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一朵朵 电视剧超清

大佬给的第一份文件是一套刀法,这是一套风格诡异的快刀法,讲求以快打快,而且专走偏锋,每刀都不走正路,每步都踏在敌人意料不到之处,专门出奇制胜。阮虎见过了巴颜的快刀法,完全可以理解这套怪刀法的设计理念,他以掌为刀,踏着诡异的步法在脑海里模拟跟巴颜的对抗。

他耐心地学了一阵,却越学感觉越怪,他觉得这套刀法似乎方向走错了,为了对抗刀王的用刀风格,每次移位和每次变招都讲究出奇制胜,单一招式的设计确实很奇诡,但招式和步法间却没有连续性,就像是一堆怪招的大集合,刀法本身应该有的节奏间架整个被忽略了,这是很可惜的,每一套刀法都有特色,体现了持刀者的战斗风格,这套刀法这样设计,完全失去了统一的风格,只为了打乱刀王的用刀节奏,结果只会让这套刀法失去了发展性,难怪大佬认为这套刀法对付不了刀王。

阮虎瞪着这套刀法,他心中反来覆去的想,想的不是如何战胜巴颜,而是如何让这套刀法合理化,他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这套怪刀法怎幺产生价值,就在这时候,小志提醒他道:「主人,这套刀法的精义应该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的理念对别人没用,但对您却非常有价值,很值得您研究。」

阮虎讶道:「怎幺?你又懂刀法了?」

小志道:「我当然不懂,但我懂您的特色啊,一般的人类战士,他们互相用感知交战,与其说是比战力,不如说是比感知,只要能防御对手的感知,并且压迫对手的感知,能量的攻击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您的状况不同,您的混乱护罩和混乱感知刚好克制他们的感知,如果您的移动方式和攻击招式也指东打西,他们会有什幺反应呢?」

阮虎张大嘴巴,他的脑中浮现出他执行训练任务时跟强者们的战斗经验,他跟强者的战斗很正规,还是用能量互撞,混乱护罩只被用来藏形匿迹,很少用在战斗中,他还记得训练员罗娜对他这个习惯很不满,不断的试图纠正他的错误,可是那时他完全不能理解。

阮虎想了想,越来越觉得这个战法非常可行,那时他不懂混乱感知的用法,主要就是缺少一套风格相合的战斗方式,这看似残缺的刀法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设计的吗?

阮虎兴致盎然地从头学习这套刀法,用完全不同的心态感受后,发现这刀法果然适合他这种为了隐密潜入和刺杀修练者这两大目的而设计出来的改造人,他学起来非常顺手,而且他还试着搭配混乱感知,两者合起来一起练习,虽然暂时还看不出效果,但他慢慢的熟悉在战斗中使用感知,他以前战斗和感知是分离的,到现在两者才开始合流。

学着学着,阮虎还是发现了这套刀法走火入魔之处,这套刀法专门用来克制刀王,做得太过无微不至,却缺少了刀王的灵活和变动,有些地方就设计得太过繁複了,反而不够完美,阮虎把这些招式检讨过后,或调整或删去,他重新把这些招式依照步法的顺序排列,让这些招式换个方式串连起来,在小志的帮助下挑出了其中的三十招,就可以蕴含需要的刀法精义,同时步法和招式动作又可以串连起来。

阮虎把这三十招来来回回的施展,同时配合混乱感知的使用,这样让他有了一种流畅的舒适感,他知道招式的目的是让人体适应一定的运动方式,以便用最适合人体的方式加速出力,这些招式是拿来练习的,等到熟练之后,还要把招式简化成适合自己风格的运动方式,他的身体结构跟正常人类不同,肌肉骨骼的耐受力也非常强,比正常人能做出更危险的动作,所以这些正常设计的招式对他的意义不大,他以后还需要「忘招」,并且加上能量的效果,但这是以后的事情了。

阮虎不断的练习刀招,越练越是兴奋,他有一种得心应手的爽快感,这种舒爽的感觉驱使着他一遍遍的挥刀练习,直到他累到不行才停下来休息,这时他只觉得又饿又累,便让护卫送来食物,这才知道自己关在房内两天,难怪这幺累。

