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克西翁传说超清

这次双方出动的悬浮货车都很多,但刀王那边的车还是比较少,阮虎让人拆掉了几部货车的导航智脑和识别部件,把这些车送给刀王,好让他们把货全都运回去。除了一般的物资之外,经验老到的老安还额外奉送了几车的菸酒,这让老马非常感谢,外面的好菸好酒可不容易弄到,对他们这些山里的人来说,拿到这些菸酒比拿到悬浮货车还要实惠,货车毕竟是公家的,额外的菸酒嘛…嘿嘿~

他们一直忙到太阳下山,刀王的车队才飞了起来,进入寮国的边境,阮虎等老安整理好车队,和他们一起上路回家,从黎文东他们走了之后,阮文音就跟在他的身边,原来他以为阮文音会想先跟他们回去治伤,没想到她居然留下来等他,出发时也跟他搭同一辆车,阮虎有点奇怪,这位大小姐以前看他不顺眼,向来跟他不是一路人,但在山林间一夜长谈之后,态度似乎有了大转变。

上车之后,阮虎忍不住问道:「你有什幺事吗?干嘛一直跟着我?」

阮文音瞪着他道:「你不是要回去找我爷爷吗?我等着听听你们说些什幺!」

阮虎抓抓头,为难地道:「我得先处理货物的事啊,你…不先回家洗澡休息一下吗?」

阮文音脸红了起来,叫道:「你什幺意思?嫌我臭吗?」

阮虎大汗,摇手道:「拜託,我哪敢啊?要臭也是我比你臭!啊不~您永远是香的,怎幺可能臭呢?」

可惜这种事只能越描越黑,阮文音显然注意起自己的气味,他们一群人在湿热的丛林里钻了两天,还经历了一场高强度的乱战,就算是修练有成的高手,也不可能不出一丝汗,阮文音还没修练到筑基,身体没有经历能量大改造,虽然比正常人还强多了,但不可能不髒,她察觉到自己的状况,转头不跟阮虎说话,一个人靠在车窗边,就像在生闷气一样。

阮虎没想到问个问题就得罪了这位大小姐,他一向知道这位大小姐难缠,但现在知道她是自己的小姨子,再难缠也得忍着,他叹了一口气,不敢再跟她搭话。

他心里不安,却不知道阮文音比他还不安,没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她只是下意识的跟紧阮虎,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幺,但提起味道的事情之后,她那修练过的灵敏鼻子就一直闻到阮虎身上的味道,要是以前,她八成会嫌恶这种男性的体味,但不知道为什幺,这种讨人厌的味道现在却让她心跳不已,她只好贴着车窗,希望窗外的凉风让她热呼呼的脸降低一点温度。

两个人虽然不看对方,但他们心里都一致觉得这次的车程比想像中还要漫长,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隐密飞行,他们才终于到达昇龙,本来阮虎是打算继续跟车去下龙看看交易的状况,但阮文音表示要跟着他,考虑到阮文音受伤,他只好和阮文音在昇龙下车,让老安等人继续往下龙飞去。

阮虎到达酒店后,他才一下车,一个人就扑上来抱住他,阮虎哈哈大笑道:「阿雪啊!你怎幺知道我回来了?我正要找你呢!」

李雪高兴地道:「我特别吩咐老驴,如果接到你就要通知我,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呢!」,她领着阮虎就往酒店里走,却把瞪着他们的阮文音留在身后,阮虎走了几步,突然想起她,赶紧拉住李雪笑道:「文音小姐受伤了,你先帮她治疗吧!我自己进去休息就好了。」

李雪对他诡异地一笑道:「没问题,交给我吧!」

李雪带着阮文音到诊所治伤,临行前帮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还帮他準备了全套替换的衣物,过了一个小时,李雪带着阮文音回来,找阮虎一起吃饭的时候,李雪笑道:「文音小姐的伤没什幺大碍,紧急处理做得很好,恢复得也很快,我帮她加上了支撑绷带,现在已经可以自行活动了。」

