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的奴隶超清

搞定了刀王的事,阮虎回到酒店才想起自己已经三天没上线去接收第49227号信箱的信件了,他趁着休息的时候赶紧连上去看,果然有四封新邮件,连他遇到刀王那天的邮件他都还没看,他把那些邮件看了,顿时大失所望,洛可与梅尔事务所显然遭遇麻烦,他们的寻人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最近的一封信上写着:「目标确认被列入机密,机密等级至少为二级,无法继续追查,任务终结。」

阮虎看到这封信,心中一股怒意狂升,他心中骂道:「他妈的,拿了老子的钱,居然查到一半就给我任务终结?这他妈的骗子事务所!」

他怒了一阵,正想发通讯去那事务所抗议,突然注意到那信件最后还有一行字,上面写着:「如坚持继续追查,请支付活动经费五十万美金。」

阮虎怒火顿熄,就算是国家二级机密的个人资料还是有人卖的,五十万美金虽然贵,但他也不是付不起,阮虎思索了一番,决定还是付钱,虽然这个笨蛋事务所可能弄错方向了,自己老婆那幺单纯的一个小护士,怎幺可能被列入国家二级机密中?但他们找不到人是事实,这白癡事务所虽然蠢,应该不会犯这幺低级的错误。

阮虎连上公司的财务智脑,在公司的库存中找了一下,发现所有不记名金卡都发出去了,他只好运用权限用公司的名义买了一张五十万美金的不记名金卡,把那金卡的编码卡号寄到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然后让小志去清除相关的操作纪录。

过了一会儿,信箱中又多出一封信,上面写着:「经费已收到,任务继续进行,感谢您的支持。」

阮虎瞪了这行字,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阮虎拜师的事情并没有被大张旗鼓的宣扬,因为同春赌场的赌盘实在太火爆了,阮虎跟老黄的赌斗并不罕见,有时黑道老大间也用赌斗解决矛盾,但奇的是老黄居然指定阮虎要下场,更奇的是阮虎居然也答应了,这可罕见了,一般来说,同春赌场的机体斗士比较有看头,老黄的碧海赌场的机体斗士凶悍残暴,如果两者相比,大家会愿意相信同春赌场的机体斗士会略高一筹,但一来老黄主动挑战,赌得又如此巨大,没有几分把握是不可能的,二来阮虎必须下场,阮虎决不可能把自己调製成机体斗士,所以他必定把自己排在第三场,只要前两场同春赌场都赢了,他也不用下场了。

基于这些推论,老黄必定有把握在前两场取胜一场,这虽然有难度,但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他的赢面就大大增加了,从这场赌斗一宣布,同春赌场的赌盘一开,碧海赌场不只同时开出赌盘,自己的大笔赌注也押了进来,除了原先说好的下龙的生意之外,老黄又押上了五百万美金,这下子大家的眼睛都绿了。

大笔大笔的赌注从越国的各大都市押了进来,有些赌老黄,有些看好阮虎,过了几天,连各地的黑道老大也激动了,因为他们自己也开起赌盘,那赌盘火热到难以想像的地步,他们一面收注,一面也把赌盘押了进同春赌场,他们激动的原因很简单,他们只要照赌客的投注照押就好了,然后就可以等着抽佣金,不管谁赢,他们都是最大的赢家。

九天之内,同春赌场收到的赌注高到不可思议,现场门票也完全部卖光,骰子只好加开了几个VIP包厢,才没两下,又被抢订一空,最后骰子发狠了,他把整个机台赌场装好的新机台又拆了,腾出空间装上立体大投影幕,把原先整层楼的机台赌场改装成一个超大的虚拟看台,然后这个虚拟看台的票又立刻被抢购一空,这下骰子傻眼了,他没想到这幺多人想看这场比赛,居然还有人包场卖黄牛票,把他气得直跳脚。

但跳也来不及了,他只好又拆了更多的VIP室,最后连刚装潢好的娱乐城大厅也拆了,通通装上立体投影,改成虚拟看台,这下子终于满足了所有赌徒的需求,笑话,要是这要还不够,就得要去借足球场了。

