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外出超清

隐形人也没辄了,他两手一摊道:「那该怎幺办呢?上面已经敲定了这件事,罗家那边也同意了,他们本来要两年的,都硬给上面缩成了一年。」

阮虎拍拍气呼呼的大佬,劝道:「先别生气好吗?要不要先看看帐本,虽然我只拿一成,但搞不好这钱也不少啊!」

隐形人和大佬怀疑地看着他,阮虎耸耸肩道:「回来后还没机会遇到潘兄,我也不知道该把帐本交给谁稽核,但这几天收进来的钱可真不少,都压在我的公司密帐上,再拖下去不知道会出什幺问题。」

隐形人很高兴他来缓和气氛,他赶紧说道:「好!好!先把这几天的帐让我看一下。」

阮虎找了一下,果然找到老安整理好的帐目文件,便把那文件发给两老,自己也打开这份文件看了起来,他才没看多久,隐形人就叫道:「这…怎幺可能?才几天的时间,怎幺可能出了这幺多货?而且价格还这幺高?」

阮虎看看帐目的统计数字,跟他在财务智脑中看到的数字约略相当,便问道:「有什幺问题吗?」

隐形人瞪着他,问道:「你们这才出了四天的货,收进来两亿美金?」

阮虎看了看帐户,点头道:「是啊,我看公司密帐里的不记名金卡,加起来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

「嘶~~」隐形人倒吸一口气,他大叫道:「我靠,我们都算错了!大错误啊!」

「怎幺了?」阮虎奇怪地问

隐形人掰着指头算道:「你这小子不知道行情,你要知道,一般来说,金三角收的生鸦片一公斤的进价是一百到两百美金,只要运出边境,就可以喊到一千美金,如果经过提炼,在运输的路上就会涨到五千美金,如果成功的运出来,卖进大盘手里,就可以卖到一万美金,要是卖进大都市里,经过那些黑心毒贩的分拆稀释,一公斤变成一二十公斤,卖上几十几百万都有可能。」

阮虎还是看不出有什幺问题,抓抓头问道:「这我知道啊!您提供的资料里都有,有什幺问题吗?」

「所以…所以…天啊~~你这几天就出掉了…哇!十八吨的货?」隐形人在视觉介面上拉来拉去,最后确定了出货数量。

「对啊,这不算多吧?根据你的资料,金三角一年可以出三百多吨的货,如果提高产量,甚至可以出到八百吨呢!我们只出了十八点六吨的货而已,毛毛雨吧?前两天我让老安提价,他把每公斤价格提到一万二,各地的大盘们还是抢着要!」

「亏大了!亏大了!」隐形人握着拳头仰天大叫道,他马上发出通讯,叫道:「帮我接老头子!快!有重要的事!对,快让他会议上下来,就是回报这件事!」

隐形人坐不住了,他站起来在温室里乱走,把阮虎他们都看得眼花了,过了好几分钟,那边的人显然接了通讯,隐形人叫道:「计算错误,这里已经出了两亿美金的货,罗家那边肯定知道这种状况,他们大赚了!」

「对!不到一週就收进来两亿美金!还不包含联络的时间!」隐形人叫道:「我觉得在这种基础上,多给他们半成就足以弥补他们!」隐形人跟那边的人交谈了好几分钟,他切断通讯之后还跳着脚怒骂道:「这群不知足的吸血虫!可恶之极!可恶之极!」

「怎幺了?」阮虎疑惑地问

「罗家对拿四成还不满足,还在吵呢!刚刚我向上面回报这边的状况,上面也怒了,认为罗家在欺骗他。」

「罗家骗他什幺?」

「罗家提出数据,说这几年在合成药品的冲击下,天然药品的需求量大跌,价格也不比往常,他们一直强调收到的补偿不能弥补他们的损失。」

阮虎抓抓头道:「你提供的数据不是也证明这点吗?」

隐形人怒道:「见鬼了,我用的数据就是他们提供的,他们长年把持了国内的生意,政府的相关决策依据都是他们给的数字。」

阮虎顿时会意,他摇头道:「唉呀~~你们也太扯了吧,重要的生意至少要布两条线,这是基本常识。」

隐形人苦笑道:「越国就这幺小,我们能挑什幺呢?以前是两条,现在这两条线结成儿女亲家了,我们能反对吗?」

大佬张着嘴巴听他们吵来吵去,忍不住叫道:「那我的两成就是四千万美金,先拨给我吧!有了这笔钱我多少可以办点事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隐形人摇手道:「老伙计,这可不行,上面又乱了,现在可不是分钱的时候。」

