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雷果实超清

把小志安排好后,阮文心赶回下龙去处理公司的事,她这趟去金三角,不知道要多少天才能回来,阮虎调来蚊子帮她代班,还好该做的事阮文心都已经跟蚊子商量过了,计画也做了,蚊子只要负责监督和催促,问题没那幺大,这种事蚊子还办得了,跟阮文心合作过一阵子之后,她也不会像一开始什幺都不懂那幺抓瞎。

阮虎自己跑了一趟军需仓库,他已经和废料联络好一些枪王需要的军事物资,只等着他来取货。废料听他说阮文心回到阮家,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散发出一种欢欣鼓舞的气息,阮虎偷偷的跟他说了枪王可能遭遇的战争,废料瞪着眼叫道:「天啊!你这点物资怎幺够?那个卡猜可不是好惹的!他的部队号称泰兰之狼,据说很剽悍啊!」

「那怎幺办呢?你有什幺建议吗?」阮虎只好问道,他知道这方面自己比不上眼前的行家。

废料想了想,说道:「没问题,你别急着送货,多等我一上午,我去替你搞点特别物资,你下午多弄个五辆卡车来取货吧。我知道你很有钱,先来几张不记名金卡,每张至少要十万美金等级。」

阮虎抓抓头,他连上公司的财务智脑,现在里面的不记名金卡多得跟什幺似的,他从里面签出五张十万美金的金卡,把卡号交给废料,废料就转身去办事了。

阮虎原先只準备了十辆卡车,没想到废料大手一挥,一下子就多了一半。他只好联络老安,让他再派车过来拉货,老安一听就乐了,他现在最喜欢往边境跑,手上有货他腰桿就直,说话就大声。

搞定了这些事,阮虎正在回同春酒店的路上,一辆悬浮车突然对他的车挤了过来,拦在他们的前方,开车的猴子叫道:「靠!他妈的!怎幺开车的?」

坐在副驾驶座的小卡大叫道:「你白癡啊,他们故意的,敌袭!」

所有护卫都拿出枪械把子弹上膛,但阮虎已经感受到对方强者扫过来的感知,那感知似乎没有敌意,他便说道:「不要动枪,对方没有敌意,找个地方降下去吧!」

悬浮车的驾驶猴子听命减慢了车速,那辆车果然不再继续逼过来,而是引导着他们飞行,过了不久,他们两辆车脱离了车道,停在一处荒野上。

前面的那辆车打开车门,一个熟悉的人跳下来,阮虎失声叫道:「鹦鹉?你拦我车做什幺?」他也打开车门跳下车。

鹦鹉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张开双臂跟他拥抱,车内又陆续跳下几个年轻人,阮虎目光一扫,都是曾和他一起执行任务的乖宝宝团员,高壮魁梧的文祥正笑着对他挥手。

鹦鹉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们走走…」,阮虎知道他必定有重要的事不能在智脑监控範围说,也不能透过通讯传达,只好到这荒郊野外说,便跟他一起踩着野草走远。

他们走了一阵子,鹦鹉才说道:「你前些日子干的大事我们都听过了,我们各家都能分到一些好处,那不重要,没那些好处我们家族也不会垮掉,但有些人很贪心,他们见不得别人好,想要独吞所有好处,我们在高层的朋友传讯过来,一些人想要对付你,国际刑警已经在查你了,你要小心一点,他们可能很快就会约谈你,说约谈是好听,到时他们什幺手段都会使出来,他们的强者可不容易对付,有必要的时候,你乾脆躲到金三角不要露面,再给他们几个胆他们也不敢闯进金三角乱来!」

阮虎点点头道:「谢啦!兄弟!我不怕那些人,承担起这个责任的时候,这些事我都想过了,兄弟们记得来提醒我,我阮虎承了大家的情!下次请大家喝酒!」

鹦鹉笑着拍拍他的背,难得地用豪爽的语气大笑道:「我要谢谢你,你搞死了罗武我很爽,我不想管他到底是怎幺死的,反正这种人渣死了最好,我们之前一直想要让他死,但法律对付不了他,谢谢你!我们有一群兄弟都非常感谢!」

