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超清

「停手吧!文音!」那男人叹道,这人一看就不简单,难怪文音斗不过他。

阮文音气呼呼地退开,那男人对她摇头道:「我还是不赞成你们的行为,这样欺负新人确实不庄重!」他转头对阮虎郑重地道:「很抱歉,这只是一个传统的小玩笑而已。我是鹦鹉,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阮虎认出这个男人了,那天他和阮文音一起去大佬那里把胡安拎走。他对鹦鹉点头笑道:「我们已经见过了,我是血虎,还没决定要不要参加行动,只是来看风色的。」

「看什幺风色?」鹦鹉有点意外,但仍然态度和善地问

阮虎轻鬆地耸耸肩道:「如果你们态度正确,我可以帮你们,如果你们搞不清楚状况,我没必要帮你们擦屁股。」

鹦鹉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他也学着阮虎耸了耸肩,摆出了一个无所谓的姿势,又问道:「你见过金三角的人?」

「胡安没告诉你们吗?他的人里面有一组金三角的十人菁英小队,领头的是个士官,他们全让我留下了。」

鹦鹉的眼睛一缩,他严肃了起来,沈声确认道:「士官?你留得下一个金三角的士官?」

阮虎耸耸肩:「一个瘦小个子,擅长用一把狗腿,刀法挺棒的。」

鹦鹉神色郑重地抿着嘴,他盯着眼前,似乎在操作视觉介面,过了半晌,他点头道:「好!血虎,我诚挚地邀请你参加这次的行动,你这次的任务是看看风色,然后决定是否帮助我们。」

阮虎斜眼看看一脸不以为然的阮文音,对鹦鹉爽朗地笑道:「行!我有点喜欢你了,虽然跟个假男人混有点掉份,但我会尽量忍受。」

阮文音怒瞪着他,但她在上司面前很守纪律,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鹦鹉点点头,一招手,一辆悬浮车飞了过来,他跳上车,阮文音也跟着跳上,当阮虎跳上的时候,那车突然滑开,阮虎嗤地一笑,手突然伸长,千钧一髮地捞到了半开的车门,轻轻一用力,他就进到车内,车内顿时爆发了一阵称讚跟笑声,几个坐在车内的人都显得很放鬆。阮虎坐在车门旁的空位上,旁边刚好是阮文音。阮虎做了个驱赶的动作,淡淡地道:「离我远一点,我不是男同。」这表现又让车内的人笑了起来,连陷害阮虎的驾驶都笑了,还对他竖起大拇指,做了个「讚」的手势。

阮文音忿忿的挤向另一边,让他们两个中间出现了半个座位的空间。

鹦鹉不理他们两个互斗,大声地道:「欢迎血虎的加入,我介绍一下成员,开车的是霸子,他是驾驶兼狙击手。」霸子是个红头髮的年轻人,气质很沈稳,他回头对阮虎笑笑。

「你前面的文祥是重砲手。」一身肌肉的文祥转过来向他打招呼

「你左边的文音是机枪手兼队医。」文音理都不理他

「你后面的鸭子是机枪手兼斥候。」鸭子拍拍他,对他露出同情的笑容。

「我们这个小队一共六人,这次的任务是拦截对方的货车,确认货车不是诱饵,我们本身就是诱饵,要是发现状况不对,我们可以先溜,在我们的后面还有一队攻坚队,如果对方有强手,攻坚队就会出手,如果状况适合,我们可以出手毁掉货物,这样我们每个人的功劳都会加倍,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除了阮虎之外,所有人同声大喊

阮虎慢吞吞地说道:「我不清楚,给我任务简报和地图!」

鹦鹉看了看他道:「没有任务地图,整个昇龙市到下龙市周边都是我们的任务区域。」

阮虎讶异地道:「你们什幺讯息都没有?大海捞针吗?」

鹦鹉对他神秘地一笑:「不!我们是诱饵,对方会主动来找我们。」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任务难度可能从零到无限大?」阮虎皱着眉问道

鹦鹉笑道:「或许吧,不过这次你可以不用出手,你的任务是看风色。」

阮文音用不屑的眼光瞪了阮虎一眼,但阮虎却毫无脸皮地点点头笑道:「好!」

在阮虎的脑中,小志建议道:「主人,我建议您不要出手,这些人很强,都在筑基上下,连他们都只算诱饵,只怕他们的对手会更强,您如果出手很容易暴露的,能量爆发更容易吸引追蹤者。」

