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游戏超清

下龙的地盘问题一解决,刀王就放下了心,他这次虽然损失了一个弟子,但金三角短期内的问题可望解决,他受了大佬之託,还要去联络枪王和火王,虽然他们两个肯定不会见他,但越是不肯见他,就表示他们的伤势越沈重,拖下去可不是什幺好事,这个消息已经传开来了,据说引起了泰缅政府的关注,还勾动了某些人的野心,把军队开始往边境调动,再这样下去,少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刀王虽然好斗,但也不希望金三角再次陷入战火中。

第二天一早,刀王就离开了诊所,回转金三角老巢去办事了。阮虎一大早也被从温柔乡挖了出来,这李雪也不知道怎幺回事,明知道他不是以前的阮虎,但对他还是一样的温柔体贴,阮虎不仅是个强壮的男人,还是个改造过的变态男人,由于植体和混乱感知的平衡问题,他的心态经常会不稳定,很难抗拒这种诱惑,还好阮虎心中有个人,总算勉强着自己不犯错,但李雪这怪女人不依不饶,闹了他一整晚,似乎把诱惑他当作了游戏。

大佬的管家一大早就发通讯来吵醒了一夜没睡好的阮虎,让他一早就到大佬的大宅去,大佬虽然和上面的人谈好了,但上面的人想见见阮虎,大佬必须带他去拜见。

阮虎打着哈欠坐在大佬的温室里面,他一面查阅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的信件,一面吃着管家帮他準备的早餐,新的信件里,洛可与梅尔事务所的特派员表示正在用金钱腐化某政府官员,但那家伙满脸正气的拒绝了,当特派员提高了价码,那家伙的正气就开始挥发消散,表示需要时间考虑。

「考虑个屁,人心不足的家伙…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直接开价不是更好,省了大家的时间。」满嘴食物的阮虎口齿不清地骂道

「看来你精神不太好啊…昨晚太兴奋了?」大佬走进温室,一面笑道

阮虎连忙站起来,躬身道:「师父您老人家早!」

大佬坐下,端起碗盛了些白粥,一面道:「今天我们到西贡市见一个人,明面上的政治人物是不可能跟你我见面的,我们只能见到中间人,这样万一出了事大家都方便。」

阮虎连忙称是。

大佬一面吃着清粥小菜,一面继续道:「我当了你师父,但却还没有空带你修练,有点惭愧啊,可是最近事情太多,你要多体谅一下,等到这里的事情稳定一点,我会尽快帮你準备好修练的环境的。」他顿了顿,吞下食物,继续道:「但在修练能量循环之前,有些功课需要先準备一下的,你最近可以先试试修练感知,这东西的修练方式因人而异,等一下我跟你说说我的体悟,你自己多试试,有问题随时都可以问我。」

「是!」阮虎也没指望大佬帮他练成什幺绝世神功,大佬只是他的伪装罩和保护伞而已,儘管如此,他还是很尊重这个为了国家奉献了一生的黑道大佬,觉得他对国家的实质贡献,比起那些在台面上讲得轰轰烈烈的白道政客还要大得多。

大佬一面吃饭,一面跟他讲述感知的基本特性和修练方式,阮虎一听就知道他的修练方式是土方法,他之前在组织内受训时,修练感知和能量都有专门的设备,像他们这种改造过的人类,一般的修练方法是不太生效的,必须有独特的方法才能产生效果,阮虎也是直到开启了三级战力,才能开始修练感知和能量,但他受训受了一半,虽然感知和能量修练都入手了,也颇有几分能力,但应该还不是最终状态,阮虎一面倾听大佬的修练经验,一面和自己的修练方式比对,看看有什幺可以借鉴的地方。

大佬说了一阵,早餐也吃完了,最后他说道:「真正修练要入手,最好还是有好的老师协助,像国内的世家大族,他们可以把孩子送给天魔教养,只要孩子的资质好,就有筑基的可能,但我们这些上不了檯面的人就没有这个好处了,虽然我们的修练比较困难,麻烦也比较多,但只要练出个成果了,多半比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们强,像我和你刀王前辈,都是自己练出来的,就算对上那些天魔教出来的筑基高手,也会有一搏之力,你日后看到那些人,也不用太妄自菲薄。」

早餐吃完,阮虎随着大佬登上中型悬浮车,并且让他的护卫把带来的大箱子装上悬浮车,那是四号的残骸,要送给政府单位研究用的,昨晚比赛一结束,大佬就开口跟他要了这具残破的尸体,他心中早有计算,当然双手奉上,只是他跟老黄敲诈来的四号手脚残肢,他可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他知道贝克的手段,被他处理过的四号,身上所有和植体有关的东西肯定都彻底毁了,真要保留什幺下来,就只有靠老黄事先切下来的手和脚了。

悬浮车浮了起来,开出大宅,用最高的优先权穿出昇龙市,进入城市间的超高速航道,在这条航道的速度下,他们大约两三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南方的西贡市,比搭飞碟前前后后加起来的时间还省,而且行动又自由,所以大佬选择了开车。

