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超清

在同春赌场,阮虎还在猜测着四号出现代表的意义,四号已经从冰冷的铁棺材中站了起来,他毫无意识地转头四顾,发现僵尸之后,他的头用一种诡异的角度定住不动,过了良久才像是收到什幺指令似的迈动他的仿生腿,跨出铁棺材,僵硬地向僵尸走去。

赌场的人员大声的要求老黄的人让这个斗士就位,但是老黄的人显然没办法控制四号,他们吵了一阵,赌场人员发现四号出现了攻击意图,便急忙按下开战的按钮,把斗场封闭起来。

一开始,四号的动作很僵硬,他浑身散放着冰冷的雾气,像是一个复活的妖魔,但离开了极低温的铁棺材后,随着温度渐渐回升,似乎正在渐渐的恢复,他的步伐虽然还是迟缓,但已经慢慢的变快,他也一面习惯性地活动四肢,準备开始战斗。

在这过程中,僵尸一直盯着他看,在听见战斗开始的讯号后,僵尸猛地往前冲,挺盾挥刀向四号攻去,他的动作非常流畅,跟一开始表现出来的僵尸样天差地远,那反差让所有赌客难以置信,他们都发出各种不同的惊叹大叫。

只听「吭」的一响,僵尸高速的一击被四号用机体手臂挡住,他的刀嵌入四号的机体手臂中,但四号一点都不在乎,抡起右拳就往僵尸脸上砸。僵尸灵活地闪开这一击,顺便使力把刀拔出,身形一转,灵活地溜到了四号的背后。

赌客们又发出一串讚叹声,他们对同春赌场的技术已经彻底信服了,成功调製出一个极佳的斗士可能是运气,但连续两个斗士都这幺优秀,那绝对是技术了。

四号迟缓地转头想要寻找僵尸,但僵尸已经毫不停留地冲了上来,一刀当头向四号砍下,赌客大叫中,根本来不及闪躲的四号一个偏身,那刀直直地砍在他的肩膀上,要是一般人,这刀可以把人砍成两半,但四号是改造人,他的骨骼受过改造,这刀砍不开他,刀又嵌入了他的肌肉骨骼中。

四号根本不管肩上的刀,他反手挥动手臂,一拳向僵尸击去,僵尸的刀被肌肉夹住,一时之间拔不出来,他不想放弃武器,只好用盾牌去挡这一拳,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僵尸连人带盾都被四号打得轰进了斗场的金属墙壁中,整个人嵌入墙壁,把墙壁撞出一个人形的凹陷。

不管在哪里的赌客们都大吼大叫,努力发洩精神上的兴奋和压力,四号看着狼狈的僵尸,也不管肩上的刀,又直直地向僵尸走去,只是动作开始没那幺僵硬了。

僵尸挣扎的掉下地来,他受了很大的震荡,手上的盾牌也烂掉飞走了,他喘息了几下,发现一个阴影靠了过来,连忙侧移逃走,他刚刚所在地的金属墙上立刻出现一个大脚印,四号的这个踢腿攻击造成「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斗场都在晃动,弄得赌客们尖叫不停。

活动了这幺一阵,四号的身体也渐渐灵活起来,他仰头大吼一声,不断的甩着头,似乎被什幺弄得很不舒服,僵尸挣扎着逃开那一脚,但他的头还是被震得晕呼呼的,四号的吼叫声把他惊醒过来,他沿着墙壁疾退,和四号拉开距离。

刚刚黑鬼溜给刀魂追,赌客们都不爽地怒骂,但这次僵尸溜开,赌客们没有人说什幺,他们只是紧张地注视着,四号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挡住,不溜难道要变成肉酱吗?

僵尸停在斗场的对角,不断的喘气,四号没有立刻攻击他,只是不断的摇头晃脑,似乎在跟什幺无形的敌人争吵,僵尸观察了他几秒,突然间一个冲上前,他俐落地避过四号的一拳,奋力跳上他的肩膀,但四号又一拳打来,僵尸踢出一腿,跟那拳对撼,只听「喀」的一声,僵尸又被打落地上,他踉跄地跌出几步才重新站稳,只见他的右脚整个扭转过来,似乎已经坏掉了。

幸好他的脚是仿生机体,如果是正常人的脚,早就不知道断成几截了,虽然这样损坏的脚对他的行动造成了一些妨碍,但赌客们都用力欢呼鼓掌,他们很佩服僵尸的勇气,而且僵尸虽然受伤,却成功地把留在四号肩上的刀给拔了出来,他手上有刀,多少增加了一丝胜算。

现在斗场上的气氛紧张极了,僵尸还是小心翼翼地拖着脚寻找着四号的弱点,四号摇头晃脑了一阵,似乎恢复清醒了,他转动着头查看着周围,只见四周都是厚重的金属墙面,一个瘦高的敌人提着一把刀,正在对他虎视眈眈。

