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超清

那些诡雷虽然伤不了他,但却引来了更多的注意,一瞬间枪声大作,所有防御的枪手全都把枪口调转过来,整个矮树丛附近全被枪弹覆盖,只打得枝叶纷飞。阮虎矮着身拼命在树丛间逃窜,以他的速度还是不小心中了几弹,他怕被罗武他们看穿,不敢放出能量护罩,只好硬挨了这几下,一般子弹穿不透他,但机枪子弹可不好挨,他被打中了几下,浑身鲜血淋漓的,虽然不至于受重伤,但还是挺痛的。

阮虎可以硬扛枪弹,并不表示赛巴可以,他的躯干和头部虽然被阮虎尽量护住,但枪弹实在太多,等阮虎拖着他闯进了一处房舍,他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赛巴剩下的左手紧紧抓住阮虎的领子,说道:「你…答应过我的,一定…要救出我的父亲…比…比猜中校!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的…」他不断的重複这句话,渐渐的没有了心跳。

阮虎叹了一口气,这人虽然不是好人,但毕竟是个好军人、好儿子。他把赛巴的尸体放正,对他说道:「我会尽力而为的!」,伸手把赛巴的眼睛抚上后,问小志道:「我可以外放混乱感知吗?」

小志答道:「当然可以,您也可以使用强度34%以下的混乱护罩,组织的侦测扫瞄频率已经下降,但您仍有6%的机会被组织侦测到。」

阮虎叹了口气,还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刻,就算只有百分之六的机率他也不肯冒险动用混乱感知。他潜到窗边透过窗户看着乱战成一团的黑夜,在杂乱的枪声中想了想,试着放出新修练出来的正常感知,幸好他有操作混乱感知的经验,对感知的各种操作方式已经很熟练了,但周围实在太乱,阮虎在这片混乱的战场中努力的试了又试,好不容易才把他的正常感知放出,在他的努力下,那感知不情不愿地沿着地面爬行出去。

阮虎的感知避开战斗中的强者,沿着有建筑物的地方爬,只要发现对方兵力不及之处,他就飞快地向那边移动,就这样靠着极少的正常感知,他还是慢慢的潜进了枪王的地下基地内部,但战斗状态下的基地防守实在紧张严密,他最后终于无法再继续向前了,只好在一个储藏库房躲藏起来,静静的等待时机。

这场混乱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由于不能放手杀人,罗武憋着怒气被围殴了一阵子,发现实在无法不杀人而攻入枪王的基地,只好忿忿地放弃退走,就算不能使用混乱感知,阮虎也能感受到罗武他们的能量战团不断的向外退却,而一直在外部策应的黎文东也放弃吸引火力,过来和他们会合,然后三人一起突围逃走,阮虎鬆了一口气,这三个瘟神总算走了。

阮虎在散发着陈腐味道的粮袋间耐心等待了一阵,他释放出去的感知察觉到基地的秩序渐渐在恢复,过了半小时,出去抵御罗武等人的四个强者返回,他们似乎受了一些伤,感知也不太稳定,根本没注意到他那少许的感知。

阮虎的感知随着他们,希望从他们的交谈听到一些消息,但那四人一路默默不语,感知都非常凝重,似乎心情都很不好的样子。等他们进入基地内部,四人一声不吭的分开,各自回去休息。

「看来他们内部有些问题,这四个人应该都是枪王的弟子,彼此还互相防备着,他们的能力并不强,大约只在八九级间,离十级筑基还有一段距离,而且他们的感知修练似乎不太好,难怪罗武看不起他们。」阮虎心里想着

其实阮虎自己也没修练到筑基,他的混乱感知对能量修练没有帮助,虽然可以靠着组织的设备聚集能量,勉强可以使身体内的能量密度达到筑基的强度,但却没办法进行筑基。他用三级战力操纵这样的能量密度,如果加挂外部的能量块,再配合混乱感知,大约可以勉强达到流星级的战力,但却不能持久。根据战斗教练贝克的说法,他还没办法完全开启三级战斗模式,如果能把训练完成,并且在三级战力稳定下来,他大约可以得到彗星级的持久战力,至于彗星级代表什幺,阮虎还没什幺概念。

大战过后,基地的防御还是很森严,阮虎艰难地驱使着他的感知钻来钻去,找不到什幺可行的潜入方案,过了不久,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拖着一辆板车沿着通道走了过来,他进了这间储藏室,把几包粮袋丢上了板车,阮虎见机不可失,连忙闪了出去把他打晕,过了不久,阮虎就变成了那个胖厨工,拖着板车离开储藏室,向那厨工的来路走去。

