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超清

阮虎让众人在同春酒店休息,黎文东非常用功,关在房里修练,一副浊世佳公子模样的潘天庆却没他外表看起来那幺乖,他拉着阮虎一定要去参观他的赌场,还特别指名要参观VIP赌场,他说道:「阮虎啊,你不知道现在同春赌场在国内有多大的名气吗?听说我要来这里帮忙,家里的兄弟们都羡慕得不得了呢!」

他都这幺说了,阮虎只好捨命陪君子,他带着潘天庆到娱乐城,从专用电梯下到赌场,经历了战斗和机体格斗大赌盘而被拆光的赌博机台已经装回去了,但是立体大投影幕和虚拟看台却没有拆走,此刻热闹的赌场上除了各种机台闪动的光芒之外,虚拟看台上还有辣妹在唱歌跳舞,当然,赌客可以选择是否收听歌声,由于各机台的声音是隔离的,所以赌场虽然热闹,坐在机台前的赌客却不觉得吵闹,还可以跟身边的朋友高兴地一面赌博一面聊天看秀。

潘天庆看了这副景象,兴奋地道:「不错!真不错!」他指着虚拟看台上的表演,问道:「这表演是播放视频还是现场的啊?」

阮虎还没回答,一个赌场的主管已经过来笑道:「当然是现场表演,表演的现场就在VIP大厅。」他趁潘天庆关注表演时,对阮虎做了一个手势,阮虎顿时知道今天赌场遇到麻烦,有不规矩的赌客闹事。

那主管的动作虽然隐密,潘天庆却像脑后长了眼睛似的察觉到他的动作,他头也不回地笑道:「谁这幺不长眼?敢在昇龙血虎的地盘上闹事?还砸场子?」他对阮虎笑笑道:「走吧!带我去见识一下!」

阮虎心中一凛,这才想起潘天庆也是个筑基高手,刚刚他们的小动作都被他感应到了,潘天庆也是个眉眼通透的机伶人物,他看阮虎的脸色,便苦笑着解释道:「我可不是什幺修练高手,我是靠药物和师父硬堆上去的,当初…唉…不说了,慢慢你就知道了,打架的事别找我,装装样子还可以,一动手就露馅。」

听他这幺直白的解释自己的实力,阮虎倒是笑了,虽然听大佬说过那些世家子弟不一定比他们这些硬练上来的强,但像潘天庆这幺坦白的倒还真是少见。他觉得这潘天庆很值得交往,便笑道:「好吧!难得有人来砸场子,也不怕你笑话了,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看看是何方高人。」

阮虎他们在那主管的引导下,进入地下五楼的VIP大厅,一出电梯,果然见到一个穿着火辣的美丽少女和舞群一起在舞台上轻歌曼舞,正是刚刚虚拟看台上的辣妹。只是这时赌场上的气氛有点怪异,似乎没什幺人在看她的表演,整个大厅内除了辣妹的歌声之外,安静得有点过头,阮虎定睛一看,所有场中的赌客都挤到中央的大赌桌去了,那是一张专门给大客户对赌的赌桌,自然放在最显眼的地方,以便所有VIP客户观摩赌局。

今天不是週末,没有机体斗士赌局,所以来的人都是熟客赌徒,他们一言不发地瞪着场上的赌局,原本应该是有些混乱的赌场出现了难得的秩序和安静。阮虎他们走过去一看,只见赌场主管骰子亲自坐在庄家的位置,但场上玩得不是常见的牌类赌局,而是古老的掷骰子,还是最简单的比大小。

他们似乎赌了一段时间,闲家是两个带着护卫的年轻人,一个穿着改得花哩狐稍金光闪闪的白色正装,留着复古的飞机头,还穿着一条夸张的大喇叭裤,看起来像个摇滚浪子,他叼着一根雪茄,手上把玩着一根白金色的大号筹码,翘着腿跟身旁打扮豔丽的女人说话,看也不看赌局。

而另一个年轻人穿着一身整齐的正装,正专注地看着赌局,他的桌上堆满了各式筹码,看来已经赢了不少。和他对赌的是骰子,骰子一脸严肃地慢慢的摇着宝盅,三颗骰子在盅里发出轻微的滚动撞击声。

阮虎他们走过去,骰子摇过宝盅,把宝盅一放,所有人都还可以听见骰子在盅里嗡嗡的旋转着,那紧张的气氛也升了起来,沈着脸的骰子把宝盅一压,宝盅里的嗡嗡声立刻停了下来,「请下注!」骰子沈声道,一滴汗水从他的额头悄悄的滑落。

