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超清

他们直直地穿过繁华的闹市,在城北一座大宅院前落下,那宅院前还立着岗哨,岗哨前站着几个一身锐气的卫兵,众人一看连下车都迟疑了,他们这些黑道份子跟军人比起来,天生的底气不足,跟爱伸手拿钱的警察比起来,硬梆梆的军人要枪有枪要人有人,而且样样比黑道强,简直是黑道天生的剋星。

阮虎却一点都不在意,他跳下车,对着岗哨内的卫兵喊道:「我是阮虎,奉命来拜见阮晋友大人。」

那卫兵用犀利的眼睛看了他一眼,似乎打开视频对他拍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卫兵举枪大喊道:「人都下车做安全检查!」

阮虎挥挥手让手下下车,他自己牵着李雪的手护着她下车,李雪似乎有点惊讶,靠近他的时候低声说道:「你不会这样的,你是个大男人主义者!」,阮虎也在她耳畔道:「或许吧,但我决定从今天起改邪归正,成为一个绅士。」

李雪轻笑了一声,顺势投入他的怀中,让他抱下车。

两个卫兵走过来,挨个的给一群匪徒搜身,果不其然,搜出了一堆叮叮噹噹的怪东西,刀枪棍棒都有,甚至还有人带了电击器和胡椒水等轻巧的防狼道具,但那两个卫兵视若无睹,东西全扔进一个袋子里,丢进岗哨中,其中一个卫兵大声道:「私人物品出来的时候过来领取,你们在这边稍候,有人会来带你们进去,进去之后不要乱走,我们发现可疑份子是可以直接击毙的。」

老驴低声骂道:「靠!比我老驴还威风!」,那卫兵耳尖听见了,转头瞪了他一眼,老驴吓得对他讨好地裂嘴一笑,但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阮虎一笑,打开视觉介面给那位老人发了通讯,他说道:「老人家,有人想给我们下马威吗?」

那老人笑道:「好玩吗?」

阮虎笑道:「挺好,这群兄弟没见过世面,吓一吓也好,不过我得提醒您,您装样子的卫兵手上的FK-91没装弹,我那些兄弟如果失去理智,可是连命都可以不要的。」

那老人呵呵轻笑,他似乎转头对人说了什幺,然后对他说道:「行啦,眼尖的孩子,你带人进来吧!」

阮虎切了通讯,对那卫兵道:「有人让我们自己进去。」

卫兵一脸不屑,说道:「你想死我不拦你,丢了性命别怪我没警告你!」

阮虎转身对他的兄弟们大声问道:「兄弟们,有没有人怕死的?」

「没有!」众人都挺着胸膛叫道

阮虎淡淡地道:「跟我来吧!」,他领头穿过岗哨,那几个卫兵不敢阻拦,只是低声骂道:「他妈的,一群楞子!」

他们一行人穿过岗哨,在宽广的庭院间走动,阮虎一面走,一面跟弟兄们说笑话,众人一开始还小心翼翼的,两个笑话之后就原形毕露了,他们发出粗豪的笑声,又有人接了低俗的黄色笑话,众人更是笑闹个不停。

他们一群人闹哄哄的,好像在出游散步一样,在警卫森严的广大庭园中前进,路旁不时有明暗哨盯着他们,但这群匪徒在阮虎的带领下变得什幺都不怕,什幺妖魔鬼怪都当作没看见,就这幺一路直走,走进这座大宅的主宅大厅。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站在大厅外,躬身说道:「阮虎先生,欢迎您的光临。」

阮虎一听就知道这人正是和他联络的老人,他从李雪手上接过一个礼盒,说道:「晚辈受召前来探访本家长辈,仅致上薄礼,祝大佬万事如意身体康健。」

那管家用欣赏的眼光看着他,伸手接过他的礼盒,他稍稍看看盒内的礼物,点点头用另一种庄重的语气说道:「少爷!请进!」

管家领着他们进入大厅,安排阮虎和李雪坐下,其他人分成两列站在他们的背后,阮虎对老驴招招手,让他站在自己的左手边,老驴顿时大感光荣,他学着卫兵们严肃的神色,挺胸凸肚地站着。

过了半晌,几个人从楼梯走了下来,当前那人哈哈笑道:「看不出来啊!看不出来啊!你这孩子居然还有这一面,今天让我惊讶了好几次啊~」穿着一身长衫鬚髮皆白的大佬阮晋友一步步走下楼梯,阮虎站了起来,躬身道:「大佬您好,很荣幸能见到您。」

他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几个仇人站在大佬后面,眼中露出仇恨又妒忌的眼光,除了那几人之外,还有两个看起来像护卫的严肃中年男子和两个年轻人跟在他们后面,其中一个年轻人穿着一身整齐的正装,一头短髮梳得油亮,神态非常端正,正是跑到娱乐城去恐吓他的那个假小子。

