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儿神超清

当阮虎牵着两个孩子的手回到洗头店的时候,大佬已经在车上等他了。发现他回来,大佬下车笑道:「好一对可爱的孩子,就算你没办法带在身边,也可以让他们陪陪我这个孤老头啊,何必把他们丢在这里?」

阮虎笑着对两个孩子说道:「来!叫伯祖!」,两个孩子纷纷大声叫了,把大佬乐得哈哈大笑,他笑道:「没想到…没想到我的小曾孙都这幺大了…」他一面笑,眼睛却红了起来,他若无其事的拭去泪水,就好像只是被沙子迷了眼睛。他弯下腰,抱着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高兴地道:「小男生…有点瘦喔,男生要多吃点才会强壮,像你爸爸一样!」

小男孩可喜已经不害怕了,他高兴地叫道:「我会像爸爸一样强壮!」过了一会儿,他转头问阮虎道:「爸爸,为什幺吴老大说你是血虎,什幺是血虎?他好像有点怕你…」

阮虎尴尬地抓抓头,笑道:「没事,他跟我开玩笑呢!」。承诺等一下带他们去吃饭后,他把两个孩子赶去梳洗更衣,可喜实在髒得不像话了,简直像只泥猴。

阮虎跟大佬站在悬浮车旁边,他的脸色很沈重,似乎在思考着什幺。大佬看看他的脸,低声道:「老头知道错了,他要我跟你道歉,这只是习惯性的保险措施而已。」

阮虎神色不变地道:「我知道他没有恶意,我也没有怪他的意思,可是我这趟过来,唉…你知道我刚刚看到什幺吗?」

大佬担心地看着他。

「可喜在帮毒贩送毒品赚钱,好存钱去买游戏机!你知道吗?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刚被警察追,不知道跑了多远的路,最后躲在饮料店的柜台后面发抖,他吓坏了…」

大佬叹了一口气:「你后悔了?」

阮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到,如果我帮你们贩毒,不知道有多少孩子会被骗去帮毒贩运毒,他们为了眼前这少少的利益,却可能付出一生的代价,想到这个,我的心就有点痛。」

大佬沈默不语,过了半晌才道:「就算你不运,也会有别人运,金三角的货出不去,银三角和金新月的货就会取而代之,金三角会失去市场,毒品的价格会飙高,更多人为了吸毒而作恶,世界会变得更乱。」

阮虎叹道:「是啊!我知道会这样,需求没有改变,光是截断了货源,只会造成短期的价格混乱,这于事无补,只会让状况更糟糕,所以我还在思考,我觉得这样不对,但怎幺做比较好,我还想不出来。」

阮虎顿了顿,抹抹脸振奋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强笑道:「我只是有点迷惑,我还是会帮忙的,至少我知道,我赚到的每一块钱,就会有五毛放进社会福利中,会有两毛用来帮你,还会有两毛用来兴盛昇龙附近的都市,这些毒品或许伤害了一些人,但对这个国家是正面的。我只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好,我得继续努力找到更好的解答。」

大佬点点头低落地道:「你是个好孩子,比我想得远多了,比起你,我只能看着兄弟一个个死去,这份愧疚我想起来就心痛。我和老头都不反对你帮你的兄弟寻找未来,这正是我们想做而一直没办法做到的事。」

他们站在车外聊了一阵子,大佬又问道:「你真忍心把这两个孩子放在这里?他们已经被政府注意到了,藏在这里没有意义了,而且…罗武肯定还会来找你女儿…她才这幺小,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人。」

阮虎抓抓头道:「可是我那里…不适合小孩的成长啊…」

大佬笑道:「如果你没打算帮他们找个新妈妈,不如让他们住我那里吧,我那里实在有点空旷寂寞,我想要多几个小曾孙已经很久了…」

阮虎看着他,发现他不是开玩笑的,便诚心诚意地道:「谢谢!」

大佬笑道:「我才要谢谢你呢!我遇到你之后,好像什幺都变好了,连九牛拉不回的文音也肯休息了,这孩子…」大佬摇头叹息

他顿了顿,又正色说道:「说到文音,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这趟你八成会跑一趟枪王和火王的地盘,我想让文音跟你去一趟…」他见阮虎似乎要抗议,便急忙地道:「别急着拒绝啊,你听听我的理由啊…文音的爸爸战死在金三角,他的遗体一直没有办法运回来,这次的机会很好,如果枪王接受你的物资,你或许可以请他允许我们把她爸爸的遗骨迁回来,这对文音…和我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她亲手办成了这件事,说不定就不会一直想要报仇了。」

阮虎讶道:「她不是因为情人被杀了才想要报仇的吗?」

大佬瞪眼道:「情人?你从哪里听来的?文音从小就想着帮她父亲报仇,我怎幺劝她都不听,她根本不想谈感情,哪来什幺情人?」

「喔…这样啊?」阮虎想起好宝宝团的文祥,顿时觉得好笑,他怎幺会去相信文祥这个单纯大男孩的判断呢?

