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超清

到了第二天,黎文东去把胡天胡地一整天的罗武拎了出来,那家伙这一夜恐怕不只七次,整个人被榨得乾乾的,顶着两只凹陷的熊猫眼,浑身都是糟糕的酒气和怪味,看起来悽惨万分,黎文东把他丢进车内让他睡觉,一群人就押着二十几车的各种物资出发了。

他们的车队一大早就出发了,由于是走私,必须避过智脑的监督,所以他们也不能靠智脑导航,甚至不能连接智脑,所以悬浮车的飞行方式就必须要特别设计,为了不在崇山峻岭中迷失,他们这些走私惯犯早就设计出一套方法了。

他们派出了一辆前导车,这辆前导车依照智脑的导引行驶到最接近越寮边境的地点,然后其他车辆追蹤它发出的讯号,沿着原先规划的路线前进,只要确认双方位置和方位距离,就可以保证不迷失。

就这样,他们沿着北方的国境线,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抵达了莱州,刀王带着人货已经在寮国的丰沙里等候了,双方联络上后,开着车到边境线的山区交换货物,这次交易双方都有点紧张,但过程很顺利,双方的人验过货后,开始交换货柜,等交易完成,看着老安他们沿着原路返回,留下的六人小组就搭着刀王的货车,跟他们一起穿过寮国境内,进入金三角的地界。

刀王的地盘在靠近寮国这一块,他们开着车在山岭间绕行,根本没用上智脑和导航,纯粹靠人力目视驾驶,这样做很危险,因为山区潮湿多雾,悬浮车经常开进浓雾里,如果不是熟悉地形的老手,可能开不了多久就一头撞进山里去了。会这样是因为金三角不允许使用智脑导引,他们深怕敌人快速入侵,所以放弃了这项便利,不只为金三角增加了一重天险,也让这块区域变得更加神秘。

飞了许久,他们终于到达了山岭间的一座大型村镇,大部分的悬浮货车降落,只有五辆悬浮货车还停在空中,刀王过来对他们说道:「我们这边开始卸货,你们先去火王那边,他同意让你们过去,他的人已经来带路了,你们把货交了就回来。」

已经醒来的罗武摀着头叫道:「火王不来见我们吗?」

刀王根本不理他,继续道:「然后你们再回来把剩下的货物运到枪王那边,枪王一直没回音,但还是得去碰碰运气。」

他把黎文东和罗武拉走,不让他们进火王的地盘,罗武大声抗议,黎文东只用一句话就把他堵回去,他说:「老头子说你要去非洲随时都可以去。」,这句话把罗武气得哇哇大叫,但他却不敢再跟刀王啰唆了。

不久之后,有个火王那边的人上了导引车,五辆悬浮车又继续飞行,这次它们直接飞进缅甸境内,阮虎出来前做了功课,知道这里是缅甸的佤邦,名义上归缅甸统治,但事实上一直是个化外之地。

飞行的途中,偶而会看到独立的村寨,村寨中还有些人用着古老的方法劳动,他们在狭小的山岭间开发田地,种植一些作物,还开满了各色的花朵,悬浮车飞行太快,阮虎根本看不清他们种植些什幺作物。

「罂粟…好大片的罂粟田…」潘天庆喃喃地道

「那就是罂粟啊?看起来不怎幺样嘛~」阮文音不屑地道,她虽然嘴上这幺说,但面对这满山遍野的花朵,心里还是很惊奇,罂粟花又大又豔,悬浮车上虽然无法细看,但数量庞大本身就是一种震撼。

「现在正是罂粟的花季,这一片花海真是令人目眩神移,只可惜这是一种致命的美丽。」潘天庆淡淡地道

一起参加过一场赌局后,阮虎和潘天庆的距离拉进了不少,听他们提起罂粟,阮虎也好奇地看着这些田园,低声问道:「他们如果不种罂粟,这种地方可以种什幺呢?」

潘天庆苦笑道:「以前试过米、蔬菜和甘蔗,甚至试过咖啡,但效果都不好,光是把这些农产品运出去的运费都比农民的能拿到利润还多,在价格上根本不能跟其他地方的农产品竞争。搞到后来农民们连盐巴都买不起,只好回头种大烟…大烟就是罂粟。」