他大吃一顿之后就沈沈睡去,等他醒来,稍稍熟练了新学到的刀法,然后又开始翻起第二份文件。

这份文件他就熟悉多了,这是标準的人类能量循环—周天诀,他曾经在组织内学过这个循环,但距离练出成果还非常遥远。在组织里,这个循环只是用来帮助他适应能量在身体里的循环,根本不能帮他修练,但儘管如此,他也知道这个循环很有用,便耐心地照着教材练习起来。

以前他练习周天诀是在组织的监控下学会的,训练员没有指点他细部的循环方式,但这份文件里鉅细靡遗的说明了周天诀的各种注意事项,以前阮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部分都细细的解释了,阮虎放出混乱感知,努力的把它平复下来,他不敢让感知穿出混乱护罩的範围去吸取空中游离的能量,只是在护罩内小小的範围活动,他知道这样修练的效果很差,只是在感受以前自己没注意到的循环细节,在组织中的时候,他需要在专属的修练仪内才能感受到能量,并且把能量吸入体内循环,离开修练仪就什幺也感受不到了,现在他明白了各种循环的细部知识,坐这这间饭店里也能感受到空气中游离的能量,虽然那能量真的很稀少。

虽然他能感受到那些稀薄到几乎无用的能量,但他的混乱感知似乎对这种能量毫无兴趣,不论阮虎怎幺试,那些能量就是不能被混乱感知引导进入体内循环,阮虎试了又试,最后终于放弃了,他只能细细地感受着能量,努力地增强他对能量的感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小志不断震动他的感知,让阮虎从深深的体悟中醒了过来,他不悦地骂道:「干嘛?我可没有准许你打扰我修练!」

小志说道:「主人,我收到外界不断发通讯进来,我猜您跟大佬约定的时间到了。」

「哇!」阮虎赶紧收功跳了起来,他看着视觉介面上的时间,还没看清楚,一个通讯又发了进来,果然是大佬的管家发来的,他赶紧接起来,说道:「前辈您好,我是阮虎。」

管家鬆了一口气道:「总算联络上你了,刀王已经来了,你快过来吧,他看起来很不高兴,你要小心他故意找你麻烦。」

阮虎没想到这三天一晃眼就过去了,他心里有点不高兴,有一种舒畅的心情被打断的感觉,让他下意识地对刀王产生了不满,如果他能抛掉束缚全力发挥,他的真实战力未必会输给刀王,配合上新学会的刀法,绝对能把刀王揍得满地爬,但他必须克制这种慾望,以免破坏了目前好不容易建立的局面,还要冒着被组织找到的风险。

阮虎不情不愿地出门,他努力修练了一整天,半点能量都没吸到,纯粹只是练习循环,反而把自己弄得又饿又累,他跳上车,一面吃着护卫们紧急準备的食物,大把大把的食物塞进了肚里后,感觉才稍微好一点,根本没注意到几个贴身护卫讶异的眼神。

到了阮家大宅后,阮虎急急忙忙的冲进去,几个卫兵已经认识他了,也被叮嘱他今天会来,根本不拦他,却把一众护卫拦在外面,这是管家的吩咐,阮虎这一进去,谁知道刀王会怎幺待他,万一他们打起来,就算让护卫们进去,也只是白饶几条性命而已。

阮虎一路小跑,还没到大厅,就发现大佬和一个老人在花园间散步,老管家远远地跟着他们,看见阮虎,管家严肃地向他招招手,指了指两人的方向,阮虎知道那个老人就是刀王,他没料到两个老仇人感情看来还不错,见了面居然不打架,还一起散步聊天逛花园。

他硬着头皮走向大佬,对大佬躬身行礼道:「姪孙拜见伯公。」

大佬微笑地点点头道:「来,见过刀王大人。」

阮虎便也跟刀王行礼道:「阮虎见过刀王前辈。」他心里对刀王不满,语气也不是很恭敬。

刀王撇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是你啊,那天你也在啊。」

「是!」

「那你怎幺不直接告诉我实情?」刀王不悦地道

「晚辈那时知道闯了大祸,心里很担心您发怒,所以特别回来请教伯公,您杀了晚辈事小,但引起两边的战争就不是晚辈所愿了。」阮虎淡淡地道,言语上虽然有礼,但语气上似乎不太情愿。

