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学院第三季超清

刀王看过了弟子的刀法,闭目沈吟不语,大佬却对阮虎喝叱道:「你这小辈也太过信口开河了,巴颜的刀法已经晋入上乘,差一点就能领悟刀意了,你这没学几天的普通人竟然夸口能胜过他,还能在战场捕捉他,这怎幺可能?」

阮虎躬身道:「伯公,当时我在战场跟他遭遇,他还没这等身手,不过就算他现在进步不小,肉体也变强了,要捕抓他是困难点,但要击败他却还是不难。」

刀王眼睛睁开,眼中精光四射,以巴颜现在的刀法造诣,就算是自己最好的徒弟也不敢说能凭着刀法轻易击败他,阮老狗这个姪孙居然三番两次说可以击败他,他忍不住怒道:「说得容易!那你把他打败给我看看!」

阮虎在他的逼视下毫不退缩,只是正色道:「前辈,我若击败巴颜,您还追究我的无心之过吗?」

刀王叫道:「当然不追究,他打不过你,就算被你杀了我也无话可说。」

阮虎点点头,看了大佬一眼,转头对僵尸说道:「僵尸,把球拍给我。」

僵尸立刻跑过来,阮虎接过拍子,对巴颜说道:「我命令你尽全力击败我!」

巴颜的眼中升起了兴奋的火焰,他的神智渐复后,一直对败在阮虎的手上耿耿于怀,他感受到自己的肉体力量大增,可以做到以前不能做到的动作,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再输给长官了,但受限于阶级,他不能攻击长官,现在长官给了他这个机会,他不由得兴奋地吼叫起来。

只见巴颜化成一道灰影,向阮虎扑了过来,手中的球拍像雷霆一样杀来,阮虎身形一转,溜到了巴颜的侧面,巴颜刀法一变,球拍像大鹏展翅一样,撩向阮虎,身体也急转过来,配合步法,整个人流畅地向阮虎扑了过来,这刀变招飞快,身形也搭配得绝妙,正是刀王的绝招,只要阮虎被迫接招,连环刀法就会一招招的招呼过来,但阮虎并不应招,他身形反转,却错身转到了巴颜的另一侧,但是巴颜已经把球拍撩出,阮虎换位时球拍同时一击,正中巴颜的手腕,这一击力量不大,但却让巴颜的球拍飞了出去,阮虎把自己的球拍收回来看看,那球拍还是完好无损。

现场一片寂静,只听到僵尸呵呵大笑道:「笨…笨蛋…你…输了…拖地…」

巴颜过去捡起球拍,在阮虎的面前站定,一点都不理会僵尸的嘲笑。

刀王脸色沈重,他完全可以了解刚刚发生了什幺事情,巴颜的招式和反应完全正确,但阮虎却只用步法就欺骗了巴颜,让他错失了目标,而阮虎的一击,相当于借用了巴颜自己挥拍的力量,当然足以让巴颜的球拍脱手,如果双方真刀上阵,巴颜的手腕就不保了。这一招确实在那破烂刀法中,只是破解的不是这招,运用的时机也没有阮虎这幺巧妙。

「这样算数吗?刀王前辈?」阮虎躬身道

刀王没有说话,大佬却捋鬚点头,似乎甚是讚赏,其实他这个动作是假的,他本来惊讶得要叫出来,连忙伸出手摀住了嘴,又怕刀王怀疑,便顺势摸了一把鬍鬚,他的心正跳个不停,他没想到阮虎在三天之内,真的能用这怪刀法击败巴颜。

刀王许久不说话,最后他点头道:「算!你赢了!」

阮虎躬身谢道:「多谢刀王前辈。」

「但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跟小友你过过招,只是过招,我不会动用感知和能量,小友意下如何?」刀王承认了阮虎的实力,便动了观摩之心,他热爱刀法,见到各种奇诡的刀招都不想错过,刚刚阮虎那一击,很明白的让他体会到自己的错误,他以为他的弟子是活的,但却没想到阮虎也是活的,双方招式的机变如同下棋一样,棋力高者自然可以掌控局面,他想要知道如果自己身历其境,会是个什幺感觉。

阮虎看看大佬,大佬一脸无奈地道:「老刀,何必呢?他只是个没修练过的孩子!」

刀王转头瞪着他道:「老狗,如果你让他跟我走,我保证帮你把这次的事摆平,还会给你天大的好处。」

大佬一愣,然后大声叫道:「放屁,他是我的晚辈!凭什幺跟你?」

刀王诡笑道:「你我斗了一辈子了,反正你又不收徒,让给我又如何?你做这个人情给我,以后我们别斗了,这样岂不甚美?」

大佬似乎受到了很大的诱惑,他考虑了一番,最后摇头道:「不干!你只是三王之一,你的决定不能影响什幺,我太吃亏了。」

刀王诱惑地道:「至少我地盘上的人不跟你作对,这省了你多少事?」

大佬还是摇头道:「不妥不妥!你提别的条件吧!」

刀王瞪着他,见他似乎真的不打算让步,又看看阮虎,他想了想,说道:「实话跟你说,我们那边出了大事,枪王和火王受了伤,我不知道他们伤得多重,但他们那边的出货路线全都被堵上了,所以我才来走你这边的路,现在金三角风声鹤唳的,谁都不知道我们要面对什幺样的强敌。」

大佬愕然,他没听说金三角那边有什幺战斗,但那场战斗激烈到枪王和火王同时受伤,肯定不是小事。阮虎听见刀王这幺说,脑中灵光一闪,他突然想到自己逃走时正要去执行的任务,他虽然不知道任务的目的地和目标,但飞碟飞行的路线,不正是往南洲半岛的内陆而去吗?这件事跟组织有什幺关係吗?