阮虎皱着眉头问道:「这个地方在内陆,进出口当然不方便,这里的人没考虑迁走吗?」

「考虑过啊,这几年在三王的帮助下,从金三角迁出去的人很多,但有更多人选择留下来,因为这里是他们的故乡,他们到其他城市居住也不一定能适应,他们…没受到什幺教育,只能从事一些社会基层的工作。」潘天庆看了前面的嚮导一眼,很慎重地回答。

「那些人分散进入泰兰国、缅甸和中国,大部分过得并不好。」他叹了一口气,又道:「如果不管他们种什幺,他们住在这里,其实还挺自在的,生活或许清苦,但也自得其乐。」

「清苦?他们种毒贩毒还清苦?」阮文音愤怒地叫道

潘天庆看了她一眼,眼中尽是无奈之情,他摇头叹道:「他们提供的是原料,割了无数的罂粟蒴果才能做成一公斤的生鸦片,一公斤的生鸦片才能精鍊成一百克的海洛因,而烟商收的是生鸦片,价格其实不高,真正赚钱的是拥有技术能力的精鍊者和那些贩毒的大盘商。所以烟农们的生活还是很清苦,这里的人生活要过得好,就得当兵吃粮,当兵不仅可以受教育、学技艺,更不会饿死,所以这里的人都以当兵为荣,正因为如此,虽然金三角的战争频繁伤亡很重,但这里的人民还是愿意当兵,只要能在战争中活下来,以后至少可以出去当佣兵,金三角的佣兵在外面风评挺好。」

阮虎想起被他干掉的那九个士兵,不由得同意地点点头,以那几个士兵的能力,如果对上普通士兵,说以一当十绝对不为过。

在他们的谈论中,悬浮车绕过一个个山头,掠过一片片狭小的田地和开满豔丽花朵的山丘,最后停在一个小型的都市,这里是佤邦的龙腾市,说是市,其实也比一个普通的镇子大不了多少,悬浮车停在一座位于山顶的政府大楼前,一支部队正在那边等他们。

他们的悬浮车一停下,一个满脸鬍鬚的军装大汉就走了出来,用他的大嗓门叫道:「我是火王,你们谁是头?」

阮虎跳下车和他见礼,火王不想跟他啰唆,只是催促着他交货,阮虎便让人打开货车,交割了这四个货柜的粮食和药材,和一整个货柜的枪械弹药。火王的手下的士兵像蚂蚁般拼命地抢运这些物资,就好像不赶快搬走藏起来就会被抢走一样。

搬运时,火王单独跟阮虎谈话,火王抱怨道:「我这里不用那幺多枪械弹药,下次你都给我换成粮食和药品,等一下我会装些货进去,帮我多换点粮食和药品,嗯…如果有教科书籍,你请人也帮我弄一点吧,各级学校的都要,中国版和泰兰版都可以,缅国版就算了,那种烂东西学了也是白学。」

阮虎为难地抓抓头问道:「越国版的要不要?」

火王马上摇头道:「不要,我才不要越国版,要不弄个英文版我勉强凑合…弄些乱七八糟版本我还得找人重编…」

他们两个磋商着下次要带来的货物,火王的手下已经把货车搬空了,他们又开始搬一些东西进货车,阮文音看着那些东西的包装,撇撇嘴道:「那些就是海洛因砖吧?真是的,弄这些东西出去,不知道会毒害多少人~」

潘天庆叹了一口气,不想提这个话题,他从刚刚就一直看着远方,这座大楼在山顶,俯瞰着底下山丘的各种建筑,那些建筑清一色的老旧平房,一些人在村寨中走动,田园里有人在劳动,大人小孩都有,还有一些狗在田间欢快地乱跑,这里没有农耕用的机械,有些田地还靠着牛耕田。他觉得有点悲哀,这个山里的小城就像是冻结在时光中的古代,他实在没想到在这高科技的地球上,还有这幺古老的生活方式。

