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第超清

他们不知道修练了多久,直到大宅开始传来两个清亮的笑声,还有大佬高兴的叮咛声,孩子们回家了,阮虎还在专心修练,阮文音却分心了,事实上,她这次修练一直分心,不断的胡思乱想着,最后她也知道这样勉强修练不好,但她很好强,不肯输给修练菜鸟阮虎,便盘坐着休息,反正这菜鸟也看不出来。

她看了看阮虎,有点好奇这个家伙会生出什幺样的孩子,她想起姊姊的孩子,那个病厌厌的小不点,才两岁大的一个小人儿,连走路都还不会走,却已经知道学着姊姊一样盘坐修练,她知道那孩子身体有问题,姊姊每天晚上都抱着孩子修练,调动能量帮他调养身体,从来都不间断,要不是姊姊这样努力,那孩子早就死了,只是就算姊姊这样耗费了无数的精力,每天引来能量帮他伐骨洗髓,也只能帮他多拖几年命而已,不知道那孩子有没有机会长大成人。

小朋友们碰碰碰的跑上楼,大声的谈笑关门,大佬似乎一直跟着他们,一面让他们小心别摔伤了,并且叮咛小朋友要记得洗手来吃点心,然后要做功课,引来小朋友的撒娇和抗议。

「这两个小鬼真吵!」阮虎喃喃地抱怨着,他停下修练站了起来,胡思乱想中的阮文音被他吓了一跳,她楞楞地看着阮虎走出修练室,听他对着乱跑的小朋友们吼道:「乖一点!要听话!」

小朋友们似乎被吓到了,吵闹的声音不见了,整个房子又恢复安静,只有大佬呵呵笑的声音还传来。

阮虎懊恼地抓着头回到修练室,对阮文音抱歉地说道:「小孩子就是这幺吵…抱歉打扰你了,对了,你不用一直看着我啦,你也可以修练啊,我没什幺问题的。」

阮文音顿时羞红了脸,她没想到阮虎一直知道她盯着他看,幸好阮虎只是以为她在监视他修练,她吶吶的支吾了几声,勉强说道:「好吧!那你要努力啊,别拖累我…」她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溜出了修练室。

阮虎见她走了,不解地道:「慌什幺慌啊?怪女人。」

阮虎又坐下来继续修练,他当然可以分辨出阮文音有没有修练,除了一开始的引导之外,师父陪同修练的好处,就是师父可以帮徒弟聚集能量,这样徒弟可以比较容易吸收到浓度比较高的能量,阮文音修练了一阵后中断,阮虎马上感受到了,但他不知道怎幺聚集能量,所以只好继续体会能量循环的各种细部感觉,以免阮文音找他麻烦。

他徒劳地模拟了一阵能量运转,大佬走进来看看他,笑道:「这样没什幺用吧?」

阮虎睁开眼睛,无奈地道:「师父啊,没有您帮忙,修练没什幺进展啊!」

大佬盘坐下来,开始运转能量,过了不久,阮虎感觉能量密度提高,也开始运转循环试图吸收能量,他的混乱感知虽然很强,但除非是在修练仪中,不然对吸取能量来修练却毫无帮助,但新练出的那点感知却可以吸到能量,虽然量不大,但勉强还算有帮助。他赶紧问道:「师父,为什幺您能吸到能量,但我却不行呢?」

大佬讶异地看着他,问道:「你可以一边循环一边说话?」

「这有什幺难的吗?」阮虎不以为意地问,他虽然操控一丝感知吸取能量修练,但他的混乱感知可是闲着的,说说话根本没问题。

大佬呵呵笑道:「看来你真的可以啊,你的感知修练得怎样了?可以脱体而出了吗?」

「可以了,嗯…大概可以在身体周围逛逛吧。」阮虎这几天勤加修练,那丝正常感知也可以脱体而出了。

大佬欣喜地道:「你的天赋真的很惊人!可能是那位前辈也帮了你什幺,你要多修练感知啊,等到感知修练有成,你可以把感知放出体外,这样,只要你感知感应範围内的能量,你都可以取用。」

「哇!」阮虎叫道:「那岂不是感知分得越散,吸到的能量就越多?」

「没错,但你的感知能力要足够啊,分散到感应力不足也是没用的。」大佬微笑道

阮虎思考了一番,他之前在组织内的修练,都是在专用的修练设备中完成的,没人指导过他什幺修练的原理,而只是要求他照着方法做,那些设备锻鍊的也是他的混乱感知,这些技巧跟大佬所指导的修练方法完全不同,两者没什幺互相参考的价值,所以阮虎的正规修练之路,可以说是从头摸索,他之前拜师只是为了帮自己多加一层伪装,没想到这一拜还真的得到一个好师父。

在组织中的修练,只要在修练专用设备内,他的修练进度就很快,不管是混乱感知还是能量,都能很快到达植体等级相对应的强度,就算训练中有损耗,在修练仪中补充得也很快,但大佬指导的修练方法进度却很慢,那一丝感知练来练去还是一丝,强度虽然有增加,但毕竟量太少,很难产生实际效用,也没办法用来帮助能量的吸取。