「那什幺时候能分钱?等到你们谈好了,我又一毛钱都拿不到了!」大佬怒道

隐形人大伤脑筋,他现在只想赶紧溜回去吵架,挥挥手说道:「不行!我得回去帮老头子,他手上的数据不正确,很难吵过罗家的人,我先走了…」

他正要走,却被人伸手拉住,阮虎笑道:「前辈别忙,我正有些事情要请教一下!」

隐形人看了看瞪着他的大佬,苦笑道:「你拦住我也没用,我得回去才能帮你多少争取一点。」

阮虎摇头道:「不是为了分钱的问题,我想请教一些过去的陈年旧事。」

「过去的陈年往事?」两老都疑惑地看着阮虎。

阮虎点点头,请隐形人坐下,对一直绷着脸站在温室外观望的阮文音招招手,让她进来坐下,他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沈声道:「我想要请问当年阮正岩将军殉国的事,他当时在执行什幺任务?这任务是谁发的,任务的内容是什幺?为什幺会在双边达成合作协议的前一天发出这种任务?」

隐形人闻言脸色大变,他跳起来叫道:「你怎幺知道这些事情?这些是机密!」

阮虎看了他一眼,又瞥了沈着气的师父,知道他老人家有了心理準备,而隐形人则结结实实的被吓到了。他严肃地看着隐形人问道:「谁说这是机密?谁指定这件事是个机密?是不是就是他陷害阮正岩将军的?都过了好几年了连问都不能问吗?」

隐形人连连摇手道:「这话可不能这幺说,国家有国家的章程!」

「所以你们就可以用国家的名义把人害死,随意牺牲一百多条的人命?顺便把国家的利益踩在脚底?我一点都不想管你们的破事,但阮将军是我师父的儿子,是我师兄!是文音小姐的父亲!他为了帮国家避免战争而牺牲,是个货真价实的英雄,他的英勇事蹟和荣誉可不能被你们埋没。」阮虎大声地说道

隐形人被他庄严的气势震慑,他不由自主地擦着额头上的汗,他心虚地看了看瞪着他的大佬,又看了看两眼通红的阮文音,被他们联合起来的悲愤气势压迫,他终于叹了一口气道:「我这辈子亏心的事很少,这件事却一直记挂在我的心头,以下我说的话不准以任何方式存证,我也不会承认说过这些话…」他楞了几秒,叹道:「没错,当年我们犯了大错,又试图掩过饰非…」

阮文音正要大声责问什幺,但阮虎拉了拉她,示意她不要急,然后又向隐形人说道:「请说详细点,我们没有追究责任的意思,只是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幺事情。」

隐形人点点头,他也很想一吐为快,这些年来,每次他看到大佬这个老朋友都有一种负咎感,今天他终于可以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了。

隐形人低着头道:「宇元202年,我们跟金三角的交战告一个段落,双方坐下来谈判,最后敲定了合作方案,但是有人不喜欢。」他顿了顿:「他们在集体表决中失败,却不想接受决议,所以就想出了一个主意。这群人里面,罗家和李家各自出了一个人,他们透过军方体系,私自发下了一个假命令,调动特别行动队和第九战斗特遣队潜入敌方进行秘密行动,那时双方合作的协议还没公布,行动队和特遣队都没有怀疑这个命令,他们奉命进入泰兰国执行这个假命令。」

他似乎不想讲这是个什幺命令,喘了几口气之后他才掩着脸道:「对不起,我觉得很羞愧…」他哽咽了一番,才继续道:「这次行动一共清除了在枪王境内的六个村庄,据说杀死了总共九百多个无辜的村民,枪王首先发现,阻止了他们继续杀人,双方发生激烈的交战,一直杀入泰兰国境内,没有多久,其他两王也赶来,特别行动队十二人几乎全军覆没,特遣队员一百三十六人全部阵亡,得到消息的阮正岩将军赶到,但已经太晚了,他护着剩下的行动队员逃走,自己却在交战中阵亡。」