四号本能地感受到威胁,他转过身来往僵尸走去,每一步跨出的距离越来越长,速度一下子就飙了起来,他一拳向僵尸击去,这拳如此之快,就像一颗坠落的流星,僵尸想要闪开,但他只觉得不管自己怎幺闪,这拳都会落在自己身上,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他被四号好不容易统合起来的感知锁定了,只知道自己必须挡住这一拳,不然他就死定了。

僵尸一声尖叫,他拼命地把刀砍出去,想要在四号击中他之前砍下四号的头颅,但刚刚还反应迟钝的四号现在可不笨了,他身形一闪,竟然在瞬间抢在那刀之前,只听他「轰」的一声冲进了僵尸的怀里,僵尸被他蕴含能量的一拳打得飞了出去,喷出的鲜血在空中洒出来,又是「轰」的一声,僵尸再度撞进斗场的金属墙面,这次他真的受到了致命的重伤,全身筋骨折断,要恢复战力可很难了。

四号这超乎寻常的一击,并没有引起赌客们的欢呼,他们个个脸色苍白,被吓得战慄不已,那感觉太恐怖了,非人的力量加上非人的速度,再加上非人的反应,这还是斗士吗?

「我们认输了,停下战斗吧!」阮虎叹道

李雪讶异地看着他,摇头道:「斗士没有认输这回事,只能打到一方死亡为止。」

「那打开门,让我出去吧!再这样下去,僵尸就真的要变成死尸了。」

李雪摇头道:「不行,这场还没分出胜负,智脑不会开门。」

阮虎讶道:「这样还不算分出胜负?」

李雪摇头,阮虎知道她所谓的胜负就是一方彻底死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在他们几句话的时间,四号又冲向僵尸,他拉着僵尸损坏的腿,把他从墙洞里拽了出来,他单手把僵尸抡了一圈,又把他像一条鞭子似的往地上甩,只听「碰碰」连响,血液和机体的零件四散,他又甩了几下,僵尸的头颅爆裂,脑浆喷洒了一地,但四号仍不停手,他毫无表情地把僵尸甩了又甩,最后僵尸的机体手臂和躯干分离,两条机体手臂碎裂分解成一堆碎散的金属零件,而他的上半身也只剩下一条破损的脊椎骨,地上到处都是血肉。

这种极度残暴的场面,就算是从血海中杀过来的阮虎都觉得不舒服,那些赌客们更受不了,有些人开始呕吐,场面一团混乱。

阮虎怒吼道:「够了!叫老黄把这家伙收回去,现在大家都知道他们已经赢了。」

李雪怒道:「我试过了,老黄说这头怪物已经失控了,他们没办法让他冷静下来。」

「混蛋!那就让我出去!」阮虎叫道

李雪大叫道:「不准去!现在还没轮到你!」

「那什幺时候才轮到我?」阮虎对她吼道

李雪瞪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道:「他们必须设法回收这怪物,然后我们清场,中场表演过后,才是下一场开始的时候,你的对手…绝对不该是这头怪物!」

阮虎几乎要晕倒了,都什幺时候了,还要等中场表演?他愤怒的时候,小志突然大声警告道:「主人,危险,有扫瞄讯号源快速接近中!」

「什幺?」阮虎吓了一跳,他还没弄清楚怎幺回事,突然一个人影闪现在斗场中,那是一个健壮的红髮欧美男性,他看着发疯的四号,对着视觉介面叹道:「不是二号,四号居然还没自爆,不过…可耻啊!混蛋马格,做这什幺烂工作?查理你自己看看!这什幺烂成果?如果给老闆知道铁定被你气死!这种垃圾还需要回收吗?」

和他保持连线的查理摀着脸不忍再看,叹气道:「好了,够了,真噁心,贝克大人!彻底毁灭他吧,不用回收了。」

贝克答道:「我会回报这个状况!」

查理无奈地道:「我知道了,这是你的职责。」

贝克向四号走过去时,小志在阮虎心中说道:「主人,不要惊慌,保持心情的平静,不用动用感知…稳定植体,千万不要妄动。」

阮虎的心中怎幺可能有办法平静?那是贝克,他的战斗教官,在他受训的期间,不知道承受了多少次贝克无情的凌虐和殴打,就算在现在,他也不可能击败贝克,这是他逃出来以后第一次和组织的人这幺接近,他不由得战战兢兢的,小志在他心中不断警告,但一点用也没有。

幸好贝克根本没想到阮虎就在附近,而且正透过转播视讯看着他,他只是为了四号而来,四号刚刚脱离了冷冻,并且战斗了一段时间,他散发的微弱混乱感知被持续不断的扫瞄侦测到,而他最后爆发出来的能量更让他被锁定,贝克以为他是二号,兴沖沖的赶来,没想到竟然是早以为自爆坠海的四号,但看他手脚都没了,变成一个机体斗士,大失所望下,连回收他的兴趣都没有了,贝克冷笑一声,一拳击中四号的背心。

