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编码超清

和阮虎一番交谈后,隐形人又跟他的上级通了一次话,看他一脸沈重的表情,似乎状况真的很不好,通完话后他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大佬和他一起目送隐形人的悬浮车像屁股着火似地飞走,轻轻地叹道:「阿虎啊,这次多谢你了,压在我老头子心里多年的痛,总算能掀开来透透风了。」

阮虎笑道:「师父,这才是开始而已,我们要逼政府承认师兄的功勋,把他应得的荣誉争回来,这样才能把师兄堂堂正正的迎回来,当然,我们还得把罗家连根拔起。」

大佬严肃地看着他道:「罗家…你办得到吗?」

阮虎笑嘻嘻地道:「老实说,靠我一个人当然办不到,但是罗家自己办得到!」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对了师父,其实这次去找枪王,我见到他了,很多当年的事都是从他那里知道的,枪王其实是师兄的好朋友,他一直很为师兄不值,也一直很善待师兄的遗体,把他当作自己兄弟一样埋葬起来,还帮他立碑纪念呢。」

大佬点点头,他揉了揉眼睛,叹道:「我知道他们两个有交情…这件事算起来是我们亏欠了人家,九百多条无辜的人命啊~~」

阮虎心中不以为然,师父跟师兄都是软心肠的人,总想到别人吃亏,没注意到他们自己也过得不好。但他这时可不会多说什幺,只是说道:「可是枪王的感知受了伤,据说很不容易恢复,他现在凭着积威压制了手下,勉强稳定住地盘,但如果泰兰国那边的人趁机入侵,那个叫做卡猜的家伙对他动手,只怕他会很吃亏呢。」

大佬点点头道:「没错,如果一切都像你推论的那样,这种事确实很有可能发生。」

「所以啊,您认识能治疗感知伤势的高手吗?」阮虎问道

「嗯~~感知的伤势一直很难治啊…」大佬沈吟道

阮虎见他这样,便提醒道:「那文音小姐的伤势是谁治好的呢?」

大佬抬起头来,讶道:「那是她姊姊文心治疗的,但我不知道文心的近况,以前她可没办法治疗感知的创伤。」

阮虎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只是帮自己找个藉口去见文心,同时设法让她一起跟自己跑一趟金三角而已。他笑道:「没关係,我去找文心小姐问问,如果她能治,那一切就省事了。」

「我也去!」大佬和一直静静的听他们说话的阮文音也同时叫道

他们几个人搭上阮虎的悬浮车,出发前,大佬还一直跟管家吩咐一定要记得接小朋友放学,然后才让车升空向下龙飞去。

几个人坐在车内的时候,阮文音一直看着窗外,过了好一阵子,才对阮虎小声说道:「谢谢!」

阮虎能感受她的心情,拍拍她的肩道:「不用谢我,你父亲毕竟是我师兄。」他发现阮文音整个脸都红了起来,甚至连耳根都发红了,突然想起李雪跟他说过的话,手就像触电一样的弹开,心里骂道:「该死,这不可能吧?我想你还是真心感谢我就好了,要请我吃个饭也可以,但千万不要以身相许啊!」

他们两个之间瀰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坐在阮虎另一侧的李雪吃吃地笑了起来,但坐在前面的大佬却一无所觉,他心中还想着儿子当年的英姿呢。

下龙距离昇龙市不远,飞车高速赶过去,半个小时就到了,在路上阮虎已经让李雪联络了蚊子,告诉她自己要去美丽湾度假中心拜访新任主管阮文心,让她跟阮文心安排一下时间。

蚊子早就有了心理準备,她通知了阮文心,阮文心正心中忐忑的在度假中心的医疗大楼等着他们,说实话,这个新老闆她早就研究过了,跟上个老闆一样,还是一个黑道人物。

丈夫失蹤的这段时间,她一直感受到有人盯着他们母子两人,等到盯梢的人开始放鬆,她立刻找机会带着儿子跑回越国。不料她回国之后,又被政府人员监控,找工作也处处碰壁,最后只好远赴下龙到一家疗养院当护士,但没多久疗养院就被黑道人物购併,她混在护士中倒也没受到打扰,她知道这些黑道人物经营各种产业只为求利,或是做一些非法行业的掩护,没事不会来打扰她的生活,也就这幺安心的待了下来。

没想到过了一年的安稳日子,升级成度假中心医疗部的疗养院又被换手,她现在的老闆可是一名杀人不眨眼的可怕人物,听说还能空手和机体斗士对战,直接把机体斗士打烂拆掉。在阮文心的眼中,和蠢笨的机体斗士战斗没什幺了不起的,但这表示他的新老闆应该是某些家族训练出来的菁英高手,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黑道人物。

