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武器超清

阮虎等人被枪押着下车,在枪手的指示下打开货车车厢。在车厢开启的瞬间,枪手们冲过去检查货物,他们连开了三个货柜,终于找到了一整货柜的军火,枪手们忍不住大声欢呼。

那些枪手高兴地把军火箱拆开,装上弹药一阵扫射,欢乐得不得了,过了不久,一个貌似首领的枪手过来道:「我们需要更多枪械和弹药,你们再弄一批来。」

阮虎摆出一副生意人的笑脸陪笑道:「我们奉刀王的命令来帮忙,刀王有事想跟枪王大人商议,不知道您可否帮忙通报一下。」

那人的脸沈了下来,说道:「我不想管刀王有什幺企图,你想活命就拿军火来换!」

他手一招,两个枪手上来架住阮虎,那首领阴笑着对两个嚮导道:「你们回去给我弄五车这样的军火来,我就拿一车生鸦片跟你换,你们还是佔便宜的,哈哈!」

那两个嚮导也是长年在金三角活动的聪明人,这种情景他们见多了,并不感到惊慌畏惧,他们看看阮虎,发现他也不慌张,只是对他们笑道:「去吧,我等你们。」

等枪手们把车上的物资卸完,两个嚮导便开着空货车返回,阮虎被他们押进了一个丛林内的小屋,枪手们还派了两个人看守他。

阮虎的心里有些盘算,他知道枪王肯定出了问题,他的人才会乱来,但根据刀王的说明,这地方根本还没到枪王的地盘,连外围都算不上,这些人看来也不像长年盘踞在这里的,他们的人不多,条件似乎也不好,但应该是枪王的人马。

他艺高胆大,反正既来之则安之,而且他忙了一整天,头痛一直还没好,正想休息一会儿,便让小志注意着,自己趁机小睡起来。等他醒来,夜色已经很浓了,外面有些吵杂的声音传来,似乎枪手们正在聚会。

小志报告道:「主人,他们正在争议是不是打回美乐地。」

「枪王的本部?」阮虎睡了一阵,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连头痛都好多了。

「正是,他们似乎被驱逐出来,一群人都很不满。」

阮虎想了想,敲敲木门道:「外面的兄弟,我饿了,有吃的吗?」

外面的看守者商量了一阵,一个脚步声离去,显然是去请示是否给肉票食物。阮虎低声道:「外面的兄弟,我奉刀王和火王两位大人命来帮枪王大人治疗伤势,请帮帮我!」

外面的人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你不用骗我,听说司令已经过世了,他身边的那些人瞒着不肯讲,还把我们团长囚禁起来,我们会去把团长救出来的。」

阮虎又道:「我真的是来救人的,难道你不想救枪王大人吗?你想想,万一枪王大人还没死,我却被你们关在这里,结果害他老人家没被救成,那不是很可惜吗?你只要帮我跟你的长官通报一下就可以了。」

那人迟疑了一下,还没做出决断,只听外面突然一阵混乱,吵杂的争论声被打断,几声枪响传了出来,但一下子枪声就停了,只剩下几声闷哼声,那守卫很紧张,他停下交谈,向外跑了几步,似乎在查探外面发生了什幺事,过了不久,只听他一声闷哼倒在地上。

「轰」的一声,那小屋的门被人一拳打破,罗武踹开了残破的门,皱着眉头走了进来,一面不屑地道:「怎幺连这种烂地方都能关人?」

阮虎目瞪口呆地看着阮文音和黎文东走了进来,他吶吶地问道:「你们…怎幺跑来了?」

「怎幺不来?难道你要在这种地方被关到老?」罗武不屑地道

阮虎顿时觉得头大了三圈,他要脱困当然不是问题,但知道枪王那边有了状况,他可不想就这幺冒冒失失的跑去,既然有人要抓他,他刚好趁机从他们嘴里套些消息,没想到自己才偷懒小睡一下,这群凶神恶煞就来了。

他苦恼地抓抓头,想来这也很自然,嚮导们回去后,自然会把这件事上稟,但刀王明知道他们几个来会坏事,为何不拦着他们呢?

阮文音解了他的疑惑道:「我们是偷跑来的,那两个嚮导给了我座标,我们过来一找就找到了,这种程度的绑匪还不在我们的眼里。」

阮虎知道两个嚮导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要他们找人来救,所以就把他出事的座标给了阮文音,以他们几个的能力,到了地头发动感知一扫,绑匪自然无处躲藏。他抓抓头苦笑道:「我正想…唉…算了…」

