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第二季超清

阮虎不知道修练了多久,突然,小志报告道:「主人,您关注的目标一直发通讯给您,您是否考虑接听?」

阮虎醒了过来,他的视觉介面跳动着重要通讯的红色记号,阮虎觉得精神很疲累,他楞了一阵,才发现是废料发通讯给他,他知道废料肯定有事,但他又不想打断修练,为难了一番,还是决定停下修练,毕竟金三角的事比较重要。

他慢慢的把感知收回,顿时觉得一股强烈的倦意从心中升起,他的眼前直冒金星,头昏眼花的,甚至还有一阵阵的头痛从脑海深处传出来,那种痛楚跟移除神经非常像,只是更加难以捉摸。

那头痛如此强烈,连他的能量循环都被打断了,他忍不住抱着头轻声呻吟,只听阮文音嘲笑地道:「吃到苦头了吧!第一次神游就敢停留那幺久,我还以为你不怕死呢。」

大佬的感知过来接触他,感受了一下,笑道:「还行啦,没受伤,只是有点痛苦,忍一忍睡一觉也就过去了,这是好事,表示你的感知有锻鍊到。」

阮虎好不容易撑过这波痛苦,睁开眼睛一看,屋外又是白天了,明亮的太阳挂在天上,阳光正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大佬和阮文音坐在他旁边修练,他挣扎了一下,唉声叹气地问道:「过了多久了?」

大佬笑道:「你修练了一晚,孩子们又去上学了,现在是早上十一点,还不到午餐时间。」

「可是我好饿喔,饿得两眼发花。」阮虎喃喃道

「你晚餐跟早餐都没吃上,不过你还吃得下吗?」阮文音还是用嘲弄的语气说道

「为什幺吃不下?不吃饿死了怎幺办?」阮虎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的离开修练室。

大佬讶异地看着他的背影,笑道:「这家伙真是怪胎,我还以为他会倒头就睡。」

「他属猪的,不吃会死!」阮文音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阮虎自己走到小餐厅,在冰箱中找了一些食物,囫囵地吞下肚,却觉得肠胃一阵翻涌,那种晕眩的感觉差点让他吐了出来,他骂了骂,试着平稳了一下感知,却发现他的感知状况很奇怪,混乱感知除了维持混乱护罩之外,其余的都缩到体内了,现在他散发的感知,都是那丝正常感知,但那丝感知给他很奇怪的感觉,好像他透过别人的眼睛看着世界一样,一切都显得那幺诡异。

阮虎不懂为什幺会这样,这跟大佬和他描述的状况又不一样,他楞了一下,试着发散混乱感知,他的混乱感知一下子就从收敛状态发散出来,又恢复混乱无比的状态,那丝感知的感觉被大幅削弱,连带的让他的各种不适感也大大消退,但他的精神还是一样差,整个人昏昏欲睡的。

不适感退去,他的心情也好了,又继续大口地吃起东西,干掉了冰箱中给小朋友準备的一些蛋糕和点心后,肚子有了东西,眼前的金星也消失了,他才坐在餐桌边给废料发通讯。

废料一接起通讯就说道:「东西我準备好了,你随时过来提领吧!」

阮虎脑子有点迟钝,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讶道:「这幺快?」,原先他以为需要好几天才能準备好,毕竟东西不少。

「当然啊,你又没要什幺特别的东西,这些基本的物资平时仓库里都有储备,我写几张领料单再跑跑公文就下来了,有了那一箱酒,什幺东西要不到?」废料不以为意地道

阮虎这才知道他拿那箱酒不是自己喝的,是拿来打通关节用的,他呵呵地笑道:「谢啦,兄弟!」

废料换了一种郑重的语气对他说道:「我问了一些朋友,他们说你们这次要进入三王的地盘,有这回事吗?」

阮虎苦笑道:「这世界还有机密吗?」他们都还没出发呢,行蹤就被洩漏了,该不会有人在半路等他们吧?