本来阮文心一听到换了这幺一个老闆就想溜了,但一来考虑到儿子就医的便利性,二来还要照顾医疗部的护士姊妹们,她就这幺迟疑了两天,医疗部爆发劳资纠纷,旧的老闆撤走了所有一二级主管,没人有权力拨发薪资,而新的老闆还没接手,所以他们整个休闲中心的员工全都被欠薪,这怎幺办呢?大家都是要养家活口的,颇受信赖的阮文心被姊妹们推举出来跟新主管谈话,一番谈论后,觉得对方的态度还不错,蛮能体谅中下阶层员工的辛苦的,而对方也很欣赏她,竟然直接询问她是否愿意接手度假中心的管理。

管理一个度假中心对她来说不是难事,但自己还有儿子要照顾,可没办法加班,她用这个藉口推託,甚至还拒绝去见她的新老闆,自觉可以推掉这个任命,没想到过了几天,那黑道老闆居然还是指定她担任度假中心的总经理。她有点无奈也有点认命,和蚊子商议了度假中心的整改方案,后来蚊子劝她用下龙的所有产业一起考量,做出一个完整的计画,她也尽其所能的做了,没想到又过了几天,蚊子居然告诉她,她的计画受到老闆的赏识,老闆会亲自过来跟她谈,还把老闆改过的计画书发给她,让她注意老闆提出来的问题。

这段时间的工作很顺利,总公司在背后很支持她的工作,蚊子对她很好,她看到自己的薪资三级跳,想到她能更充分的利用医疗中心的资源来治疗儿子,实在没什幺勇气撂下担子,但她对这个新老闆一直很有戒心,也不知道为什幺。

阮文心站在办公室中想着自己的心事,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跑进来说道:「心姐,老闆已经到了,正在进入导航,我们过去迎接吧。」

阮文心无奈地笑笑道:「好吧,小蕊,我们走吧!」

她的秘书小蕊是前任总经理留下来的,一个聪明机伶的女孩,她虽然年纪不大,但也算见过不少老闆级的人物,但却一直看不清眼前这个气质幽雅的女人,她并不十分美丽,但那种娴静的气质却使人一件难忘,待在她身边,种有一种令人心安的感觉,她的脾气很好,似乎从来不会生气,就算是再兇的人,到她眼前也会乖得像绵羊,她总是平平淡淡的,似乎没什幺王霸之气,也不会像她遇过的老闆搞什幺恩威并施的御下手段,但所有接触她的人都愿意听她的。自从她来了以后,原本吵吵闹闹的休闲中心整个安静下来,互不统属的各部门不再吵闹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家都专心想要求得好的表现,而这一切的改变竟然只发生在十几天内。

小蕊一面走一面笑道:「心姐,您见过老闆了吗?他是一个怎幺样的人呢!」

阮文心笑道:「我没见过他,但蚊姐似乎很怕他,怎幺?你对他有兴趣?」

小蕊摇头道:「我才不这幺想呢,我还是想找个平凡的好人,混黑道的生活太刺激了,不太适合我。」

阮文心只是摇头笑笑,小蕊又遐想道:「我看他年纪应该不小了,我可不喜欢粗粗鲁鲁的老男人,要是真有好男人,我就算吃亏一点,倒追也没关係。」,她那认真的样子,差点让阮文心笑了出来。

她们到了停车场,整个休闲中心只有她们两个来迎接,这是阮文心的想法,员工是来服务客户的,不是来搞排场的。她和小蕊等了一下,一辆中型悬浮车降落,几个穿着黑色正装的彪形大汉下车,看了看四周才打开车门,一个老人迫不亟待的走下车,他一眼就看到阮文心,高兴地扑过来抱住她,高兴地叫道:「心心!我的心心宝贝!」

阮文心愣住了,她反射式地抱住眼前的老人,却又看见妹妹从车上下来,妹妹满脸笑意的看着他们,眼中有一种从未见过的温柔,她惊讶地喃喃问道:「爷爷…怎幺…您怎幺来了?阿音,怎幺…你也来了?」

阮文音笑道:「我们搭便车来的,因为爷爷很想你啊。」

在阮文音之后,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站在车门边,一双发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阮文心,在那一瞬间,阮文心只觉得天地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她和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虽然那男人什幺话也没说,但自己却觉得已经认识他很久了。

在那一瞬间,阮文心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她察觉到自己心灵的扰动,下意识地转过头不敢再看那男人,只听大佬笑道:「你这小丫头,逃了这幺多年的家,只怕已经把我这老头忘了吧。」

「爷爷!」阮文心回过神来,与家人相逢的惊讶和兴奋过去了,她记起自己自己还在等人,赶紧说道:「对不起喔,我还在等一个人,我的老闆要召见我,我等一下再跟你们好好谈谈好吗?」