他走出小屋,沿着之前听到声音的方向,找到了一群被打倒在火堆旁的枪手,他认出了那个首领,把他抓起来,随手拿起枪手们正在喝的酒水把他浇醒,问道:「枪王大人怎幺了?」

那人迷迷糊糊的醒来,还没弄清楚状况,罗武就一脚踢在他的脑门上,骂道:「装死吗?起来回话!」

幸好罗武还知道轻重,他的脚上没有运上能量,那人只觉得头部和舌头一阵剧痛,他喷出了一口血,原来是突如其来的撞击让他咬上了舌头,那人甚是悍勇,受到这幺强烈的痛楚也不喊叫,只是闷哼一声,趁势翻了过来,他的手一扬,「碰」的一声枪响,不知道他从哪里摸出一把手枪,对着罗武就是一枪。

如果罗武会被这一枪打中,那他也枉为飓风级了,只见他的身影一闪,似乎留在原地没动,但那枪却从他的身影中穿过,根本没有打中他。罗武狞笑一声,抬起脚把那枪连着那人的手腕踩入地面,阮虎还来不及劝解,一阵喀拉拉的骨裂声就传了出来,在那人的惨叫声中,罗武穿着皮靴的大脚扭了几扭,把那人的手腕连着枪枝踩成一团模糊的血肉。

阮虎见那人活生生的疼晕了过去,忍不住叹道:「我还要问他话呢!」

罗武耸耸肩,阴阳怪气地道:「我知道啊,他的命不是还在吗?你看他多活泼啊,还拿枪打我呢!」

阮虎无奈,只好又拿起一杯酒把那人泼醒,他先止住其他人,等那人痛得不停倒吸气时,才淡淡的说道:「这里除了我之外全都是不输枪王大人的高手,你就别乱来了,惹恼了高手们,你连死都难了。」

那人被踩烂的手跟他的枪枝和一大团的土石黏在一起,稍一动弹就痛楚万分,他只能趴在地上不断的吸气,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老…老子…认栽了…你们…杀了我吧!」

阮虎在他眼前蹲下,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包捲烟,取出一根点着,塞进他的嘴里,那人哆嗦着吸了一口烟,缓缓的把烟雾喷出来,咬着烟叹道:「谢啦…下手利索一点!」

阮虎翻着白眼道:「我又不想杀你,要你的命犯得着送货来吗?」

那人抬起眼睛看看他,又看看罗武和黎文东,怀疑地道:「你们是越国人?」

「是啊!刀王大人跟我们做了生意,要我们设法帮助枪王大人,我们正想了解一下状况呢!」绕了这幺久,终于谈到正事了,阮虎忍不住鬆了口气。

那人又喷出一口烟,他不乱动后,痛苦减低了许多,手虽然废了,但这群人似乎没有杀他的意思,他心中大定,便说道:「我不知道司令的状况,他的弟子们不准我们靠近,我父亲去探视司令,反而被他们囚禁了,他们要求我们解除武装,我们怕被灭了,就逃了出来,一路跟他们打了几场,没车的都被留下了。」

那人一开口,就把知道的状况都交代了,他简短的几句话就把状况解释明了,至少阮虎知道枪王的状况不明,但肯定很不好,他的弟子们开始控制部队,甚至不惜引发内战。

阮虎了解了状况,又问道:「我们必须去救枪王,你知道有什幺方法可以进入美乐地吗?」

那人摇头道:「现在美乐地戒严,除了打进去没有其他方法。」

阮虎知道问他也是白问,他可能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三个强者的威力,没有枪王保护他们,他们就算是武装到牙齿,也是被虐杀的份。他摇头道:「这样好了,让人带我们到美乐地,其他的我们自己想办法。」

那人呆了一下,突然道:「我可以带你们进美乐地,但你们要帮我救出我的父亲!」

阮虎看了看罗武,又低下头对那人说道:「不行,你受伤了,必须接受治疗。」

罗武毫不在意地骂道:「这点小伤算个屁,乾脆把手砍下来,反正以后可以用医疗仪重长。」

阮虎对他翻翻白眼道:「你出钱吗?你知道重长手腕要花多少钱吗?」

罗武被他噎了一下,他从来没想过使用医疗仪还要付钱,但在他的想法中,别人的命永远不值钱,就算他的手下重伤,也没让他们用过医疗仪,他耸耸肩道:「那就算了,反正他是废人一个,赶快让他指路,然后我们赶紧送他上路,省得他痛苦一辈子。」