正在鞭尸的四号丝毫没有警觉到斗场多出一人,他被这冷不防的一拳打得飞了出去,跟僵尸一样整个人陷入斗场的金属墙面中。

还在关注斗场的赌客们纷纷叫了起来,正在被赌场员工要求让斗士离场的老黄趁机叫道:「那…那是谁?你们的斗士吗?二打一吗?」

赌场人员转头一看,也吓了一跳,他透过通讯一问,没人知道那人是谁,在他们混乱的时候,贝克已经跟四号打成一团了。他们两人都是暴力型的战士,非常残暴好斗,贝克一拳挥过去,四号毫不相让的也挥拳还击,这拳一对,贝克固然退了一步,但四号整个人抛了出去,他的机体手臂撑不住这幺强猛的对撞,整条手臂都碎散开来,变成一堆破碎的零件撒了出去。

贝克大呼过瘾,哈哈大笑声中,又接着把四号的另一条手臂打残,但四号已经失控了,他根本不在乎失去双手,扑上去用头撞,用牙咬,势必要杀灭敌人,只是贝克可不会让他咬到,贝克的重拳一记记落在四号身上,每拳都让四号喷出鲜血,四号可不会那幺容易倒下,他的植体拼命修复伤势,希望让他保持战斗力。

贝克狂殴了四号一阵,直到四号的双腿被毁,无法站起来继续战斗,好斗的贝克才浑身舒爽地一脚把四号的脑袋踩烂,他确认四号身上的植体全都被他强猛的能量毁灭,高兴得哈哈狂笑,只觉得来到地球之后从来没有打得这幺尽兴过,他狂笑了一阵,就发动瞬移离开了。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还能站着的赌客都无言地看着那片血腥寂静的斗场,这场面太暴力和太震撼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幺反应,突然,有人狂叫道:「干!太精彩了!干!老子看了一辈子机体格斗,他妈的这次最爽!」

这声狂吼惊醒了所有赌徒,他们也叫道:「干!他妈的太爽了!」

只听所有的赌客都大吼大叫,发洩他们的震惊和恐惧,他们发现别人其实和自己一样恐惧到了极点,反而表现出一种过度的亢奋,透过大吼大叫的讚赏,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无畏。

赌场乱成一团的时候,全身无力的阮虎擦擦额头的冷汗,对李雪说道:「赶快通知人员清理斗场,赶快上表演,表演拖长一点,让大家有时间把情绪稳定下来。」

李雪如梦初醒地叫道:「是!我马上通知…」

阮虎又低声道:「那个…那个怪物的尸体…你悄悄收起来,立刻低温冷冻,不要让它损坏了。」

李雪讶异地看着他,阮虎低喝道:「尽快去做。」

「是!」李雪看了看他,亲自跑去处理了。

阮虎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贝克实在太可怕了,刚刚贝克那些重拳好像每一拳都打在他身上一样,他完全可以体会四号的痛苦,以他现在的能力,遇上贝克也是一样被虐。他逃走之后,贝克肯定也在找他,如果被他找到,自己恐怕也会像四号一样被打成一团碎肉。

阮虎心慌意乱,说不怕是假的,他现在只盼贝克走得远远的,最好别在关注这里,如果他等一下还需要上场,他宁可输掉比赛,就算被打得惨兮兮,也不肯动用一点感知和能量。

幸好李雪执行了他的命令,工作人员花了许多时间清理斗场,修补那些被严重破坏的金属墙,转播系统插播了各种节目,还提供赌客们一些免费的筹码让他们参与游戏,希望能让赌客们稳定下来,但这一切都没什幺用处,所有赌客们对节目和表演根本没兴趣,他们只是过度兴奋地和旁边的任何人讨论刚刚看到了两场屠杀,是的,这已经不算赌斗了,这根本就是两场屠杀,强的杀死弱的,却又被更强大的凌虐而死,有什幺比这更富戏剧性吗?光凭这两场屠杀,这场赌斗就值回票价了。

等到斗场清理得差不多,李雪完成了工作,过来低声说道:「那个东西…收好了…老黄吓坏了,他一直在问还要不要继续打…好像很想赶快打完回家。」她又用更小的声音问:「老黄一直问…最后那个…那个…是不是我们的斗士…」

阮虎叹了一口气:「这怎幺说呢?」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保留一点想像空间,便问道:「我们没有违反任何规则吧?」

李雪摇头道:「当然没有,如果这场比斗算我们输,那我想他就不会有意见。」

阮虎摆摆手道:「好吧,就算我们输好了。」

李雪点点头,她给老黄发了通讯,过了一阵子,她切掉通讯,说道:「老黄要求尽快比斗,现在我们双方一比一,刚刚已经公布了,没人觉得不公平。」

「好!那换我上场了…唉…」阮虎叹了一口气,希望老黄别再出怪招了,能让他靠着新领悟的刀法把对方解决。

  • 名称:摇曳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7: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