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契漫画超清

「所以…后来呢?」阮虎无奈的问,他当然知道后来发生了什幺,师父因此全家退出军职,他挂了一个军方颁赠的荣誉少将衔,回到黑社会去当他的大佬,他宁可混黑社会也不干军人。所以崇拜父亲的阮文音也不能从军,只好去当调查局的干员。他们家族的人大多离开越国,留下来的几乎全死了,死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笼罩在他们背后的黑手,难怪师父一开始就警告自己,要当他的姪孙不容易。

老医师一愣:「后来?没有后来了,枪王放弃了越国的路,在泰兰国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成就了他枪王的骂名,他也正式被家族放弃,从此不再回中国,就像现在一样,他们三个成了各国政府除之而后快的毒枭,拥兵自重的分离主义者,这背后有多少的不得已啊…」

「为什幺他们不放弃金三角和毒品?重新找个地方立足呢?这对枪王他们来说并不困难吧?」阮虎又问了一次这个问题。

「故土难离啊~」老医师叹道:他们要走容易,但这里的人民离不开这片土地,他们宁可在自己的土地上辛劳耕作,也不肯去都市里仰人鼻息,你可以想像一个百战余生的战士,回到都市去摆摊叫卖,天天跑给警察追的感受吗?」

阮虎也不想问毒品的事了,路上潘天庆已经解释过了,现在他知道罗武为什幺会出现在这个队伍里面,也知道他的任务注定困难重重,因为在政府和军方内部,都不会有人想看见这个交易被达成,姑且不论他们是什幺心态,反正几年前他们反对,现在他们一样也会反对到底。国务总理?这种人可不怎幺好对付啊。

老医生拍拍他道:「你去帮老枪找医生吧,他那个人…唉~~就是一副驴脾气,你越是求他,他越是不愿意放手,他知道你想要什幺,你既然跟阮老狗有关係,他自然知道你想带阮正岩回家,但他不想让阮正岩这幺回到越国,如果没有真相、没有荣誉,那就不是他该去的地方!你跟我来…」老医师站了起来,提起手电筒往一条通道走,他们走出了不远的距离,就到了一个小厅,老医师操作一个机关,一块半人高的墙面无声地凸了出来,现出一个一人宽的空隙,夜风吹了进来,细细的虫鸣声传进阮虎的耳际,老医师和他矮着身子钻过那空隙。

他们出现在一片长满荒草的野外,除了天上的月亮之外,四周都没有灯光,周围都是一人多高的长草。「他在这里!」老医师提着提灯,走出一段距离,照在一面墓碑上说道。

阮虎这才注意到他们刚从一面墓碑后面走出来,而且他们的四周全是大大小小的墓碑,这里是美乐地的墓园,埋葬着为了美乐地奉献生命的人们。

阮虎走过去顺着老医师的指引定睛一看,那是一座修得整整齐齐的白石小墓,墓碑上面写着:「阮正岩,一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他没想到自己的岳父竟然埋骨在这种地方,心里有些难过,忍不住在墓前合十拜了几拜。

「哪天你们那边容得下他,老枪就会让他回去,不然,老枪会希望把他留在身边。」老医师淡淡地道

阮虎心中酸楚,这故事跟他之前听到的完全不同,这两个有血有肉的热血男儿,都为了他们各自的理念而奉献一生,他们在一起共度热血青春,却在命运的拨弄之下性命相搏,他们一辈子相知相惜而又势不两立,直到死去这份友情也不曾消退。阮虎为他们感到一种疼惜和难过,他知道他必须设法扫平越国的逆流,让英雄能光荣返乡,这将是他无可推託的任务,因为他既然踏上这条路,对方铁定也不会放过他。

把赛巴的委託传达给老医师之后,阮虎在老医师的指引下,一脚高一脚低地潜出了美乐地,直到出了美乐地的防卫圈,才开始加快速度,赶向原先预定的集合点,他这一路虽然光凭体力赶路,但速度也不算慢,到了太阳升上正中时,总算赶到了那片茂密的丛林。

他装模作样的东张西望,一副又累又渴的样子,果然,罗武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冷笑道:「你这家伙真是神奇啊,那样的枪林弹雨都杀不了你?」

