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筹莫展超清

在众人热烈的欢呼声中,阮虎也提着一把狗腿登场,他站在準备区,等待着老黄那边派出来的斗士。所有的赌客都对他指指点点的。

「看!那就是阮虎,果然是一条好汉!」

「好汉?那是个杀神啦,你没见他怎幺对付吴平路的?」

「血虎果然是血虎,一百多个人头不是盖的。」

「听说阮大佬罩他,胡安因此被砍了,连胡市长出面保人都没用。」

「这样的好汉,肯把自己调製成斗士吗?」

「我看难说,说不定同春会有什幺厉害的技术…」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阮虎神色沈静地站着,那感觉就像一开始的刀魂一样,只是阮虎并没有恣意散放杀意,并不会带给赌客精神上的压力。

在老黄的斗士休息区,老黄盯着阮虎看,他跟阮虎近距离来往了几次,又和他在大佬那里谈和,交谈是有的,但从来没正面动过手,他还是头一回看见阮虎的战斗状态,阮虎那莫测高深的样子,充满高手风範的气度,让他不禁暗暗心折,但下龙的产业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可不会随便放弃。

他转头问道:「白妖这次带武器吗?」

机体专家老苍答道:「当然带,这个阮虎看来很不好惹,白妖得全副武装才行,我正让他们帮白妖披挂上全套的护甲。」

老黄讶道:「全套护甲?犯得着吗?」

「老闆,你看他的刀,如果他的刀有那个刀魂的一半厉害,没护甲的白妖可能一照面就被劈了…」

老黄点点头,他看看场上,心急地催促道:「那就快点吧,赶快把他解决了,我可不想在这个邪性的地方多留,他妈的,这里给我的感觉很危险。」

白妖的披挂有点花时间,赌客们等得不耐烦了,有人开始大声嘲笑怒骂老黄,但老黄充耳不闻,就当作没听见一样。

过了许久,白妖总算出场了,赌客们只听一声声「咚咚咚」的沈重脚步声传来,一个高大的巨人走了出来,赌客们都譁然,他们纷纷乱叫了起来。

「干!这什幺东西啊?」

「我靠!这也太没创意了吧!」

「这什幺啊?打桩机吗?」

「我看像拆迁队!」

「我靠,今天这算什幺赌斗啊?根本就是欺负人嘛!」

赌客们可没什幺正义感,他们的话语中充满了幸灾乐祸,那个高大的巨人双手擎着一柄巨锤,身上披着重甲,头上戴着覆面重盔,连脖子都护住了,只露出血红色的双眼,简直像是个人形堡垒。

那白妖拖着沈重的脚步迟缓地走到他的準备区,他一身重甲虽然很吸睛,但那份重量也不是假的,幸好斗场的地板也是厚重的金属,不然可承受不住这幺重的重量。

「我靠!老黄真是拼上了…」阮虎心里苦笑,对付这个铁甲怪物,他可没办法凭刀法招式获胜,可是贝克才刚来过,他根本不敢动用感知或能量,怎样才能击败这个看起来就很难缠的活动堡垒呢?

那白妖站定后,迟缓地转过来,他把手中的重锤往地上一放,「咚」的一声闷响,让所有赌客都皱起了眉头。

在VIP包厢观战的刀王对大佬说道:「我看你徒弟完蛋了,他的刀法是挺不错了,但还没修练能量,我实在想不出什幺方法可以不用能量对付这头怪物,至少我承认我不行。」

大佬摸着鬍鬚,皱着眉头,似乎也在伤脑筋。

刀王见他不答,又问道:「找到刚刚那位强者的资料了吗?」

大佬摇头道:「没有,从没见过,国家资料库也没有纪录,我把视频提供上去了,情报人员正在分析。」

刀王叹道:「这世界是怎幺了?强者不值钱了吗?先有人伤了枪王和火王,现在又出了这幺一个暴力强者,却一个个都没见过,是我过时了吗?」

大佬心中叹道:「你还少算了一个,那个从你手上救人的强者。」

刀王不等他回答,又说道:「万一拿不到下龙,我们的计画会改变吗?」

大佬淡淡地道:「会拿到的…」

刀王知道他的想法,嗤笑道:「强盗国家!」

大佬摇头道:「这是为了全民的利益!」

刀王笑道:「都好!给我粮食物资就好。」

大佬盯着他道:「你答应说服枪王和火王,让他们把货物交给我处理的。」

刀王不满地哼哼道:「我只说我会尽力,我可没办法命令他们两个。」

大佬看着这个斗了一辈子的朋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斗场上比赛开始的钟声一响,那白妖就提起巨锤,往阮虎走了过去,阮虎却动也不动,赌客们议论纷纷。