被潘天庆影响,一直看什幺都不顺眼的阮文音也开始看着山下发呆,她心中产生一种奇特的感觉,在她心目中,杀了她父亲的金三角和三王,应该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但她从进了山以来,看到的都是一些农民状的人,不只是那些搬运货物的军人看起来像朴实的农民,连强大的刀王和火王,看起来就像是劳心劳力的小老闆,还是那种做赔钱生意的老闆,一点都不像是世界上有名的毒贩。她很难把这些人跟印象中那些可恶的金三角匪徒关连起来。她看着山下的乡村景色,觉得如果不想这里的人种些什幺,这片落后的山村,其实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味道。

火王和阮虎生意谈得差不多了,他的心情似乎变得很好,说道:「我听老刀说起过你,听说你的刀法很有特点,可惜我不能见识了。」

阮虎看着他,知道他虽然神色自若,但其实感知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伤成这样是非常麻烦的,轻者修为停滞不前,重者甚至可能加速老化危及性命。他故意说道:「可惜晚辈不能得到前辈的指点。」

火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笑道:「老狗叫你来看我的状况吧?老实跟你说,我的伤势不轻,枪王只怕更严重,我亲眼看到他受伤了,那时情况很危急,我和他合力围攻那个强者,他拼了老命卸下那个强者的一条手臂,虽然最后终于把那强者赶走了,但是…他的伤势…唉…我怕他回去后就一睡不起了。」

阮虎心中一跳,想到了断了一臂的四号,便问道:「知道那是哪里的强者吗?」

「不知道,他说要我们投降他,让我们把炼出来的成品都交给他销售。」

阮虎有点奇怪的抓抓头道:「他要帮你们出货?你们不是正需要通路吗?」

火王耸耸肩:「出不出货没详谈,反正枪王不想受制于人,我看那人的意思是要我们当奴隶,要我也不愿意,这种人我们见多了。」他顿了顿道:「老刀说联络不上老枪,我看老枪是动不了了,不管他有没有回音,你都把货物给他送过去吧,多少能帮一些忙,他那边的人可能会急了点,如果抢了你的物资,你也别跟他们计较,我会补偿你的。」

阮虎点点头道:「没问题,我知道他们会很需要,但又不敢跟我接触。」

火王点点头,拿出了一个小徽章说道:「这是我的标记,如果他们不相信你,你就把这个标记交给他们,如果他们还抢你,那就由他们去吧。」

阮虎恭敬地接下徽章,定睛一看,那是一个三角形的钢质徽章,中间有一把火焰。

火王叹了口气,不再说什幺。他们谈了一阵,货车也装满了,火王的属下过来报告道:「报告司令,车满了,但是货连一半都还没装完。」火王摆摆手笑道:「没关係,下次吧!下次肯定会有更多车来。」他转头向阮虎道:「我就不留你们了,这里没什幺好看的…」

阮虎应是,他刚转身,本来想离开了,脑中却跳出一个念头,他又回过头来恭敬地问道:「晚辈有个疑惑,是关于一位长辈的,不知道是否可以请教。」

火王看他一脸认真,便点头道:「你可以问,我不一定会答。」

「在几年前,越国有一支国家行动队来金三角活动,结果严重挫败,死伤惨重,连他们的指导员都战死在这里,请问您知道这件事吗?」

火王的脸严肃了起来,他冷冷地问:「你认识阮正岩?跟他有关係?」

阮虎摇头道:「我从没见过他,但我认识他的女儿,不知道为什幺,在这个行动中生还的人,似乎都受到很大的打击,我很好奇,所以想要请教前辈。」

在阮虎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火王的好心情似乎一下就消失了,他的脸板起来,甚至还有一些愤怒的情绪,过了良久,他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他摇摇头道:「这件事跟你无关,我不想再提,你也千万不可以跟枪王提,只要你提,你跟他的生意肯定吹了。」