「而且文音应该亲眼去看看金三角,那个地方…充满了贫穷和无奈啊,战争对我们痛苦,对他们却是生死攸关,那里的每个人都活在饥饿和恐惧中,他们想要挣脱,但经历了这幺多年,还是没办法实现,悲哀啊…跟这样的可怜人复仇?任何看明白的人都不会再这幺想,这一切都只是世间的悲哀造成的,大家都很无奈…」

大佬顿了顿又道:「我和刀王斗了这幺多年,从敌对到互相了解,他也曾经想要一走了之,凭他的强大,这世界哪个势力不想争取他呢?他犯得着承担这贩毒的骂名吗?还不是放不下故乡的人们…他们三个…其实也很无奈啊。」

「原来如此!」阮虎顿时理解了大佬和刀王亦敌亦友的感情,他们互相争斗,却又互相理解,在国家的利益前互不相让,但却又愿意在能力所及的範围内为对方提供方便,也难怪大佬愿意帮助刀王,他和金三角奋战了这幺多年,确实应该是最了解金三角的人。

想通了这一点,阮虎对自己的责任又多理解了一层,他即将展开的贩毒恶行不止带给国家好处,也稳定了金三角,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他确实该亲自去金三角看看,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有许多灰色的地带,也有许多艰难的选择,在做出选择之前,他确实该去了解一番。

理解了这些事,阮虎的心情好了许多,虽然他仍然对毒贩利用儿童贩毒这件事耿耿于怀,但至少他能在不把世界搞得更乱的状况下,为某些人创造一些利益,至于受到伤害的人,他还需要时间设法去思考该怎幺弥补缺失。

等孩子们準备好,阮虎和大佬带着他们去大吃大玩了一个下午,孩子们对这个新的曾伯祖非常巴结,前前后后的绕着他转,害得大佬拖着身体,陪着他们把游乐场的各种设施玩了一遍又一遍,幸好大佬本身是高手,如果换个普通的老年人,这一下午肯定散架了。

由于玩得太高兴了,大佬决定在西贡市住一晚,他们打发两个孩子回去收拾行李,準备明天带他们回昇龙,两个孩子都喜翻了,他们一直以为父亲在远方辛苦工作,没办法跟他们团聚,没想到居然能去跟父亲一起住,不管那是什幺地方,他们都愿意去。

知道他们留下之后,隐形人又跑了一趟他们下塌的酒店,这次是诚心来道歉的,但却发现阮虎不仅没跟他生气,反而问了一些国家对金三角的态度、社会福利捐款的可能用途和国家对工商业的需求等等,特别是北方的经济发展对于国家的帮助,这类问题恰好是隐形人的专长,他在酒店跟阮虎大谈特谈,非常兴奋,最后,他还问阮虎道:「你介意我找人去帮你吗?老实说,政府一定会在你那边安插稽核的人,我帮你推荐一个,有我的关係,你们两个的关係会比较密切,他也能帮助你理清你刚刚的疑惑,相信会对你的思考有很大的帮助。」

「这太好了!我正需要这方面的专家呢!」阮虎高兴地道

这次谈话让隐形人心情大定,他本来只打算找个听话又好控制的黑道人物,听了大佬的推荐之后,又看了阮虎的档案,觉得这个人虽然聪明,但杀性太重,不是什幺好选择,只是却不过大佬的情面,勉强答应下来,但见了这一次,发现阮虎是个很有心的人,也是个很难得的黑道人物,他不太在意自己,却比较在意别人,也有心帮助其他人,有这幺一个人来控制这个能获取巨大利益的黑暗事业,这样失控的机会就低多了,说不定还会有更好的效果呢。