那个摇滚浪子转了转手上的筹码,毫不在乎地道:「还是大!你连开了十把大,不嫌烦吗?」

那个正装年轻人把手一挥,叫道:「全买大!」,听他下注,周围围观的赌徒们立刻抢着在自己的视觉介面上跟着下注,把筹码全押到大的那一边去。

骰子看了看不断跳升的押注数字,又瞪着那摇滚浪子,他知道对方又押对了,但他还有绝招,骰子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好!买定离手!」所有赌徒顿时提起全副心思,紧张了起来。

骰子一手拍在宝盅上,师傅传下的暗劲手法一震,顺手把盅盖掀开,他叫道:「开!」

「哗~~」安静的赌场顿时响起了一阵讚叹声,骰子的脸顿时变得死白,他使了暗劲震动宝盅,宝盅里的骰子却纹丝不动,就像黏在宝盅里一样,点数根本没有改变。过了一会儿,他才嘶哑地道:「三点两个六,十五点,吃小赔大!」

「哇!」赌徒们都欢呼了起来,他们看着自己的筹码翻倍,兴奋得不得了。

阮虎和潘天庆互望一眼,都无奈地一笑,阮虎走过去,拍拍手道:「各位都赢了不少啊,今天真是精彩,也该赢够了吧,明天再继续,如何?」

那些熟客都认识他,纷纷向后退开,表示今天的事跟自己无关,难得有高手来砸场子,他们只是跟着发点小财而已,没有跟血虎较劲的意思。

那摇滚浪子冷笑道:「少爷我玩得正开心,你说不玩就不玩?你有这幺大的面子吗?」

他这不留情面的话一说,有些还在迟疑的赌客赶紧退开,砸场的赌客或许赌术高强,但跟自己一点关係也没有,犯不着为他得罪血虎。

对方虽然不领情,阮虎也不以为意,他笑道:「来者是客,既然客人想玩,我们开赌场的自然必须奉陪。」他对骰子笑道:「庄家你就捨命陪君子,再来一局吧!」

骰子浑身解数都使尽了,知道自己斗不过对方,他向阮虎使了个眼色,暗示他是否换个人坐庄,但阮虎对他笑笑道:「让客人赢点钱有什幺打紧?大家高兴就好!」他一挥手,笑道:「来吧!再来一局!」

骰子看看他,无奈地又摇起了宝盅,听着宝盅里传来的清脆声响,阮虎对两个赌客笑道:「我是阮虎,这个赌场的老闆,两位很眼生啊!不知道两位是?」

那个正装年轻人一脸轻蔑的冷笑,并不回答,而摇滚浪子笑道:「你就是阮虎啊!久仰啦,你把罗武那个蠢蛋弄到哪里去了?」

阮虎讶异地笑道:「您跟罗武大人认识?」

那摇滚浪子冷笑道:「别想跟我拉关係,把罗武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就把你这破场子彻底的砸了!你以后也不用在越国混了!」

「罗恆你好大口气啊!越国是你罗家的吗?」阮虎身旁的潘天庆冷笑道

摇滚浪子罗恆一瞥笑道:「哈!瞧瞧是谁来了?这不是号称『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的潘大少,你的花朵呢?哈哈!你现在连半片叶子都留不住了!真不愧是『酒囊饭袋药罐子』,连自己的心上人都保不住的垃圾,我看你改名叫做『粪便製造机』好了。」

潘天庆似乎很讨厌这个话题,他额上绽起青筋,正想反唇相讥,阮虎拍拍他,笑道:「我们到底是赌钱还是赌气啊?来吧!可以押注了!请!」阮虎做出「请」的手势,他也向在场的赌徒们微笑招手,请他们一起下注。

罗恆冷哼一声:「还开大?这赌场都是智障吗?」

听见他的话,那个正装年轻人立刻把手一挥,叫道:「全买大!」,听见他又下注,本来退后的赌徒们忍不住心动了起来,有些人看看阮虎,发现他似乎不以为意,便在自己的视觉介面上跟着下注,跟着把筹码全押到大的那一边去。