「这是为什幺呢?都过了这幺多年了!」阮虎不解地问

「有些事情是无法忘怀的!尤其是血债!」火王沈重地道,他烦躁地挥挥手吼道:「你走吧!快走!」

阮虎无奈,只好回到已经装完货的货车上,让潘天庆和阮文音上车,五辆装满了高纯度海洛因砖的悬浮货车又飞了起来,在嚮导的引导下往来处飞回去。

阮虎回到了刀王的领地,跟他报告了火王的状况跟他对枪王状况的猜测,刀王沈着脸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在阮虎的惊讶中一言不发的离开,又过了半晌,他走了回来,对阮虎说道:「火王的猜测恐怕没错,枪王只怕是昏迷了,你把这东西带过去,如果有机会,就让枪王服下。」

阮虎看了看刀王给他的东西,那是一个密封的小盒,轻飘飘的,里面似乎是空的。

刀王解释道:「这是我以前重金收购的一粒灵药,我本来要拿来冲关用的,但这几年我的修为一直没进步,所以没派上用场,如果枪王的伤势沈重,或许能助他一臂之力。」

他又给了阮虎一个三角形标记道:「这是我的标记,你也把这个标记给枪王的人看,有我们两个的担保,他的手下相信你的机会可能会高一点,但是…你也别太天真,要是枪王真的昏迷了,他那边肯定有些有野心的人想要取而代之,状况怎样会非常难预料…」他沈默了一下,建议道:「我建议这次你一个人去,出了事要走也不难,老狗的孙女修为不怎幺样,见机又没有你快,只怕会拖你的后腿。」

阮虎点点头,他去跟阮文音说明了状况,阮文音非常不情愿,她非常想亲自去寻访父亲,但阮虎用「不该触怒枪王」、「达成合作后凡事好谈」等等理由来说服她,她虽然不情愿,但也只好留下来。

经过一整天的赶路,又连跑了两个地点,时间已经接近下午了,但刀王却建议阮虎尽快上路,因为这一路过去,到达的时间刚好是黄昏,要是拖一点时间黑夜就降临了,万一出事,阮虎在黑夜中突围逃跑的机率会比较高。

于是阮虎带着刀王和火王各自派遣的嚮导,开着五辆悬浮货车升空上路,所有的车都用自动驾驶跟着前导车前进,这次只有他和两个嚮导,连潘天庆都没带,潘天庆一回到刀王的领地,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阮虎也不想去找他。

枪王的领地更远,往南穿山越岭的直飞,直到接近泰兰国边境,他们还没到达任何城寨,就被一些埋伏在山林间的悬浮车包围,这些车辆都是小型的双人车,但每辆车都被改造过,变成了一辆辆的武装飞车,一发现被包围后,货车们就停滞在空中,两个嚮导打开车门,他们先张开双手表示自己毫无武装,然后跟那些飞车一阵比手划脚,过了半晌,一辆飞车飞了过来,有个人从飞车中探出头来,用泰兰语喊道:「你们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刀王的引路人老马也用泰兰语叫道:「刀王命我们送粮食、药品和枪枝弹药给枪王,这些车上的货物都是给枪王大人的礼物。」

那些人听到粮食药品似乎不甚感兴趣,但一听到枪枝弹药,每辆飞车都靠近过来,他们似乎用无线电通讯了一番,那个喊叫的人又叫道:「你骗人,刀王会送枪枝给我们,连三岁小孩都不信!」

引路人老马叫道:「我们这些车上只有三个没有武装的人,你们可以找地方让我们降落,刀王说你们可以把货物搬走。」

那些人贪心了,他们又商议了一番,枪械的吸引力战胜了守护地盘的执念,那个喊叫的人叫道:「你们跟紧我,有任何不规矩我们都会开火。」

在那辆车的引导下,五辆悬浮货车渐渐的降落在一片山林间。

  • 名称:mars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