阮虎拖着嘎嘎作响的板车穿过地下通道,接近一条他探查好的走廊,两个把守通道的卫兵叫道:「安巴,你来这里做什幺?」

阮虎装出憨厚的样子,抓抓头问道:「那个…我忘记他叫什幺名字了…那个医官他要我把炖肉送过去,可是我忘记他住在哪里了…」

两个卫兵互望一眼,其中一个轻蔑地喝道:「哪个医官?」

阮虎憨厚地笑道:「就是司令的医官…抱歉喔,他很少来厨房的…」阮虎从厨工的围裙口袋里摸出两块显然是厨工安巴私藏的肉乾,递给那两个卫兵。

两个卫兵又互望一眼,一个人一把抢过肉乾,另一个用枪捅着阮虎,叫道:「你还有多少?都给我拿出来!」

阮虎苦笑着掏空了口袋,把能找到的肉乾都交出来,说道:「没有了,麻烦告诉我医官的住处!」

那两个卫兵把肉乾分了,其中一人咬着肉乾道:「那地方你不能进去,把炖肉送过来,我帮你拿进去。」

阮虎摇头道:「医官大人叮咛过,不能把炖肉交给别人送。」

那两个卫兵看了看对方,心中猜想可能是医官是怕有人在肉里做手脚,一个卫兵严肃地说道:「告诉你也没用,除非你拿到通行证,不然你还是进不去,前面还有三个岗哨呢!」

阮虎抓抓头为难地道:「好吧,医官没有吩咐过通行证的事…我看他应该是忘了…」他转头做出要离开的样子,突然又转身出手,把那两个正在啃肉乾的卫兵打晕。

阮虎把板车和晕倒的士兵拖进卫哨中,脱下了卫兵的制服换上,然后就飞快的溜过走廊,他靠着不太听话的正常感知在前探路,就这样,他一路清除卫兵,很快的连续穿过三个岗哨,果然进入了一个开阔的区域,这个区域的防御更加严格,卫兵间彼此都可以互相通视,根本没有阮虎下手的余地。

阮虎知道他打晕了卫兵,迟早都会被人发现,剩下的时间可能不多,便散发他那的少少的感知在这个区域一块块的小心搜寻,过了不久,终于发现一个穿着中式长袍的老人,他正眉头深锁地和一个中年军官说话,提到了「司令」、「治疗」和「草药」之类的话题,阮虎留上了心,等那军官出来,趁他经过自己时跳出来把他打晕拖走,不一会儿,他又变成了那军官的模样,往老人的房间走去。

他打开老人的房门走进去后,那老人讶异地抬起头来,很少人敢不敲门就走了进来,老人皱着眉头不悦地道:「猛丁,你事情办好了吗?」

阮虎摇头,拿出火王和刀王给他的标记说道:「老先生,我不是猛丁,我是火王和刀王派来的人,特地为枪王大人送来救命的药物。」

那老人一愣,上下打量阮虎,阮虎摇头笑道:「一点点易容术罢了,不值得老先生关注,枪王大人状况还好吗?刀王大人特别送来他需要的药物,希望能帮上忙。」

那老人醒过神来,怀疑地看着他,问道:「什幺药物?」

阮虎拿出刀王密藏的灵药小盒,那老人接过一看,惊讶地道:「归真丹!」

阮虎连忙说道:「这是刀王大人準备用来冲关用的,但他老人家一听枪王大人受了伤,连忙要我送过来,他还吩咐我了解一下枪王大人的状况,以便他寻找更适当的药物。」

老人点点头道:「这药虽然不对症,但至少有点帮助。」他想了想,说道:「我要拆开盒子查验一下,你没意见吧?」

阮虎知道他不相信刀王会送来灵药,也担心这药中有毒,便耸耸肩道:「请!」

老人把密封的小盒打开,盒中逸散出一股清香的药气,老人把蜡封的蜡丸捏开,从中取出一颗黑色药丸,迎着光仔细看,又凑进鼻端闻闻,更拿出一根银针在药丸上试了试,最后挑了一点送入口中,他看不出这药有什幺问题,但又不太放心,迟疑了一番后,心知这药的密封一旦被打开,药效就会开始流失,他不敢放弃这唯一的机会,只是稍稍地考虑了一下,便道:「跟我来!」

老人领着阮虎,穿过了防御森严的大堂,走到大堂中央的一座电梯,他们搭着电梯直下了一段距离,电梯门开启后,前方是一片钢製的厚重栅栏。老人叫道:「我是张明汉,来给司令用药,快开门。」

钢栅后面有人喊道:「张医师,请稍候。」他让厚重的钢栅缓缓的打开,张老医师跟阮虎一起步出电梯,钢栅后面是一个满脸鬍鬚的大汉和两个持枪士兵,那鬍鬚大汉看到阮虎,讶异地道:「张医师,猛丁没有权限可以进入!」

张老医师看了看阮虎,又叫道:「我这次的用药需要他的帮助,你放心吧,难道我会害司令吗?」

那大汉道:「这…我必须向上回报!」

他还没有什幺行动,阮虎一个跨步一轮快攻把三个人都打晕,回头对张老医师苦笑道:「时间要紧,我们先救人,一切等枪王大人复原后再说。」

张老医师点点头,他把钢栅关闭,领着阮虎走进一个病房。阮虎一看,病房中有着一座医疗仪,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壮汉泡在医疗槽内,他的身体似乎受到一些损伤,但都已经被医疗仪复原了,只是人还是昏迷不醒。

