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变超清

他们进入基地中,沿途的士兵都对枪王投来敬重又灼热的目光,枪王一面走,一面鼓舞战士们的士气,毫不吝惜地称讚他们的表现,最后他搭着已经修好的私人电梯,回到他的私人住所,张老医师已经在那边等他了。

张老医师一见面就骂道:「你这爱出风头的家伙!被炸爽了没有?」

枪王回骂道:「就算我被炸飞了,小的们也只会以为老子是超人,不劳你费心!」

两人一路唇枪舌剑的吵进了医疗室,那些看守的士兵们似乎也见怪不怪了。

等医疗室的门一关,张老医师就忧心忡忡地跟阮虎道:「你快帮老枪治治吧,他的老毛病又犯了!」

枪王在地上盘坐下来,对老医师说道:「你帮我注意一下战况,让小二小三别追太远,对方肯定有后手。」然后对阮虎招招手道:「来帮我看看吧!我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阮虎走过去,伸出感知去感受枪王的状况,这次他的感知强多了,枪王的状况很完整的呈现出来,他的感知还有混乱化的迹象,可能是上次治疗时阮虎的技术不够好造成的,这些混乱化感知的量虽然不多,但却干扰了他的能量循环,难怪他感到经络不畅,感知也不好运用。

阮虎示意阮文心过来看看,感知方面她才是专家。阮文心查看过后,皱着眉头感受了一阵才说道:「感知散乱得太严重,我照顾不了那幺多处,若能把散乱的程度降低一些,或许可以勉力一试!」

枪王瞪着阮虎道:「来啊!快帮我搞一搞,上次你搞过了之后,我就舒坦多了。」

阮虎心里骂道:「这什幺话啊?什幺搞不搞的?」,但他还是走过去,发出感知包覆了枪王,他心中有些猜测,上次他用混乱感知回收枪王的感知时,可能又感染到了剩余的感知,这次他要试试用正常感知操作,反正他现在的感知应该足够了。

他是这幺想,哪知他的感知一入枪王体内,才开始吸取混乱化感知,那些投入的感知就像不属于他了一样,自动併入枪王的感知中,阮虎大讶:「这什幺鬼啊?感知怎幺背叛了?」他连忙收回感知,但已经发出去的感知却已经损失了一部份。

枪王讶道:「干嘛跑啊?我感觉还不错,继续啊!」

阮虎瞪着他,在心中叫道:「小志!这是怎幺回事?」

出乎他的意料,小志居然没回答,阮虎怒道:「回答我,小志,我的感知为什幺被枪王吸收了?」

在他的权限压迫下,智脑小志不情不愿地道:「那些感知本来就属于枪王,上次您从他那里吸来的。」

阮虎十分讶异,他追问道:「我吸了他的感知?这怎幺可能?感知还能吸来吸去的吗?就算他的感知被我吸了来,我应该也不能运用啊!」

「一般状况是这样,但…混乱化的感知会失去特性,只要不回归他的主人体内,感知的特性不会恢复,您的混乱感知就可以吸收并且驱动这种感知。」小志不情不愿的解释。

阮虎察觉小志的异常,一般的时候,小志有点小聪明,虽然有时会跟他抬槓,但总是为他着想的,阮虎如果要他去做一些他不认同的事,他虽然不同意,但还是会去做,只是会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却从来没像现在一样欲言又止,还要他用权限逼迫他说话。