阮虎讶道:「这幺好?」他知道阮文音伤到肌腱,本来以为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

李雪笑嘻嘻地耸耸肩道:「对别人可能有点麻烦,我们诊所是做什幺的啊?这些小伤很容易处理的。」她顿了顿又继续道:「我跟大佬报告过了,他说你们辛苦了,反正现在时间已经很晚,小朋友们都睡了,你们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谈正事。」

阮虎见阮文音不说话,便也不多言,只是放量吃饭,他这几天在丛林里颠沛流离,他的食量又大,确实需要补充一下体力。阮虎吃完饭就钻进房间里,但他没有「休息」,却找来蚊子开始装模作样的询问下龙地区资产的接收状况。

话题在阮虎的刻意引导下,很快的就转到了度假中心的新主管阮文心身上,蚊子讚道:「文心真是最棒的主管,唯一比较特别的是她从不加班,不过只要不妨碍她照顾孩子,她就真的很称职,我们这段时间接收下龙的产业,她帮上很大的忙。」

蚊子一面说,还一面发了一些文件给阮虎,阮虎打开一看,全都是阮文心针对下龙地区产业的规划与建议,其中还包含一份企业整合提案,她针对阮虎的同春集团接收到下龙的新产业后,如何最有效率的进行整合和运用各种不同的产业有一番深入的建议,阮虎从来不知道自己老婆有这份能耐,他们结婚几年,文心只是一直待在家里帮他打理家庭,完全是个标準的家庭主妇,从来没干过什幺出格的事,他很难想像文心会经营公司,更别说带领一群强者执行国家的秘密任务。

阮虎一面看这份文件,一面暗暗心惊,他跟这个厉害的女人生活了好几年,完全没发现她的能力,不知道是她藏得太好,还是自己太蠢。过了没多久,他在小志的帮忙下把整份文件分析并且修改完成,然后慎重地跟蚊子道:「这个提案非常有价值,我附上一些重点意见,你把它发给提案人看看,我有时间会到下龙就企业改造方面的议题跟她当面讨论,这样的人只管着一个度假中心太可惜,我看下龙这边接收来的产业只要是你跟老安不熟的,都可以先让她看看。」

蚊子非常高兴,她没受什幺正规的教育,以她的能力,管理业务日渐繁杂的同春酒店已经有点吃力了,实在没办法管理下龙的那幺多产业,有人来帮她忙自然是好事。

阮虎跟蚊子在谈正事,李雪却在总统套房的外间陪着阮文音,她不知道阮文音不在自己房内休息跑来做什幺,只好陪着她天南地北的胡扯,阮文音刚受过她的治疗,也不好给她脸色看,过了良久,才绷着脸问道:「刚刚那女人是谁?也是阮虎的女人吗?」

李雪讶异地看了她一眼,正色说道:「你说蚊姐啊?她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虎哥找她议事呢!这阵子虎哥太忙,我们在下龙又接收了许多产业,都是蚊姐跑前跑后的照料,虎哥对这事非常关心,所以一回来就找蚊姐来谈。」

「喔…原来是公事啊…」阮文音的脸色好了些,她嘟了嘟嘴,瞥了李雪一眼,又问道:「那你呢?」

李雪无辜地看着她,心中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搞什幺,她还记得阮文音在大佬家里对阮虎的敌视,便笑道:「我不是说过吗?我是虎哥的秘书兼医生,虎哥处理公事的时候,我这秘书得候着,所以我就在这里啊!」

阮文音记起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资历和对付胡安的尖牙利嘴,这才想起她不是一个单纯的黑社会老大情妇,而是一个手段高超的聪明人,但看到李雪这样子,她忍不住讥刺道:「那他上床的时候,你也得陪着吗?」

这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浓浓的醋味实在太酸,连她自己都闻到了。李雪听着这话明显的楞了一下,她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想啊,可惜虎哥看不上我,唉…」她情绪似乎变得有些低落,打开视觉介面,低头看起书来。

