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超清

枪王直挺挺地站在地面营地的操场上看着悬浮货车一辆辆降落,他的手下飞快地打开每一辆还没停稳的货车,大致验过货之后,就有大批的军人从丛林中冲出来抢运这些货物,那场景就像蚂蚁搬家一样。

阮虎的车停了下来,枪王的感知就伸了过来在他的耳边骂道:「贼小子,你骗我,你根本没治好我的感知。」

「怎幺了?您的感知还有问题吗?」阮虎大讶,说实话,枪王是他第一个遇到被混乱冲击过还活下来的人,之前他也没有治疗混乱冲击的经验。

「还有问题,那种不好的感觉又出现了,虽然还不足以让我失控,但我的实力大减啊!」枪王抱怨道

「真糟糕,那位前辈没说过会有这种状况,不过这次我给您带了医生过来,您让医生看看吧!」

枪王早就感受到阮文心了,他不满地道:「医生?你说阮正岩的女儿?她能算得上医生吗?充其量只算是个小护士而已吧!」

阮虎无奈地抓抓头道:「可是除了她之外,我就不认识其他能治疗感知的人了…」

枪王没说什幺,过了半晌他才道:「算了,我先把货看完,看看你给我带来什幺…」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几个验货的人发出一阵惊呼,枪王把感知转了过去,阮虎带着阮文心走到枪王的身边,枪王挥挥手,让他的护卫放两人过来,枪王的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笑容,他笑骂道:「操!谁让你把电磁砲带来的?」

「电磁砲?」阮虎根本不知道废料弄了什幺东西上车。

「那可是好东西啊,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耗能量,不过你也带了不少充能模组,好东西,挺适合我们使用的。」枪王高兴地道

阮虎抓抓头笑道:「那是废料帮你们準备的,他听说我要送东西过来,特别追加了五辆车。」

枪王点点头:「上次我听过你提过那个家伙…」每次想到这件事,他的脸色就不太好,但这次人家毕竟是尽力的帮他,他的恶感升不起来。

阮虎趁机对他低声说道:「前辈,有机会可以让文心参拜一下她的父亲吗?」

枪王看着阮文心期盼的脸,有一瞬间的失神,过了一会儿他才转过头去低声道:「我管不着!」

阮虎对阮文心笑了笑,阮文心给了他一个充满谢意的笑容。

他们一面看着士兵们拼命卸货,一面低声交谈,阮虎把从刀王那边得到的泰兰军消息都跟枪王说了一遍,枪王对泰兰军的动态了解得更多,他冷着脸道:「我杀了卡猜的老子,哪里还怕他来报仇?可是我告诉你,他老子法猜可不是个鲁莽之辈,我猜卡猜小子也不是,他们肯定在设一个大局,我们都身在局中,不把思维跳出局外,就猜不到他们的目的。」

老实说,阮虎也不认为一个军阀有资格让罗家把整个家族都押了上去,他们肯定有更大的目标,他慎重地问道:「您认为他们在设什幺局?」

枪王翻着白眼:「我哪知道?我只看金三角,其他的地方我没空看也不想看!」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有一件事你要记得考虑,卡猜从非洲回来,泰兰国军方马上就给了他军职,这代表什幺?代表他跟军方有密切的联繫,双方绝对有利益关係,所以卡猜才能从容打造他的强军!」

阮虎不语,他看着天空思索着,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道:「听说泰兰国的政局不太稳,连续两任民选总统被轰下台,您说这代表什幺意思?」

「代表有人有野心!这还用问吗?」枪王哼哼地道

「军方在动手脚?」

「没有军方的支持,那些抗议者有几个胆?敢跟政府作对?那岂不是找死!」

阮虎点点头道:「果然是一局好棋…花了超过十几年下一局棋,真有耐心!」

枪王感触良深地叹道:「人生就是这样,计画了一辈子,要是能在死前看到自己期望的结局,那就真能含笑而死了。」

这个话题可不好接,他们沈默了一阵,阮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前辈希望的结局是怎样呢?」

枪王不语,他也抬头看着天空,过了半晌才道:「我希望这个世界不要再有人吸毒!」

阮虎闻言大讶:「那金三角怎幺办?」

「能怎幺办呢?罂粟花是金三角的支柱,也是金三角的乱源,没有了需求,金三角就会像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贫瘠的角落一样,渐渐的被世人遗忘,我宁可这里被人们遗忘,至少我们会有安宁的生活,不用一天到晚防备,不用一天到晚战争,不用失去亲人,不用被逼着杀人。」枪王低声说道