他们一路谈论修练的方式,大佬让阮虎试着修练感知,自己在一旁注意着,一开始阮虎是觉得自己肯定练不出什幺,但大佬接连让他换了几种方法,阮虎居然感受到了一丝不同的感知,那不是他熟悉的混乱感知,而是一种微弱又稳定的感知模式,阮虎讶异极了,他对那种感知模式很熟,那正是正常人类的感知模式。

阮虎一直以为自己的感知已经完全转换成混乱感知了,没想到还有机会练出一般感知,这可真是不得了的发现,如果他能够运用两种感知模式,他在感知下就等于有两张不同的面孔,对他躲避组织和在战斗中存活,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大佬感受到阮虎产生了一丝感知,觉得非常满意,他当然不知道阮虎有修练感知的经验,只觉得这小子学什幺都快,真是天纵奇才,幸好自己抓住了这个机会,要是这辈子能够教出一个筑基有成的弟子,那他也算没白活了。

大佬不断指点阮虎,让他尽力锻鍊那一丝感知,阮虎不敢懈怠,就在高速飞行的车上专心修练,这丝感知跟他熟悉的混乱感知完全不同,似乎非常难以驱动,他专心致志的对付这丝感知,想要让他依照大佬提示的方法行动,但那感知就像牛皮糖一样,对他不太搭理,根本不像大佬所提示的那样如臂使指,他试了一阵,把这个状况询问大佬,大佬也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只是让他加紧操练,阮虎就这幺努力的跟这牛皮糖感知奋战,等他让大佬叫醒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西贡市了。

他们的悬浮车加入了西贡市国家大学的导引系统,先去医学系送了那个大箱子,然后又飞到经济系的停车场停下,虽然不知道大佬来这大学的经济系做什幺,但阮虎还是跟着大佬下车,步行到附近的一栋教学大楼,这大楼有点陈旧,他们搭乘了吱吱乱响的老旧电梯,慢吞吞的升上七楼,大佬熟门熟路的走进破旧办公楼,又随便打开了一扇门,笑道:「老友,我又来麻烦你了。」

大办公桌后面,一个鬚髮偕白的老人似乎正在指导他的学生,他楞了一下,笑道:「你这急脚鬼,我还以为你过几天才到呢!」

他转头对学生厉声说道:「我有朋友来,今天先这样,快把你的数据重新做正确,不然你明年肯定不能毕业!去吧!」

那学生诚惶诚恐地退出,向大佬鞠躬致意后,夹着尾巴溜了。

大佬摇头道:「就知道压榨和恐吓,你这资本主义的走狗!」

那老人站起来大笑道:「我负责修正党的路线,当然要好好研究资本主义的糖衣砲弹。」,他走到一个书橱旁,把书橱推开,露出一个房间,他说道:「来吧,你这老狗,来钻钻我的狗窝!」大佬领着阮虎,跟着老人走进这个特别的小会议室。

那是一个很奇特的会议室,没门没窗,墙上都贴满了隔音泡棉,阮虎一走进房间,就感受到干扰器正在作用中,他注意了一下,却没看到印象中那种大铁盒干扰器。

老人等他们坐下,便对阮虎说道:「我虽然是头一回见到你,但这几天看到的资料实在太多,也算是个熟人了,但你并不认识我,我的代号叫做隐形人,隶属于情报部,负责地下经济方面的决策和执行,我分管的项目,正是你们这些黑道份子。」

「这就是我的伙伴和顶头上司,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学教授,他的学术地位很高,在国际上也名声响亮,但实际上却是代表国家的强盗头子。」大佬接着道

老人笑嘻嘻地道:「我专门为国家回收法律之外的不正当资金,并且帮国家处理一些不太好说的事。只要是牵涉到这两类事,都算是我的工作範围。」

阮虎对老人恭敬地道:「很高兴认识您这幺伟大的人,我可以理解您对国家的贡献,可惜您的贡献不能被大众所景仰。」

老人哈哈大笑:「听起来怎幺一点都不像黑道老大?像个感性的文艺青年。」

阮虎正色道:「混黑道是阶级差异造成的,并不表示我没有道德良知。」

老人正色点头道:「好!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信任你,但丑话说在前头,儘管老狗说你懂规矩,我还是要强调一次,你接受国家委託的责任,你就是国家的走狗,你这条走狗可以死,但国家不能受到损害,你所有的行为都必须优先考虑国家的利益,然后才是你自己,如果你出了事,国家不会为你开特例,如果你犯了错误,国家第一个杀你灭口,你懂吗?」老人说话的语气越来越严肃,到最后简直是声色俱厉。

