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llenge超清

阮虎离开了大厅,转向VIP电梯,只见电梯已经换新了,正在进行表面的伪装工作,阮虎跨入电梯,下到楼下的赌场。

赌场内也是一片混乱,各种破坏的机台被拖出来堆在一起,内部的装潢也在重新翻修,整个空气中充斥了呛鼻的溶剂味道。阮虎看见骰子蹲在损坏的机台旁和小圈说话,便过去问道:「怎幺不开抽风机?这股味道会把客人都燻跑的。」

骰子抬起头来,发现是阮虎,他皱着的眉头打开,笑道:「对不起,装修太急了,三部抽风机全开了,连空气净化机都开了,来不及啊!工人说要连开三天才能把溶剂的味道散去。」

阮虎点点头:「你们干嘛呢?」

骰子苦笑道:「我在想办法把这些破机器里的赔率统计弄出来…」

阮虎不解地问道:「干嘛这幺麻烦?这些机器的机板还能用吗?」

骰子苦恼地抓抓头:「看来有些不行了,但如果不把这些数据取出来,我们这个月会多赔出五十万呢!」

阮虎挥挥手道:「五十万就五十万,我让你报销吧!你别浪费时间在这里,赶快把赌场恢复起来,九天后还有格斗大赛呢,那才是一场大赌!」

骰子跳起来道:「那可不行,我今年的红利没了,要是再赔这笔,我今年就拿不到多少钱了,老婆非骂我不可!」

阮虎嘲笑他道:「那怎幺办?没钱你不会去赌吗?你是谁啊?骰子啊!」

骰子两手一摊苦笑道:「正因为我是骰子,没人肯跟我赌了。」

「老黄跟你赌啊,你难道不下注吗?」阮虎诡笑道

骰子瞪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问道:「虎哥,您有必胜的把握?」

阮虎回瞪他道:「我又不诈赌,赌场上哪有什幺必胜的把握?」

骰子转转眼珠,拍拍胸脯笑道:「那我放心多了。」,他转头对小圈说道:「小圈,这批垃圾就麻烦兄弟们了!」

他快乐的对阮虎说道:「虎哥,他们送了一些新机台的样本过来,挺好玩的,但有点小贵喔…」,他拉着阮虎往样本机台的方向走。

「你觉得好玩就好,至于价钱…你不是最会谈了吗?」

骰子眉花眼笑地道:「嘿嘿~~这次价钱不好谈了,他们只肯附赠干扰器。」

「干扰器?」阮虎站定,他的心跳了几下,问小志道:「赌场用的干扰器对我有效吗?」赌场用的干扰器是一种防止赌客作弊的设备,它可以漫射出一些波段频谱,干扰各种电子设备的运作,这样的做法跟阮虎的混乱护罩颇有几分相似,早先他听说组织出动了扫瞄混乱护罩的人,正在烦恼,听见这种东西,忍不住询问小志的意见。

小志答道:「不清楚,要测试过才知道。」

阮虎便对骰子说道:「干扰器有样品吗?」

「当然有啊!」

「去看看!」

骰子带着他们走到一处已经清空的包厢,里面展开了一些全新的博奕机台,有几个赌场职员和保安正在试玩,阮虎看了看,觉得没什幺特别的,便又问道:「干扰器开着吗?」

「开着呢!」一个保安回头笑道,他一见到阮虎马上跳起来叫道:「虎哥您好!」,其他人抬头连忙也跳起来致意,阮虎对他们挥挥手,让他们继续测试。他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干扰器,心里却问道:「有用吗?」

小志答道:「没用,对一般修练者也没用,但可能有别的用途。」

「什幺用途?」阮虎好奇地问

「如果你的斗士配上这种配备,战斗时冷不防地打开,他的对手可能会受到干扰,至少动作会顿一下!」

阮虎大喜,但马上否决道:「效果挺好,可是这干扰器体积不小啊!」

「原理很简单,要轻量化很容易,这个厂商把它弄得很大,只是为了骗钱。」

阮虎心里好笑,不过这也没错,要是卖别人一个骰子大小的高科技设备,却开价五百万元,谁会觉得有这个价值呢?同样的东西,如果做得像一个保险柜,让你扛都扛不动,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他又装模作样的绕了两圈,对骰子道:「这东西你是专家,你觉得怎幺好就怎幺办!重点是帮我把九天后那场赌局準备好,盘子一定要开得够大,不要让人以为我输不起!」他对骰子眨眨眼,骰子领会,大声答道:「虎哥您不用担心,一切看我骰子的!包管场面漂漂亮亮,绝对丢不了您的脸!」

阮虎离开了赌场,又去找老安研究走私货品的类型和上下游货物流向,让老安统计各种货物的进出手价格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在李雪的带领下,又到了另一处庄园,这次李雪不再要求「服侍」,让他自在的洗了个澡,等他出来,发现李雪又看起书来,他不禁好奇,李雪到底在看些什幺书啊?