「见到人了吗?」阮文音也跑出来急切地问道,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似乎又受伤了。

阮虎摇摇头道:「哪有可能见到人?我能活着出来就上天保佑了。」

黎文东也出来安慰他道:「算了吧,枪王的地盘果然不好进,我们已经得到刀王和火王的支持了,进货量也足以实施计画了,枪王这边…我们都尽力了,老头子本来就没指望上。」

阮虎点点头,又有些迟疑地道:「我在里面潜伏了半天,听到一些枪王的消息,据说枪王的伤势好转,已经恢复了,我怕你们冒冒失失的跑进去,什幺也顾不上了,赶紧跑出来通知你们。」

「怕什幺?他敢出来我就正好会会他!」罗武挥挥手毫不在意地道

相较于罗武的自大,黎文东显得审慎了许多,他正色问道:「枪王恢复了?你确定?」

阮虎抓抓头,一脸无辜的表情问道:「这…你说我该去找枪王确认吗?」

黎文东想了想,说道:「我得去确认一下,泰兰国那边有人要动手了,老头子要我设法帮帮枪王,拖住泰兰国那边的脚步,但如果枪王恢复了?不妨叫泰兰国那边的人来送死!」他身形一闪,一下就消失了。

罗武的神色似乎有点异样,他眼珠子一阵乱转,急急地叫道:「等等我,我也去见识见识大名鼎鼎的枪王!」他追着黎文东飞奔而去。

阮虎抓住正打算跟去的阮文音,对她摇摇头,但阮文音就像被毛虫爬上手一样,奋力的把他的手甩掉,整个脸都红了起来,她尖声骂道:「干什幺呢?动手动脚的!」

阮虎低声说道:「我逃出来的时候,见到你父亲的坟墓了。」

阮文音张大了嘴巴,一时忘了继续骂阮虎,她楞了一会儿才问道:「我…我父亲…」

「他很好,枪王很尊重他,帮他盖了一个白色的坟墓,还帮他立了墓碑,讚扬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理想主义者!」阮虎补充道

阮文音的双眼顿时红了,她哽咽了一下,哀伤地道:「我…我们得设法去把他接回来…」

但阮虎摇头道:「不!见到师兄的坟墓后,我反而有了不同的想法,既然枪王如此尊重他,我们就应该设法让师兄风风光光的回到家乡,而不是我们两个偷偷摸摸的挖了他的坟,打扰他的清静。」

阮文音落下泪来,她点点头,哽咽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阮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发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跟师父商量,事关你家族、你父亲、你叔叔和你姊姊的生死和荣誉,我想,这些事似乎没人告诉过你,应该是你知道这些事的时候了,与其我们冒冒失失的去挖坟,不如回去找师父他老人家商量,最好能找你姊姊一起谈谈,这样才知道谁陷害了你父亲。」

阮文音听到最后一句话,猛然抬起头来,她两眼通红地叫道:「你说…我…我父亲是被谁害死的?」

阮虎看着她,慎重地道:「现在还不确定,我只知道兇手还害死了你叔叔还有你的其他亲戚,这个兇手,据说在国内掌握大权。」

阮文音整个脸瞬间变得通红,她双手紧握,过了半晌,她的脸又转白,对于家族的仇人,她心中其实一直有个底,虽然爷爷一直不肯提,但她一直知道的,只是那兇手的势力大到她根本无法力敌。她喘了几口气,勉强恢复了平静,低声说道:「你会让我知道所有的事情?」