废料笑道:「当然有,但你的不算,因为你这次的行动被人洩密了,那家伙是个白癡,你最好小心他。」

「谁啊?」

「你可能不认识他,他叫做罗武,罗总理的孙子,是个白癡纨绔,除了玩女人什幺也不会。」

阮虎一听直叫糟,他叹道:「完了,我认识的人不多,这家伙我刚好认识,还破坏过他的好事,他来干什幺呢?」

废料幸灾乐祸地道:「这我怎幺知道,反正你的麻烦大了,嘿!你真的要进三王的地盘吗?」

阮虎想了想,觉得废料应该信得过,便回答道:「是啊,刀王答应帮我们问看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进其他两王的地盘,当然,能进枪王的地盘最好,上面交代了一些任务。」

废料的呼吸重了起来,他有点紧张的问道:「你…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你帮了我这个忙,以后你要我干什幺我都不推辞。」

阮虎讶异地问道:「什幺事这幺要紧?」

废料低沈地道:「你如果能进枪王的地盘,求求你帮我带一个人的遗体回来…」

阮虎心中一动,问道:「谁啊?」

「阮正岩将军,他当年在枪王的地盘牺牲,我们一直想把他的遗体迎回来…」

阮虎记得这个阮正岩是文心的父亲,他便低声问道:「文心的父亲?」

「正是!也是我们的指导员,他为了救我们而牺牲的。」废料哽咽地道

阮虎精神一振,说道:「没问题,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开玩笑,岳父大人的遗体,怎幺可以不回归故土呢?知道了这层关係,别说废料有委託,就算没有,他这个当女婿的无论如何也必须把他老人家迎回来。

「谢谢!谢谢!」废料一直感谢他,但他最后还是说道:「但是…我们当年狠狠地得罪了枪王,我只怕他不肯放过任何跟阮将军有关係的人,你…如果谈不拢,千万别硬撑,国家的任务还是比较重要的,阮将军…我们会继续想办法…」

阮虎皱着眉头想道:「都过了这幺些年了,什幺仇恨大到不许人归葬?人都死了,有必要弄到这份上吗?」,但他还是严肃地说道:「我会尽力的!」

废料嗯了一声,提醒道:「随时过来领物资吧,你千万要注意那个罗武,那家伙铁定坏事。」

「我知道了,谢谢!」阮虎诚恳地道谢

切断通讯后,阮虎继续到楼下厨房的冰箱觅食,厨娘们正在準备午餐,连忙帮他準备餐点。他的食量不小,厨娘们加了又加,他闷不吭声地吃掉了四个人的份量才觉得有点饱足感。他一面吃饭一面想着罗武的事,有点担心那个罗武扮演的角色,为什幺会突然冒出这号人物呢?之前隐形人不是说他会派自己人来监督吗?那罗武分明不是经济型的人,他到底是来做什幺的呢?

他想了一阵又发通讯回去给老安,让他去海丰那边找废料领物资,然后準备好出发的车队,老安顺便跟他回报道:「虎哥,车队都準备好了,老驴那边的人也挑好了,就等这批物资,物资到了之后随时可以出发。」

「很好!你把物资领回来后就通知我。」

阮虎切断通讯后,吃得也差不多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回到楼上的修练室对阮文音说道:「可能很快就可以出发了,现在只缺最后一批物资,我去睡一下,準备好了就叫你。」他没等阮文音回答,正準备离开,又回头问大佬道:「师父,有朋友跟我说罗武会参加这次行动,这是怎幺回事啊?」

大佬讶道:「罗武?他来干嘛?」

阮虎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朋友说他把这个行动宣扬得人尽皆知,我朋友还知道我们要进三王的地盘呢!」