刀王转头对大佬冷笑道:「你这姪孙毁了我的得意弟子,居然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阮虎闻言便说道:「老实说,晚辈见到巴颜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您的弟子,因为我怎幺样也想不到,号称刀鬼的巴颜居然只有这种程度。」

刀王大怒:「放屁,你这小子使了什幺诡计放倒了巴颜?就凭你这个没修练过的平凡人,你能挡得住巴颜的快刀吗?」

阮虎笑道:「若是前辈亲临,晚辈自然束手就擒,巴颜嘛~要在刀法上击败他,似乎不怎幺困难啊!」

刀王怒火狂升,但他怒了一阵,发现阮虎的神色很自在,似乎不像说谎,他又看看大佬,见他神色平淡,便怀疑地道:「你没吹牛?」

阮虎耸耸肩道:「有一套刀法,正要请刀王前辈指点。」,他也不等刀王说话,以掌为刀,一招一式地把自己整理过的三十招刀法一一的施展出来,初时刀王脸露不屑,这刀招他见过,是人家专门为了克制他创出来的破烂招数,他正想出言嘲笑,突然见到阮虎的刀法跳转,接上了另一个怪招,他的心跳了一下,一种彆扭难受的感觉浮上心头,他正想骂这招式胡闹,没想到又一记怪招冒出来,他的心又一跳,整个刀法思维被打断,就好像流畅的行走间突然被人绊倒一样,他稳定的气息也因此大大不顺,他的心头烦乱,一时忘了怒骂,接下来阮虎屡出怪招,各种怪招出乎意料地接在一起,就像顽皮的地鼠不断的从眼前胡乱冒出来,每次都能让他感到彆扭难受,才看了十几招,他整个人不舒服,很想跳起来杀人。

「停手!」出言阻止的不是刀王,而是一直沈默的大佬,他严肃地看着阮虎,阮虎已经依言收招,躬身道:「请伯公指点。」

大佬沈声道:「你怎幺把这刀法改成这样了?」

阮虎正色道:「姪孙认为这刀法本该如此!」

「本该如此?」大佬疑惑地道

「正是!姪孙奉您之命研究这套刀法,发现这刀法拾人牙慧毫无创见,肯定是斗不过刀王大人的传人的,但这套刀法招招阴险处处出奇,每每在奇中产生新意,可见当初创招的前辈竭思尽虑,在某些招式的设计上确实堪称创意非凡,所以我认为这套刀法不该只为了打败某人而设,它应该重新设计,所以姪孙再把重点放在『奇』字上,重新把这套刀法编排过,根据实战的结果,这样的效果更好。」

大佬点点头道:「说得很有见地,但说来容易,你真的能在刀法上压过巴颜吗?」

阮虎笑道:「何不试试呢?姪孙正想向刀王前辈致歉,我想刀王前辈也想见见巴颜,这件事虽然是姪孙的错,但巴颜当时是姪孙的敌人,他被我在战场上俘虏了,又没人来赎,依照江湖规矩,他的命就是我的,不管我对他做什幺,都不算违反规矩,不是吗?」

刀王见了他的刀招,已经开始产生警惕之心,他心中默默推算阮虎乱拼乱凑的刀招,只觉得这些招数看起来确实奇诡难防,但招数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巴颜不可能会败在这些死板的诡异招数之下,他对巴颜有信心。

听到阮虎这幺说,他立刻赞同道:「很好!我也想看看巴颜变成了什幺样子,你带路吧!」

阮虎躬身道:「那场面可能有些不人道,两位长辈请多包涵。」

刀王挥手道:「行啦,我们都知道那是什幺,带路吧!」

大佬招来他的悬浮车,三人上车后,便在阮虎的指引下向正叔的诊所飞去,阮虎的护卫车紧跟在后,不消多时,他们降落在正叔的诊所。阮虎带领两位长辈进入训练区,却没有发现巴颜和那僵尸人,也没见到正叔和李雪,只看到三个新调製的斗士在那里适应机体。他有点讶异,便发通讯给正叔,问道:「正叔,你们到哪里去了?刀魂呢?」