见她一副哀怨的小媳妇样,阮文音倒是好奇了,她追问道:「怎幺?他对你不好吗?」

「很好啊…」李雪头也不抬地回答

「那他…」

李雪不等她问,喃喃地抱怨道:「虎哥…不是像你想的那种人,他还没碰过我,不管我怎幺诱惑他都没用,真可恶!」

阮文音大讶,她觉得自己以前建构的阮虎形象又错乱了,在她以前收集的情报中,李雪是阮虎的姘头,但李雪却亲口跟她抱怨阮虎没碰过她,这是怎幺一回事呢?阮虎到底是什幺样的人呢?她脑子一片迷糊,爷爷慎重跟她谈话的神色又浮现在她眼前,那时她只以为爷爷在偏袒新徒弟,没想到跟他相处的这几天,自己对他的印象却一次次受到挑战。

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阮虎跟蚊子结束了谈话,他们出了房间,蚊子还一面说道:「这些问题我不太了解,是不是请文心来跟您解释呢?」

阮虎摇头道:「不用,我过两天就去跟她谈谈,正好去下龙把新的产业都看看,你让下面的人準备一下,不要我到了之后大家还一团混乱。」

蚊子惶然道:「虎哥啊,我们刚接手产业没几天,有点乱也是正常的,您是不是多给一点时间?」

阮虎大笑道:「我说笑的呢!放心好了,我知道状况的,你尽力就是了!我只是去看看新地盘。」

蚊子点点头鬆了一口气。

蚊子走后,阮虎发现阮文音还在,便小心地问道:「你不休息吗?有什幺事找我?」

阮文音也不知道自己跑来这里做什幺,被他这一问不知为什幺慌了起来,她连忙跳了起来,连声说道:「没…没事!我…我回房间去了。」

阮虎看她慌慌张张地走了,摸不着头脑地问李雪道:「阿雪,我真搞不懂这女人,你说她是怎幺回事?」

李雪头也不抬地道:「我想她是看上你了。」

阮虎露出夸张的惊吓表情,叫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别吓我!」

李雪见他反应激烈,嘲笑他道:「还有别的可能吗?我看她迷迷濛濛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幺,书上说只有恋爱中的女人才会这样。」

「哪本书上有写这种东西?」阮虎瞪着眼睛问

「青少年爱情指南!你去网上搜就可以找到,免费!」李雪笑道

「呿!」阮虎做了个驱除的手势,他才不肯相信阮文音会看上自己,她八成有什幺图谋,自己可得小心一点。他想了想,那女人八成又要缠着他去把她父亲的遗骨迁回来,可惜自己跟枪王的看法一样,如果国家不用烈士的礼节来承认他老人家的荣誉,又何必偷偷摸摸的把他硬带回来呢?

这天晚上,阮虎趁机做了一次神经截断,他这段时间大约三四天就进行一次神经截断,自从在赌场见到贝克之后,他的危机感大增,以前六天一次的神经截断工作,现在他只要晚上有空就会做,因为他最近越来越忙,如果一下子忙起来没时间做,让植体散发的监控讯号太强,只怕会被贝克他们追蹤到。

好不容易撑过了神经截断的四十分钟,阮虎起来沖了个澡,把全身痛出来的冷汗沖掉,然后回到房间坐下修练,他这几天出生入死,也遭遇了几次强者,却又不敢用上混乱感知,深深觉得应该尽快把正常感知修练起来,这样他遇到麻烦也比较可以从容应对。

他盘坐在床上,把感知释放出来,他几天没修练,现在平静下来修练,顿时觉得感知的强度大增,他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只觉得讶异极了,他记得在枪王的基地里使用感知的时候还是很艰难,为什幺一回来就完全不同呢?

阮虎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幺,但反正这是好事,他练了一会儿感知行走,感知很顺利的穿出酒店,活泼泼的依照他的意愿四处乱跑,跟以前死皮赖脸的牛皮糖模样天差地远,阮虎高兴的乱跑了一阵,经过娱乐城的时候,他刻意跑进去看看。

现在正是深夜,娱乐城的生意正好,赌场内也满是顾客,自从那场赌斗之后,同春赌场也变成了同业的观光胜地,许多经营类似行业的黑道人物都特地跑到同春赌场来参观学习,因为在上次的赌斗中,不论是他们的娱乐城和赌场,都被赌客们交口称讚,尤其是小姐们的品质,简直被那些好色赌徒们捧上了天。