他忍不住问道:「师父,照您这幺说,修练能量之前,应该先设法修练感知,这样才能事半功倍啊!那修练感知有什幺诀窍呢?」

大佬点头道:「感知的修练很困难,像我们这种野路子,很难归纳出什幺有效的方法,我个人也是多年勤修苦练,在一次次的战斗中磨砺心性,这才一点点练出来的,听说天魔很会教人修练感知,他们有一种速成法,只要他们看得上的弟子,都可以很快练成感知,然后在能量修练上飞速进步,但我之前跟你说过了,这种速成的强者的战斗力实在不怎幺样,感知还是勤修苦练比较可靠。」

阮虎心里叹了一口气,原来师父也不知道感知的正确修练方法,他老人家是靠时间累积,瞎猫撞多了死老鼠,自然而然吃成了一头肥猫。

阮虎一面吸收能量,一面思考,他一直回想在组织内的修练感觉,组织的修练仪会散放出大量的能量让他吸收,而他则必须设法让混乱感知的混乱状况降低,这样才能吸取到能量,控制混乱感知是组织的修练原则,「只有强大的控制,才能使混乱的感知为我所用。」他还记得训练员罗娜的叮咛。

「所以感知就是应该要在控制下才能发挥用处,不论感知是否混乱,这个原则应该都是一样的。」阮虎抓住了这个原则,他释出好不容易修练出的一丝正常感知,让那感知脱体而出,沿着修练室到处行走。这个动作他做得很专心,因为那丝感知并不太听他的,他必须全心全意的控制那丝感知,那感知才不会溃散回到他身上。

大佬感受到阮虎放出感知,他感觉相当讶异,因为一个初学者不可能照顾这幺多面,阮虎的能量吸取没有停止,吸到的能量虽然很少,他身上的周天诀确实有在运转,在这同时,他的感知还能在周围慢慢的爬行,这简直太厉害了,他自己也要到七级之后才能勉强做到,那是他在师父的指导下,辛苦修练了八年之后才有的成果。

他感受着阮虎的那丝感知穿透了门,慢慢的爬出修练室,然后在门外徘徊,阮虎显得很辛苦,他的脸纠结着,似乎正用很大的力气在逼他的感知走远一点,但那感知畏畏缩缩的,似乎很想缩回他的体内,大佬忍不住提醒道:「不要紧张,要放轻鬆,越是轻鬆自然,越是容易有成果,感知就是你的心,你的心轻鬆写意,你的感知就得到自由。」

阮虎听到他的话,纠结的表情散去,但他放出去的感知也缩了回来,不过没有缩回身体,而是凝成了一团,黏在门边动也不动。

大佬笑笑,说道:「放轻鬆,让你的感知化散开来,它会自然而然的蔓延开来,到时你想去哪里它自然会去,我们称这种行为叫『神游』。」

阮虎在他的指点下,努力的放鬆身心,这他太有经验了,他既要降低植体的活动强度,避免被人侦测到,又要保持低能量状态,就是要尽量时时刻刻保持全身放鬆,他靠着这个本事躲过了大佬和刀王的侦测,连没有注意到他的贝克也可以瞒过。

果然,阮虎一放鬆下来,他的感知就瘫了下来,变成一滩烂泥,而这滩烂泥的边缘不断的前后变动,就像是一只变形虫。

大佬讚叹道:「很好!你可以试着想着要去哪里了,注意啊,别试着强制驱动它,你现在还没这个本事,只要想着就可以了,心念够强了,它自然会照你的想法行事。」

阮虎依照大佬的提示,想着要去看看孩子们,他的感知顿时散开,开始沿着地板向屋子乱跑,阮虎只觉得自己的视野散开来,好像有无数个自己同时看着这条走廊,自己顿时出现在楼梯上、各个房间和小餐厅里,他绕过迴廊,同时也溜下楼梯,看见了大佬的温室,也出现在大厅,孩子们正在温室里跟阮文音说话,而管家在大厅里指挥着下人收拾刚刚被小朋友弄髒的地板。

他的感知跑进了温室,听见阮文音对两个孩子温和地说道:「你们要多唸书,才会知道为什幺这些水会变成雾气冒出来,又为什幺一点都不烫…」她突然感受到阮虎的感知溜过她的脚边,她连忙跳起来拉着裙子叫道:「不可以过来,离我远一点!」把两个孩子吓了一跳,她又连忙去安慰孩子。

被她这一骂,阮虎不由得停下来,他透过多重视野看着阮文音,突然觉得她和平时有点不同,他看了一阵,才突然发现阮文音竟然穿着居家长裙,还繫着一条秀气的腰带,原本中分的头髮变成一头俏皮的短髮,打扮变得很女性化,根本不像她之前的中性打扮,他在阮文音的脚下往上看,还可以偷窥到她洁白的小腿和…阮虎吓了一跳,赶紧退出温室,往楼下狂奔而去,阮文音透过感知对他吼道:「走开!你这偷窥狂!」。

