考敏锐行事果决,一副久在上位的感觉,这样的人应该气场强大,感知不可能完全没有反应。

她不知道这是因为阮虎的混乱护罩自动帮他模拟出普通人的感知模式,以避免组织的追查,但不论如何,她都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有秘密,他应该是个强者,在感知修为上甚至比自己还强,那他为什幺来这里当个黑道老大呢?又为什幺拜爷爷为师?有什幺目的吗?爷爷知道他的秘密吗?

留上了这一份心之后,阮虎在阮文心的眼中开始像一团迷雾一样,再也不是那幺容易看透了,她一直保持着如镜面般的稳定心灵,也出现了一丝不可预知的波动。

他们离开了医疗中心,往阮文心家中飞的时候,阮文心有点担心的问阮虎道:「我可以去看看枪王的伤势,可是小志怎幺办?他需要人照顾。」

大佬早就考虑到这件事了,他赶紧说道:「还是听我的,让小志回家住吧,就算我这老头求你,家里现在还有两个小朋友,他多了两个玩伴,一定会快乐一点的!」

「可是…我在下龙还有工作…」阮文心为难地道

「开车不过十几分钟而已,我给你配辆车!」阮虎回头笑道

阮文音也劝道:「姐,小志的身体不好,他需要有哥哥姊姊陪伴,而且你家的环境也不适合修练,你现在有了好工作,应该换一下好的环境啊,就算你不会自己想,也该帮小志和爷爷想想吧!」

在妹妹的劝告下,阮文心终于不再坚持,她叹了一口气,结果他们回家变成了搬家,阮虎的护卫们都是壮汉,三两下就把阮文心那个狭小蜗居内的东西搬了个乾净,这间租来的小屋真的很小,除了一间小卧室改装成的修练室之外,其他地方都很普通,他们从附近的产业调了一辆小货车,就把屋子里该搬的东西全部装车送走了,阮文心似乎很不能适应这幺快的改变,只是站在被搬空的屋子里不断的叹气。

当他们降落在阮家大宅的时候,整栋屋子的灯光全都亮了起来,所有家里的僕人都已经接到通知,他们穿着整齐神情端正地站在楼顶的停车场外恭迎大小姐回来,有几个老人还不断拭着泪,阮文心抱了一个又一个老僕人,忍不住哭了一遍又一遍。

阮虎对着人群后面的女儿和儿子招招手,把他们唤过来,对他们介绍道:「来见过你们的弟弟,这是杜明志,你们可以叫他小志,他今年三岁,可欣,你是大姊姊,不可以欺负他喔,可喜,这是弟弟,很棒吧!你现在是哥哥了!要照顾弟弟喔!」

小男孩可喜非常高兴,他一直想当哥哥,他蹦蹦跳跳的跟小志说道:「这里很大,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阮虎对他笑道:「小志还小,你们要多照顾他!」

「嗯!」可欣答应着,她试着抱过小志,发现小志不重,便笑道:「我帮姑姑照顾过小婴儿喔,小志弟弟好轻喔…」小志对她笑笑,他的感知天赋很强,又在母亲的帮助下修练,虽然还没办法练出什幺,但至少已经能感受到其他的人的情绪了,他也觉得这个小姐姐很亲善,三个孩子便一起嘻嘻哈哈地玩在一起,阮文心见他们处得来,又放下了一桩心事。

一群人进入屋内,坐在大厅内谈话,才没说上几句,管家走过来对大佬报告道:「有几个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我让人礼貌性的问候之后,他们说自己是什幺R&M事务所的特派员,他们说有人委託他们寻访大小姐的蹤迹,没有什幺恶意。」

阮虎心中好笑,洛可与梅尔事务所的人也追来了,看来他们踢到铁板了,自己得赶紧撤销寻人任务。

大佬沈着脸道:「八成又是罗家的人,当真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吗?」自从知道了罗家的野心之后,大佬对罗家越来越不满,以前隐形人劝他相忍为国,罗家也没露出狰狞的面孔,他的苦没地方发洩,现在证明是罗家搞鬼,他心中的那把火烧了起来,更何况连隐形人都表示自己会偷偷帮忙,那他还有什幺顾忌?

阮虎看着阮文心故意道:「应该不是罗家的人,洛可与梅尔事务所是美洲的公司,这家事务所是出了名的包打听,应该确实没有恶意,只是确定有人在找你们而已。该不会是你丈夫吧?你们搬走了,如果他回来,该怎幺找到你们呢?」

「我会知道的!」阮文心还是这幺说道

阮虎耸耸肩,心里叹道:「我就在你面前,很明显的你根本不知道!」,但他嘴上却什幺也没说。

  • 名称:黄龙旗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