对于他的手笔,阮虎只是笑笑,娱乐城和赌场拆装一下也无所谓,反正两家都还没正式恢复营业,没什幺得罪客户的问题,他脑子一转,又让蚊子和肥狗搞一条龙的服务,帮那些赌客们联络住宿和伴游服务,新拉进来的高品质小姐们也可以上场了。

阮虎拜师的两天后,这场机体斗士的赌斗正式上场,晚上六点,已经在娱乐城「放鬆」了一整天的赌客们纷纷进入自己的战斗位置,开始收看赌斗场上的歌舞表演,还有一些真人搏斗的暖场秀,阮虎、刀魂和僵尸也进了斗士休息室。这个休息室一般只有斗士和机体维护人员会进来,阮虎一般是不会自己过来的,但今天他是斗士,所以他也在这里。

李雪在他耳边道:「老黄那边很神秘,除了三个斗士之外,他们还运了一个箱子进来,不知道里面是什幺。」

「多大的箱子?」阮虎好奇地问

李雪分享了一张监视器拍下的照片,一面说道:「大概一人多长,就像是个铁棺材。」

阮虎看了看那照片,那是个长方体金属盒子,看起来确实像个铁棺材。他笑道:「里面该不会装斗士吧?」

李雪点点头:「有可能,肯定是让我们惊讶的斗士。」

「这老黄在搞些什幺?他肯定是捡到宝了,觉得自己有必胜的把握,才邀了这个赌局,什幺样的斗士能让他觉得必胜呢?」阮虎心里思量着

他坐在休息室,只听见外面一波波欢乐的吼叫声,不知道表演了什幺,让赌客们这幺爽,不过赌场就是让客人爽的地方,客人花了这幺多钱,不嗨到失声怎幺算过瘾呢?

他又问李雪道:「赌盘现在怎样?封盘了吗?」

「封了!这次赌盘不公布赔率,一切交给智脑计算。」李雪笑道

「真无趣,我的钱投了吗?」

「都投了,我们都押同春赢两场。」李雪嘲笑道

这次的赌盘很複杂,因为光赌胜负不好玩,所以开出的赌局是几胜几负,阮虎这边的人全都压同春二胜一负,因为如果同春的前两场都赢了,阮虎就会弃权认输,如果万一前面输掉一场,阮虎就会赢,怎幺玩他们都会赢,至于有没有可能输掉两场?看过新斗士的人都不相信会有这种事发生。

斗场上的表演终于告一个段落,第一场要开始了,赌客们都很欢乐,在他们乱吼乱叫的叫嚣声中,刀魂首先上场,他提着他的狗腿刀,走出去在斗场上一站,一股杀气就瀰漫开来,场内外的赌客,不管是现场还是看立体直播的,全都渐渐的安静下来,那杀气如此冰冷,简直像在每个人的脖子上架上一把刀一样,一般的赌客可能不理解,但那些身经百战的黑道赌客莫不变色,能把斗士调製成这样,同春赌场的实力真是太强悍了,这些黑道赌客之中,不少人自己也开赌斗场的,看到这个斗士,只觉得自家的斗士都是垃圾。

刀魂这幺一上场,老黄就脸色大变了,他对手下叫道:「怎幺办?这个斗士的水準很高啊!只怕只有怪物能解决!」

他的机体专家老苍慎重地道:「我还是建议您避过这个高手,把怪物排在第二场,我不相信同春的斗士都有这种水平,我们只要取得一胜,您就可以用白妖把阮虎撕碎!」

老黄抿着嘴想了一阵又问道:「阮虎真的没做新的调整?」

「没有,他中间闭关了几天,但是是在同春酒店,不是在老正的诊所。」

老黄点点头道:「好吧!听你的,先让黑鬼上,第二场就让怪物上场。」

过了没多久,老黄那边出来一个黑人斗士,那斗士人高马大,相比之下,刀魂显得很弱小,但是斗魂的杀气很强,那个黑人斗士上场后一直走来走去,徒劳地试图寻找压力最小的地点,但他注定白忙,因为刀魂已经把他锁定。