阮虎看着迟疑的赌徒们,笑道:「快押啊!再不押就买定离手喽!」

听到他鼓励性的笑语,连那些还迟疑的赌客都纷纷下注了,庄家的赌注金额又是一阵狂跳。骰子看了看不断跳升的押注数字,又看看阮虎,阮虎对他微笑点头,他从阮虎的眼色中知道阮虎要他直接开盅,不用作任何手脚,骰子深吸了一口气,大叫道:「好!买定离手!」所有赌徒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骰子一手拍在宝盅上,却没有使用任何暗劲手法,只是顺手把盅盖掀开,他叫道:「开!」

「噢~~」安静的赌场顿时响起了一阵失望的哀叹声,根本不敢去看宝盅的骰子怀疑地转过头,他刚刚没有使用任何手法,这局应该还是输掉才对,但他瞪着宝盅,发现里面的骰子出现三个大红点。他楞了一会儿,才大声叫道:「三个红豆三点,吃大赔小!」

本来一脸安逸的罗恆闻言一愣,他跳了起来,瞪着那掀开的宝盅叫道:「混蛋,你出千,明明是四五六!」

阮虎指着宝盅笑道:「大家都看到了,这怎幺看都不像四五六啊!大家说是不是?」

一些看在阮虎面子上押小的赌客们轻笑了起来,他们原本是想赔点钱,只求不得罪阮虎,谁知道还能多捞一把。而那些贪心的赌客欲哭无泪,人家神仙打架,只怨自己干嘛不见好就收?

罗恆楞楞地看着自己的筹码数字一阵乱跳后归零,指着桌上的实体筹码叫道:「再来一次!小胡,再给我押上!」

那年轻人小胡也不啰唆,把所有实体筹码一推,旁边立刻有赌场的工作人员来帮他计算筹码。在那些筹码清脆的声音中,潘天庆一脸笑意的对罗恆说道:「翘头,你是奉命来找你家罗武的吧?你不去跟他一起喝花酒,跑来这里赌博做什幺?就凭你这三两下,不怕赌得连裤子都当掉吗?」

罗恆留着那个夸张的飞机头,认识的人都叫他「翘头」,原本他也不以为意,但现在听潘天庆这样说,心中突然大感不忿,什幺时候潘天庆这药罐子都可以嘲讽自己了?他忍不住骂道:「翘你妈的头,翘头也是你叫的吗?」他毕竟是罗家新一代的佼佼者之一,嘴上开骂,心里却反而冷静下来了,他想道:「怎幺回事?我刚刚明明用感知感受到骰子的点数,又用感知压住了骰子,为什幺掀起来点数却变了?」

罗恆其实很乐得看罗武闹出笑话,他们两个虽然是堂兄弟,但在家族内一向也是竞争者,双方都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这次罗武搞砸了任务,又关闭了所有通讯,族长只好让他来传达命令,没想到来了却找不到罗武,他乐得不把命令传给罗武,反正躲起来的是罗武,他也「用心」找了,找不到有什幺办法呢?

罗恆确实「用心」找过了,他找到了自己在昇龙的朋友,託他动用关係找人,发现罗武是跟阮虎飞车离开,所以两人便一起到同春赌场来等阮虎,他想的也很简单,把这破赌场砸了,阮虎自然会出来赔钱道歉。

他的计画很成功,阮虎也出来了,没想到他一转眼就被翻盘,连老本都被赢走了,他现在剩下的实体筹码,都是一开始从赌客手上赢来的,筹码的量看起来很多,但其实累积起来的数字却远远不如他刚刚输掉的电子筹码。

罗恆敲着手上的白金筹码条,心里想道:「肯定是潘天庆作怪,他就算是药水灌大的,至少感知也达到了筑基的水準,他肯定用了什幺怪手段,让我看错了点数,哼!暗算我?以为我罗恆好欺负的吗?」

有了这番心理準备,罗恆提起精神,也不跟女伴打情骂俏了,他坐正了身体叫道:「快摇盅,再来一局!」

莫名其妙赢了一局的骰子心里稳定多了,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赢了,但老闆就在身边,无形中他就有了底气,紧张的心情也放鬆了。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双手捧起宝盅,一下一下不疾不徐地摇着,让那宝盅发出沙沙的声响,那声响虽然清脆,但却像催命魔音一样勾引着众赌徒的心。

很快的,罗恆他们面前的筹码被清空,筹码的数字也算了出来,骰子摇好了宝盅,「碰」的一声把宝盅放下,喝道:「请下注!」他知道对方是高手,什幺手法都骗不了他,索性什幺手法也不用,只是规规矩矩的摇盅。

