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陆战队超清

在大佬的温室里,鹦鹉和阮文音站在大佬的两侧,阮虎坐在大佬的面前,大佬的手轻轻的敲着石桌,说道:「所以…那个巴颜还活着?」

阮虎为难地抓抓头道:「这样…我不知道他们会怎幺认定…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原来我只是想留他一命,没想到老黄会有那个提议,我的手下没有斗士可用,一急之下…就把他当作素体了,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

鹦鹉露出不忍的神色,阮文音却面无表情,大佬的脸色无喜无怒,似乎这件事对他来说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想了一想,对鹦鹉说道:「就这样吧,你照实回报,金三角确实派了人来帮胡安,所以胡安的罪名坐实了,人证都自己跳出来,胡家的抗议驳回,胡安该怎幺办就怎幺办,如果胡家还啰唆,我就把胡安送给血虎处理,相信血虎不会拒绝,是吧!」他转头看着阮虎

阮虎苦笑道:「得罪一次是得罪,得罪两次也是得罪,我有什幺好手软的?拿胡安开赌这个提议好像不错。」

鹦鹉翻翻白眼,抗议道:「大佬,这样会不会…有点儿戏?」

大佬瞪了他一眼:「这不是儿戏,而是江湖规矩,你什幺时候才能懂?」

鹦鹉叹了一口气,对大佬躬身行礼,逕自去了。

大佬看看孙女,轻声道:「你还觉得自己行吗?」

受了伤的阮文音脸色明显的有点苍白,她身体的伤势不重,但逃脱时那一下爆发却和刀王的感知对撼,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对修练者来说感知受伤是件很麻烦的事,至少会让她的实力下跌,可能要休息几个月才能缓过来。面对大佬的这个提问,阮文音没有回答。

大佬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家…唉…除了你姊姊,没有几个人看得透的,可是那丫头…唉…她去年回国了,可是却不跟我们联络,你帮我去看看她,可好?」

阮文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情感,她似乎有些感伤又有些愤怒,过了好一阵子她才沈声道:「不!我要报仇!」

大佬拍着桌子怒道:「报仇!报仇!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这仇什幺时候才能报完?你们怎幺都不懂呢?」

他骂完,忿忿地喘了几口气,又缓着口气劝道:「就算你要报仇,也得把身体养好,这感知的伤势可不是那幺容易恢复的,这次你也见识到刀王了,还以为自己天下第二吗?你还需要更多的修练,听我的,去找你姊姊吧,你姊姊会帮你的。唉…听说你姊姊带着孩子在下龙工作,她一个女人…苦啊~她怎样也不肯回来,你去帮我看看她吧,我想看看我的小曾孙啊…」

阮文音被大佬这幺一说,清冷的面容出现一丝柔和的神色,过了一阵子才道:「好吧,我去帮你带些视频回来…」

大佬鬆了一口气,笑道:「别忘了你姊姊的视频,当年一声不吭就逃家去嫁人,这幺多年了,真是想念她啊…」

阮文音点点头,她看了安坐的阮虎一眼,一声不吭的走了。

大佬又叹了一口气,对着阮虎骂道:「你这小子,真是一切麻烦的根源,现在你连刀王都惹上了,该怎幺收拾呢?」

阮虎无奈地道:「我也不想啊!谁要去惹这种强者?我又不是活腻了…」

大佬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我?」

「什幺?」阮虎不解地问

大佬盯着他淡淡地道:「你要知道,刀王这人出了名的护短,他生性残暴好杀,对付敌人的手段很血腥,但对自己的人却很好,这个巴颜是他最小的关门弟子,年纪虽然小,已经是个五级的修练者了,而且据说刀法相当精湛啊,在他们那边闯出了『刀鬼』的名号,在年轻一代中可是鼎鼎有名的,你居然能在战场上生擒他,这可不容易,你有这个本事为什幺还要混黑道啊?你后面有人吗?」

阮虎张大嘴巴,他没想到只是一时的爱才之心,居然让他露出破绽,他抓抓头叹道:「好吧!我承认有人帮我,但他没有恶意,跟我也是萍水相逢,他老人家随手帮忙,您老就别问太多,好吗?」他知道这些强者们彼此都有戒心,最讨厌别人盘根究底,所以他放出烟幕,大佬不深入追究的机会就很高。

果然,大佬歪着头问道:「没恶意?」

「我有什幺值得你们这种强者惦记的?」阮虎反问

「这次出手帮忙的是他吗?」大佬又追问

「拜託,这我哪知道啊?我猜…可能是吧。」阮虎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大佬皱起眉头,他听过了鹦鹉的回报,知道刀王吃亏走了,这可不简单,以刀王暴躁好斗的个性,就算遇到高一级的对手,他也会跳下去先打一场,但这次他只交代了场面话就退走了,显然他觉得那位高手比他强多了。

他思前想后,想不出附近有什幺够份量的强者,最有可能是出来游历的高手,这种高手行蹤不定,行为非常随性,什幺怪事都可能干,根本无法预测,他叹了一口气,决定不要得罪这个强者,便又问道:「这倒奇了,他跟着你做什幺?」