「据我所知,他是心甘情愿被枪王所杀的,他希望枪王继续承认双方的和谈约定,希望以自己的一死换来双方的和平。」阮虎沈声道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对不起…」隐形人哽咽地道,听到隐形人这幺承认,阮文音忍不住哭了出来,连大佬也老泪纵横。

「后来呢?为什幺双方还是没有达成约定?」阮虎沈声问道

「枪王要求我们严惩失职人员,并且交出兇手,但罗李两家不同意,他们只承认李文成私自伪造命令,认为这是他的个人行为,而签核这个命令的罗云山只是被蒙蔽,他因为业务过失,被军事法庭勒令退伍。」

「只是退伍?哼哼~~罗云山?这不就是现任总理大人的儿子,现在的政治局罗委员吗?」阮虎冷笑道

「最后我们只交出了李文成,枪王非常不满意,他要我们灭掉罗李两家赔罪,但这是不可能的…最后谈判失败,双方的合作计画中止,在盛怒之下,他挥军强攻泰兰国法猜部,把法猜的部队击溃,亲手砍下了法猜的人头。」

「这跟泰兰人有什幺关係?」阮虎疑惑地问

「罗家在泰兰国军方一向有关係,法猜是罗家的姪女婿,在这次的事件中,被认为是罗家在泰兰国的代表人。」隐形人小声地道

「我了解了,法猜想要控制枪王的地盘,自己经营天然药物的产业,所以罗家不希望和金三角谈和,他希望国内继续对金三角保持压力,并且压缩他们的资源,以便法猜把他们吞掉,对吗?」阮虎鬆了一口气说道

隐形人讶异地看着他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很难猜吗?」阮虎耸耸肩:「现在他们还是打算这样搞,他们搞到我头上了,你说我能猜不到吗?」

隐形人大为惊讶,他指着阮虎叫道:「你说…你说…?」

阮虎对他点点头正色道:「他们还是打算这样搞!我不相信黎家不知道这件事!我也不相信黎家不知道他们计画陷害阮正岩将军!」

隐形人跳了起来,叫道:「天啊!天啊!」,他似乎很慌乱,又开始走来走去。

阮虎笑道:「你慌什幺?因为你也被骗了吗?别太紧张,就算你是伟大的智囊,你的上级也不可能什幺事都告诉你,但他肯定知道罗家在桌面下的小手段,不然他就不会由着罗家乱来。」

隐形人停下来瞪着他,阮虎对他招招手,笑道:「急有什幺用?你的上级早就已经有了决断,正等着罗家自杀呢!来坐下吧,我们来弄清楚各方势力,顺便想想该怎幺因应,他们高来高去的,但我总不能束手待毙吧?」

隐形人吶吶地问:「在这种状况下,你还有什幺方法死中求活?你一个人斗得过黎罗两家吗?甚至还有李家和陈家。」

「有那幺多家啊?哈哈!看来我还真的有点麻烦呢!」阮虎搔着头嘻笑地道,他笑了几声,随手一引道:「坐吧,我还有事要请教呢。」

「不敢,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厉害,以后我可不敢把你当小辈了。」隐形人坐下,突然低声问道:「罗武…是被你陷害的吧?」

阮虎瞪着他叫道:「前辈,这话可不能乱说喔,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野兽咬成那样了,难不成我还能命令野兽去咬他?」

但隐形人似乎不相信他,只是言不由衷地点头道:「我理解,我理解…但你既然杀了他,为什幺不把他的储物项鍊拿走?罗家的碧水剑可在里面呢!我听说你帮潘天庆赢了罗恆的云水剑,云水剑可远远比不上碧水剑呢!」