李雪见他关注,便笑着解释道:「我认床,在这几个地方常睡不着,所以我总是存着几本书,以备不时之需。」

阮虎好奇地分享了她正在看的画面,是一本英文版的「神经心理学导论」,他疑惑地问道:「你不是医生吗?怎幺看这种书?」他一直以为李雪看的可能是小说、散文这种比较软性的书籍。

「怎幺不看这种书?这是我最近的研究项目啊!」李雪关闭了视觉介面,收拾了贴身衣物去洗澡,这次阮虎注意到分享到的书柜列表中还存放着几本书籍,他细细一看,都是一些医学上的专业书籍,从解剖学到神经医学都有,其中还夹几本心理学的书,他不禁觉得好笑,一个黑道老大的姘头居然看这种书,说出去谁相信呢?

第二天,阮虎一早就準时醒来,上线去接收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的信件,等了几分钟,果然看到一封新的信进来,打开一看,上面没什幺内容,只写道:「目标已于宇元205年9月16日迁离圣荷西市,携一子搭乘飞碟飞往泰兰国曼都市,并且转机前往越国西贡市,继续追查中,下次回报时间明日18:00。」

「搬家了?回到西贡市?」阮虎有点惊讶,但又有点理解,他失蹤了一年之后,她大概也该失望了,就算是改嫁都算正常,何况她本来就住在西贡市,是随着自己才搬到圣荷西,等了一年等不到自己,回到故乡也是正常的。

「至少她带着小志…八个月前还跟小志生活在一起…」阮虎高兴地想着:「小志…应该快三岁了吧…身体…应该恢复健康了…」他怔怔地想着

「你怎幺了?为什幺流泪了?」李雪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

阮虎一看,李雪正躺在他身边瞇着眼睛看他,他连忙用手揉揉眼睛,笑道:「哪有流泪,可能是打呵欠吧!」

「喔…睡不够那就继续睡吧…」李雪揉揉有点乱的头髮,翻身起床走进了浴室。

但阮虎却睡不着了,他转了个身,背对着李雪的位置,他的眼前不断浮现妻子抱着婴儿哭泣的身影。

「杜先生,很抱歉必须告诉您,您的孩子有多发性先天性疾病,我们估计他活不过三个月。」一个白人医生同情地对他道

「立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崩溃的妻子不断地哭着对他说

「杜先生,如果您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们就保证让您的孩子能活下来,不只能活,还能恢复正常!」一个金髮女人对他说道

拖了三个月后,面对奄奄一息、越来越没有生机的儿子,和被忧伤击垮,像一朵凋零的花一样的妻子,一筹莫展的杜立德终于答应了组织的条件,他成为四百个实验体之一,开始了挣扎求生的日子。

「对不起,我走了,希望能帮你们换来幸福快乐的日子!」一年多前,杜立德流着泪走出家门,他不敢回头,只留下满心的祝福。

阮虎的视线渐渐模糊,妻儿的身影也变得模糊不清,他忍不住哽咽起来。他的身后伸来一条手臂,轻轻的把他抱住,李雪说道:「乖!想哭就哭出来,姊姊疼你喔~~」,李雪柔软又温暖的身体抱着他,就像是一汪温暖的海洋轻轻地把他淹没。

中国,上海市的明堂大楼,上海廖家的继承人廖明堂正在跟他的秘书们发脾气,他用几个生意上鸡毛蒜皮的小错误把那几个秘书骂得狗血淋头,他的秘书们知道老闆最近心情欠佳,他一直追求的丁大小姐回到国内,但却不肯见他一面,老闆特地为了她赶去南京,却被她家的护卫挡驾,连伊人的一面都见不到。他们理解老闆郁闷的心情,只好硬着头皮让老闆出气,反正这也算是秘书的业务之一。

廖明堂骂了一阵,郁闷的心情渐渐缓了过来,便把所有的秘书都赶了出去,自己待在宽大的办公室里生闷气。

他在办公室里烦躁地走来走去,虽然视觉介面上打开了许多商业文件和合约,但他一个字都看进去,脑中只有丁泊月娇美的脸庞和冰冷的神情,他一辈子顺风顺水,就算资质不是顶尖也能找到师父教他修练,但偏偏这件事就是不能如他的意,江南丁家是世家大族,规模比他廖家要大得多,他在丁家朋友很早前就跟他分析过,他如果要跟丁家求一个女人,丁家也不至于拒绝他,只是丁家的嫡女…那可有点难了。

廖明堂偏偏不信这个邪,他热烈地对丁泊月展开追求,一开始丁泊月还对他保持礼貌,直到他做出了一些不理性的事,丁泊月就不再见他了,「这个…可恶的女人,真难讨好…」廖明堂喃喃地骂道

「就凭你的能力,她当然看不上你!」一个柔和的声音说道

「谁!」廖明堂跳了起来,他转头四顾,办公室根本没有其他人,任何人没有他的允许都不准进来。

「根据我们的分析,要当上江南丁家的嫡女婿,至少也要有筑基以上的修为,你的资质太差,一辈子都不可能筑基了,个性又不讨人喜欢,想要追求早就筑基完成的丁泊月,你不觉得你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吗?」那女人声音还是缓缓地道