阮虎很难描述自己心中的感觉,眼前的人是举世闻名的大毒枭,全世界政府都希望除之而后快的邪恶罪犯,但他却厌弃着自己的原罪,也渴望安宁的生活,没错,金三角如果没有了利益,人民还是能生活下去,虽然会困苦一点,能养活的人口会少一点,但千年前罂粟还没在这片土地生根的时候,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不都是这样活过来了吗?他们一样快乐,绝对比现在还快乐,去除了令人疯狂的罂粟花,说不定这里会更好。

「但这只是我的愿望而已,我努力了几十年,唉…」枪王有点低落。

「总是有机会的,我想只要我们不放弃,总会找到出路的,也许它不一定是我们期望的样子,但…总会有希望的!」阮虎鼓励他道

「嘿嘿~希望?还是先把命保住吧,我看卡猜的状况,他很快就会动手了,你们都被他骗了,他近期内肯定会发动一场战争,俗语说:『反常即妖』,他最近太反常了,跟他老子的性格一点都不相符,你们肯定以为他被吓到了,像他那种长期处在生死之间的人,生死都是等闲了,会被吓到?哼哼~」

就好像在呼应他的猜测,远方传来一阵密集的枪砲声,枪王转向那个方向,笑道:「果然,被我抓到了,哼哼~」

阮虎讶异地看着他,枪声的方向是西北方,那边是泰缅的边境,卡猜的人怎幺可能绕到那边去呢?

枪王欣赏着他的惊讶,笑道:「我打了一辈子的仗,要跟我比?你小子还早得很哪!哈哈~」

他对着视觉介面一挥手叫道:「把电磁砲就地组装起来,让前线把敌人的座标送过来!」

这时,天空中传出微微的嗡嗡声响,基地中传来一阵悠长的鸣响,那声音「昂~~」地响了一阵停下,过了一阵,又开始响了起来,基地警戒的士兵用力敲响了警钟,在噹噹作响中,几个军官跑过来道:「司令,请进入基地吧!」

枪王摇头道:「小小的空袭算什幺?我倒想看看卡猜能搞什幺飞机。」

一个军官道:「司令,货物中有一些防空武器!」

枪王笑骂道:「那还等什幺?留着又不会下蛋!拿出来打吧!」

军官们都笑了起来,他们分头离开,没多久,操场上只剩下被搬空的货柜和枪王阮虎他们三个,阮虎对阮文心道:「你就听话进去避难吧!」

「我跟着枪王前辈不会有事的,你不也在这里吗?」阮文心淡淡地道

枪王看了看她,眼神中有种难言的情绪,他淡淡地道:「听说你嫁了个普通人,嗯!你还不错,总算过上了几年安稳的日子,比你老子好多了,那家伙一辈子马不停蹄的,到头来还不是栽在自己人手上,所为何来?」

「人生不该只为了自己!」阮文心辩解道

「那你在逃避什幺?」枪王反驳道

阮文心没有生气,她偏着头,神色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空气中的嗡鸣声越来越响亮,一大群悬浮砲塔飞了过来,这些无人的飞行砲塔连结在一起,就像是一条条大型蜈蚣般直直地朝向基地而来,那庞大的体型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感觉到一股压力,每一部悬浮砲塔伸出一根根砲管,一接近枪王的基地就开始向下倾洩砲弹,顿时整个世界好像着火一样,到处都在爆炸摇晃,停在操场上的空货柜全被炸烂,没多久,这片山林中的空地就像被犁过一遍,每一吋的土地都翻了过来,露出黄红色的贫瘠土壤,只有枪王周围的地面还维持原状。

枪王看似挡住了这波攻击,其实他的感知受损,吸取能量的速度不够快,护罩差一点撑不住,但他不想离开,就站在这里让他的战士们看着,阮文心见状,连忙散出感知去吸取能量,然后散给枪王,枪王这才撑了过去。他讶异地看了阮文心一眼,没想到这个女孩在这几年间有了这幺大的进步。

他撑过了悬浮砲塔的全火力覆盖攻击,那表示悬浮砲塔对他无效了,那些悬浮砲塔开始攻击他之外的目标,整个基地的地面设施顿时陷入一片火海。枪王当然知道这些砲塔是用来试探他的虚实的,见他硬扛下来,泰兰国那边的野心份子应该会收敛一点。

枪王冷哼道:「好大的手笔,这东西可贵着呢!就拿来给我当靶子吗?」他对视觉介面下令道:「各单位按照计画还击吧!悠着点,别把客人吓跑了!」

在悬浮砲塔的轰鸣声中,一些零星的还击也开始进行,那些还击的碉堡马上就成了悬浮砲塔的攻击目标,双方一阵你来我往,悬浮砲塔虽然有防护力场,但那东西对付雷射等能量攻击比较有效,枪王这边的部队枪械比较落伍,都还是使用物质砲弹,防护力场的效果就得打折扣了,没多久,一些悬浮砲塔中弹爆炸失去动力,那些砲塔连结渐渐的分解成一些比较短的蜈蚣,但整体的火力还是没降低,又过了一阵,双方的交战越来越剧烈,枪王的视觉介面传来回报道:「报告!Z3区的敌人动了!」,这一声回报后,紧接着好几区都纷纷回报敌人行动,阮虎他们不知道战斗的进程,但在枪王的视觉介面的战术地图上,一个个方块亮起,他的西方和南方到处都有敌人的蹤迹。

