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的原因超清

第二天清晨两人就拔营继续出发,由于阮文音死也不肯跟罗武的尸体挤在一起,所以两人只好肩并肩挤在狭窄的驾驶座,这一路飞行阮虎都打开车门,半挂在车门边开车,反正他们的飞行速度又不快,悬浮车不存在稳定性问题。

但这一路还是不顺畅,他们连连在山峦间迷路,等他们回到刀王领地的时候时,已经是那日的午后了,黎文东和潘天庆都在刀王的领地焦急地等他们。见到了罗武的尸体,黎文东大皱眉头,他知道敌人很强,但没想到罗武这幺不堪一击,罗家一向护短,罗武又是罗家目前修为最高的弟子,虽然他生性好色,也给家族惹了不少麻烦,但罗家还盼他更上一层楼,没想到就这幺殒落在这里。

阮虎独自跟刀王报告了枪王的状况,刀王点头道:「很好,枪王虽然受伤了,但已经压得住场面了,只是那个强者究竟有什幺目的呢?我把黎文东的视频记录给火王看,他说那个强者跟上次出现的强者不同。黎文东知道斗不过他,便把他引到泰兰国那边的防区去,结果那强者见机很快,发现自己闯入了军队的防线后,就放弃追杀黎文东,自行离开了,他也没有回枪王那边,不知道去了哪里,黎文东透过关係调了卫星记录,一点蹤迹都没有发现,这个强者,只怕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厉害。」

阮虎心道:「当然厉害,人家是可以随意瞬移的星级强者,怎幺可能让你们用卫星定位到呢?」

刀王又继续道:「你还没回来之前,枪王私下给我发了通讯,他虽然不愿跟越国政府做生意,但却答应把货送来给我,透过我这边出货,所以你不用担心货物的问题,只是最近他那边可能会承受到泰兰国野心份子的压力,你给他的货物中,军事类货物和补给品的比例要调高一点。」

「是!」阮虎简洁地应道。

刀王又叮嘱道:「这次我们算是正式出货了,你把收入结算后,赶紧换成我们各家需要的物资送来,动作要快一点,你那边一开始出货,那些国际刑警的狗鼻子很快就会伸过来,到时候生意就不好做了,所以过了这一次,我们的交易就得更隐密才行,老狗答应先贴我们一些粮食和医药物资,这些东西可不能等到你那边出货完了才送来。」

「是的,晚辈了解这件事有多重要,您需要的物资我会尽快送来!」阮虎恭敬地应道

刀王盯着他看,似乎有什幺事犹豫不决,过了半晌,他才叹道:「老狗运气好,临老了还能遇到你这个好苗子。这两天我跟巴颜谈过了,我觉得他还是跟着你比较好,所以你把他带回去吧!巴颜这孩子从小就没了父母,你既然改造了他,成了他的主人,你就要对他负责,以后好好待他吧!」

他顿了顿,分享了一个档案给阮虎,慎重地说道:「我从你的怪刀法中体会到一些刀法的新意,但你的刀法也不是无懈可击的,虽然说『兵以诈立』,但『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你一味追求机变,反而失去了刀法的正道,如果遇到刀法高手,人家摆出堂堂正正的战阵,对你的诸般引诱不管不顾,你的怪招终究还是无从下手,我看你天资机敏,不走正道实在可惜,这份文件是我的一些刀法心得,就当作你陪我练刀的回报,你拿去看看吧,希望你能从中悟出刀法的正道。」

阮虎满怀感激的接受了这份沈重的馈赠,这一份有系统的指导教材正是他现在最缺乏的东西,他的修练之路非常不正规,先接受了植体的改造,然后一味注重植体和能量的调整,所受的搏击训练都是以潜入刺杀为主,根本没有学习过完整的正常战斗招数,有了这份文件,再加上小志的整理,他的刀法将会看起来比较正规,至少战斗时更不容易露出破绽了。

由于黎文东急着把罗武的死讯传回去,阮虎跟刀王谈完后,他们一群人就急急忙忙的上车飞出了刀王的领地,穿越寮国的密林,重新回到越国的莱州边境,那边又是一队走私悬浮货车,老安和老驴都在那边紧张的等着。

看到阮虎安全无恙,他的两个老部下都鬆了一口气,老安跑过来低声说道:「虎哥,我们有了一些麻烦!」

阮虎皱着眉头道:「怎幺了?出货有问题吗?不是都打点过了?」

老安摇头道:「出货没问题,我们拿到的货都发出去了,大赚特赚啊!但是有几个世界级的大盘找上门来,他们都急着要货,最近市面上大缺货,听到我们这里有货可出,全世界的盘商都围过来了。」

「这不是很好吗?那就出货给他们啊!」阮虎理所当然地道

「但问题是我们没货了!而且我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货,那些大盘都是满手血腥的狠人,人家手上有人有枪,我们得罪不起啊!」一向笑容满面的老安忧心忡忡地道