「我知道!我会看状况的。」

阮虎抱着手舒服地躺在椅背上,似乎对悬浮车往哪边去漠不关心,其实他知道这车正向他的地盘开,应该是要进入高速路往下龙的方向开去。

那车开了一段距离,在高速路的一个交叉点脱离航道,停在一片野地中。鹦鹉跳下车,打开货箱拎出一个提箱打开,操作了一阵,阮虎的混乱护罩就感受到那提箱发出短频电波,那电波持续发射了二三十分钟,一直监听短波频道的鹦鹉突然跳起来说道:「有回应了,对方会主动来找我们,大家就战斗位置,如果状况不对就溜!」

车上的人全都跳下来,那个粗壮的肌肉男重砲手文祥拉着阮虎说道:「帮我提这个,跟着我!」,他从车里搬下两个沈重的箱子,阮虎见他没有恶意,便帮他提起其中一个沈重的箱子,揹着箱子跟着他溜进草丛中。他们伏低奔跑了一阵,文祥才把揹着的沈重大箱子抛到地上打开,随即熟练的组装里面的重装备,那是一门六管机砲,他测试了一下,确认滴溜溜转的机砲没有任何问题,才打开阮虎揹来的弹药箱装上弹鍊。

等一切都準备好,文祥给鹦鹉发了一个讯号,然后卧倒在机砲后方,开始了漫长又无聊的等待。他们在沈静的夜色中耐心地等待了好几个小时,一面东扯西扯的小声谈话,文祥一开始只是断断续续地跟他扯一些任务的事,顺便叮咛他一些基本常识,后来觉得有点无聊了,他突然小声问道:「你是混黑道的?黑道好玩吗?」

阮虎有点讶异,这文祥看起来人高马大,说话的声音很低沈,但语气却很幼稚,年龄似乎不太大,他小声地答道:「不好玩,但是挺来钱的。」

文祥舔舔嘴唇,又问道:「你们…那个…是不是有很多女人…爱睡哪个就睡哪个?」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种乱搞的老大早晚会被女人害死,女人很危险的,是错误情报和洩密的根源,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惹麻烦!」阮虎故意吓唬他。

没想到文祥信以为真,他怀疑地问:「会吗?真的吗?」

阮虎见文祥真的很幼稚,心中大觉有趣,故意说道:「别的不说好了,你们那个女队友,不就挺难搞的吗?我又没得罪她,干嘛凡事都针对我?神经兮兮的…」

文祥有点犹豫,他同情地拍拍阮虎:「是有点啦,以前音姊不会这样,她人很好的,但是自从接了这个任务,她整个人就变了,尤其是公爵牺牲了以后。」

阮虎的八卦之魂升起,他追问道:「她跟那个公爵有一腿?」

文祥迷糊地道:「我也不知道,公爵是一直追她,但她不太给面子…不过公爵死的时候,她哭得好伤心啊~~」

「原来是个遭遇情伤的心理变态!简称失恋去死团。」阮虎在心中给阮文音下了定论

「你有女朋友了吗?」阮虎脑筋一转,又故意跟他扯道

「没有!爷爷说要努力修练,争取早日筑基,才准我交女朋友。」文祥闷闷地道

他这幺说,阮虎马上知道了他的背景,这是一个大家族的菁英弟子,放进政府单位历练来的,他对这种状况非常熟悉,以前他在训练任务中没少跟这类人作对过,他把这个小队里面的人都想了想,叹了一口气,原来这个小队是所谓的「乖宝宝团」,专门放养各大家族的菁英弟子的,难怪鹦鹉说他们是诱饵,他们根本不是诱饵,而是逃跑小队,只要状况顺利,这些乖宝宝就会捞足功劳,但只要一有状况,鹦鹉就会优先带着这些乖宝宝们开溜,真正惨烈的战斗,就会交给后面的攻坚队了。

知道了自己的任务,阮虎大觉轻鬆,大佬确实很照顾他,除了阮文音的个性比较讨厌之外,这个任务还不错,不仅可以打入政府的团队,还能跟越国国内各大家族的菁英弟子建立交情。