阮虎只看了他们一眼,就知道这几个人都是练家子,而且是不容易对付的人,修练者不论男女都一样难对付,他这一年来在组织的指派下也做了不少训练性的任务,遭遇过一些修练者,对他们的戒心很高,所以他只扫了他们一眼,就不再看他们了,以免引起对方的警戒。

穿着一身白色凉衫的大佬阮晋友走下楼梯,他是一个白髮长鬚的清瘦老人,脸上还有着老人斑,整个人没什幺威势。他对着众人说道:「坐吧,都坐吧!」他的神态很随和,一点都不像早年叱诧风云的黑道霸主,看起来就像是个和蔼的老爷爷。

等到众人都落座,阮大佬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露出一种怀念的神情笑道:「喔~~好久没有闻到这幺浓重的血腥味了,真令人怀念啊!」他的眼光转动,把阮虎的手下一个个看过去,最后眼光停在老驴身上,点点头道:「好一条雄壮的猛虎,你今天杀了多少人啊?」

老驴大声回答道:「回大佬的话,我今天杀了一百五十三人,亲手割下了其中一百二十七个人头!」

「好!好!称得上百人斩了,现在这种和平时代,能有这种战绩可真是不容易啊~~」

听到大佬盛讚老驴的战绩,胡安等人都露出忿忿的表情,老驴杀的可是他们的手下啊。但阮大佬根本不看他们,称讚了一番才淡淡地说道:「我老了,难得各位英雄好汉还肯卖我这老人面子,让我来为各位说合,我就尽力地为各位穿针引线,现在各位都坐下来了,请谈谈条件吧,胡安,你之前犯了错,打算用什幺代价来平息阮虎的怒气啊?」

胡安似乎非常惊讶,他抗议道:「大佬,他砍了我一百多号人!我干嘛还要付出什幺代价?我不跟他计较已经看在您的面子上了!」

听他这幺一说,大佬的脸沈了下来,顿时生出一种威严,他沈声说道:「你死的人不是打手就是俘虏,双方交战死伤难免,你先动手杀了人家兄弟,又袭击人家的产业,难道还不准别人还手报仇吗?」

胡安张大嘴巴,急急地喘了几口气,他低声道:「可是…可是…」

大佬一拍座椅的扶手,指着门外怒道:「不长眼的东西,你看不出来我是在保你的命吗?要不是胡市长的面子,我还懒得理你呢!你一毛不拔也可以,现在从我这里出去,出了这个门,我就不管你的死活,去吧!」

「大佬,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胡安低声下气的求饶道:「我只是…只是…没事先想好…」

「那你现在可以想一想!」大佬放下手沈声道

胡安沈着脸想了一下,他低声说道:「我那新海洋酒店,当初花了两亿美金买下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现在虽然被烧了,但至少也值个一亿美金,我…」

「大佬,我有些意见,不知道可不可以说说…」李雪细声细气地打断胡安的话。

大佬看了她一眼,发现是个美丽的小女人,眼睛一亮,笑瞇瞇地道:「小姑娘,你有什幺话说?」

李雪媚笑着道:「大佬,我觉得胡老大说话不尽不实,有欺骗您的嫌疑。」

胡安叫道:「李雪,你别血口喷人!」

大佬手一抬,笑道:「你叫做李雪啊,阮虎的女人?」

李雪羞答答地道:「称不上女人,我蒙虎哥看得起,帮他打打杂,做点秘书工作,顺便关注他的身体健康。」

大佬似乎对美女比对胡安还要感兴趣,笑问道:「你是究竟是秘书还保姆啊?」

李雪笑道:「我是虎哥的私人医生,我毕业于西贡医药大学,在西贡医药大学医学中心实习,还执业了两年,专长是神经内科。」

「喔喔~」这答案大出大佬的意外,他回头看看那个一身正装的女人,笑道:「居然是医大的毕业生,那边你很熟吧?」

那假小子用富有磁性的声音道:「神经内科?你的指导教授是哪位?」

「我的指导教授是潘文泽院长,我的师兄是何文侃医师,他现在在白梅医院担任内科主任。」李雪不疾不徐地回答

那女人皱起眉头,讶道:「你的背景很不错啊,在医界也能发展得很好,为什幺跟着这家伙混黑道呢?」

李雪笑道:「因为虎哥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强者,我觉得他能帮我实现我的梦想。」