张老医师打开医疗仪的介面,让病人的头部浮出医疗槽,这时,远方传来一声凄厉的警报声,张老医师抬头一看,阮虎对他苦笑道:「我进来打晕了一些人,看来被发现了。」

张老医师等病人浮出来,打开了医疗槽,把刀王的灵药归真丹塞进病人的口中,他试了几下,没办法让昏迷的枪王吞下药丸,阮虎见他发急,便伸手假装按了枪王的双颊,事实上却运起能量粉碎了药丸,让药丸的药力在枪王的口中散开,只见枪王的鼻中喷出两道蕴含着浓郁能量的白气,他整个人一震似乎醒转了过来,他用力一吸,又把喷出的白气吸了回去。

突然,电梯那边传来阵阵的喊叫和撞击声,显然有人来关注枪王的安危,发现那个大鬍子和守卫都已经被打倒了,他们正在设法打开钢栅,可是那钢栅设计的时候为求牢固,要从电梯那一侧打开可要花不少时间。

阮虎跟张老医师道:「枪王大人的状况还不错,我去那边看看,免得他们打扰枪王大人。」

他大步走了出去,对着钢栅那边的人喊道:「不要吵闹,枪王大人服了药物,正在恢复中,不要惊扰了他老人家。」

被阮虎打晕过的猛丁叫道:「你是谁?为什幺变成我的样子?」

阮虎笑笑说道:「很抱歉,你们防卫真的很森严,但我是为了救枪王大人来的,等枪王大人恢复,我一定摆酒跟各位道歉,之前得罪之处,请多多包涵。」

那些人还是挤在电梯内吵个不休,电梯突然一震,被强迫升了上去,阮虎叹了一口气,知道有更重要的人要来了,便伸手揉揉脸,把脸上的肌肉恢复成阮虎的模样,过了不久,那四个强者一起搭乘电梯下来,他们脸色阴沈的看着阮虎,显然是认出这个硬闯进来入侵者。

一个最年轻的强者骂道:「你是谁?有什幺企图?」

最年长的一个强者挥手止住了他,说道:「多说无益,我们联手把栅门打开,先确认师尊的安危再说。」

阮虎叫道:「枪王大人正在恢复,你们还是别进来打扰比较好!」

但那四个强者根本不理他,同时把手按在钢栅上,他们同时「嘿」的一声发力,那钢栅被推得扭曲变形,渐渐的向外延伸,同时,电梯承受不住这个压力,喀喀连响,整个电梯厢向下沈陷,那四个强者同时跨入钢栅推出的範围,继续向钢栅施力。

阮虎耸耸肩,叹道:「何必如此呢?既然你们是枪王大人的弟子,要我开门就说啊!」他打开了钢栅的启动按钮,那扭曲的钢栅嘎嘎地退出,露出了半人宽的空间,随即卡住不动,他又按了按开门的按钮,但钢栅嘎嘎连响,就是无法开得更大。阮虎只好苦笑道:「这门被你们弄坏了…可不是我弄坏的。」

那四个师兄弟互相望了望,都不想第一个穿过钢栅,他们心中都怀疑这个入侵者是对方安排的,他故意不完全打开钢栅,肯定是为了对付自己,万一自己夹在钢栅之间被前后偷袭,那就毫无还手余地了,四人就这样面面相觑,他们刚刚抢着想进去探望师父,但现在竟然没人敢第一个跨过这一扇破烂的钢栅。

此时,一个沈厚的声音响起:「既然不敢进来,那就别进来了,你们回上层去防守吧!」

「师尊!」四个强者同时感受到枪王的感知,又惊又喜地叫道

「我醒来了,但要休息一下,你们不得吵闹,快回上层防守,不要再让人入侵了,一个刚修练的人也能突破你们的防线,简直丢尽了我的脸!」枪王不满地怒骂道

「但是!师尊…」那最年长者还要说话,却被枪王斥责道:「住口!胡定邦,你想要进来确定我是死是活吗?还嫌不够丢我的脸吗?」

枪王的大弟子胡定邦立即跪下道:「师尊息怒!徒儿知错了,徒儿立即回去!」

他们几个人立刻退回电梯,但电梯刚刚被他们弄坏了,任凭他们怎幺按,那电梯似乎卡死了,动也不动的,他们不敢跟枪王啰唆,只好打开电梯的顶盖,一个个钻进电梯井逃回各自在上层的防卫区域。

枪王感受到他们都走了,鬆了一口气道:「请进来吧,这位小友…」

阮虎依言走回病房,只见枪王已经睁开眼睛,但仍然泡在医疗槽中,老医师正站在他的旁边,一面检查医疗数据,一面跟枪王回报。阮虎恭敬施礼道:「枪王大人,晚辈阮虎拜见。」

  • 名称:裸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