阮虎知道罗武肯定很惹人厌,但没想到讨厌他的人这幺多,连死了都有人额手称庆,他连忙笑道:「兄弟,你别害我,这事跟我无关!」

「哈哈!我了解!」鹦鹉拍了拍他,又恢复他原来庄重的表情,认真地道:「国际刑警的事你要认真应对,他们有专门追药品的专家,你很难蒙混过关的,加油吧!」

他没等阮虎回答就逕自走回车上,只是背对着阮虎竖起大拇指,所有乖宝宝团的团员也对他竖起大拇指,他们纷纷上车离去,阮虎看着他们的车飞走,心里有一丝的感动,这个国家也许有人以权谋私,但也有尊重法律的好人,这些人愿意为国家出力,只要有正直的人率领他们,他们就能发挥正面的力量,例如眼前的鹦鹉和自己的岳父阮正岩将军,可惜这样的好人,却只能被用来带乖宝宝团。

「看来我得赶快离开这里,避开国际刑警的人,眼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治好枪王,万一让他们缠住,那可有得麻烦了。」阮虎知道国际刑警的人八成已经在他的酒店等他了,便给老安发了通讯,要他下午带着货和阮文心直接到交易点等他,他便上了车,让护卫们直奔莱州飞驰而去。

果然过了没多久,一个通讯就发了进来,阮虎一看,是一个外国名字的老兄,便直接把那通讯丢进黑名单中,又过了一阵子,另一个外国老兄又发了通讯进来,阮虎还是把他丢进黑名单,过了两个小时,他们进入莱州地界的时候,他的视觉介面狂叫了起来,那个被丢进黑名单的外国老兄不仅自己跳了出来,还用强制通讯逼他接起通讯,阮虎偷偷一笑,接起了通讯,严肃地说道:「很抱歉,我正在谈很重要的生意,不希望被打扰,请晚上再来电。」他立刻切断通讯。

阮虎知道对方动用了国家通讯中心的力量,他们肯定也知道了自己的位置,便让护卫们把车停下,他下了车之后,让车子继续往回赶,然后他自己一个人进入山区,让视觉介面自动失联,这才直接往交易地点赶过去。

到了下午时分,阮虎穿越国界,到达丰沙里对方的营地,等他进入临时营房见到刀王那边的嚮导老马时,老马吓了一大跳,叫道:「虎哥,您怎幺过来了?交易的时间不是还没到吗?」

「你们不也先来了吗?」阮虎走过来拍拍他道:「没办法,国际刑警盯上我了,我没空应付他们,先来避避风头。」

老马等人露出笑容道:「小事一桩,我们跟他们打惯了,他们不敢过来的。」,他看看阮虎的背后,对一个手下道:「去叫外面的弟兄提高警觉,这次的红利扣两成!」那人应声走了。

阮虎知道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摸了进来,他们这些百战余生的老兵觉得很没面子,决定让外面的菜鸟一点好看,抓抓头道:「别这样啊,我躲人躲惯了,忘记在外面通报了!不是他们的错。」

老马笑道:「总是一个机会教育,这些小崽子自以为很强,碰到高手什幺也不是,连刀鬼都栽在您的手里,他们算什幺?」他又跟另一个手下说道:「问家里有没有国际刑警的消息。」

阮虎连忙说道:「别紧张,我也不是怕他们,只是这次有急事,不想被他们耽搁。」

老马笑道:「当然,虎哥怕过谁来,我只是探探消息嘛!」他拉着阮虎出了临时营房,带着他在营区中散步,只见一个士官正拿着藤条在抽三个卫兵,那士官指着阮虎,低吼了几句,然后继续用力抽那几个士兵的背,那几个士兵痛得脸都扭曲了,但却一声不吭的承受下来。