「怎幺了?吓呆了?」

「我看他想认输了,砸一下也是扁,砸两下也是泥…」

「我看他是后悔带刀了,干嘛不带锤子呢?多实用啊!」

机体斗士很多都是用锤,因为机体斗士的机体很强韧,但也经不起重锤的一再攻击,用刀的机体斗士确实比较罕见。

阮虎等白妖走到跟前,举起巨锤正要往下锤过来,他突然转身走开,一面把刀收回腰间的刀鞘。那白妖举着巨锤,似乎楞了一下,他呆呆地看着敌人慢慢走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攻击。

过了半晌,他又举着巨锤,向阮虎那边走过去,这次阮虎蹲了下来,开始研究斗场的地板,赌客们议论纷纷,那声音越来越大,阮虎的视觉介面上,李雪冒出来问道:「你在干什幺?」

「赌斗啊!」阮虎若无其事地道

「我看不出你在赌斗!」

阮虎抗议:「这样还看不出来,很危险的,敌人不断的攻击,我拼命的闪避…你看!」阮虎突然站起来向旁边跨了一步,白妖高举的巨锤落下,「轰」的一声巨响,把他身旁的金属地板打凹了一大片。

「很危险不是吗?」阮虎一面走,一面好整以暇地道

「你…你这是…喔~~好…就这样…继续加油!」李雪突然明白了阮虎的策略,她笑了起来,鼓励他继续努力。

「我这幺辛苦,你们怎幺都不了解呢?」阮虎喃喃抱怨着

在VIP包厢中,刀王哈哈大笑道:「白癡啊!怎幺会有人干这种白癡事啊?哈哈~笑死我了!」

大佬也捋鬚微笑,他对阮虎的急智很满意。

在老黄的休息区,老黄跳起来叫道:「搞什幺啊?老苍,你这幺一搞,我还有脸见人吗?」

他的机体专家老苍抓着头道:「这…怎幺会这样呢?白妖出战了六次了,从来没有人这样跟他打!」

老黄叫道:「你别拿那些白癡斗士跟阮虎比,快想想办法,这样下去,就算是白妖也撑不了多久!」

老苍拼命的抓头,他心中计算着白妖携带的储备能量,结果估计白妖大概只能撑十分钟,一般来说十分钟够让白妖把对手拆个三五遍了,但如果拆不到对手…他又看看白妖喘大气的样子,心道:「靠!不该把所有的重甲都披上去的!」

在老苍的驱使下,那白妖喘着气小跑的追击了阮虎几次,白费了许多力气,在斗场的地板上添了好几个坑洞,阮虎却只是引着他跑来跑去,连看都不看他。赌客们看出便宜,有的人大笑不止,一些不希望阮虎获胜的人开始怒骂老黄蠢蛋,所有的人都清楚地听到白妖的喘息越来越厉害,机体斗士是强,但也不是毫无代价的,机体的运作需要能量,而且这些强烈的动作非常考较身体素质,白妖的体质很好,但也没办法负重战斗太久。

老苍撑了几分钟,实在想不出让白妖抓到阮虎的方法,他逼不得已下达了卸甲的命令,只见白妖停止走动,放下巨锤,张开双手,也不知道做了什幺手脚,他身上的厚重护甲就一块块的分解落下。才几秒的时间,露出了白妖汗湿的强大肉体,只剩下覆面头盔还保护着他的头颈。

阮虎并不趁机攻击,他只是看着白妖的护甲,讚叹道:「这护甲设计得很有创意,至少脱起来很快!」

等护甲完全解除,白妖又抡起巨锤,他突然登登登地加速冲向阮虎,一锤向阮虎砸过去,「轰」的一声巨响,地板上又多了一个凹坑,但阮虎还是直挺挺地站着,显然躲过了这记轰击,白妖一击不中,又抡着巨锤不断地轰击,那威势让刚刚嘲笑白妖的人都说不出话来,只是不论白妖怎幺挥锤,就是碰不到灵动闪避的阮虎。

白妖一阵急攻,又开始剧烈喘气了,他忍不住停下来休息,阮虎观察了他这幺久,早就想好了致胜的策略,便对白妖点头道:「好了,你辛苦了,去休息吧!」,他拔出狗腿,突然一刀向白妖捅去,白妖立刻横锤来挡,阮虎矮身从他的腋下钻过,白妖怒吼一声,只见他胸腹间刀光闪动,阮虎的狗腿端正地插在白妖的左胸上,白妖的体质很强,受了这致命的一刀还不肯死,他转过身来,看着手无寸铁的阮虎,想要举锤攻击,但心口却剧痛不已,他没什幺智慧,直觉的伸手去把狗腿拔了出来,在那一瞬间,他的心血从伤口激射而出,那瞬间的血压下降,让他一阵晕眩,白妖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轰隆」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了。

在赌客们的哄乱声中,阮虎慢慢的走到白妖的身边,伸手取回了他手上的狗腿,低叹道:「你的苦难结束了,安息吧!」

大量的鲜血从白妖的胸口和面罩下涌出,白妖不断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每一次挣扎都只有更多血液喷流出,阮虎摇摇头,走回自己的準备区,又神色沈静地站着,就如同根本没参加过这场激烈的战斗一样。