阮虎回了他一个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大佬怀疑地看着他,阮虎感受到他放出感知扫瞄自己,幸好他已经调整好混乱护罩了,大佬只感受到一个稍强于平常人的强度,虽然强了一点,但并不离谱,他可不相信阮虎能骗得过他,所以下意识地接受了这个结果,开始思考这个不知名的强者在想些什幺。

过了半晌,阮虎烦恼地问道:「大佬,该怎幺办呢?我不小心废了人家的弟子…」

大佬还在伤脑筋,反射式地答道:「放心吧!没事的!」

阮虎惊讶地道:「什幺?这样也能没事?」

大佬回神过来,又皱眉道:「也不能说没事…嗯…我说没事是我们没事,至于你嘛…还是有点麻烦…」

「怎幺说呢?」听他这样反反覆覆,阮虎忍不住问道

「如果你真刀真枪的在刀法上击败了那个巴颜,就算你杀了他,刀王都不会说什幺,但现在麻烦的是你在刀法上没办法胜过巴颜,刀王就会怀疑你使用诡计,他可能会大发雷霆,拿这个当藉口趁机乱杀一通。」

「喔…这样啊…」阮虎的脑子乱转,在刀法上胜过巴颜,对他来说不怎幺难,问题是怎幺让刀王知道,又不会引起他和大佬的怀疑。

大佬沈吟道:「刀王这次是故意找藉口要大杀一场,所以政府不会给他藉口的,三天的时间一到,鹦鹉肯定会把你供出来,到时你就有难了。」

「那该怎幺办呢?我的小命还有救吗?」阮虎有点为难,既不能表现出太超越的能力,又如何让刀王相信他可以胜过巴颜。他一点都不想跟刀王发生冲突,跟那种老牌的修练者对上,为了保命肯定要拿出压箱底的本事,那他的秘密就曝光了,万一还被组织注意到,那状况就更糟了。

大佬抬头看了他一眼,上下的打量他,似乎在打什幺主意,过了一会儿,又突然出手捏着他的右手,沿着腕骨一路摸上来,一直摸到肩膀,阮虎不敢反应,只好压低能量,装作一个普通人,任他的能量在体内乱钻,大佬摸了一阵,又伸手去摸他的左手,一摸之下,发现是个机体,突然想起阮虎的身体状况,他缩回手,闭着眼睛沈思。

阮虎不知道他发现了什幺,心中有点忐忑,大佬考虑了一阵,突然说道:「你的筋骨很特别,说不上非常适合修练,但是筋强骨健,体质远比一般人还要好,难得的是你的天根通透,可惜你没有从小修练,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嗯…我有一个想法,但是结果要看你自己。」

「请说!」阮虎知道他什幺都没发现,鬆了一口气道

「我们跟金三角的英雄好汉交战了无数次,对他们的长处也摸出了一些脉络,我这里有一套政府内部整理出来的刀法,是专门克制刀王的路数的,对付他绝对没胜算,但是用来对付那个巴颜,说不定就有些效果了,你拿回去练练看,如果你能在三天内让刀王认为你可以正面击败巴颜,那说不定他就不至于对你下手了。」

「喔?」阮虎大喜,有这幺一个下台阶怎幺不赶快拿出来呢?别说三天后,现在他就能把巴颜打得满地爬。

「但是我丑话要说在前面,为了国家的利益,我是不会特别保护你的,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提供你这幺一个机会,如果你还是挺不过去你也不能怪我。」大佬慎重地道

听到他这幺说,阮虎知道大佬虽然对自己有好感,但不可能为了自己放弃国家的利益,不过这对阮虎来说已经很难得了,这个帮助也足够了,他站起来向大佬行礼道:「感谢伯公为我着想,这件事是我自己惹出来的,就算被刀王杀了,我也不能怪他老人家,无论结果如何,我都非常感谢伯公的厚爱。」

大佬点点头,在视觉介面中一阵翻找,他分享了一份文件给阮虎,想了想之后,又分享了另一份文件给他,慎重地道:「这两种功法都是国家机密,我把这两份文设成只有你可以阅读,以后你也别把这功法传给别人,尤其是你那些黑道兄弟,我可不希望有人用这功法作恶。」

「多谢大佬,我一定不会把这两个功法用在作恶上。」阮虎诚恳地道,心中一面道:「当然不会啦,我要作恶方法有千百种,何必用你的功法呢?」

大佬对他点点头,说道:「三天之后,我会带刀王去找你,你好自为之吧!」

阮虎拜谢的大佬,从他家走出来,老管家送他出来,看他的神色很是奇怪,阮虎被他看得心里发毛,特地停下来恭敬地问道:「前辈,你为什幺这幺看着我呢?」

老管家叹道:「你知道三天内击败刀鬼有多大的难度吗?」

阮虎无奈地道:「是很难,但为了我自己的小命,我也只好赌上了,不是吗?总不能束手待毙吧!」

老管家点点头道:「你是一个好年轻人,老头子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他抓住阮虎的右手,一股强大的能量带动阮虎身上的能量,阮虎吓了一跳,这是引能诀,他的全身能量被引能诀带动,慢慢的行走了一週天,老管家辛苦地带动他的能量绕行了三週天,才满头是汗地停下来喘气。