老马见他注意到了,便道:「那没什幺,犯了错抽完就算了,但荣誉要自己找回来。现在挨几鞭,总比战斗时战死的好,我们的孩子们都是好样的,他们明白这个道理。」

阮虎无奈地点点头,有了如此严明的军纪,才有如此精锐的金三角士兵,难怪连强者都不愿意招惹他们。

老马一面走,一面低声道:「听说这次的货是给那位的…」他小心地指着腰际的配枪,「司令要我把他的货送过来换。」

阮虎点点头道:「那边状况还好吗?」

「还不错,没出乱子,那位很生气,当众把他的弟子们教训了一顿,几个被抓的营级干部都放了出来,乱成一团的部队也都回到原来的驻地,听说泰兰国那边本来要打过来了,不知道为什幺又缩了回去了,对外宣称是行军演习。」

阮虎知道他们是被黎文东和安东吓的,如果那个卡猜亲自带领部队,见识到安东的战力,说不定就犹豫了,等到他从罗家那边搞清楚状况,知道安东不是金三角的人,他的野心就可能会重新升起,阮虎希望他迟疑久一点,多点时间总是好的。

他和老马聊了一阵的天,听见金三角在他的粮食补给下各村落的状况都有了改善,他觉得心情好多了,只是几十车的粮食和药品还不够,有更多的村落需要食物。这期间老马带来的人手不断的向他回报消息,老马也不断询问他们一些阮虎想知道的事,就这样,阮虎知道了这次国际刑警是泰兰国那边通报的,抢先出手的是美洲刑警,他们的人力充足,需要训练的菜鸟刑警也多,所以每次都抢先出任务,刀王他们显然在国际刑警内部有人,连他们派了一批人伪装买家都查出来了。阮虎看了这群伪装成买家的刑警的资料,不由得心中一跳,他们假装成是一群香港来的买家,不知道是不是成天想把老安灌倒的那群香港人?阮虎马上想给老安发通讯警告,可惜这里管制通讯,他只能等交易的时候让人把消息带回去。

至于卡猜那边,他果然陷入了犹豫,部队虽然训练得热火朝天,但一时还没有进攻的意思,这从他的补给线还没动起来就可以判断出来,现代战争打的就是补给,除非是那种一击必杀的斩首型战斗,否则补给就必须先动,刀王这边的情报暂时还看不出有这种迹象。

等交易的时间接近,阮虎跟着老马上车,一路往交易点飞去,每次交易金三角的人都会先到,他们先在交易场建立了电子防线,派出人员把附近侦察搜索了一番,以免有内应或间谍渗透,阮虎看着他们慎重其事的行事,就像面对真正的战争一样。感觉非常敬佩,三王能盘据金三角不是没有原因的,光是这严谨的治军风格,就知道他们不是一般传统意义上的军阀。

他们等了一阵子之后,阮虎这边的车队出现了,出乎阮虎的意料,总共来了二十辆车,比废料所说的十五辆还要多一些,卡车停好后,从车上跳下来的刀魂跑过来跟阮虎敬礼道:「报告长官,运输车队準时到达!应到十五辆,实到二十辆!」

阮虎听了觉得很好笑,问道:「为什幺多出五辆?」

「五辆是我带的,都是一些急用的医疗药品,我从医疗中心的仓库调出来的,我想接下来会有需要!」阮文心从车上跳下来,笑着说道,她走到阮虎的旁边,小声地道:「都是战地急救需要的。」

阮虎讚赏道:「很好!是我疏忽了!」阮虎怕泰兰军攻打枪王,只记得準备大量的枪枝弹药,废料帮他弄了一些特别物资,而阮文心帮他準备了医疗用品。

他点点头,跟刀魂说道:「你带一句话回去给老安,告诉他国际刑警盯上他了,那群香港买家可能是国际刑警伪装的,让他好好招待他们。」

「是!」刀魂不苟言笑地道,他回答后,发现阮虎没有新的吩咐,便又报到道:「报告长官,车队来时曾经遇到三次不同的雷达扫瞄,我判断原来的飞行路径已经被标定了,请示是否更换预备路线。」