「还搞得挺大的!少说也出动了一千人。」枪王冷哼道

近代战争越来越高科技,投入的人力越来越少,一千人规模的局部战争已经算大了,就算在这动乱的泰缅边境,也不是常见的战争规模。

「好了,既然蛇已经出洞了,我们就把它打痛吧!先把头上那些讨厌的苍蝇干掉!」枪王的指令一下达,基地四週就发射出一些导向飞弹,那是一些老式的肩射武器,虽然年代久远,但还是相当好用,那些导向飞弹在悬浮砲塔附近爆炸后,又发生了不太寻常的密集爆炸,那些悬浮砲塔似乎被干扰而变得不稳定,过了不久,那些受损的悬浮砲塔显然丧失去部分悬浮动力而开始往下降,它们渐渐承受不住地面的密集攻击,纷纷在爆炸声中解体坠落。

在不断的爆炸声中,枪王说道:「小四,攻击座标準备好了吗?」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回答道:「报告司令,智脑已经标定了三十七个座标,正在追蹤这些座标的状况,新收到的货已经加入攻击序列中!」

「很好!那就开打吧!」枪王豪气地叫道

在那瞬间,阮虎感受到空气中有无数能量在震荡,只听「飕飕」连响,一些砲弹被发射了出去,这些砲弹很奇怪,似乎不是用传统的砲管发射出去的,但飞行的速度非常快,阮虎根本来不及感受。

枪王对他们笑道:「这是你带来的好货,我现在能感受到你们国内某些人的『善意』了,哈哈~」

阮虎楞了一下,发现空气中还残余着高浓度的能量,赶紧伸出感知试图吸取,但他才吸了一些,就觉得浑身难受,那些能量非常混乱,吸进身体后,在经络内冲突震荡,把他的经络弄得剧痛不已,他赶紧停下吸取,只觉得全身上下一阵阵的刺痛。

阮文心察觉到他干的蠢事,用感知在他耳边说道:「能量不能乱吸啦,会出事的!」

阮虎无奈道:「不都是能量吗?」

「能量有分各种性质和强度,大部分的能量都不适合直接吸取,只有自然环境的能量比较适合人体。」阮文心解释着

阮虎大感沮丧:「原来如此!」

枪王的视觉介面传来回报道:「第一波攻击完成,战报已经更新。」

枪王看了看战报,说道:「敌方的指挥中心的位置标定了吗?」

「还没有明显的迹象!」那人回报

枪王注视着视觉介面上的战报,过了一会儿才冷静地道:「给我攻击Z3到Z6,还有F7到F9,火力覆盖!」

「是!」

空气中的能量又开始震荡,「飕飕」连响中,电磁砲又再度发威,电磁砲的射程似乎非常长,阮虎根本感应不到砲弹打到哪里去了,过了良久,枪王「哈」的一声笑道:「居然撤退了?这是怎幺回事?来郊游的吗?」

他又看了一阵,抓抓头道:「真无趣!」,他关闭了视觉介面,抬起头来,发现那些悬浮砲塔大半都被击落了,一些残余的正冒着烟逃走,但却被沿路的士兵扛着肩射武器追击,不断的有砲塔从空中坠落。

他对阮虎两人耸耸肩道:「打完了!你说他们的目的是什幺?」

阮虎看了看时间,这场轰轰烈烈的战斗持续不到一个小时,对方先出动空中火力对枪王的本部进行火力覆盖,试图切断他们的指挥,他们虽然使用透地炸弹,但显然没有达成目的,枪王先对敌人示弱,引诱敌人把预设的兵力推进战场,再给予强烈的砲火反击,对方连坚持的意思都没有,毫不犹豫的转身撤退了,这过程短到连智脑都来不及判断对方的指挥部所在,简直应了「虎头蛇尾」这句话。他想了想,回答道:「这是一场表演赛?」

枪王哈哈一笑,点头道:「表演赛?说得好!但要表演给谁看呢?」

「他们肯定在遮掩某些目的!」阮虎猜测道

枪王耸耸肩:「那不关我们的事,剩下的工作让各单位去进行,我们回基地去吧。」他低声地抱怨道:「我这伤得设法治治,状况越来越糟!」

  • 名称:丑女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8: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