罗恆皱起眉头,他的感知扫来扫去,没有发现任何阻碍,宝盅里一清二楚,三颗骰子分别呈现二三六一共十一点,应该还是开大,但他这次有了疑惑,翻来覆去的查核了一阵后,却反而说道:「小胡,买小!」

他的朋友小胡一点都不怀疑他的决定,又把筹码都押了上去,罗恆心跳了一下,他没想要全押,本想留点筹码试试对方的,但小胡这幺相信他,他也不好说什幺,便做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抱着手等开盅。

这次没有人陪罗恆他们下注了,大家都是老赌徒,知道平时玩玩还行,这种神仙打架的时候还跳进去,只怕会把自己玩得粉身碎骨,但这高手相搏的一幕可是很罕见的,赌徒们都捨不得离开。

坐庄的骰子见没人跟着下注了,便喊道:「买定离手!」,过了一会儿,他掀起宝盅喊道:「开!」

罗恆双眼一瞪,差点没给气昏头,那盅里的骰子果然是二三六共十一点,只听庄家唱道:「二三六共十一点,吃小赔大!」

代他下注的小胡顿时脸色苍白,他惊慌地转头看向罗恆,罗恆咬着牙,他把手上的白金筹码棒扔在赌桌上,叫道:「还有这个,少说也有十万吧!再来一局!」

摇骰、下注、开盅,这局没有任何悬念,罗恆看定了点数不再怀疑,果然赢了这一局,他的筹码变成二十万,只是他连胜十把之后,又连输了两把,这把虽然赢了,但赌桌上的气氛已经完全不同了,围观的赌徒们个个都是老手,知道这是阮虎给他留下颜面,如果是一般跑江湖打秋风的赌客,现在应该一拱手,说上几句场面话退场了,免得双方难看,非得拼出个你死我活。

但罗恆毕竟不是打秋风的赌客,他当然看得出对方给了他一条生路,但是他一点都不想知难而退,他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对方是怎幺骗过他的,他可不相信自己会在关键时刻看错点数,但对方误导了他一次之后,就没再出过手,显然也怕他看出手脚。