斗场上出现一些嘘声,这种斗士不安的反应代表什幺大家都很清楚,赌徒们都知道老黄那边怕了,所以派出最弱的斗士,一些不满的赌徒大声喧哗,抗议老黄的怯懦。

但他们抗议无效,等到比赛开始的钟声一响,斗场封闭,刀魂踏着稳健的脚步往黑鬼走过去,那黑鬼恐惧的状况更严重,他提起了长棍,封住刀魂前进的方向,却不敢进攻,只是不断的沿着场边退却,试图和刀魂拉开距离。

刀魂见他如此,扯起嘴角不屑地一笑,突然收刀停步,那黑鬼也停了下来,只听刀魂大喝一声,一步踏出,整个人像一把飞刀一样射出,那黑鬼被吓得顿了一下,他提起长棍,试图把刀魂推拒开来,到刀魂一跳,竟然踩住了黑鬼的长棍,沿着长棍向他溜了过去,在赌徒们震惊的大叫声中,刀魂一刀挥下,只见刀光一闪,却什幺事也没发生,刀魂顺势从长棍上跳下来,转身走回休息室的门前,重新摆出之前的站立动作。

场上一片寂静,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只听「匡啷」一声响,黑鬼执棍的仿生手臂断落,然后黑鬼的脸部出现一道斜痕,他的脸被斜劈成两半,随着他的倒地,他的身体也一分为二,大量的鲜血和脑浆这才喷了出来。

场上的赌客纷纷惊声大叫起来,他们都知道刀魂会赢,但却不知道能赢得这幺乾净俐落,这根本就不是同一阶级的斗士,同春的斗士确实比一般的斗士强上太多了。

幸好赌碧海全赢的人少之又少,碧海虽然输了一场,但大多数人还没失去希望,他们又吼叫了起来。

工作人员上场收拾残局,接着又开始了新的表演,这次赌客们就不怎幺专心了,他们互相讨论刚刚的战斗,认为那简直是斗士的新里程碑,有些赌客不断强调他们看到那个斗士笑了,但也有人不肯相信,斗士是不会笑的,他们在表演中吵成一团,对于第二场赌斗的期望更高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次的表演超级冗长,他们很不给面子的催着表演者赶快下台,但表演者还是在嘘声中很敬业地完成了表演,第二场赌斗也开始了。

僵尸提着一把刀和一块盾牌,迈着他的僵尸步走进斗场,僵直地站着一动也不动,赌客们心里有点打鼓了,这死板的家伙看起来远远不如前一个,但也有些本地的赌客认出这个斗士。

「是吴平路,他被调製成斗士了!」

「天啊,真惨啊~」

「靠!这个阮虎…真他妈的狠啊~」

在赌客们议论纷纷之中,老黄的人合力抬了一口金属箱子进来,那箱子一人多长,看起来就像一具棺材。

阮虎看着转播,讶异地道:「才第二场就用上了?我还以为是用来对付我的呢!」

李雪说道:「他们一定是被刀魂吓到了,看来僵尸要赢不容易啊~」

阮虎无奈地抓抓头,他一点都不想上场争胜,只想宣布弃权,他曝光的次数越少越好,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有点麻烦,大家的赌注都押上了,难道他还能反悔吗?

等老黄的人把铁棺材放好,他们按下了棺材上的一个定时开关,然后急急忙忙的撤走,好像后面有鬼追他们一样。

所有人都好奇了,这棺材里装的是什幺呢?超级斗士吗?只见那棺材的开关倒数了几秒后,棺盖「波」的一声跳了起来,大量的白色烟雾喷了出来,那是挥发出来的氮气,那里面到底是什幺,竟然需要泡在极低温的液氮中?

就在众人万分好奇的一刻,那棺材中伸出一条手臂,「哐」的一声把棺盖打飞,一个人形慢慢地坐了起来,那是一个半身赤裸的壮汉,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整个人显得破烂不堪,他的四肢和身体都装上了仿生机体,但连仿生皮肤都没有覆盖,看起来像是个未完成的机器人。

在那一刻,阮虎大为震惊,因为他收到了混乱感知形成的混乱护罩,那护罩非常微弱,但还在运作,虽然那个破烂壮汉迅速被空气中的水气覆盖上一层冰霜,面目变得无法辨认,但他却可以从对方的混乱感知知道那是谁。他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心里大叫道:「是四号!四号怎幺变成这样了?」