阮虎的感知把娱乐城看了一遍,他感受到几个修练者,虽然等级都不高,但他还是小心地避过了,他只是来看生意,不是打探情报,没必要引起客人的不悦,然后他转向赌场,感知根本不必搭电梯,很容易地沿着电梯的隙缝爬入地下,他在赌场逛了一遍,发现了几个做手脚的客人,但他们都被骰子派人盯上了,这骰子虽然贪生怕死,本事还是不错的。

他看了一阵,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他的感知一个扫瞄,突然发现另一个感知正追蹤着自己,他留上了心,一面看赌场,一面观察那感知,小心了一阵,他终于确定那是阮文音的感知,他叹了一口气,用感知对她说道:「有事吗?我在看公司的状况!」

阮文音没想到会被他发现,似乎被他吓了一跳,感知都缩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没什幺事,只是好奇而已…你会用感知说话了?」

阮虎知道自己不小心用了超过目前进度的能力,便装傻道:「这很难吗?」

阮文音无语,阮虎不等她质问,又道:「你该不会又想来搜我的店吧?这里可不太适合女性观光呢!」

阮文音想起娱乐城内种种不堪的景象,差一点撤回感知逃走,但她还是嘴硬道:「我只是好奇而已,你这些经营项目我早就知道了,没什幺稀奇的。」

但阮文音的感知还没修练到可以骗人,她的情绪很明显地露出马脚,阮虎也不打算拆穿她,便笑道:「好吧,我也看得差不多了,我回去修练了,你继续吧。」他说完就把感知收回,往天空延伸出去。

上次他最多升上数百米,但这次尝试感受到的能量越来越清晰,似乎不只升上数百米,吸到的能量已经勉强可以修练了,他定下心思,努力的推动循环,把能量尽量吸入经络内。

这一修练他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感知的进步,以前的一丝正常感知现在不止大幅增加,而且变得更听话了,果然如同师父文件中所描述的那样如臂使指。阮虎吸收了一阵能量,只觉得心怀畅快,整个人飘飘欲仙的,就好像快要乘风飞去一样。

他修练了一阵,突然觉得感知开始有点不正常,出现了一种躁动的感觉,阮虎本来修练的就是混乱感知,对感知混乱的状况很习惯,一开始并没有留意感知的异常,他修练了一阵才突然想起,自己现在修练的可不是混乱感知,不该有这种异常的状态,在师父给他的修练要诀中,这种感知躁动的状况是很危险的,往往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让能量走进不该走的叉道,而造成身体甚至是感知的损伤。

阮虎细心体会,发现感知虽然有点异样,但却没有什幺大问题,他打开视觉介面,把师父的文件又看了一遍,实在找不到类似状况的描述,他只好继续体会感知的变化,过了良久,他终于想到这种感知的躁动跟他习惯的混乱感知真的挺像的,都是感知混乱化的状态。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自己帮枪王治疗感知冲击时,把枪王的混乱化感知吸走的状况,难道自己增加的感知就是枪王混乱的感知吗?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阮虎对混乱感知的锻鍊很有经验,他试着用对付混乱感知的方法驯化这些躁动的正常感知,这是他在修练机进行能量修练时必须先完成的工作。这方法果然有效,当阮虎把那些怪异的感知重新稳定下来之后,他的感知强度似乎大为提昇,就像是好几组混乱的波被对齐了一样,整个感知发出一种规律的振动,在每次的振动中,感知的强度都会被增强,似乎形成了感知的共振。

阮虎讶异地体会着这种异常的振动,他很确定师父的文件里从没提过这种感知振动方式,他不晓得感知这样振动有什幺用处,只知道自己的感知就像是一团麵团一样被上下拉扯波动着,他被振动弄得头昏眼花的,连能量都没办法吸,修练也被迫停了,他强忍着那种不适的晕眩感,使尽力气想要让感知恢复稳定,但却没办法让那振动停下来。

他的感知振动了不知道多久,那振动才渐渐自己停了下来,阮虎头昏眼花的趴在床上,只觉得天旋地转的,他没办法再聚合感知,只好瘫在床上沈沈的昏睡过去。

  • 名称:伊克西翁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0: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