刀王继续道:「所以你这边的路线我非走不可,中国那边的人太贪了,你给我一个好价格,我就不跟你啰唆。」

大佬摇头道:「没钱!我们国内近几年全力发展经济,钱都用在点子上,没钱让你们去打仗。」

刀王好笑地道:「枪王火王都伤了,还打个屁?难道我们还去倒缅吗?别傻了,给我粮食、药品和枪械弹药,我才不要钱呢!」

大佬盯着刀王看,沈声道:「你準备统一金三角?」

刀王摇头道:「我可不是笨蛋,在不清楚敌人是谁的状况下,我们自己闹内讧,这不是帮敌人省手脚吗?我要支持枪王和火王度过难关,你知道,如果金三角只剩下一王,不管剩下的是谁都挡不住你们的攻击,我们可没这幺笨。」

大佬沈吟了一番,他知道三王虽然内斗,但遇到外敌却又会联合起来,这也是金三角一直保持稳定的原因,出了这幺大的事情,刀王不会去跟邻近的泰兰等三国求助,就是怕被他们趁机吞了,跟金三角不接壤的越国合作反而没什幺问题。他点头道:「这倒可以谈,但你们那敌人的状况…可否提供一下?」

「那场战斗我没参加,我只能给你一些传闻,如果你要详细的状况,只怕还要派人进去金三角问,枪王和火王不会让我进入他们的地盘的。」

「他们也不会让我的人进去。」大佬反驳道

刀王默然,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道:「眼前说不定就有一个机会!」他指着阮虎道:「你这个晚辈身手俐落又聪明机警,但却没修练过,如果你提供一批医疗药品,用谈生意的名义让他送进去,说不定他们两个会愿意让他进去,甚至见上一面也是有可能的。」

大佬摇头道:「不行,此去兇险万分,能去的人多得是,何必找他?」

刀王笑道:「少来,下龙已经在他手上了,他不去谁去?」

大佬摸着鬍鬚不语,两人都是老狐狸,见到阮虎手下的两个机体斗士,知道海丰老黄万万没有胜算,就算阮虎必须下场,凭他以巧胜力的刀法和诡异的步法,击败一般力大却笨拙的机体斗士应该也不是问题,老黄在下龙的产业显然已经都姓阮了,也就是说,整个下龙都成了阮虎的地盘。如果刀王和大佬达成协议,那阮虎就相当于帮国家出货,对金三角的回馈除了他还有谁能做?

过了半晌,大佬严肃地说道:「这件事太大了,我扛不起,得向上面回报。」

刀王笑道:「我知道你扛不起,我等你,嘿嘿…我也想看看你们这边的机体格斗,这类比赛我们那边也有人玩,但都不怎幺样,嘿嘿~我就住这里吧!」他转头问阮虎道:「小友,你没意见吧?」

阮虎赶紧道:「这里只是一个训练基地,根本没办法接待您,我帮您安排到附近的酒店吧?」

刀王摇手道:「不!我就要住在这里,我要看着巴颜,他这阵子进步可不小,我想知道为什幺会这样。」

阮虎看了看大佬,大佬眼光中有点无奈,但还是对他点点头。阮虎只好躬身道:「前辈肯曲尊,这是晚辈的荣幸。」

「哈哈~既然这样,你陪我过招吧!」他的手一挥,发出的刀气斩断了附近树木的树枝,他用那条透明丝线把树枝拖了过来,挥手切下两条树枝,把其中一条丢给阮虎,笑道:「来吧,我可不拿球拍跟你玩。」

在刀王的逼迫下,阮虎只好拿着树枝跟他过招,这次又跟刚刚的战斗不同,两人都是以快打快,但变招更加迅捷,往往一招未完,对方一应变,立刻又换了新招,他们打了一阵,两条树枝始终没有机会碰上。

两人战了一阵子,阮虎觉得一般人的体力也该消耗得差不多了,便开始喘起气来,又过一阵,就叫道:「前辈,晚辈累了…」不料刀王大笑道:「放屁!你少唬我!」他反而加快进招,阮虎只好把树枝交到左手,做出奋力拼搏的姿态,他又斗一阵,故意一个踉跄,假装体力不继,但刀王停手不攻,笑道:「不然你站着就好,我只看看你应招的方式。」

他等阮虎準备好,又继续进攻,但这次变成刀王绕着阮虎急转,阮虎只需要作势踏步摆出招式,若是刀王满意,他便会变招,但如果察觉阮虎敷衍了事,他就会往阮虎身上招呼,虽然他没用上能量,但被树枝打中还是很痛的,直把阮虎打得唉唉直叫。