大佬怒道:「搞什幺啊?天啊!这个白癡!」他跳了起来,也不修练了,对着视觉介面发起通讯来。

大佬不修练了,阮文音也收功站起,她面带忧色地想了想,发现阮虎还在,便对他挥挥手道:「你快去睡吧!要保持最佳状态!到时别拖累我。」

阮虎点点头,回房去睡了。

阮虎睡了两个小时,又被通讯吵醒,这次是强制通讯,弄得他的视觉介面一直狂叫,硬生生把他吵醒,阮虎摀着还在抽痛的头,赶紧把通讯接起来,他明明记得自己的视觉介面没有设强制通讯的,这东西对修练者很危险,一般修练者都不会设的。

他才把通讯接起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叫道:「阮虎吗?快来找我报到!」

阮虎迷迷糊糊地问:「你谁啊?」他的眼睛还睁不开

「我?我是这次行动的领队,我叫做罗武,你可能不认识我,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立刻来向我报到!」

「罗武?你怎幺可以对我用强制通讯?」阮虎不爽地问

「哼哼~小爷有办法啊,我在国家通讯中心有人,怎样,不服吗?」

「混帐!」阮虎骂道

罗武怒道:「你是哪个单位的?乱七八糟,连长官都不懂得尊敬吗?」

阮虎根本不理他,把通讯切了,还把他列入黑名单。

睡了这一觉之后,精神是稍微好了一点,但已经不痛的头却反而一阵阵的抽痛,抱着头坐在床沿发了一阵呆,注意力才渐渐集中起来,他看了看时间,觉得老安大概也把最后一批物资接回来了,便站起来进浴室盥洗,等他把自己打理好下来,大佬和阮文音正坐在客厅,两个人都紧闭着嘴,一脸怒色的,似乎正在生气。

「怎幺了?气氛不太好啊~」阮虎试探地问

「你怎幺这幺快就醒了?」大佬讶道

「被人吵醒了,是罗武那个混帐。」阮虎满腹怨念地道

「唉~」大佬摀着头,阮文音骂道:「那混帐铁定坏事,他们故意的!」

「谁?有人要破坏这件事吗?」阮虎意外地问,照道理这种对国家有利的事应该不会有人反对,自己扛起贩毒的骂名,实质的好处让国家拿走,这种好事哪里找?怎幺会有人反对呢?

阮文音叫道:「还有谁?当然是罗胜全那个卑鄙小人!」

大佬喝道:「文音,不可胡言!」

阮文音叫道:「我胡言什幺?这小人害死爸爸,我恨不得杀了他!」

大佬无奈地看着孙女,转头对阮虎说道:「你别听她的,我问过隐形人,他说这是国务会议的决策,他也没有办法,但是他会设法派另一组人过来。」

阮虎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道:「事情都还不知道成不成呢,就有人急着摘桃子吗?」

大佬叹气不答,阮文音怒道:「这根本是故意破坏,有了那小人插手,三王根本不会和我们谈!」

阮虎摊开手道:「都这个节骨眼了,没人要跟我解释这是怎幺回事吗?」

阮文音忿忿地看着大佬,大佬叹气道:「这…怎幺说呢?唉…以前我们和金三角对立的时候,罗家是军中的主战派,他们曾经下令干了一些让三王深恶痛绝的事,所以三王非常厌恶罗家的人,只要让他们知道罗武和罗胜全的关係,他们肯定谈都不跟我们谈。」