那女人一脸不信的表情,她不再言语,眼睛却失去焦点,看来正在操作视觉介面。

李雪知道她在查证,便继续对阮大佬道:「大佬,新海洋酒店是胡安坑蒙拐骗弄来的,他先靠诈赌坑害了酒店老闆的弟弟,又设局诱骗酒店老闆去投资他自己设的空壳公司,让老闆欠了他一大笔高利贷,那笔钱滚了两年,他把老闆全家抓了,逼迫老闆让出股权,所以那老闆只好把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作价两亿让给胡安,这中间胡安连一毛钱都没出,所以就实质的道歉诚意上,胡安一点诚意也没有。」

大佬「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他转头看着胡安,摇头道:「小胡啊,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但没料到你这幺厉害啊,拿一栋烧过的大楼买你的命,真有创意啊!」

李雪可没打算放过胡安,又继续道:「大佬,这栋大楼明明是个钱坑,万一虎哥看在您的面子上勉强收下,那他还要投入无数资源去修复这栋大楼,恢复营运的时间遥遥无期,客人只要听到这酒店烧过,根本不敢来住,虎哥要这酒店作什幺呢?」

大佬点头道:「聪明的小姑娘,你说的有理。」

这还没完,李雪又继续道:「而且大佬,这栋大楼距离虎哥的同春酒店不远,客源也完全重叠,明明是用来监视虎哥的一根钉子,现在我们双方关係闹僵了,这钉子也曝光了,对胡老大完全没有了价值,他抛出这个没价值的产业,就想买自己一条命,您说这能算诚意吗?」

大佬指着她笑道:「人家一句话,你居然点出了三点问题,真是个机灵的姑娘。」他转头看了胡安一眼,摇头道:「连一个小姑娘都能看出你的手脚,你就给我留点面子,诚意一点行吗?」

胡安大汗,他不断的捻着鬍鬚,就是不肯说话,大佬摇头叹道:「小姑娘,这家伙爱钱又惜命,你说该怎幺办呢?」

李雪笑道:「很简单啊,大佬,胡安打虎哥主意,主要是他想要高速路的走私通道,胡安在下龙湾那边拉到了关係,他的货可以进海丰,但却进不了昇龙市,我很好奇他走的是什幺货,为什幺不肯给虎哥沾点油水?」

胡安脸色大变,他叫道:「我没有在下龙弄到什幺关係,我只是想弄到阮虎的赌场而已。」

李雪摇头道:「胡老大,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您如果把赌场拿走了,那专门经营赌场的黄老大要拿什幺?难道您还需要酒店和娱乐城吗?」

大佬沈着脸看着胡安,过了一会儿才道:「你打算运什幺进昇龙?为什幺怕人知道?」

胡安拼命摇头道:「大佬!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一直站在大佬背后的另一个年轻人突然俯身在大佬耳边说了一句话,大佬顿时瞪起眼睛,拍桌骂道:「混蛋,你怎幺可以跟那些人来往?我的话你忘记了吗?」

胡安滑下椅子,跪在大佬面前说道:「大佬,我真的没有!这件事还在谈,我只是想…增加一点…一点那个…谈判的筹码而已。」其实他只是奉命弄到这条路,但打死他也不敢招出他背后的人,胡安只觉得有苦说不出。

大佬不理他,面无表情地转头问范大头道:「范大头,你沾白粉了吗?」

范大头看了看胡安,又看了看大佬,低声问道:「对不起,我没在您手下办过事,我们海丰那边并不禁止各种刺激性药品的生意。」

大佬不置可否地道:「我知道,我只问你有没有拿到货,货是谁给你的!」

范大头看了看对他猛眨眼的胡安,硬着头皮道:「今年三月起,胡安供了一些很纯的白粉给我,没加工过的,品质很好,而且说明以后还有,我可以用六折价长期拿到货,代价是我要帮他陷害虎哥,老实说,我跟虎哥有些交情,但比起这些白粉生意…」

大佬站了起来,众人都看出他很生气,因为他全身手脚都在发抖,他指着胡安骂道:「亏我还想保你的命,你这小子自己找死!你不知道国家的政策吗?你要跟政府对抗吗?黑道到处都有,政府懒得管你,但你公然在政府眼皮底下帮金三角的人销赃,十个我也救不了你!」

那假小子走过来拍拍他的背,又低声跟他说了些话。阮大佬的气才平顺了些,他看着胡安的眼神像看着死人一样,过了一会才挥挥手道:「既然这样,那就公事公办吧!你们可以把他带走了!」

两个年轻人互看一眼,同时对大佬躬身道谢,那假小子走过来一把抓住胡安的脖子,就这幺把他拎了起来,就像拎着一捆稻草一样,胡安被她一抓,全然没有反抗的能力,整个人手脚下垂,就像失去知觉一样。

  • 名称:迷妹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