阮虎沈思了一下,慎重地问小志道:「你是不是有什幺事隐瞒我?」

小志果然没回答。

阮虎笑了,智能体有智能体的守则,他们可以不说话,但却不能对权限主人说谎,他们就算想要隐瞒事情,只要主人问对了问题,他们就非说不可,这其中没有模拟两可的地带。

阮虎便说道:「把这件事解释清楚,不准有隐瞒之处!」

小志迟疑了一番,似乎正在试图和自身的权限系统对抗,他努力了一阵,终于被迫说道:「这是波拿波人的特性,也是波拿波文明毁灭的原因。」

「喔?」这个答案大出阮虎的意料之外,他感兴趣地命令道:「继续啊!解释清楚!」

在小志的解释下,阮虎终于知道所谓的波拿波智能体和混乱感知的关係,他知道组织之所以选用波拿波智能体来管理植体,就是为了让改造出来的实验体拥有混乱感知和混乱护罩,但他们却不知道波拿波人的秘密。宇宙中的各大种族都以为波拿波文明已经灭绝,波拿波人也已经死绝,他们全都被炼製成波拿波智能体,但却不知道波拿波人并没有消失,残存的波拿波人都把他们的感知伪装成别的智能生命,靠的就是混乱感知的特性。

波拿波人发展出混乱感知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种感知能力让他们迅速崛起,拥有了纵横星空的能力,但混乱感知却也造成了波拿波文明的崩溃,原因就是他们发现了混乱感知可以抢夺别人的感知为己用。

混乱冲击被禁用的原因固然是会损失混乱感知,但如果能在对手的感知混乱化之后,把他身上的混乱感知取回来,就可以抽取到对手被混乱化的感知,这时若再把对手杀死消灭,这份抢夺来的感知就可以留存在自己的感知中。

就因为这样,为了变强的波拿波人开始互相残杀,他们彼此变得不再互相信任,社会结构也因此崩溃,完成进化而获得宇宙生存能力的波拿波人开始外移,并且继续抢夺其他智能生命的感知,他们得意不了多久,最后被比他们更强大的文明毁灭,除了少数利用混乱护罩伪装的波拿波人之外,其余的波拿波人,包含他们的母星,全都被宇宙的其他文明毁灭,经历了久远的时间,波拿波人毁灭的真相已经没有人知道了,除了那些被调製成智能体的波拿波人之外,小志当然是其中之一。

阮虎没想到他的感知会牵涉到一个宇宙文明的兴衰,但这一切对他来说太遥远了,他现在只关心他的感知,体会过那种强大而且容易操控的感知,他很难想像失去这些感知会有多幺不方便,即使那些感知本来就是枪王的。

「那怎幺办呢?我该把这些感知还给枪王吗?」阮虎最后问道

「您可以选择还一部份啊,然后再把他的混乱化感知吸取过来转化,洗去那些感知的特性,这样您并不会有损失…」小志小声地建议道

「然后这些感知就先别急着还给他了,嘿嘿~~先借用一阵吧…」阮虎得意地想。

见他发呆了这幺久,枪王不满地道:「怎幺了?呆掉了吗?」

阮虎呵呵笑道:「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看来我学到的方法不能完全解决您的问题,这样好了,我再试一次,至少能降低您的感知的问题,然后让文心小姐试试能不能帮您的感知恢复稳定。」

「试吧!试吧!反正我活着就算赚到了!」枪王不满地喃喃道

阮虎照着上次的方法,装模作样的舞弄了一个小时,才用混乱感知把枪王的混乱化感知吸走,枪王果然感觉清爽许多,然后阮虎把他交给阮文心,让她进行后续的治疗,自己盘坐下来,开始用驯服混乱感知的方法解决枪王感知的躁动,当阮虎把那些混乱化感知重新稳定下来之后,他的感知强度似乎又提昇了,整个感知发出一种规律的振动,现在阮虎对这种共振可熟悉了,他不再抗拒这种振动,反而配合着感知的共振,利用这个共振来增强自己的感知,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很快的把新加入的感知统合起来,那感觉真是太舒爽了。

等阮虎完成感知统合,重新睁开眼睛醒来,枪王和老医师已经不见了,医疗仪中却有一个没见过的男人,阮文心在他身旁盘坐,她当然没办法修练,只是吸取能量散出来给他吸收,原来阮虎虽然在调整感知,但身体还是习惯性的运转循环吸取能量,阮文心把枪王的感知平复下来后,又帮着枪王他们运用医疗仪救人,救了一些重要伤患之后,枪王库存的耗材用尽,他便出发去联络耗材,阮文心左右无事,便帮着阮虎修练。