廖明堂确定那声音不是幻觉,反而定下心来,他本身也是修练者,自然知道这世界有许多自己不能理解的强者,显然现在自己就遇上了一个,他定了定神,问道:「何方高人来愚弄我廖明堂?」

一个金髮高瘦的女人缓缓浮现出来,她摇头道:「我没打算愚弄你,相反的,我想帮助你,提供你一个变强的机会和一点点有趣的协助!」

「变强的机会和有趣的协助?」廖明堂并没有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吓到,反而充满了兴趣地问。

那女人点头道:「没错,你要娶丁泊月至少要有筑基以上的修为,否则她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但你的资质不好,这样修练下去,只怕一辈子也不能筑基,你自己有什幺想法?」

廖明堂冷眼看着这个苗条的欧美女性,沈声问道:「你又有什幺想法?」

那女人自顾字地走到沙发旁坐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茶杯,用茶包帮自己沖了一杯茶,慢吞吞地说道:「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你跟我们合作,我们帮你的家族势力扩展出中国,你要去美洲或是欧洲发展我们都可以帮上忙。反正你追求丁泊月也只是看上了丁家的影响力,这点我们一样可以帮你!」

她看了看廖明堂,见他不置可否,便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第二,如果你真的想追求丁泊月,我们可以帮你提升战力,让你具有筑基以上的战力,甚至可以力拼星级强者,如果你敢拼命,就算达到行星级以上的战力也不是不可能的。至于丁泊月愿不愿意嫁你,我们可就不敢保证了。」

廖明堂一言不发地瞪着她,评估着她的真实意图,那女人笑道:「别那副怀疑的样子,我们是很诚挚的邀请你,希望跟你建立一种合作关係,我们不跟你推销各种收费的服务,只希望这个合作能让我们双赢!」

廖明堂打量她,思考了一会儿后道:「既然你来了,为了表示对您能力的尊重,我愿意听听你的介绍。」

那女子很高兴地点点头,她又捧起茶杯啜了一小口茶,砸砸嘴不太满意地道:「听说你们中国的茶很有名,怎幺你这里的茶似乎不怎幺样呢?」

廖明堂「嗤」的一声笑了起来,他转头走到墙边的柜子取出一包茶叶,想了想,又换了另一包,走到女子身前坐下,从茶几下搬出一个精緻的木盒,取出木盒中的白釉茶具,帮她泡起了茶。那女子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泡茶的流程,似乎对泡茶非常感兴趣。

廖明堂耐心地泡好了茶,把泡好的茶汤滤了出来,为客人和自己各倒了一杯,他对客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同时端起茶杯品茗。那女人轻啜一口茶,顿时笑道:「妙啊!我终于见识到中国的茶道了!」

廖明堂耸耸肩:「茶就是给人喝的,说什幺道不道的,那就太扯了…」

「或许吧,但一个文明的成就,就表现在这些细节上。」那女人很认真地道

廖明堂又帮客人满上一些茶水:「你来找我,不是只为了喝茶吧?」

那女人抿着嘴笑道:「喝茶也很重要啊!」,她又喝了一口茶,欣赏地点点头道:「我们是一个生物科学研究机构,一直在研究如何提升人体的能力,你知道地球人有许多人努力修练,但像你这样不适合修练的人更多,如何使得大家都能变得更加强大呢?」

廖明堂摆摆手不感兴趣地道:「说重点吧!你们是外星人吗?」

那女人瞪大眼睛苦笑道:「你一向这幺直接吗?」

廖明堂摇摇头,帮茶壶续了水,又泡起了茶,一面说道:「我对这个世界的各种科技研究多少也有点认识,你说的事情有人在进行,但他们都不可能来找我,你要跟我合作,至少先让我认识你们吧!」

那女人点点头道:「你猜得没错!我们跟他们是有些不同,嗯…你可以叫我罗娜!」

「所以…罗娜小姐,你究竟有什幺目的?我知道你比我强,既然如此,你为什幺不直接把我抓去做实验品?」廖明堂一面喝茶一面问

「我们的目的?」罗娜笑了笑:「研究一点能赚钱的技术,让人类拥有更强大的战力,让愿意付钱的人变强,而我们赚点钱,就这幺简单!」

「然后呢?我变成你们的白老鼠?你们答应给我这幺大的好处,我要付出什幺代价?」廖明堂追问道

「你?你必须全心配合我们的改造,我们会提供你完整的医疗支持和训练课程,让你完完全全成为一个强者。」

「改造!」廖明堂听到这个词就瞪大了眼睛,笑道:「这才是重点了,只怕风险不小吧!」

「你要变强,怎幺可能不负担一点风险呢?」罗娜轻笑着

(接上廖明堂的线了,我们会缓缓和天魔2会合…缓慢的…)

(带小朋友去了一趟台东,不过没有去搭热气球,既没那个胆子,那活动也不太适合小朋友,所以在知本泡了两天温泉,差点给煮熟了…回来后小朋友只记得游泳和蟋蟀…)

  • 名称:challenge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9: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