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玥菲金瓶梅超清

阮虎他们一进入军人堆里,马上被包围起来,军人们端着枪枝,逼着两人往指定的方向前进,没多久,两人就被推到罗武的面前。一身军装的罗武坐在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沙发椅上,叼着一根雪茄,一脸倨傲,看也不看他们。

阮虎这时脑中还是没有任何解套的方案,他被推到罗武面前,那军官对阮虎喝道:「总部要求你向罗武中校报到,你为何不接受命令?」

阮虎理都不理他,突然大叫道:「唉呀!原来您就是罗大人啊,得罪了!得罪了!」

众人都瞠目结舌,不知道他在说什幺,阮虎跑过去,毛手毛脚的试图去拉罗武的手,但罗武可是个高手,怎幺可能让他拉到,他一转身,看了阮虎一眼,突然怒道:「你这家伙怎幺会在这里?」

阮虎鞠躬哈腰地笑道:「唉呀呀!罗大人,不打不相识啊,那天…」他露出暧昧的表情,看了看两旁,又低声说道:「这话现在不好说啊,我找个好地方跟您好好道歉好吗?我保证赔您十倍…不!二十倍三十倍的损失!」

「二十倍三十倍?」罗武丈二金刚摸不着头

阮虎靠过来低声道:「那天多有得罪了,是几个老大逼我干的,我事后很懊悔呢,我请大人喝酒,诚挚地跟您道歉,顺便找几个清纯辣妹作陪,请您赏个脸吧~」

罗武本来一脸厌恶,但他听到「清纯辣妹」四个字,脸色顿时一变,他心中大动,迟疑地看着身旁的军官,那军官跟他隐诲地提醒道:「罗中校,我们必须依照上级的指示办事!」

阮虎马上低声道:「大人啊,这里一堆臭男人,臭都臭死了,怎幺跟您赔罪谈事情呢?我知道一个地方,好酒好菜美女如云啊,那些女孩们个个爱玩,保证您爱怎幺玩就怎幺玩!」

罗武眼睛一亮,下意识地舔舔嘴唇问道:「爱怎幺玩就怎幺玩?」

「当然啦,大人,不管您要二十个还是三十个,您给个数字,小的保证帮您找到,您不满意的不算数。」阮虎已经完全变身成皮条客了。

罗武心中大动,他忍不住站起来说道:「说好了,我不满意的不算数喔!如果你能让我满意,嗯…我可以考虑原谅你之前的冒犯。」

那军官大急:「罗中校…」

罗武瞪了他一眼,骂道:「这里有你们就够了,我在这里很无聊,找地方喝一杯放鬆放鬆也不行吗?连这一点责任都扛不起来?你对得起国家对你的期望吗?」他严正地数落了那军官一顿,转头对阮虎正色说道:「至少要三十个!」

「请!请!您一定会感受到我诚挚的歉意…」阮虎领着罗武和他的护卫走出人群,带着他们上了车,在一群人目瞪口呆中飞走了。

那军官跺脚大骂,但是罗武和阮虎都听不见,大佬楞楞地看着他们,突然意识到这是阮虎的调虎离山之计,这里没有老虎了,可是怎幺让对方退走呢?他刚这幺想,一个通讯就发了进来,他马上接起来,急急地说道:「老头,怎幺样了?」

隐形人似乎跑了一段很长的路,他喘着气道:「我让文东带着新命令过去帮你,半个小时内到!这次可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呦…」

「行!我等你!」大佬从军人中悄悄地溜了出来,跑到货车那边,他认识老驴,跟他比手划脚了一番,找到了负责这里的废料,对他说道:「撑着点,半个小时内会有新命令下来!」

废料看了大佬一眼,脸上出现惊讶无比的表情,他内心挣扎了一番,突然跳下车恭敬地问道:「可是阮晋友大人?」

大佬有点讶异,他在军中没什幺人脉,这人他可不认识,但他还是点头道:「正是老夫!」

废料恭敬地对他行礼,低声问道:「请问有文心小姐的消息吗?」

大佬更是讶异,问道:「你是文心的朋友?」

「我是文心队长的队员,当年一战之后,我们就失去联络了。」废料不胜欷嘘地道

大佬也叹了一口气,对他苦笑道:「文心不希望被打扰,我也好几年没见过她了。」

废料一脸失望的表情,大佬拍拍他道:「先把这场面撑住,这些货物对金三角的人很重要。」

废料用力点了点头,又跳上货车,继续跟另一边的军人对峙。

阮虎哄了罗武上车后,马上给娱乐城的肥狗发通讯,他故意大声道:「肥狗啊,是我啦,我要找个地方跟罗大少摆酒道歉,你那边有多少小女孩啊?什幺?要多少有多少?你可别吹牛啊,品质不好的我不要!是吗?我听你在吹牛!这样好了,先来三十个,我可要一个一个挑过喔…好吧,你给我準备四十个,行啦!就这样,我十分钟后到!」