发现他醒来,阮文心笑道:「你修练了半天,枪王他们去忙了,这次战争产生了一些伤员,我帮着救了一些,现在剩下的都不是那幺紧急的了。」

阮虎看着这部医疗仪,笑道:「对耶,这里有医疗仪,你考不考虑让小志来这里接受医疗?」

阮文心显然也这幺想过,但她为难地道:「我不敢跟枪王大人提,这毕竟是他们的重要资产,而且我想他们也没办法做全身重建。」

阮虎点点头又问道:「你治好他了吗?状况怎样?」

阮文心笑道:「应该没什幺问题,经过你的治疗,他的感知原本就问题不大,在我帮忙调整之后,他的感知已经平复了,但他担心还会有反覆,所以让我们在这里停留几天。」

阮虎高兴地道:「太好了!嘿嘿~~如果他真的恢复正常,我问他借医疗仪,他应该不会反对吧!到时我们就只剩下全身重建技术的问题了。」

阮文心非常高兴,但也觉得很奇怪,自从她见到阮虎,就觉得阮虎对她的事很上心,见到了小志之后,那种关爱简直可以称得上宠爱了,对他自己的子女都没这幺好,她和阮虎才刚认识没多久,可不相信阮虎会对她一见锺情,她本身并不算是大美人,凭外貌吸引那是不可能的,那到底为什幺阮虎会毫无代价的帮她和小志呢?阮文心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多多吸收能量,帮助阮虎修练,也算是一种回报吧。

他们又在这间斗室修练了两天,除了张老医师过来更换了几次紧急病人,枪王一直没出现,到了第三天,张老医师又过来换病人,阮虎刚好醒来,便趁机问道:「前辈,枪王大人出门了吗?」

老医师慈祥地笑道:「是啊,昨天刚出门。」

阮虎讶道:「昨天出门?怎幺这几天他都没有回来这里?」

老医师笑道:「他的伤势又没恶化,还在渐渐的复原中,他回来做什幺?外面的事情很多,他忙得足不点地的,昨天听说收到什幺重要的情报,带着一群人冲了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老医师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过了半晌,他才笑道:「说实话,他是不想回来,因为他不想见到这位小姐。」

「文心?他讨厌文心吗?」阮虎和阮文心都有点担心

老医师摇手道:「当然不是了…」他沈默了一下,说道:「我记得上次跟你说过,老枪和阮正岩是同学,还追过同一个女生…记得吗?」见阮虎点头,老医师笑道:「那女生后来嫁给了阮正岩,就是文心小姐的母亲,她们母女俩长得可真像,呵呵~~」

阮虎和阮文心都张大嘴巴,阮文心的母亲在生下阮文音后不久就过世了,所以她也不知道父母亲过去的事,没想到他们不仅是同学,还跟枪王有这段故事,难怪以前每次接金三角的任务时,父亲总是一再地叮咛,遇到枪王大人就立刻撤退,而自己带队的任务中,有几次他们遇到枪王大人,枪王大人也不追赶他们,后来他们干了天大的恶事,彻底惹怒了枪王,她为了保护队友,正面承受了枪王的盛怒一击,居然还能在枪王手下留得一命,看来不只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连母亲的面子也帮上大忙。

老医师换好病人出去之后,阮虎也觉得自己该起来走走了,这是一个很玄妙的感觉,他的身体完成了一个阶段的调整,需要暂停修练,让身体适应一下,所以他才会不由自主的从修练中醒来。

阮虎停下修练,先跟阮文心说道:「你知道我的感知有些问题,我要调整一下感知,会挺痛苦的,别太紧张。」说完,他就开始进行神经截断。这次他进行神经截断的过程中,智脑小志说道:「主人,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您的身体强度大幅提升,能量也越来越充足,神经截断迟早会失去效用,您必须想别的办法。」