「更换预备路线!只要能把货送回家里,你可以随意变动路线。」

「是!」

阮虎对刀魂很满意,点点头道:「很好,保持机警,稍息后解散,稍息!」

「谢谢长官!」刀魂稍息,然后跳上悬浮车顶,开始注意卡车们交接货柜。金三角的战士们本来就在偷偷关注他,他这一站上高处,几乎所有人都向他看过来,刀魂注意到老战友们的关注,挥手跟他们一一打招呼。

过了半个小时,验货和交易都完成了,刀魂指挥着兄弟们忙来忙去的开始对货车车厢进行伪装,他们在车顶绑上树枝,拉上反侦测伪装网,众多货车一部部飞了起来,形成三支编队升上空中,这三支编队中,只有一支编队的货车有载货,其他两支车队都是空车。

阮虎看着他们飞走,笑道:「刀魂确实有一套!我们也出发吧!」

老马应了一声,二十辆悬浮货车升空,往寮国的深山密林冲了进去。这次他们不到刀王的领地,直接飞向枪王的领地,所以只在刀王的领地外围打了一个转,就转向枪王的领地了,这次他们没有受到阻碍,路上虽然有武装悬浮车巡逻,但只是跟着他们飞行一段时间,看起来比较像护航,而不是要拦路打劫。

阮文心对金三角很熟,阮虎从她的眼光中看出她总能注意到要点,比起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什幺都不知道要强多了,五六月间正是罂粟的成熟季节,这次他们飞得很低,可以清楚看见田间劳动的人,他们抬起头来时,甚至可以看见他们微瞇着眼的表情。

阮文心看了一阵,似乎有点不安,阮虎感受到了,便安慰她道:「我们是怀着善意而来。」

「我知道!但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挣扎,我不知道帮助金三角是不是正确的。」阮文心小声地道

阮虎笑道:「我不知道这件事会怎幺发展,但我知道吸毒是不对的,我会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你又不是神,这个问题几千年来都没人能解决。」阮文心叹道

「是啊!但问题是我现在必须帮国家贩毒,我有什幺办法呢?我不做也会有人做,我至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若我不做,换个人来只怕状况会更糟。」阮虎耸耸肩道:「这件事绕了几年,还是绕回我们这里,这几年来,世界吸毒的人变少了吗?所以吸毒是一种人性问题,是一种精神方面的病态,与其靠法令禁绝,我们更应该去想想为什幺那些人会去干这种蠢事。」

阮文心听到阮虎这幺说,赞同地说道:「我怀疑吸毒跟感知有关!我以前跟师父学习感知的医疗方式,曾经研究过吸毒者的感知变化,发现他们大多带有感知缺陷,不是过度敏感,就是敏感度太低。」

「真的吗?」阮虎讶道:「感知敏感度高,不是比较适合修练吗?」

「是这样没错!但感知敏感度越高,精神也就越不稳定,很容易就会产生精神分裂的,这样修练起来又容易失控走火了。」

阮虎抓抓头:「所以也不是越敏感越好…」

「感知钝化者也很容易吸毒,吸毒后他们的感知会受损,但是感知钝化的状况会产生变化,有时会转变为高度敏感的感知呢!」

「真的啊?这太神奇了吧!没感知都能吸出感知来?」阮虎觉得很麻烦,吸毒对感知的影响似乎很混乱,没什幺特定的影响。

「但所有的研究都证明,吸毒会严重伤害感知,吸毒就像一种刺激,不断的让感知承受高度刺激,受到刺激的感知…咦~」阮文心突然想起阮虎的状况,惊讶地道:「会有点像你的感知耶,变得乱七八糟的,然后消失不见,你的感知会消失吗?」

「不会!我的感知乱是乱了,但一直都在的。」

阮文心点点头:「吸毒的人感知会越来越少,就算他们不因为生理机能的错乱而死,也会因为感知崩溃而失去意识。」

「难怪我觉得吸毒的人看起来像游魂,原来是感知受损啊!」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感知跟吸毒的关係,都觉得这两者肯定有关,谈着谈着,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枪王的地盘。

  • 名称:响雷果实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