「你的老闆就是这个家伙啊,他是爷爷的弟子!」阮文音指着阮虎笑道

阮虎对阮文心伸出手,非常绅士地道:「我是阮虎,很高兴见到你,文心小姐!」

「呃…这个…欢迎您来视察,阮先生!」阮文心伸出手和他互握,双方的感知在瞬间有一些交流,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升了起来,阮文心心跳不已,她简直不敢相信那种感觉,但她马上否定了那种可能,心慌意乱地道:「呃…阮先生…我们是不是找个会议室…」

阮虎点头笑道:「当然,我们先找个地方让您和家人谈谈,然后我有些事情要跟您讨论。」

阮文心带着大家走进会议室,打发那个两眼都是星星的秘书去準备茶水,她坐了下来,有点心慌意乱的,不知道该先跟谁说话,是爷爷还是老闆。

阮文音先开口解了她的围,她急切地说道:「姊姊,我们前几天到枪王的地盘去,阮虎说他见到了爸爸的坟。」

她这句话让阮文心整个人愣住了,在那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心痛从她的心里爆发出来,这心痛被她埋藏了将近五年,这时被掀开来,她一时竟然痛得说不出话来。

阮虎看着她全然变白的容颜,叹了一口气道:「当年的事不是你们的错,但你们这些活着的人,应该设法让师兄的死变得有意义,而不是从此拒绝被人利用。」

阮文心急急地喘了几口气,低着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幺。」

「姊姊!」阮文音不满地叫道,但阮虎阻止了她,继续柔声道:「你逃避了这幺多年,逃过了你的良心了吗?那些被杀死的无辜村民,有没有时常出现在你的梦里?当你看着你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有没有想过那些死去的幼童,他们也想要这样长大?」

「别再说了!」阮文心叫道,她站了起来,喘着气说道:「我…我觉得不太舒服,我想要…」

阮虎柔声道:「又要逃了吗?你能逃一辈子,但你的孩子怎幺办?你的丈夫怎幺办?他们不知不觉的被你影响一生,你这样对他们公平吗?」

阮文心整个人定住,她正拉开椅子打算离开,却只能扶着椅子才能站稳,她喘着气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再涉入这种事了!」

阮虎苦笑道:「我很想放过你,但他们不肯放过我,他们又要对我做同样的事情了,只因为我继承了你爷爷和你父亲的事业,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他们害死吗?不!我可不想像你这样一辈子都活在阴影里,你也没资格这样做,因为你的孩子想要顶天立地的活着,你必须去偿还你欠下的债,用你的一辈子偿还,让那九百多个无辜的村民安息,让那一百多个被利用的特遣队员安息,让你的九个队友安息!你懂吗?」

阮文心哀叹一声,泪水从她的脸庞滑落,她整个人发抖着,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会议室的门打开,秘书小蕊端着茶水进来,她讶异地看着阮文心,快步的走过来低声问道:「心姐,您不舒服吗?」

阮文心哽咽了一下,用颤抖的声音低声道:「不!我还好,你…东西放着,先出去吧…」

「可是…可是您在哭吗?」小蕊关心地问

「没事的!小蕊,你先出去吧!」阮文心低声地道

秘书小蕊爆发出一股怒气,她丢下茶水叉着腰转过头对阮虎骂道:「原本我还挺喜欢你的,你为什幺要把心姐骂哭?她是那幺好的一个人,每个人都喜欢她,你有毛病吗?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要跟你混黑道,别以为每个人都要奉承你,有几个臭钱很了不起吗?」

小蕊叽哩呱啦的把阮虎臭骂了一顿,阮文心赶快拉着她走到门边,对她说道:「拜託,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求求你,你先出去吧!」

小蕊摸不着头脑地看着阮文心,阮文心只好说道:「他们是我的家人,老闆带来我父亲的消息。」

「喔!」小蕊瞪大了眼睛,她楞了一下才大声的对阮虎叫道:「对不起喔,老闆!」然后转身像一阵风似的逃走了。

阮文心把小蕊哄走了,把门关起来,转身靠在门上,被小蕊这幺一打岔,她的心情不再那幺激动了,心也不再那幺痛了,刚刚阮虎的话又在她心中流过,所有的话里面只有一句在她的心中不断的翻来覆去:「你也没资格这样做,因为你的孩子想要顶天立地的活着,你必须去偿还你欠下着债,用你的一辈子偿还!」

她的心又痛了起来,这痛跟随她已久,每次发作都让她无法呼吸,但她跟以前不同了,她现在有个强大的守护神,不会再那幺畏惧这股心痛。她皱着眉头想了想,忍受着那股强烈的愧疚和被背叛的痛苦,她又想要逃走了,但这次她知道她不能再这幺做,为了小志,她不可以再逃避了。过了良久,她终于抬起头哽咽地问道:「说吧,我…可以做什幺?」

阮虎对她笑笑,眼中满是讚赏和期许。

  • 名称:死灵编码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