「你是师兄的女儿啊!你该知道这些事的,你应该知道你家得罪了谁,为什幺他们要斩草除根,为什幺他们要剥夺你父亲的荣誉,他为国牺牲了,但为什幺没人给他应有的荣耀呢?」

阮文音睁大眼睛,这个问题显然在她心中横亘了几年,她握拳叫道:「对啊!为什幺?」

「所以你应该耐心一点,我得回去跟师父商量,澄清我所有的怀疑,然后我们才能知道怎幺解决那些隐藏的对手。」

阮文音看着他,眼光渐渐柔和,她低声问道:「你不是在哄我?」

阮虎叫屈道:「拜託!我有没有哄你,我们跟师父谈过后你就知道了,我犯得着现在骗你吗?」

阮文音点点头,没有继续坚持去挖坟。

阮虎见她被说服了,便继续道:「我就不带你去找师兄的坟墓了,那坟在美乐地的核心区域,被保护得相当严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就是活着回昇龙,把一切的谜题弄清楚!」阮虎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问道:「你知道你姊姊住在哪里吗?我们得找她来询问当时的状况,为什幺她们会过来执行那个任务,哪个单位给他们的命令,命令的内容是什幺,命令又是谁发出来的?」

阮文音抿着嘴,有点为难地道:「很难…姊姊…根本不想提起这件事,她…心中有阴影…」

「我会去说服她!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她在下龙,在一家医院工作。」

阮虎心里叫道:「果然在下龙!天啊!早知道就不用找姚丽,直接找文心搞不好就找到了!」他一时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飞到下龙,但他勉强压下这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旁敲侧击地低声问道:「她还好吗?结婚了吗?」。

「结婚了,丈夫死了,一个人带着孩子。」

阮虎心里欢呼道:「文心没有再婚!她还在等我!」

阮文音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有点讶异地问道:「我姊姊的丈夫死了,你似乎很高兴啊?」

阮虎狼狈地摇手辩解道:「当然不是…我是高兴能够找到她,这对我们解开谜题很有帮助!」

阮文音还是很怀疑,她正想问什幺,突然美乐地方向传来能量的爆发,然后「轰」的一声巨响,那边的云朵都被撕开来,那能量的震荡如此强烈,连躲在丛林里的他们都感觉到一阵压力和气闷。

「他们被发现了,我们快躲起来!」阮虎连忙引开她的注意,溜进丛林中躲了起来。

他们躲藏的时候,和G&D生物科技公司一直保持连线的安东也叫道:「我被发现了,两个地球强者…喔…算不上强者,连星级都还没摸到,是镇守这里的强者吗?」

罗娜根据他传回来的视频,查了一下金三角的资料回答道:「不是!这里有三个高手,但这两个人不在其中。」

「这可怪了,他们跑来这里做什幺?莫非也想跟金三角做生意吗?」安东追撵着两人,运起能量不断的攻击对方,对方一直逃走,更刺激了他的好奇心,他没想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对这个地方感兴趣,便想要抓一个人来问问。

双方战斗的能量一爆发就连续不断,一直从美乐地轰隆隆的传了出来,阮虎感觉不对了,枪王虽然大名鼎鼎,但是他的伤势刚好些,感知还是受伤的,怎幺能够持续爆发这幺强大的能量战斗这幺久呢?

躲在他旁边的阮文音惊讶地道:「枪王真的好强喔!他们会不会有问题啊?」

阮虎心里迟疑地想:「奇怪,枪王应该没这幺强啊,这种能量强度…」这时,小志突然警告道:「主人!侦测到强力扫瞄源,扫瞄源类型确认,应该是安东大人!」

「哇!安东不是在非洲吗?怎幺跑来这里?」阮虎吓得脸色发白,他躲得更紧了,全身能量收敛,连感知都下意识地收缩起来。

空中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战团从美乐地的上空飞快地移了过来,阮虎就算不发出感知,也已经看到黎文东和罗武正在设法逃离安东,安东可是正牌的流星级强者,他知道光论战力,黎罗两人就算联手也挡不住安东的一击,但安东似乎并没有急着杀了他们的意思,他边用能量轰击,一面用强大的感知试图控制两人,两人拼命挣扎,黎文东还击了几次后,与罗武配合起来,他专心对抗安东的感知入侵,让罗武拼命用能量轰击安东,试图破开他的包围圈逃逸。

他们两个分工合作的反抗给安东带来一些困扰,他心中渐渐火起,他来这里本来就只是看看状况,不打算杀人惹事,但被不知死活的罗武一通乱打,他渐渐烦躁起来,心想:「反正我只需要抓到一个,就让这讨厌的家伙去死吧!」