那人用枪的手被罗武毁了,若不能恢复,确实已经是废人了,但阮虎摇头道:「真正的精锐战士双手都能用枪,你别以为他少了一手就杀不了你。」

「哼哼~我等着~」罗武哼哼着,一点都不在乎。

那人不管他们争论,用剩下的手臂勉强支起上身,说道:「我还行!我知道怎幺潜入美乐地,你们要帮我救出我父亲,我们整团人都依靠他来领导!」

一直不说话的阮文音蹲了下来,查看了那人手腕的状况,摇头道:「我建议先截肢,控制住伤势,其他的以后再想办法。如果要做的话,我可以帮上忙。」

阮虎顿时想起她在乖宝宝团里面担任队医,医疗能力应该是可以信赖的。他转头跟那人道:「你听到了吧,如果你要带我们进去,我们就得先控制你的伤势。」

「快点进行!但你们要救出我的父亲。」那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手。

阮虎正色道:「我只能尽力而为,谁能知道你父亲现在是死是活呢?」

那人瞪着他,过了半晌才道:「好!我相信你!」

十五分钟后,在阮文音的巧手之下,那个叫做赛巴的泰裔人白着脸出现,他的右手腕消失了,断腕处被包扎起来,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行动自如,他跳上武装悬浮车,对阮虎叫道:「你上来开车,其他人开车跟上来!」,阮虎等人商议了失联后会合的座标,这才準备出发。

他们开着悬浮车飞了起来,开始在山林间穿行,在赛巴的指引下,阮虎忽高忽低的在山间无声的飞行,速度忽快忽慢的,有时后甚至还在浓雾和密林间穿梭,要不是这种小型的飞车,还真的不能这样隐密的潜入。

赛巴并不说明这样飞行的意义,他想保持金三角的神秘,但他却不知道这几个人都能察觉周围兵力的布置状况,知道他正从各个防卫据点中穿过,经过几次之后,阮虎他们都确定这赛巴比他们还急着潜入美乐地去救他父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弄鬼。

但赛巴的记忆还是出了一些差错,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内斗后,美乐地附近的防御布置显然被改过了,飞行了一阵后,阮虎发现赛巴正一头撞进一个包围圈,他知道状况不对,但却不能提醒赛巴,因为他应该没有足够的感知能力去察觉这件事,他迟疑了一下,后面的黎文东用无线电简短地道:「停下,前面有鬼!」

赛巴不解地叫道:「什幺?」他还没反应过来,一条条发红的机枪子弹已经画出的橘红光线撕开夜空穿了过来,然后达达的机枪声才传了过来,赛巴身经百战,他单手去推握在阮虎手上的控制盘,让整辆飞车偏斜飞出,一面叫道:「快闪,降低高度,冲过去!」

他们的飞车速度飞快,一下子就掠过这片树林,但两挺机枪形成的火红弹幕架住他们的必经之路,黎文东用无线电快速说道:「继续前进,机枪我来解决!」,阮虎知道黎文东已经跳下悬浮车,用比飞车还快的速度冲进密林里的机枪阵地,才没几秒,一挺机枪立刻哑火,交织出来的弹幕顿时有了空隙,阮虎一转控制盘,从残缺的弹幕中穿了过去。

黎文东没有回到悬浮车上,反而在悬浮车的前方高速奔行,他身上亮起能量光芒,指引着他们安全的路线,阮文音透过无线电叫道:「跟着黎文东走!」

阮虎知道他们的行蹤已经被美乐地的驻军察觉了,没办法再靠着赛巴的指引潜入,所以黎文东下去杀出一条血路,让他们可以一路冲进美乐地,但是黎文东毕竟只有一个人,开火的阵地越来越多,没多久他就忙不过来了,三辆悬浮车陆续中弹,阮虎只好把车撞进树林,拉着赛巴跳车逃亡。

他们跑了没多远,罗武已经先追了上来,他叫道:「两只乌龟,我们该往哪里跑?」

赛巴受伤后体力不支,喘着气指着一个山丘,叫道:「上山!」

罗武把赛巴和阮虎拎了起来,往那山丘上冲,这时四周的枪声越来越密,黎文东和阮文音没有聚集过来,他们正在外围吸引注意,罗武拎着两人,像鬼魅一样的在树林间飘行,直往山丘上冲,而连续不断的枪声渐渐落到他们后方,又过了一阵子,阮文音跟了上来,叫道:「快,他们的强者出来了!」

罗武早就感应到了,他不屑地冷哼道:「连筑基都没有的小家伙,算什幺强者?」他虽然这幺说,还是加快了脚步往山丘硬冲。这也没办法,他们必须找到枪王,只好像扑火的飞蛾般朝防御最严密的地方冲。他们刚刚登上山丘,就被四个强者包围,罗武把阮虎和赛巴一抛,叫道:「自己保命吧!」,他和阮文音一起向那四个人冲了过去,瞬间和他们打成一团。

「尽量不要杀人!」阮虎只能草草地交代,根本不理罗武的抗议,便拉着赛巴滚出这个能量纵横的战场,在连续不断的枪声之中冲进了一片矮树丛中,赛巴似乎中弹了,他表情痛苦地叫道:「快离开这里,这里是陷阱!」,但已经太迟了,阮虎只觉得好像碰触到几条细丝,他立刻往旁边一闪一伏,只听「轰」的一声大响,隐藏在树丛中的诡雷炸开来,撒出无数细微的弹片,把阮虎的衣服背部全都撕烂。

  • 名称:重装武器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