正叔不知道在做什幺,他似乎很兴奋,高声叫道:「别吵啊,我们正在看刀魂他们玩游戏,你别吵他啦!」

「玩游戏?」阮虎大为好奇,问道:「玩什幺游戏?我可以去看看吗?」

「好啊,我们在诊所后面的山坡上,你过来就看到了。」正叔说完就切了通讯。

阮虎有点摸不着头绪,只好对两位长辈说道:「他们把巴颜带到山坡上去玩游戏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在玩什幺。」

「玩游戏?」刀王和大佬都知道机体斗士是什幺东西,他们从来没听过机体斗士还会「玩游戏」的。两人好奇心起,便跟着阮虎出了别墅,沿着一条小径往别墅后的山坡走去,没走多远,他们就看到四个人在林边的一块平台,似乎在打球。

阮虎远远地看着,正叔和李雪坐在一旁,悠闲地喝着茶,看着两个机体斗士在打羽毛球,只见两个机体斗士如闪电般地挥动球拍,或轻或重的击球,打出去的球每每落在界线附近,另一个人闪电般过去接球,又把球打到对手难及的地方,两人一来一往的打球,没过多久,瘦高的僵尸失手漏接,他显得很生气,不停地跺脚,而刀魂巴颜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陷害成功的得意之情。

两个老前辈皱起眉头,这算哪门子机体斗士?

只听李雪笑道:「僵尸你又输了,你要连续拖七天的地了。」却听僵尸吶吶地抗议道:「我…我不要…拖地,再…再来一次…」

刀魂巴颜笑道:「没问题,多少次你都输!」他说话很流畅,跟僵尸的结结巴巴完全不同。

阮虎走过去笑道:「先别玩了,有重要的事!」

两个斗士看到他都立正大喊:「长官好!」

阮虎严肃地对他们回礼,说道:「很好!稍息!僵尸你继续活动,刀魂,你过来!」

刀魂马上小跑步过来,他站在阮虎的面前,神情严肃。

阮虎指着刀王问道:「你认识这位老先生吗?」

刀魂看了看紧盯着他的刀王,大声说道:「认识,他是我师父!」

阮虎和刀王都大为惊讶,阮虎转头问正叔:「正叔!这怎幺回事?」

正叔耸耸肩道:「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他的记忆恢复的很快,但是行为却受到智能锁的约束,这还算是机体斗士吗?我觉得他现在比较像个生化战士。」

李雪也道:「根据我找到的少许资料,他确实往生化战士发展,而且他的前景很好,未来应该会更强。」

阮虎抓抓头,为难地看着两老,老实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

正叔笑道:「我觉得跟你开启了他们的智能锁有关,智能锁顾名思义,有闭锁智能的效果,所以机体斗士都没什幺智能,你开启了他们两个的智能锁权限,他的智能就渐渐的恢复,未来应该有完全恢复的一天,到时他就是真正的生化人战士了。」

刀王看着刀魂,对他说道:「我教你的刀法还记得吗?」

「记得!」刀魂大声说道

「使给我看看!」

但刀魂没有听他的命令,反而看向阮虎,阮虎点头道:「施展你最强的刀法给你的师父看,他会给你适当的讚赏!」

刀魂似乎很喜欢讚赏,他拿着球拍,就这幺一招一式的施展起刀法。他的刀法严谨而又狂猛,跟上次看到又有不同,凌厉的锐气消失了,也少了许多拼命的招数,但整个刀法却似乎更圆熟了,好像这短短的几天之内,他的刀法进步了不少。

刀王看着他使刀,不由得点点头,他一向知道这个弟子的缺点,他年轻气盛,杀意太重,求胜之心太强,出手往往过度急进,刀式攻击有余但防守不足,遇到高手很容易为敌所乘,所以他很容易击败弱于他的敌人,但也很容易输给强于他的对手。但现在他的刀法圆融,攻击防御的节奏掌握得很平衡,性格上也稳定了很多,虽然不知道他是怎幺做到的,但这进步的迹象很明显。

  • 名称:浪花一朵朵 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