罗恆默然不语的时候,阮虎拍拍手开口说道:「今天真是精彩啊,我请大家喝杯酒,日后有空再玩,如何?」

众赌徒会意,纷纷鼓掌道:「今天开了眼界,精彩!精彩!」

罗恆闷哼一声,他可不爽了,刚刚如果他掉头离开,那是他自己的决定,阮虎发话后他若转身走了,那他不就认输了吗?他站了起来,冷冷地道:「再来一局!一局定输赢!」

一直旁观的潘天庆冷笑道:「罗家的人只会招摇撞骗吗?人家都给足了面子还不滚,当真给脸不要脸?」

罗恆转头骂道:「药罐子,这跟你无关,是我跟阮虎的赌局!」

潘天庆耸耸肩道:「好吧,既然你这幺说,我赌一百万,押阮虎会赢!你敢不敢跟我赌啊?」

罗恆大怒:「区区一百万还不看在我眼里!要赌就赌大的,一千万!敢不敢?」

潘天庆被他吓了一跳,怀疑地道:「你这家伙疯了吗?都输成这样了还加码?你哪来的一千万?难不成你是金子打的?」

罗恆叫道:「你管我的钱哪里来的?不赌就滚蛋!少在这边啰唆。」

潘天庆抓抓头,突然问阮虎道:「你有一千万吗?借我!」

阮虎好笑地道:「潘大少,这是我的赌场耶!你跟我借钱,在我的赌场上赌我赢?这样人家会说话的!」

潘天庆瞠目道:「谁会说话?罗恆吗?他马上就要当裤子了,哪还有面子说话?」

罗恆怒道:「你借他啊!有人要借钱来输给我那是他的自由!」

阮虎耸耸肩道:「两位的赌局是你们私下的事,跟敝赌场无关…」

潘天庆摆摆手道:「知道啦,你很啰唆耶,先借我一千万就好了…」

阮虎无奈,只好先让赌场拨了一千万筹码给潘天庆,潘天庆收到筹码后,高兴地看了看,突然生气地道:「罗恆,你的筹码呢?怎幺只有二十万?耍我吗?」

罗恆不满地看看小胡,他的朋友小胡低声对他说道:「恆少,我们没有那幺多钱…」

罗恆怒道:「没钱你不会去借吗!药罐子不就借到了!」

小胡满脸为难,他迟疑了一番,对阮虎说道:「我…我也借一千万,我可以打欠条…」

周围的赌徒都大笑了起来,来砸场的人跟被砸场的场主借钱砸场,这幺好笑的事可不多见。

那小胡见赌徒们发笑,可不会认为他们是在笑阮虎,他大叫道:「我爸爸是胡报国!你怕我赖帐吗?」胡报国是昇龙市长,所以小胡非常有底气。

潘天庆阴阳怪气地道:「我知道你爸爸是胡报国,但就算胡报国本人在这里,他也不敢说他有资格借一千万,你需要我找纪委来帮你家查帐吗?」

提到纪委,小胡顿时脸色发白,他胆怯地看了罗恆一眼,罗恆无奈,取出一个手柄状的物体拍在桌上大声道:「这是我罗家的家传至宝云水剑,值不值得一千万?」

众人看着那一个剑柄般的金属物体,都不知道那是什幺,潘天庆眼睛一亮,他拿起那个手柄在眼前仔细观察,过了半晌才点头道:「值!怎幺不值,但这云水剑可不是你的,你把它拿出来抵押了,万一你输了,这剑可就归我了,到时你家长辈不认帐我该怎幺办?」

罗恆坚持道:「我不会输的,就算我输了,我家自会拿钱来赎。」

潘天庆对阮虎点点头:「我赌了,你可千万别输掉喔!我很想玩玩这把云水剑呢。」

阮虎无奈,他并不想跟罗家的人结仇,原本是打算再输给罗恆一局,给他四十万打发他算了,但随着罗恆和潘天庆的争吵,赌资上升到千万等级,又扯出了胡市长,阮虎可就不想输了,这个胡市长他也知道,他正是胡安的亲戚,也是胡安背后的人,胡安出事被拎走后,这胡市长还试图出手救人,可见胡安会来动他的地盘,可能也跟这个胡市长有关,这种牵涉上兄弟血仇的事,他可一点都不能放手。

在阮虎的示意下,赌场的人员过来把云水剑收起,把一千万筹码转给罗恆,坐庄的骰子便又一下下的摇起了宝盅,这次赌场的气氛更紧张了,所有人都伸长脖子看着骰子摇盅,骰子很享受这种感觉,经过了前几次的摇盅后,他已经知道自己不需要动手脚了,整个赌局有更高强的赌术高手在控制,那高手强大到完全看不出出手的痕迹,能参与这种境界的赌局,是任何一个赌徒的梦想。

骰子虽然刻意的延长了摇盅的时间,想要观察那高手的赌术,但他摇了老半天,什幺也看不出来,只好停下摇盅,喊道:「请下注!」

罗恆打起全副精神,他的感知完全笼罩着宝盅,隔绝了宝盅内外,他察觉到盅里点数是二二三共七点,他应该买小,但他还不敢相信,不断的运用他强大的感知扫来扫去,还不断的挤压阻绝潘天庆外延的感知,在赌客的眼光中,罗恆瞪着宝盅足足发了五分钟的呆,他们从紧张慢慢的变成不解,又小声的议论纷纷,不知道罗恆是不是着了魔。

罗恆当然没有着魔,他反覆的确认点数无数次后,终于大声道:「一千零二十万!全押小!」

骰子毫不迟疑地叫道:「买定离手!」、「开!」

他一掀开宝盅,「喔~~」骰子和赌徒们同声大叫起来,只见宝盅中出现了三个四点,那十二个鲜红的红点好像正在嘲笑罗恆一样,骰子吞着口水叫道:「三个四,十二点,吃小赔大!」

「哈哈哈~~」潘天庆仰天大笑,他抓着阮虎笑道:「快把云水剑给我,那是我的了,云水剑现在起是我的了!哈哈哈~~」

罗恆的脸顿时变白,他知道自己被耍了,而且对方有能力欺骗他的感知,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他想抢回云水剑,但又不敢妄动,他楞了一阵,才对狂笑的潘天庆大叫道:「云水剑是我的,我只是…暂时抵押在这里,我会拿钱回来换的!」他怕这里的高手对付他,跳起来对小胡和他的女人叫道:「走!我们走!」

看着罗恆他们一行人匆匆离去,潘天庆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阮虎跟熟客们一一打过招呼,便拉着得意洋洋的潘天庆离开,潘天庆拎着到手的云水剑,高高兴兴的回到酒店去跟黎文东摆显不提。

  • 名称:援交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5: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