这下子阮虎连想要偷懒敷衍都没办法了,他只好装出浑身大汗的样子,拼命地跟刀王周旋,大佬知道刀王有意出点小气,心里虽然不忍,但他知道这磨练对阮虎很有好处,便转过头去向李雪招招手。他和李雪在石桌边坐下,他和蔼地问道:「你说你是学医的,这些机体斗士都是你调製的吗?」

他和刀王见到两个特别的机体斗士,都很关心这里的调製技术,因为现在生化人和智能锁的技术由地球的五大宇宙军总部掌握,虽然各国都很想要,但却一直无法取得,这也是各国默许机体斗士存在的原因。他知道刀王死皮赖脸的留下来,固然是为了多看看阮虎的怪招,但真正的目的却是这里的机体斗士技术,如果这个技术能够複製,他们就可以拥有生化战士,那对金三角来说,就是源源不尽的兵源。

李雪笑道:「我只负责一部份,正叔负责斗士的调製和训练,我负责控制程序的开发。」

「喔?」大佬有点惊讶,没想到李雪这娇滴滴的女孩居然是负责控制程序的,这跟他的猜想刚好相反,他顿时笑开了,调製斗士容易,但斗士强弱的真正关键正是在控制上,眼前这个女孩可以说是斗士的灵魂啊。他很高兴地问道:「这两个斗士都用你的控制程序?」

「当然!」李雪当然知道大佬问这些问题的用意,她马上道:「但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幺变成这样,他们是变了,但这显然不是我的程序造成的。」

大佬意外地问:「为什幺这幺说?」

李雪看看伸长舌头喘得像条癞皮狗似的阮虎,疑惑地道:「是阮虎,他不知道怎幺打开了这两个斗士的智能锁,让这两个斗士对他唯命是从,然后他们就变成这样了,为了再跟他确认这个技术的可靠度,我们又紧急培养了三个斗士,但这几天他一直忙您的事,那三个斗士…唉…还是一样笨啊!」

大佬记起了刚到时看到的三个训练中的斗士,确实是一副死气活样,跟这两个斗士不能比。他看了看努力表演的阮虎,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阮虎他们又打了一阵,那战斗强度早就超过了正常人能够支撑的程度,阮虎无奈,只好耍起赖来,他又一次被刀王打中后,就趁机倒在地上再也不肯起来,任刀王怎幺踢他都不管,刀王无奈,只好罢手了,他这次跟阮虎试招,对他自己其实是一个挑战,他一直被阮虎的怪招撩拨得几乎失去理智,虽然他死死地克制住,却积了一肚子气。

阮虎耍赖拒战之后,刀王气得大吼一声,他跳起来对着山坡划出一刀,这刀蕴含了他的怒火和他几乎毫不保留的一击,那片山林瞬间被他这招毫无声息的夷平,能量聚成的刀气在山坡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渠,刀气甚至深入山体之中,他喘着气惊讶地看着这一刀造成的效果,感应着刀气穿入山体的深度,发现这愤怒一击居然超常发挥,比他平时最强的状况还好上两成,他呆了半晌,就在原地坐下,闭目思索起来。

阮虎见狡计得逞,放心地躺在地上休息,大佬走到他身边,低声问道:「你的刀法练得不错,有人指点吗?」

阮虎知道不胡扯过不了这关,他爬起来道:「他老人家还指点了能量循环,直到我能自行循环他才离开。」

「离开了?」大佬讶道

「是!那位前辈说我根骨奇特,不修练实在可惜,所以指点了我几天,然后他就走了,说不再回来了。」

「不再回来了啊…」大佬喃喃地道,他过了一会儿又问道:「没人指点你修练了,那该怎幺办呢?」

「来了…果然来了…」阮虎心里笑道,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伯公啊,我也觉得烦啊,这几天的修练我觉得有很大的进步啊,而且修练的感觉真好,那位前辈一离开,我就觉得吸不到什幺能量,这该怎幺办呢?」

「喔?你现在还能感应到能量吗?」大佬意外地问

「能,但是能量真是稀薄到不行…」阮虎不满地道

大佬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心中道:「独自修练都能感应到能量,真是奇才啊!难怪有高手肯为他停留一阵,我可不能再错过了!他年纪虽然大了点,但也不过三十出头岁,除了身有残缺之外,几乎就没有任何缺点了,也罢,我也不妄想他跨入金丹,只求他筑基有成,能继承我的衣钵就好了,至于手脚的残疾,也不是没办法治好的,只要他练得上去,我就去求那人…」

大佬打定主意,笑道:「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人来指引你,不如让我来吧,你觉得如何?」

阮虎装出一副喜出外望的模样,兴奋地道:「感谢伯公!」

大佬摇摇头道:「你可不能这样叫我了,得叫我师父!」

「师父!」阮虎高兴地叫,顺便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大佬哈哈大笑,笑声中俱是欢畅之意。

  • 名称:超神学院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5: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