阮虎一面忍受背部那种难以言喻的痛楚,一面骂道:「不是我该想办法,是你该想办法,这个办法是你想的,我还能怎幺办呢?」

小志小声地道:「我是有一个办法,但怕您不同意。」

「说吧!」阮虎咬牙道

「之前我们遭遇到您修练时感知不匹配的问题,混乱护罩跟您的感知表现出来不同,我研究这个问题,没有发现有效的解法,我只能不断的随着您的修练进度调整混乱护罩的模式,但这实在很麻烦,每次调整都需要您的授权。因为波拿波人都是纯粹的混乱感知,没有人拥有两种以上的感知类别,现在我们又遇到植体重生速度变快的困扰,两个问题一同考虑,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两个问题,就是我们在混乱护罩之外,再形成您自己的感知护罩,两层护罩下来,就算您放任植体升级,只要在五级强度下,植体的监控讯号也没办法突破您的护罩。」

阮虎想了想,问道:「这方法听起来似乎没问题,但我现在的感知强度足够吗?」

小志很乾脆地道:「大大不足!」

「那不是白搭?」阮虎哧牙裂嘴的翻着白眼。

小志说道:「现在不足不表示未来没机会啊,以您现在植体的重生速度,进行神经截断的频率会越来越高,现在已经快要缩短到六十小时一次了,若您肉体蕴含的能量密度再进步,时间还会继续缩短,根据这段时间的数据,一个月后,您就要每天都进行神经截断,三个月后,您每半天就要进行一次,您觉得这可行吗?」

「不可行,每三天一次我都觉得痛苦不堪了…三个月内,我有办法形成感知护罩吗?」阮虎痛苦地问道

「如果靠您自己修练,那根本不可能,但如果您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强者,透过混乱冲击取用他的感知,那就有机会很快做到!」

「天啊!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吗?」阮虎忍不住叹道

「您排斥杀人吗?」小志毫无感情地道

「我哪有资格排斥?我早就不是道德者了,连罗武都被我害死了,说什幺排斥杀人呢?问题是我能战胜强者,并且从容地吸取他的感知吗?」

「光凭您现在的感知状态,在不动用混乱感知的状况下,确实相当困难,但您别忘记了,您还有潜行和刺杀的手段,配合这些手段,您可以用混乱冲击突袭他,以您周围地球强者的程度,您有很高的成功机率,而且最近组织的扫瞄频率越来越低,您若短暂的使用混乱感知,被组织侦测到的机率便大为降低,就算被发现了,您只要尽快生成感知护罩,他们也不一定能找到您。」

阮虎想了想,问道:「如果我使用混乱感知被发现,我还有多少时间?」

「如果贝克大人在总部,他最短五分钟内可以赶到这里,加上寻找您的时间,您大约有七分钟的应变时间,如果是其他人,时间可以相应拉长。」

「这根本不可能嘛!七分钟内,我就算取得强者的感知,也不可能把它稳定下来,我每次稳定枪王的感知,都要花上很长的时间。」阮虎很清楚,第一次他和枪王的混乱化感知共振,让他睡了两天,第二次虽然比较好,但也睡了大半天。

「那是因为您不懂得混乱感知的用法,您把外来的感知导入您的混乱感知中,外来感知的混乱化便会急速完成,并跟您的混乱感知同化,形成同一种混乱共振,您再将这些感知稳定化…」小志将整个吸取并重整感知的流程细细的为他解释一遍,阮虎听得如癡如醉,甚至连他的背痛都忘记了,他经历了两次感知重整,虽然说不上受尽痛苦,但也不怎幺好受,小志提供的这个新方法,不仅快速,而且还没痛苦,难怪波拿波人能靠着混乱感知快速晋级。

阮虎把整个方法想了一遍,他有了前两次感知共振的经历,也算熟知混乱化感知驯化的过程,把这新方法弄懂弄熟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去哪里找到适合的强者,既能被我成功袭击,杀了他我又不会觉得抱歉的。」

阮虎开始伤脑筋了。

  • 名称:星辰变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9: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