他装模作样了一番,把罗武听得不断吞口水,他心中浮想连翩,瞪着阮虎怒道:「你可别骗我,你要是敢骗我,就算我把你宰了也没人敢说话。」

阮虎搓着手笑道:「明白!明白!我巴结您都来不及了,哪敢骗您呢?」

罗武哼了哼,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道:「你为什幺要巴结我?你不是帮隐形人办事的吗?」

阮虎双手乱摇道:「不是!不是!我那天只是被逼着去见隐形人,那老头火气可大着呢,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帮您办事啦。」

罗武上下看了看他,突然说道:「你就是阮虎?」他终于记起爷爷给他看过的资料。

「就是我!就是我!」阮虎陪笑道

罗武看着他,懒懒地靠着椅背问道:「你有什幺想法?」

阮虎笑道:「像我这种人能有什幺想法?他们利用我,您也想利用我,谁利用我对我没有区别,我只要能赚到一点小钱就好了,当然啦,隐形人他们还想要我的小命,我想罗大人您应该不需要我这条贱命吧?我活着帮您赚钱才能体现我的价值,不是吗?」

罗武能修练到飓风级,虽然有他的天魔师父的大力帮助,但他自己也不是笨蛋,只是经常色令智昏而已,他想了想,问道:「你知道我要什幺?」

阮虎瞇着眼睛笑道:「多少能猜到一点…」

「好!我喜欢聪明人!」罗虎一拍扶手,他指着阮虎道:「说说看,你可以拿多少?」

阮虎笑瞇瞇地道:「我可以拿多少当然要看我的价值啦,请您稍安勿躁,看看我能帮上多少,然后我们再…慢慢谈这个问题,可好?」他看看车窗外,笑道:「两三分钟就到了。」

没过多久,悬浮车就停在娱乐城的停车场,他们刚下车,两排打扮得风格各异的小姐们已经站在迎宾通道上一齐躬身娇声道:「欢迎罗大少!」

罗武被这阵莺声燕语窒了一窒,他筑基之后行为不检,被家族长辈赶出昇龙市,流放到西贡那边,他这几年在西贡市周边欺男霸女,干下了不少坏事,这种脂粉阵仗也不是没见过,但人数这幺多,品相这幺齐的,他倒真是第一次遇上。他的眼睛在众女的身上脸上一个个看过去,这些女人风情各有不同,有些豔丽有些端庄,甚至冷豔系也不少,他最喜欢的清纯系也有几个,他吞了吞口水,还没来得及说话,阮虎已经出声骂道:「肥狗!你这混蛋,你说要给我四十个正妹的!为什幺只看到二十来个?」

站在最前面的大胖子肥狗叫屈道:「虎哥,现在中午都不到,正妹们都还在睡美容觉呢,我能一下子找来这幺多已经很拼命了,我还找了人去催,保证半小时…呃…二十分钟内,一定给您找来更多!」

罗武一刻也等不下去了,他摆摆手道:「先这样吧,勉强伺候着,新来的就补上…」

阮虎赶紧跟肥狗喝道:「快让小妹妹们上来伺候,一定要让罗大少爽一爽!」

肥狗吆喝了几声,这一群训练有素的女孩们涌上来,肤光致致莺声燕语的,把乐得哈哈大笑的罗武淹没,一群人嘻嘻哈哈地进了娱乐城。

「虎哥…这人…」走在最后的肥狗低声问道,阮虎马上使了个眼色,看看跟在罗武后面的护卫,低声道:「用人海战术,把他轰得找不到北,拖越久越好!」

「没问题!这事交给我!」肥狗笑道

而在物资仓库这边,罗武溜了之后,剩下的两个军官威吓力大减,他们只能拿着总部发下的鸡毛令箭恐吓要废料听命,但废料根本不理他们,他们又一层层的找下来,势必要找到废料的直属上级把废料压倒,但废料的上级也被人嘱咐过了,听到要对付废料这块滚刀肉,纷纷用各种理由推託,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对付他的人,两人商量一阵,又把海军基地里的宪兵调了一队来,要他们把抗命的废料拘捕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宪兵过来,随队来的军法官也被交代过了,他验看过了两边手上的命令,摆出一副六亲不认的扑克脸道:「两位很抱歉,这两份命令都确认无误,没有伪造命令的情事,而且你们双方的行为都很克制,没有违反军法,至于你们两造的争执,不在军法官和执法宪兵的权责範围内,我建议你们双方各自向上级寻求解释命令的方法,你们可以继续商议,我跟宪兵同仁帮两位维持秩序。」