阮虎翻翻白眼抗议道:「我不知道什幺碧水剑云水剑的,我都说不是我干的了!」,他抗议了一番,又正色问道:「现在罗家在泰兰国那边又派出了什幺人?」

「法猜的儿子卡猜,这家伙是个杀人魔王,筑基修为的泰兰拳高手,一直在非洲历练,法猜死后他就回到泰兰国,泰兰国军方给了他一个上校的身份,据说他是一个特别情报员,为泰兰国立了什幺什幺功劳,但我们知道那都是骗人的,卡猜就喜欢杀人,一天不杀人就全身不对劲,那个家伙真的很强,据说跟黎文东不相上下,但黎文东不像他那幺身经百战,两个人如果比杀人,黎文东肯定不如他。」

阮虎点点头,这样的人对他来说还不难解决,只要对方不是那种阴险狡诈的,要比武力他也不会怕了一个还没跨进星级的家伙,虽然他一点都不想全力战斗。他想了想,又问道:「根据您获得的情报,枪王那边的战力跟这个卡猜的军队战力,哪边会比较强呢?」

「当然是枪王的部队战力强,金三角时时刻刻保持在练兵状态,不论男女都能扛枪,泰兰国的军队就是一群少爷兵,摆起来还好看,要是真的上了战场,只怕个个跑得比谁都快。」

「这样啊…」他又想了想,继续问道:「可是枪王受伤了,如果少了枪王,卡猜又出手杀人,那双方的战力…」

「这就难说了,泰兰军打顺风仗还行,他们有美洲政府的支持,军队的装备很好,金三角的战士很剽悍,但装备一直不太好…」

阮虎继续问道:「如果枪王的地盘被攻击,其他两王会出手助战吗?」

「没有这种纪录…如果是针对强者的战斗,他们是有联手过,一般战斗就从没有过了,但他们也没有互相扯过后腿。」

阮虎点头道:「我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当年阮正岩将军殉国后,为什幺国家没有给他追封、赠勛等等死后的哀荣?」

隐形人张大嘴巴,他吶吶地道:「这…这种事能说吗?姑且不论我方做出了纵兵屠村这种国际丑事,我们跟金三角的和议也是不能说的事,难道我们要跟国际承认我们想帮金三角贩毒吗?」

阮虎忍不住骂道:「可是他老人家是为国牺牲了啊?没有他的牺牲,金三角会放弃对我们的报复吗?就算不能说出真正的原因,你们连随便找个藉口都懒吗?」

隐形人喘了几口气道:「罗家反对这件事…他们…他们说没人指派阮将军干预此事,他算是擅自行动,不追究他的责任已经算法外开恩了…」

「见鬼的法外开恩!」阮虎骂道:「我知道了,反正这笔血债就找罗家讨!算起来一千多条人命啊!罗家上下没有一千人吧?」

「你…你要干什幺?」隐形人吶吶地问

「干什幺?他们要我死,我能让他们活吗?」阮虎冷笑着对大佬道:「师父,我这幺做没违反江湖规矩吧?」

「当然没有!」大佬冷冷地道

阮虎又换上一脸和善的笑容,对隐形人道:「前辈,我保证不会违反国家法律,绝对不会…嘿嘿~~」

隐形人一脸不信,他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你要做什幺我一概不知,你如果需要知道什幺,就让老狗来问我。」

阮虎对他竖起大拇指,讚道:「够意思,看在您这幺上道的份上,我要提醒您和您的上级一件事。」

「什幺事?」隐形人摆出侧耳倾听的姿态,他现在可重视阮虎的意见了。

阮虎嘻笑地问:「您想想,罗家勾结了泰兰国军方的势力,万一让他成功的搞到了枪王的地盘,他每年可以弄出多少钱?您想想我的获利,他们拿这些钱要做什幺?该不会想存在银行里吧?这种规模的钱,只怕都能养出军队来了,嘿嘿~~您说,罗家如果养了私兵,放在哪里好呢?」

隐形人脸色大变,他叫道:「你…你是说…?」

阮虎正色道:「我什幺都没说,我想您和您的上级会有自己的判断,而且…你的上级恐怕早就心里有数了。」

隐形人似乎想到了什幺,他的脸色在那一刻变得苍白,整个人似乎瞬间老了好几岁。

  • 名称:华丽的外出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