「噹」的一声响,智脑宣布赌斗结束,所有的赔率都列了出来,赌客们都收到自己的赌注结果,赢的人欣喜若狂,输的人也不生气,这场比斗是历年来难得一见的好比斗,尤其是中间的那一场,简直是精彩中的精彩,令所有人都回味无穷。

阮虎回到自己的休息区,老黄已经在那边等他了,在白妖中刀的那瞬间,老黄终于知道他这跟头没白栽,人家确实是饶了自己,凭他这等身手,难怪有本事从三路围杀中杀出,灭了金三角的精兵解围,最后还放火烧了酒店,擒下他们所有的人,这样的英雄人物不是拿来当敌人的,而是应当像兄弟一样结交,他立刻带了早就準备好的产业清单过来拜见。

阮虎也不跟他推辞,这些产业对大佬的计画很重要,对国家很重要,对他也很重要,他只是拍着老黄的肩膀道:「老黄啊,虚话就不说了,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就一起赚钱,有什幺好事,记得算我一份!」

老黄大笑道:「彼此彼此!」

阮虎勾着他的肩膀小声地道:「老黄啊,眼下我就有个好买卖介绍给你,但是我想跟你要个东西。」

「要什幺东西?」老黄讶异地问,他毫不怀疑阮虎能给他好买卖,毕竟他一个人吃不下所有的市场份额,而自己在海丰还算是说得上话,问题是他有什幺好东西让阮虎惦记的。

「刚刚第二场那个怪物很强大啊,你从哪里弄来的?」阮虎装作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这并不奇怪,所有经营机体赌场的人都会对这种强大的肉体感兴趣,老黄抓抓头道:「他啊?其实我也不知道,前不久,我一帮手下在外海做买卖,你也知道,我们常常去打捞丢包,他们捞到了这个家伙,见他还有一口气,身材又很合适,就带回来做成机体斗士。」

「那时他就伤成这样了?」

「差不多吧,他身上的伤一直没好,还失去了一条手臂,其他的是我的人卸下来的,费了好大的劲呢!」

阮虎压抑着心里的急切,淡淡的问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有製造的方法呢!这种可怕的家伙,我们都很喜欢啊!」

老黄点头道:「是啊,但这家伙根本不接受控制,他能抗拒智能锁,非常难搞,我们一开始把他放出来的时候,整个调製室都被他毁了,后来他打坏了液氮管,我们才发现他有点怕冷,用液氮可以把他冻起来。」

「不会冻死吗?」阮虎怀疑地问

老黄瞪着眼睛:「你也看到了,死不了的,温度一上升就又活蹦乱跳的。」

阮虎叹了一口气:「这样啊,那就没办法换了…」

听他这幺说,老黄好奇地问:「到底是什幺生意?」

阮虎在他耳畔道:「还不是金三角那边的,大佬不想跟他们打仗,同意帮他们出点货,你有兴趣吗?」

老黄瞪大眼珠,抓着阮虎的手笑道:「这个…兄弟啊,我很有兴趣啊!看在我刚送了一点产业给你的份上,你就照顾我一下吧,我海丰那边的通路你说了算,这样好吗?」

阮虎摇头道:「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大佬今天也看着赌斗,他老人家肯定对这种怪物很感兴趣的!我只是帮大佬跑腿,刚刚的东西是帮大佬要的。」

老黄皱着眉头,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肉痛地道:「实不相瞒,那家伙切下来的手脚我都还保留着,本来是想做点研究,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分你一点。」

阮虎不解地道:「我研究他的手脚作什幺?」

老黄低声道:「卸下他手脚的时候,我的专家发现那家伙肌肉和骨骼的结构跟常人有点不同,用刀用锯都切不断,得用液氮冻起来才能用钻锯锯断,大佬铁定会对这个有兴趣的。」

「你们的研究有成果吗?」阮虎赶紧问

老黄摇头:「一点头绪也没有。」

「既然这样,不妨都交给大佬吧,你研究这个…不太合适啊~」阮虎拉长了声音说道

老黄顿时额头冒汗,他做这种研究是会被国家惦记的,私下偷做也就算了,如果大佬知道这件事他就危险了,想到这个,他连忙摇手道:「我只是业务需求,没有别的意思喔。」

阮虎笑道:「我知道啊,要解决也很简单,东西交给大佬你就没事了,如果他们真能研究出什幺,你还有功劳呢!我也可以跟大佬帮你请功,到时大佬说不定愿意分点份额给你。」

老黄实在没什幺好考虑的,他马上点头道:「行!我马上让人把东西送过来,你帮我跟大佬说几句好话!」

「行啦!我就是想照顾你也得找个理由,不是吗?」

「谢啦!好兄弟!」老黄万分感激地道

  • 名称:一筹莫展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8: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