他避过罗武的奋力一击,抬手一拳聚合能量全力击出,只见他的拳头周围瞬间生出无数能量缠绕而成的结印,聚合成一团光芒,向罗武飞了过去。罗武正被他的感知缠住,根本没办法躲开这致命的一拳,被那拳饱含的能量命中,顿时被打得浑身喷血,划出一道血线从空中斜斜的坠落出去。

消灭了讨厌的苍蝇之后,安东冷笑一声,又反手一击,正全神防御感知攻击的黎文东匆忙迎击,他被一掌打得远远的飞了出去,却似乎没受什幺伤,显然是拼着硬受了一击,趁机摆脱了安东的感知纠缠。

安东冷笑一声,向黎文东追了过去,负伤的黎文东根本不敢再跟他接战,转身画出一道弧线,飞快地向南方逃去,两人一追一逃,转瞬间就不见蹤迹。

阮虎等到小志回报扫瞄源脱离感应範围,连忙对阮文音说道:「这不是枪王,应该是另一个更强大的强者,枪王可能是被他所伤的,你赶快逃离这里,回到刀王的地盘,别忘记我跟你说的事,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活着回到昇龙,我悄悄的去看看罗武需不需要帮忙,那强者就算回来,也不至于对我这种弱者下手。」

阮文音很讨厌罗武,当然不会想去帮他,便点点头,转身往刀王的地盘而去。

阮虎小心翼翼的往罗武坠落的方向跑去,他既不敢催发植体,也丝毫不敢动用能量,只是靠着普通人的肉体力量跑着,他在丛林里磕磕绊绊的跑了十多分钟,终于靠着野兽的吼声找到了挂在树上的罗武。

罗武真是惨透了,他的四肢都折断了,挂在树上一动也不能动,鲜血还在不断的滴落,血腥味吸引了附近的一些野兽寻了过来,一些能上树的豹状猫科野兽在罗武四週巡梭,似乎在等他死亡好饱餐一顿,但罗武也不是好惹的,就算伤成这样,还是能靠着感知配合能量驱赶这些野兽,并且一面运转循环,设法修复自身的伤势。

阮虎远远的潜伏着,罗武忙着对付那些野兽,根本没发现他。他的感知忙极了,不只要去驱赶渐渐增加的野兽,还要维持能量循环来修复身体的伤势,随着时间拖长,被血腥味引来的野兽越来越多,那些野兽让他厌烦极了,他一面努力调度能量修复肉体,一面不断的咒骂黎文东见死不救,还骂阮虎不来帮忙,回去一定给他好看。

阮虎心里偷笑道:「既然你要给我好看,我还救你做什幺?让你们来破坏金三角的稳定吗?不如趁你病要你命!」

阮虎一直很讨厌罗武这个淫魔,他的杀心一起,便不再迟疑,跟小志确认了扫瞄源的状况后,便运起混乱感知,对罗武一个感知束缚,罗武的感知本来就不太灵光,根本斗不过阮虎混乱感知的干扰,他只觉一阵莫名的心慌意乱,感知顿时失控,有如陷入梦魇中一般,全身动弹不得。

那些猫科动物非常敏锐,其中一头野兽发现罗武瞪着眼睛一动也不动,马上对他扑了过去,一口咬在他的喉头,其余野兽也起而效之,一时之间,动弹不得的罗武被野兽围攻撕咬,枉费罗武是个横行人类社会的飓风级高手,此刻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群野兽生生咬死。

几头在一旁窥探的野兽发现猎物无法反抗,也冲过去想要分一杯羹,和先下口的几头野兽打成一团,但罗武的尸体太大,爬得上树的野兽们没办法靠自己把这块美食拖走,最后只好各自分头乱咬,能撕下一块肉便算一块。

阮虎等罗武一死,就收起了混乱感知,他小心地潜伏着,深怕被安东发现,幸好一直没感应到扫瞄,这时罗武也被咬得血肉模糊,再被咬下去,只怕连他的家人都认不出来了。阮虎赶紧爬上树,把那群饥饿的野兽赶开,他扛起了罗武的尸体跳下树去,匆匆地往赛巴的营地赶去。

  • 名称:灵契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