阮虎哈哈一笑,拍着他的背道:「怕什幺?我们有整个国家做后盾呢!谁敢乱来就不给他货,我们不只有货,而且价格还得浮一浮,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新规矩!」

老安看着阮虎,讶异地道:「虎哥!我们真的有货吗?」

阮虎用大拇指指着后面的悬浮货车,笑道:「你自己去验货,大佬交代的物资赶快交易给对方,物资要源源不断的送过来,只要有物资就可以换到货!」阮虎见他一脸不信,赶着他道:「快!去看看!货多得很,以后还能再多一些!」

老安迟疑地看了看他,跑过去验货了。

阮虎向老驴问道:「货走得还顺吗?有没有人找麻烦?」

老驴咧嘴一笑:「找我老驴麻烦?谁嫌命长了?哈哈~~」

阮虎一面和老驴聊天,问他这几天公司发生的事,一面打开重新接上的视觉介面,查看起自己收到的信件,其中他最关心的就是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的回报,他这次离开了两天,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多了两封信,他打开一看,洛可与梅尔事务所撬开了某位官员的嘴后,马上得到一大堆有用的讯息,包含阮文心回国后的行蹤和工作的状况,阮虎从这些讯息中可以发现政府内还是有人在追蹤阮文心的状况,只是没有列入正式纪录而已,从记录看来,文心现在在下龙的一家私人疗养院担任管理职,她本来是护理长,前不久刚刚升官,正式的职衔是美丽湾度假中心的总经理。洛可与梅尔事务所的特派员正赶往下龙,继续收集目标的情报。

阮虎对这家度假中心的名字很熟悉,他抓抓头,翻找了一阵文件,终于确认这家度假中心正是他从范大头手上接来的产业之一,然后他又找到了蚊子给他的主管推荐报告,这份他一直没空看的推荐报告中,一打开就看到了文心的近照,原来文心就是他一直没空去见的那位新主管。

「喔!天啊!我真是一头猪啊!」阮虎忍不住拍额大叫

老驴怀疑地看着他,不敢接腔。

阮虎端详着文心的脸,经过了这几年,她看起来比以前憔悴了些,一定操了不少心,吃了很多苦吧!看着这张温柔的脸,他的心里浮现一种感动,绕了这幺一大圈,他和文心终究又重逢了,等这次的交易完成,他得赶快到下龙去找文心。

阮虎兴奋的时候,黎文东和潘天庆阴沈着脸走过来,他们看看盯着视觉介面傻笑的阮虎,潘天庆对老驴摆摆手道:「我们跟阮虎有重要的事要谈,你退下吧。」

老驴不动,只是颇有戒心的瞪着他,回过神来的阮虎对他点点头,他才移开了几步。

潘天庆拉着阮虎一面走一面道:「罗家对罗武的死很不能接受,他们认为你要为他的死负责!」

阮虎瞪着眼睛喊冤道:「冤枉啊!我哪有可能找到那种强者来杀他?」

潘天庆无奈地道:「我们都知道那强者跟你无关,但罗家不打算跟你讲道理,他们…唉…说白了是要你分好处给他们,他们认为他家因为你的事丢了一个高手,你必须负责补偿他们。」

阮虎冷笑道:「胡扯!罗武又不是我请来的,他自己跑来惹事,怪得了谁?我难道能支使他去跟强者战斗吗?」

潘天庆无奈地和黎文东对视一眼,他摊手苦笑道:「我们都知道啊!但是罗家不打算跟你讲道理。」

阮虎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他想了想,问道:「既然不讲道理,那他们想讲什幺?」

潘天庆苦笑道:「还有什幺?讲实力喽…如果你不打点他们,他们只怕会给你弄点鬼。」

阮虎看着这两个大家族的代表,沈声问道:「那两位呢?你们就任由他们这样乱来吗?」

潘天庆耸耸肩道:「我们已经跟家族回报过了,大家都觉得很伤脑筋,现在他们还没决定该怎幺办,但是…我想他们可能会希望你让出一点利益来弥补一下罗家的损失。」

「让出利益?」阮虎冷笑道:「所有的利益都划分好了,国家指定了利益的分配方式,你们要改变就自己改,关我什幺事?」

潘天庆摸摸鼻子道:「问题是已经定好的分配方式没人想改…」

阮虎忿忿地道:「两位评评理啊,我出钱出人出力还背了这个骂名,最多才能拿一成,九成都贡献给国家了,现在我这一成也没了吗?难道他们多拿了我这一成就会满意吗?」

潘天庆满脸无奈地苦笑道:「这个…我想他们不只要你那一成…只怕他们还想要计画中投资在周边城市的那两成,还有补贴给阮大人的那两成。」

「他们想吞下五成?大家会同意吗?」阮虎讶道

潘天庆揉揉鼻子低声道:「事实上他们想拿六成,你捐出去那五成中,有一成分给了他们。」

阮虎不由得大惊道:「那不是用在社会福利吗?」

潘天庆苦笑道:「你不会那幺天真吧?」他根本不敢看阮虎,只是低头看着地上,抓抓头又道:「我家老头的意思是,前两年的获利就给他们当补偿了,你忍着点,撑过两年你就赚大发了。」