那两个总部的军官差点晕倒,场面又陷入僵局。

场面又僵持了二十分钟,两个军官正急着找人来解套,突然一个人飞掠而至,他看了看周围,跳到了大佬的旁边,说道:「阮爷爷,我来了!」

大佬见到满头满脸都是汗水的黎文东,鬆了一口气道:「快!让我看看老头让你带了什幺命令来?」,大佬打开他带来的那张薄薄的纸片一读,不由得鬆了一口气,又检查了公文上面盖的大印,抬头问道:「有电子签章吗?」

黎文东点头道:「当然有!」

大佬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走进了军人堆中,他对一个军官叫道:「总部发下了新命令,谁来验证命令?」

那两个焦头烂额的军官一听大感不妙,对方不知道打通了什幺关节,竟然能让总部发下新命令,最糟的是罗武居然溜了,他们连往上呈报的管道都没有,要是对方的命令确切,那他们该怎幺办呢?

那两个军官无奈的对看一眼,正想设法推託,谁知那个军法官走过来问道:「两位长官,需要协助确认命令吗?」

那两人翻了翻白眼,心里骂道:「你这不是拉偏架吗?」他们心中虽然大骂不已,但军法官都在了,他们可不敢不接令,只好派个人出面接收大佬传递过来的电子版命令。验证过签章,又看过了人家早就準备好的纸本命令正本后,两个人就像各被打了两拳一样,灰头土脸地乖乖地让人撤了,夹着尾巴开溜。

在新版的命令中,国务院片面下发的命令被取消,由跨部会组成的监督小组取代了罗武的位置,罗武虽然还是监督小组的一员,但只是三人监督小组中的一人,其他两个人分别是代表党书记黎正德的黎文东和代表经改委的潘天庆。

隐形人这一下很厉害,他连党部和经改委都拉了进来,打破了国务院想要独吞好处的局面,虽然这样一来分好处的人多了,但至少能形成制衡,相信计画不会偏差到哪里去,但这招的厉害之处却是权力的平衡,党书记黎正德一直压制着国务总理罗胜全,而现在主掌经改委的潘绍云正是罗胜全的政敌,两人斗了十几年,彼此知根知底,这一根钉子打进来,罗胜全就被动了。

闹了一个早上,老安和老驴终于让货车飞出物资库房区,把这批物资带回他们的地盘。

还在巴结罗武的阮虎收到这个消息,大大的鬆了一口气,这个队伍如果真的落到罗武手上,那出问题的可能就大为增加,现在虽然多了两个人,但都是监督的成分,事情还是控制在自己的手上,隐形人的平衡能力真的很强,这种政治面的搏杀自己一点经验也没有,正可以多多学习。

看了看正左拥右抱,被这群职业好手迷得分不清东西南北的罗武,阮虎悄悄地溜出大包厢,对肥狗说道:「小姐们干得很好,这次重重有赏,钟点费加倍,再加发两成津贴,所有费用都由公司支付,让她们尽量玩。」他让肥狗继续招呼罗武,自己跑出来分别给大佬和阮文音发通讯,确认出发的时间。

听见他把罗武拖住了,阮文音建议立刻出发,但大佬认为不妥,他认为阮虎对罗武建立起来的关係很值得利用,不应该让罗武有受骗上当的感觉,而且以罗武的能力,车队就算提早出发,速度也不比罗武快,沟通小队进入寮国边境后,罗武还是可以追上他们,现在甩开他对事情并没有帮助。当然,更重要的是代表经改委的潘天庆还没到,队伍必须等他到达才可以出发。

三个小时后,搭乘悬浮车从泰兰国紧急赶回来的潘天庆终于到了,由于罗武还在胡天胡地,所以阮虎就接待了潘天庆和黎文东,顺便跟他们好好的聊一聊,黎文东是个长相端正的年轻人,他的修为很强,已经达到地震级下阶,还差两级就能跨入流星级成为星级强者,是最有希望成为越国第一个星级强者的人,他的个性很正直,正直到简直有点死板,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单纯,让他在修练之路走得更远。

而潘天庆是一个英俊潇洒学者型的温文青年,他的修为不像黎文东那幺强,只刚好通过筑基门槛,连狂风级都算不上,他是经改委主委潘绍云的外孙,也是隐形人的得意门生,这次隐形人本来就打算派他来驻点,发生了这件事,刚好让他的参与名正言顺。他对阮虎和他的黑色产业很感兴趣,不断的询问阮虎的走私招数,让阮虎有点尴尬。

这样一来,所有要参加金三角之旅的人都到齐了,除了三个监督者之外,阮虎是刀王指定面见枪王和火王的唯一人选,刀魂是刀王指定要带回去的人,阮文音是大佬指定必去的人选,至于老安和老驴,他们到达越寮边境,完成货物的交换后就会回来出货,不会越过边境。

  • 名称:龚玥菲金瓶梅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