他正胡思乱想着,空中突然传来丝丝的破空声,一部中型悬浮车飞了过来,在空中盘旋着,那悬浮车并不停下,阮虎察觉到车上有感知发散出来,他迟疑了一下,调整了混乱护罩,保持身体在低能量状态,放任那感知感受到他,同时他也知道,乖宝宝团该溜了,对方根本没上当,而且有高等级的强者随车而来,这些乖宝宝们连塞人家牙缝的资格都没有。但乖宝宝们一无所觉,还在紧张地等待敌人「上当」。

过了半晌,一股威压从车上横扫而下,文祥「哼」的一声抱着头趴下,他的体质撑住这波精神攻击,但显然不怎幺轻鬆,阮虎也装出受伤的样子,那车上有一个声音传下来:「你们把巴颜怎幺样了?叫阮老狗交出巴颜,不然就準备打仗吧!」

阮虎听到鹦鹉的声音叫道:「我不知道前辈您说什幺?巴颜是一个人吗?」

那声音怒道:「几天前,巴颜出任务来帮胡安灭一个小黑帮,他的任务没有完成,但也没有回去,一定是被你们截住了,把他交出来!」

鹦鹉显然想到了阮虎说过的话,他迟疑地道:「前辈…我是有听到这个消息,请问您要找的人是不是一个矮个子,使一把狗腿的人?」

「没错!把他交出来!」那声音沈声道

鹦鹉苦笑道:「我保证我们没见过他,胡安也没有交代这件事,但…据说那十个人都已经阵亡了。」

「放屁!他死了没有我知道,我知道他没死!」那声音大怒,他强大的感知又扫了出来,把所有人又震得趴到地上。

文祥低声哀嚎道:「见鬼了,这至少是飓风级的威压,比我爷爷还强,怎幺逃啊?」

鹦鹉知道他们遇上了谁,他深知对方好战的性格,很怕对方会不顾身份地动手,把他带的这群乖宝宝灭团,赶紧大声说道:「我说的是实话,我们确实没有收到这个消息,前辈可否给我们一点时间查证此事,我保证我不会欺骗您,或许我们双方交战,但前辈的风範我们一向是敬佩的。」

那人被鹦鹉这幺一捧,也不好太过逼迫这些小辈,他想了想,沈声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叫阮老狗带着巴颜来交换他家的小姑娘。」只听阮文音一声惨叫,她被那人从藏身处抓了出来,向悬浮车飞了过去。

别人会以为车内那人很强大,凭着高超的修为硬生生把阮文音抓走,但阮虎很清楚地感受到车内探出了一条透明的丝线,那人正透过感知操控丝线抓走阮文音,阮虎迟疑了一下,他趁着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阮文音身上的瞬间,抛出一片扁扁的石头,那石头在他的一丝混乱感知控制下,绕了一个弧线,瞬间切过那条丝线。

那丝线不知道是什幺特别材质打造的,坚韧非常,阮虎随手抛出的石头居然切不断它,但这一击已经打乱了操纵丝线的感知,车上那人的感知受到震荡,手一抖,对阮文音的控制顿时出现一丝缝隙,阮文音不是笨蛋,趁机爆发感知一个挣扎,便从空中掉了下来。

「谁!谁在捣鬼?」车上的老者怒吼道:「阮老狗吗?给我出来!」

但却没人回应他,那丝线一挥,把刚刚击中丝线的石头捲了起来,缩回悬浮车上,那老人收起丝线,拿着石头仔细一看,那石头和丝线交击,出现了一个缺口,他死死地瞪着那石头,恨恨地想道:「凭一片石头就能打断我的感知控制,这不是阮老鬼的手段,我根本感受不到这石头,混蛋,这条路上什幺时候出了这种强者?」

这一片小小的石头让那老人心生顾忌,他捕捉一个小辈,既然失手了,就拉不下脸来继续纠缠,免得惹恼旁观的不明强者,他迟疑了一下,又叫道:「好!好!既然有人架樑子,我便相信你,三天之内交出巴颜,不然就打仗!走!」

在那老人的命令下,悬浮车破空而去,冲入高速航道消失。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气,文祥喘了一阵,爬起来收了六管机砲,擦着汗道:「天啊,小命差点玩完~~」

阮虎帮他收拾弹鍊,一面问道:「那人是谁啊?好大的威势!」

「应该是金三角的三王之一的刀王刀振邦。唉呦,妈呀~~我这趟出门见到大神了,他妈的,真倒楣…」

  • 名称:last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