阮虎笑道:「老人家您别吓我,我不是为了国家做事,国家还不是那几个人在胡搞?我是为了人民办事,只要人民受益,我吃点亏算什幺?」

老人听他这幺说,脸色沈了下来,过了半晌,他叹了口气道:「你的政治态度有问题…」

阮虎傲然道:「我知道我在干什幺,我的心中自有一把尺,就像我师父一样。」

老人看了大佬一眼,突然笑道:「这家伙是你在外面留的种吗?怎幺跟你年轻的时候一样?」

大佬笑着打他道:「我又不是你这老不修,我可不干这种事!」

两个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刚刚凝重的气氛又被冲散了,他们笑了一阵,老人再也摆不出严肃的脸了,他对阮虎骂道:「聪明的小子,既然你懂规矩,那老头我就省得跟你啰唆,反正你知道,好处是国家的,坏事你自己扛下,国家只要求你吐出国家该得的那一份,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少的你要负责补,多的你可以装口袋,懂吗?」

「懂!」阮虎点头道,这些东西他再熟也不过了,以前他做生意的时候,顾客就是这幺要求的,他得从顾客给出来的条件下挤出自己的利润,之后他被改造,他的一切都是组织的,根本没有能装进口袋的私人利益,他那时才知道,以前跑业务时的环境还算好的,自己缺少的,只是「昧着良心」这个基本的能力而已。

老人指着房间说道:「这个房间内有干扰设施,我们所说的话都没办法记录,我不会承认见过你,也不会承认跟你有任何关係!接下来我跟你说的话,你只能放在心里,然后去确实执行,你的成败,就看你执行的结果了。」

「知道了!」阮虎恭敬地道

老人见阮虎领会,便继续道:「你负责把物资运到我们和寮国的边境,刀王的人在那里和你交易,之后他自己负责运回金三角,你的人千万不能进入寮国边境,否则后果自负。」

阮虎点头,这个他当然懂,而且也比较轻鬆。

老人又继续道:「你需要的军事物资,跟海丰的一个仓库管理员联络,他的代号叫做废料,负责机密任务的军事物资控制,是我们的后勤官,这家伙的路子很野,什幺东西都搞得到,你如果能够从他那里弄到需求之外的东西,那算你的本事,我们都不会管。」

「你得到的获利,要支付五成到不记名的社会福利捐款,两成转给老狗,支援他那边的活动经费,两成投资到昇龙周边城市的工商业,这两成的经营获利算是政府给你的利益,你拿不拿得到是你自己的事,如果你赔了,要自己贴钱进来,保障你这些投资继续运作,最后一成你可以自己支配,算是你的辛苦钱。」老人一口气把话说完,拿出一张打印的小纸片给阮虎:「这是社会福利捐款的帐号,每季都可能改变,如果有改变,你会收到新的通知。」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见老人说得差不多了,阮虎连忙插口问道

老人瞪着他,说道:「问吧,我不一定会回答。」

「我想把我的帮会漂白,政府允许我这样做吗?」

老人瞪着阮虎,讶异地问:「你为什幺会这样想?」

阮虎笑道:「我本来就这幺想,黑道是一条不归路,只是没有选择才走进去,如果有了选择,谁愿意一生不能见光呢?我为我的兄弟们计画了很久,我们执行了五年的计画,就快要有成果了,本来预定今年赚够后就转型的,没想到遇到这件事,我可以为人民服务,但国家应该给我的兄弟们一个奔向阳光的机会,不是吗?」

「这是你没有好处也干的真正理由?」大佬突然插嘴道,胡安的地盘虽然被人指给阮虎,但阮虎一直没去进驻,所有人都搞不清楚阮虎的用意。

阮虎叹道:「是啊!我从小干尽了坏事,也算是罪大恶极了,但我还是希望帮兄弟们回到阳光下,如果可能,我希望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要再踏入黑道。」

老人凝视着阮虎,过了半晌,他突然站起来,打开密封的门,回到他的办公室,他发出通讯说道:「放了那个女孩!让她回家!」

可是那边的人迟疑了几秒,才吞吞吐吐地说道:「呃…您通知的有点晚,那女孩被罗武带走了,我不知道…」

老人怒骂道:「混蛋!我是怎幺交代的?」

那人叫屈道:「我没办法拒绝罗武啊!我怎幺知道您还要那个女孩?我就算阻拦也没用啊!」

老人气得手脚发抖,他切了通讯,又发出了另一个通讯,通讯一接通他就喊道:「给我罗武的位置,通知他不准动那个女孩!」

那边的人答道:「老大,罗武刚刚下了高速航道,他的悬浮车发出了静安轩的停车申请。」那声音顿了顿:「罗武拒绝接收任何通讯。」

「可恶!」那老人在桌上搥了一记,他想了想,回到房间对阮虎说道:「我控制了你的女儿,但是人被罗武抢去了,他…反正你女儿的状况很危急,对方的身份很麻烦,老狗不适合出手,你快出发去制止罗武,让他不要乱来!我和老狗在这里帮你确定罗武的位置!并且找人赶过去处理。」

阮虎只丢下一句:「让车来接我!」,就跳起来冲出房间。

(突然注意到最近珍珠变少了…求珍珠求收藏…)

  • 名称:恐怖游戏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