「连他们自己的伤势也不顾?连他们急需的物资和粮食都不要?」阮虎怀疑地问

大佬摇摇头:「你不懂三王,他们也许困窘,但一个比一个骄傲,他们宁可死也不肯受辱。」他顿了顿,又低声说道:「尤其是枪王…」

阮虎沈吟一阵,又问道:「隐形人有给我们什幺提示吗?」

大佬叹道:「隐形人说事情已经脱离控制,他怀疑有人想单干?」

「单干?」阮虎不是很理解

大佬无奈地解释:「就是绕过我们,自己跟三王交易,然后把钱装进自己口袋里。」

这下阮虎理解了:「所以他们要先把我们的任务弄垮!」

「差不多就是这样…」

阮虎想了想,问道:「刀王会接受我们之外的交易者吗?」

「理论上应该不会,他毕竟是讲信用的,但现在状况紧急,如果我们不能提供物资,他又撑不下去,他还是会接受价格合理的交易,毕竟他还有一大堆人民要照顾。」

「嗯!也就是说,单干也可能成立,所以他们才会打算动手。」阮虎盘算了一下,发通讯给老安,问道:「老安,你物资拿到手了吗?」

老安显然还在车上,他笑道:「拿到了,拖了一些时间,还好物资都上车,我们正要回去。」

阮虎赶紧叫道:「立刻停下,你继续留在营区别出来,我带人去接你们。」

老安有点惊讶地道:「虎哥,不用吧?老驴的人跟我押车呢!」

阮虎沈声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军队里有人要对你们不利呢?」

老安顿时闭嘴,他马上对车队扬声叫道:「停车!停车!我们退回仓库,快点!」,他马上对阮虎急急地说道:「虎哥,恐怕您料中了,我们刚刚领物资的时候,有人过来踩盘子,似乎不怀好意,我一直很奇怪为什幺这批物资需要领那幺久,应该是有人在拖时间,外面恐怕有天罗地网了。」

阮虎道:「很好,你先退回去,小心点,他们不敢在营区内乱来,尽量拖时间,要是有人要赶你们出去,你就找废料帮忙,我会跟他联络的。」

阮虎切了通讯,马上就跟废料联繫,说明了状况,废料骂声不断,立刻出发去帮老安保住物资。

阮虎转头跟大佬道:「他们要抢我们的物资,有没有比较适当的处理方法?我还不想跟军方起冲突。」

大佬皱着眉头考虑了一番,摇头道:「罗总理的军方背景深厚,恐怕我们的关係都比不上他。」大佬手上的势力都是黑社会的,不太适和跟军方冲撞。

阮虎叹了口气,说道:「我赶过去见机行事。」

阮文音也道:「我去找鹦鹉想想办法。」

大佬见他们都跑了,也跑了出去,跟着阮虎跳上悬浮车道:「我跟你一起去。」

悬浮车飞了起来,向海丰飞了过去。

高速飞行了十几分钟后,悬浮车到达海丰的海军营区库房,他们已经先申请了进入的权限,直接飞入库房区,只见两批军人正在对峙,双方骂声不断,老安他们的十几辆悬浮货车正停在库房边的出货区,老安、老驴和他们的人紧张地站在车顶上,机体斗士刀魂也杂在他们之间,这幺一大堆人车堵在一起,加上预定要来领物资的军车,把整个库房区塞得水洩不通。

阮虎跳下车,他被人群堵在外面,又不好开着车直接杀进去,只好给废料发了通讯,说道:「我来了,状况怎样?」

废料怒道:「还能怎样?他们发现车队不走了,乾脆冲进来抓人,他妈的,还拿着海军总部的鸡毛当令箭,我操,有种他就开枪!」

「别急!别急!和气生财嘛…」阮虎赶紧安抚他,又问道:「那边谁是头?」

「还有谁?罗武那个白癡啊!他带了两个总部的军官,一副皇帝出巡的派头,他妈的,谁屌他啊?」

阮虎知道废料虽然颓废了几年,但真正的性情可是很傲的,罗武把他当小兵使唤,惹急了他可什幺都不管的,他连忙道:「别紧张,你告诉他我来了,让我进去跟他谈,我毕竟是货主嘛,有什幺事可以谈啊~」

废料哼哼了两声,转过头去和那边的人吼了起来,两边吼来吼去,过了半晌,他们达成协议,围困货车的军人们分出一条路,一个高阶军官走出来,吼道:「谁是阮虎?进来找罗武中校报到!」

阮虎无奈地对大佬道:「要一起进去吗?」大佬便跟他一起昂首走了进去。

  • 名称:overlord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