阮虎被她吓得溜下楼梯,穿过大厅,奔进了广阔的庭院,他感受到太阳接近下山,天空开始出现橘红的晚霞,庭院中有人在巡逻,园丁正打开洒水机为花草清理浇水,他从喷溅的水花和水汪汪的草皮间飞掠而过,园丁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庭院间被巡逻哨兵牵着的军犬却大声的朝着他的感知吠了起来。

阮虎被阮文音吓得一阵乱跑,渐渐的跑出了阮家大宅,跑到外面的路上,黄昏的昇龙市精华区非常美丽,在风格独特幽雅的建筑物和繁荣的街景之中,天空中偶尔有悬浮车往来,地面车辆有些拥挤,和杂沓的行人一起为这座美丽的都市增添了一份拥塞的忙乱。

阮虎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他只觉得自己的感知笼罩了一个範围,然后就再也跑不动了。在这个範围内发生的事情很多,只要他把注意力转过去他就可以观察到,一切就好像发生在自己的指掌间一样,他的混乱感知从没出现过这种新奇的感觉,混乱感知虽然也可以感受周围的状况,但没这幺清晰,範围也没这幺广,充其量只能感受到可见範围内事物,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无所不察。

他楞楞地感受着这一切,只觉得新奇无比。大佬的声音说道:「很有趣吧,你第一次神游可以达到这幺远,真是难得啊,别太急着回来,好好感受一下这一切,你最近的功课就是尽量的把神游的距离拉长拉远,但不用像这次一样扩散开来,你可以试着只往一个方向行走,看看你能走多远,走得越远,就表示你的感知越强,这也是一种最基本的感知锻鍊法。」

阮虎得到了提示,便开始改变感知的方向,试着让它们往一个方向会合,在他的努力之下,他的感知像一群不听话的蚂蚁,纷纷乱乱的依照他的意愿慢慢朝向一个方向会合,无数的景象、声音和感受也不断传了过来,让阮虎感到应接不暇,他没办法仔细感受这些讯息,只好任他们流过,只是不断的希望感知继续往前奔跑。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环境光度降了下来,但这对阮虎没有影响,他还在往前摸索,根据周围的地景地标,他大概可以判定自己到了哪里,自己大概跑出了一千多米,他的感知传回的感觉渐渐模糊不清,感知也变得不听控制,那种想要缩回的感觉又出现了,阮虎知道这是自己现在的极限了,但他不想立刻回来。

他灵机一动,试着让感知升上空中,果然,感知毫无重量的上升,这下子,他的感知景象形成了立体的视野,这跟一开始的多点视野不同,而是真正的立体视野,他少少的感知散布在一定的範围内,把这块空间的上上下下全部笼罩,地上爬行的蚂蚁和天上飞掠而过的鸽子,他都可以感受到。

阮虎大乐,这种感应方式显然对战斗非常有利,他理解了他过去遇到的高手为什幺能察知一切,就是凭着这种能力,在往常,他必须用混乱护罩躲过这种侦察,但却没办法反过来了解对方的一切,现在他可以做到了。

阮虎高兴地升起他的感应範围,他想要知道自己的感知能够升多高,当他把感知上升到一个程度时,他突然感受到阳光,原来他提高了高度,又进入了阳光照耀的範围,这个发现让他感到有点疑惑,阳光是能量源,之前师父说感知能吸取能量,但为什幺自己不能从阳光中得到好处呢?

他把这个问题请教大佬,大佬笑道:「你也太贪心了吧,现在就想要靠感知吸取能量?你才练多久啊?」他顿了顿,又道:「好吧…让你知道也无所谓,你刚好可以多练练。你得把感知拉长,让能量区跟你自己连在一起,只有连起来,能量才能回到你身上,你现的感知太少了,就算连起来也吸不到什幺。」

「原来如此!」阮虎高兴地道,他觉得很好笑,这观念很直觉,为什幺他没想到呢?于是他又开始修改感知範围,让感知和自己保持相连,果然,感知一和他连起来,他就感受到些许能量进入循环中。为了延长吸收到阳光能量的时间,他试着儘量升高感知,他原本就不多的感知几乎拉成了一条细细的丝线,等他升高到极限,他吸收到的能量确实多了一些,虽然比不上师父提供的能量,但至少比自己傻傻的单练多了不少,这感知确实好用。

大佬看着眼前的弟子,心中的讶异实在无法描述,他的感知一路追着阮虎的感知,随着他乱跑,随着他升上空中,準备随时搭救他,这感知出游可是一件危险的事,没经验的人甚至会迷失,把感知弄伤的也大有人在,但阮虎却如履平地地穿过各种难关,毫不犹豫地达成他目前的极限,甚至把感知升上空中吸取能量,然后停在那里修练起来,这一切显示他的心念早已磨砺得极其坚定,在这个方面,他肯定是天才中的天才!

大佬认为这跟阮虎早年混迹黑道,多受苦难有关,但他却不知道,这其实是因为阮虎被改造后,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折磨痛苦,这些痛苦磨砺了他的意志,使他心志坚定不移,控制起感知来当然得心应手。大佬非常高兴,他知道运用感知吸取能量对感知修练也是很有帮助的,便不打扰阮虎的修练,师徒两人一同入定修练起来。

  • 名称:落第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