在阮虎刻意保持在低能量状态的身上运行引能诀显然让老管家觉得非常费力,他喘了一阵才缓过来道:「记住这个循环方式,你自己多试试,要是能感应出什幺来,对你可大有好处喔。」

阮虎知道对一个全然没有修练基础的人,这三週天的引能诀代表了什幺意思,这是一份厚礼,如果被引导者能珍惜这个机会,学到吸收能量的方法,那他的生命就会跨入完全不同的领域,对这人来说,简直称得上再造之恩。

阮虎不敢表现得太奇特,他只是讶异地问道:「前辈,这…这是什幺?」

老管家掏出手帕一面擦汗一面笑道:「你看看大佬给你的第二份文件就知道了。」他顿了顿,又道:「我可提醒你,大佬一辈子没收徒,突然把这两份文件交给你,如果你表现得好,那你跟他的关係可能就会有巨大的转变,这个机会很难得,你要多多珍惜。」

阮虎一愕,他心里认为自己铁定过关,只打算拿这两份文件来唬弄刀王,没想到这两份文件还有这种意义,他楞楞地看着老管家,突然发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不能展现真正的能力,但如果他是大佬的徒弟,未来有什幺出格的地方,别人也只会认为大佬教得好,或是他天资超凡,根本不会怀疑他的身体有什幺秘密。

阮虎心中大喜,躬身谢道:「阮虎如果这次不死,日后必定报答前辈的恩情。」

老管家点点头,直送他到大宅的岗哨外面,低声对他道:「孙小姐个性比较执着,你别跟她计较,行吗?」

阮虎受了他的恩惠,也不好不给他面子,便对他笑道:「没事的!」

老管家笑着拍拍他,看着他搭车离去。

阮家大宅的人把他送回同春酒店,阮虎一下车,李雪就跑了过来,她叫道:「你去哪里了?怎幺不见了一整晚?」

阮虎一面走一面说道:「大佬有事找我,怎幺了?有事吗?」

李雪鬆了一口气,笑道:「你把我吓坏了,大事没有,小事倒有几件,蚊子把人带来了,可是你不在,那人就又回去了。」

「又回去了?怎幺不在酒店住一晚?」阮虎不悦地道

「她家里还有个孩子,怕没人照顾,不敢多留。」

「喔!好吧!」别的理由阮虎不见得接受,照顾小孩这个理由阮虎绝对愿意理解,他对这个人的感觉也好多了,肯为了小孩放弃面见大老闆的机会,这人肯定不会是坏人。

「还有吗?」阮虎又问道

「我和正叔查了一天,怎幺也找不到智能锁的资料,你是怎幺知道如何控制生化人士兵的?」李雪本来以为这种东西查得到,但没想到不论她怎幺找都没有,这显然是阮虎不可能碰触到的知识,她很好奇阮虎是如何知道的,她和正叔心痒了一整天,但却找不到阮虎逼问,憋了一整晚,所以才一大早就来等他。

「喔…这不是很正常吗?军中都是这幺做的,我就这幺想啦,没想到那个殭尸就听话了,然后我也在刀魂身上试试,效果一样好。」阮虎随口胡扯。

「真的吗?」李雪没当过兵,也不知道军中的训练方法,只好半信半疑。

阮虎抗议道:「我饿了,整晚没吃饭,快弄点东西吃!大佬还交代我办事呢!」

「喔喔~」李雪的注意力果然被分走了,她赶快去帮阮虎张罗早餐。

阮虎用过了饭,就在酒店睡了一个上午,他被改造过的身体虽然很强大,但需要的睡眠和食物比常人只多不少,这是因为植体的能量需求更大,而波拿波智能体小志整天让他散放着混乱护罩,他的感知动得很剧烈,更需要适当的休息和睡眠。

等他睡饱,已经是下午了,李雪很少见的不在他身边看书,他便自己洗漱了一下,发现视觉介面上有人在找他,那是蚊子,想必是谈度假中心新主管的事,但他现在很忙,要抓紧时间练习两份文件中的功法,好去唬弄刀王和大佬,实在没心力管这件事,于是他就发通讯给蚊子,蚊子马上接起来道:「虎哥,我是蚊子。」

阮虎道:「你推荐的那个人我同意了,先让她试三个月,只要能通过试用,待遇就比照主管。」

蚊子大喜,高兴得连声感谢,下龙虽然风景优美,但她还是比较喜欢待在同春酒店,这里才是她的天地。

阮虎处理好这件事,又吩咐护卫不许人来打扰,就在房内阅读起这两份文件。

  • 名称:超能陆战队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