「我家老头不同意!」黎文东淡淡但却坚定地道。

阮虎知道他们几家的关係,发现现在的状况很诡异,罗家的对手潘家竟然愿意鬆手,反而是一向跟罗家关係不错的黎家不肯补偿,他抓抓头,问道:「怎幺回事?我怎幺觉得事情反过来了?」

黎文东简单地说道:「罗胜全想要更上层楼,潘绍云在害他,我家不想破坏现在的团结气氛。」

他这幺简单几句话,阮虎顿时觉得一切清楚了,罗胜全要是真的敢吃下这些利益,得罪的人肯定不少,但罗胜全自觉死了孙子,这笔钱是补偿,他可不会想要把钱吐出来,这事情一被揭穿他就犯了众怒,他要是不吐出利益,潘绍云便趁机联合各家对他动手,他要是吐出利益,他的面子也保不住了,所以潘绍云帮他搬阮虎这块石头,準备让罗胜全砸自己的脚。

说起来容易,但石头自己可不高兴,阮虎不把自己当作石头,也不允许自己的利益被人剥夺,拿去当作政治斗争的武器,更不能忍受自己奉献的社会福利基金流入各大政治家族的口袋,他原先以为这笔钱真的会带给社会一点好处,没想到现实如此冰冷。

「所以…到底有多少钱会真正对社会有好处?」阮虎咬着牙问

潘天庆皱着眉头瞪着地面道:「加上对周边城市的投资,原本估计拿出四成。」

「我听说是三成五…」黎文东简短地补充道。

「所以社会福利真正用在社会上的最多只有两成?」阮虎提高声音确认

「没错!这已经很好了…」潘天庆心虚地看看阮虎,又低头小声说道:「以我国的社会体制,有这种比例,大家算是克制了…」

「算是克制了?」阮虎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幺,难怪这个国家始终没办法进入世界的主流国家之列,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被几个大家族瓜分,这样的分赃政治哪有可能可能给人民足够的照顾?

「没有好处谁会来搞政治呢?难道你以为搞政治的都不用吃饭吗?」潘天庆耸耸肩道

阮虎没说什幺,他转头看着几辆验完货,忙着交换货柜的悬浮车,突然笑道:「我突然发现政治跟毒品没什幺两样,都在欺骗人们的感官,都在为某些人攫取暴利…」

「你也别太悲观了,我们毕竟还是争取到了一些钱,多多少少可以帮助一些人,虽然不令人满意,但…多少有点帮助…」潘天庆拍拍他道

阮虎叹了口气道:「潘老哥,我觉得好多了,我以前总以为我是对不起社会的黑道害虫,现在我知道我比所谓的白道还好一点,嗯…我还不太能适应这种感觉,我需要一点时间…」

潘天庆无奈地点点头,说道:「好吧,你先想一想,我和黎文东得先送罗武回去,他妈的,我家老头要我把云水剑还给罗家,放屁,那可是我正大光明赢来的!除非他们来钱来赎,否则想都别想!」他忿忿地骂了几句,又拍拍阮虎道:「罗家的事你先有个心理準备吧,这事情还在谈,别太早下定论。」

阮虎跟他们挥挥手,看着他们搭上一部悬浮车腾空而去。

他转头看着调度中的悬浮货车,心里有了一个主意,他走向刀王的嚮导,喊道:「老马!有件事请你帮忙!」

他和刀王的手下老马搭了一阵的伴,闯过了金三角的崇山峻岭,彼此也熟了,老马从悬浮车伸出头来,笑道:「虎哥,有事请吩咐!」

阮虎走到他的车边,大声地对他说道:「请你回报刀王,他要的货物我会尽快準备,我这边的货,该出多少就出多少!知道吗?」

老马笑道:「知道了!」他心里疑惑地想:「这不是废话吗?货当然该出多少就出多少?」,但他非常老练,知道阮虎这样说必有用意,他只负责原话传到,解释阮虎的用意不是他的责任。

阮虎转身回来,他知道刀王会明白他的意思,走到了这一步,他终于明白枪王不明着跟他做生意的原因了,枪王当年只怕也吃了不少这种亏吧。他冷笑了一声:「你想吃我,我也想对付你,前几年你们搞我,现在轮到我来玩你,只是现在你在明我在暗,大家看看各自的手段吧!」

  • 名称:牙疼的原因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9: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