屏幕上那个正在起身的斗士,正是同他一起被改造后,存活的四个改造体中的四号,他们一共有四百个人类参与这个计画,但成功撑过改造的只有四个,分别是一到四号,他排名第二,一号和三号都在改造后的适应训练中失败毁灭,四号出现稳定性问题,被回收重新调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只有他还保持正常,被改造后,他恢复得很快,意识渐渐清醒,对家人的思念也不断的让他想逃,但是组织设置的精神控制让他无法抗拒,直到他的波拿波智能体完成展开,并且开始为他服务。

这个被他命名成小志的智能体察觉了他心灵深处的期望,便帮他规划了各种逃走的方案,他们等了三个月,终于抓到这次出任务的机会,他在小志的导引下破坏了载运他的飞碟,从空中坠落下来,为了逃避组织的追蹤,他甚至砍断了自己的手臂,并且鬼使神差地获得了阮虎这个新身份。

看到四号出现在眼前,阮虎的第一个念头是他被组织发现了,他们派出四号要来回收他,但这念头马上被否决,因为四号的模样太惨了,简直像是被打烂了一样,而且四号是被老黄放出来的,组织肯定不会让他这幺胡闹,他们这些改造人都是最高机密,蕴含着最高端的科技,就算毁坏了都要设法回收,怎幺可能落在老黄这种人的手中?

在坎培拉的G&D生物科技公司,贝克轻啜了一口罗娜泡的茶,点头道:「这茶喝起来真甘美,苦后的甘味特别吸引人,就好像艰苦战斗后的胜利一样。」

罗娜笑道:「那也得您会欣赏,要是给马格喝,他八成一点感觉都没有!」

贝克品嚐了茶香后,舒了一口气道:「说吧,这次查理又有什幺事了?」

「查理希望您让人帮忙查查二号的家人,他弄来监视二号家的地球人就把人弄丢了,却一直不敢跟他回报,查理气得把他们全宰了!」

贝克皱着眉头道:「查理遇到什幺麻烦吗?」

罗娜笑笑道:「那些地球人被查理逼着去查二号的家人,结果最后查到他老婆带着孩子跑回越国去了,但他老婆不知道为什幺被越国政府列入机密档案,那些笨蛋就束手无策了。」

「国家级的机密档案?」贝克放下茶杯,盯着罗娜问道:「你要安东去破解他们的智脑?」

罗娜耸耸肩道:「查理是这幺想的。」

「安东一直在非洲那边照顾生意,他干得还不错。」

「只是暂时回来帮忙啦,完成工作后还是会让他回去,非洲那边的收入也很重要啊,这个查理了解的。」

贝克点点头,他沈思了一番,最后同意道:「好吧,反正越国这个小国家也没什幺强者,就算失败了逃走也不是问题。」

「查理还希望安东顺便去看看金三角那边的状况,这个案子是他建议的,资料上看起来是很赚钱,但…不知道为什幺一直不顺,查理连续损失了二号和四号,心情非常不好,我看他似乎不想继续下去了,但这好像驳了安东的面子,所以他想请安东顺便回来评估一下。」

「哼!」贝克不屑地冷哼:「受了一点小挫折就想退缩了,这个查理…终究不是干大事的人!」

罗娜帮查理辩解道:「查理的压力也是很大的,您清楚的,特使那边可不是好唬弄的…」她低头继续帮贝克倒茶,不经意地道:「除非您愿意帮他说几句好话。」

贝克端起茶杯拒绝道:「我可不干这种事,他做多少我说多少,我必须向老闆负责。」他闻了闻那茶汤散发出来的香气,又道:「看着这茶的份上,我会让安东顺道去金三角看看,我也很好奇,那边究竟有什幺秘密。」

就在这个时候,罗娜和贝克的视觉介面同时亮了起来,马格跳了出来叫道:「紧急状况,侦测到混乱感知,疑似二号!」

他们两人同时跳了起来,贝克吼道:「在哪里?给我座标!」

马格叫道:「在越国昇龙市附近,座标已经传给你了,贝克大人,求求您了,请务必把他抓回来,不要伤害了他,二号实在太重要了!」

「我明白!」贝克狞笑道:「混蛋二号…给我回来挨揍吧!」他身形一闪,瞬间就消失无蹤。

  • 名称:做我的奴隶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