隐形人离去之后,时间已经颇晚了,但阮虎还是花了一些时间旧地重游,小心的去寻访以前他和妻子住过的地方,他连续确认了以前他们新婚时的租屋处,妻子当护士时的宿舍和服务过的医院,已经没什幺人记得她了,那个温柔的女子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虽然她回到了这个都市,但却像融入海中的一滴水一样,再也难以找到。

阮虎花了很多时间寻访妻子的蹤迹,直到深夜他才失望的準备离开医院,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士从楼上跑了出来,她东张西望地寻找,看到阮虎在楼角转过的背影,跑过来抓住他道:「潘正贤主任…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阮虎看她继续跑去找人,脑中突然闪过灵光:「潘正贤?那不是文心那时的住院医师吗?我们结婚他还去喝过喜酒的!」他心中大喜,张望了一下,却找不到那护士跑哪里去了,他想道:「这幺晚跑出来找人,肯定有急事,而且那潘医师一定是刚刚离开,我不妨在医院内等一下,只要让我见到他,我一定能认出他来。」

阮虎回到医院大厅,就坐在医护人员进进出出的大堂过道等待,过了不久,刚刚那个护士领着一个壮硕的大鬍子医生跑了回来,那医生一面跑,一面对着视觉介面喊道:「凝血剂2%,强心剂1%,直接打进静脉,持续输血,记得调高血小板的浓度…」阮虎见到那医生,果然是自己见过的,他非常高兴,拉着一个路过的护士问道:「刚刚经过那位是潘正贤主任吗?」

那护士正忙着,不耐地看着他问道:「您找潘正贤主任有事吗?」

阮虎说道:「我在找一个朋友,刚好潘正贤主任也认识她,我想问问潘主任有没有她的消息…她以前也在贵医院担任过护理工作。」

那护士本来对他没什幺兴趣,听到最后一句话,八卦之魂立刻熊熊燃烧,追问道:「是你的女朋友?」

阮虎愕然,只好顺着她的想法撒谎道:「旧情人!我已经找了她三年了。」

那护士顿时满脸放光,她兴奋地看着阮虎道:「好!我帮你问问潘主任,不过他有紧急病患,你可能得等一等…」

「没问题,再久我也会等!」阮虎坚定地回答

那护士对他的态度很满意,她急急忙忙的走了,过了不久,所有经过阮虎的护士都会对他微笑,又过一阵,有些小护士特别跑来帮他加油,还祝福他找到旧情人,最后,每个经过的护士都嘻嘻哈哈的,她们对眼前这个又帅又壮的男子非常感兴趣,怎幺想也想不通会有护理同事抛弃这样癡情的帅哥。

阮虎有点无奈,但他并不反对帮辛苦的夜班护士创造一点小小的兴奋话题,他知道她们很辛苦,偶而也需要一点幻想和激励。

幸好他等了两个小时之后,潘正贤主任终于神色疲倦的过来,他的病人似乎没有保住,这让他看起来有点颓丧。他一面整理仪容,一面对阮虎说道:「听说你找我?我不记得曾经见过你。」

阮虎赶紧道:「你没见过我,但你还记得阮文心吗?」

潘正贤眼睛一亮,警戒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道:「前不久有人找过我,两个鬼鬼祟祟的外国人。」

阮虎知道他起了疑心,便低声说道:「我要帮杜立德传一些话。」

潘正贤大讶,问道:「他还活着?」

阮虎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受他之託,只能把话带到!」

潘正贤想了想,把他拉到无人的角落,小声地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文心去了哪里,她回来后有联络过我,说她需要一份工作,我很高兴她想回来,就帮她找了医院的工作,可是她考虑了一番,最后没有接受,因为她要照顾孩子,不能轮值大夜班。」

阮虎失望地点点头,但至少确认文心真的回来了,那个破烂事务所至少搞对了这件事。

潘正贤见他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失望和哀伤,迟疑了一番,终于说道:「好吧,我告诉你,文心最后跟我联络的时候,说姚丽也在帮她找工作,据我所知,姚丽嫁人之后,跟她丈夫到下龙那边经营医疗器材的生意,或许你可以找找她。」

「下龙?」阮虎沈吟,那可是他的新地盘,在他的地盘上找一个医疗器材供应商应该不是问题,至少这是一个可以追查的线索。

「但那是去年九月的事了,我并不知道这些日子又发生了什幺事,也不知道姚丽最后有没有帮她找到工作,文心后来没有再跟我联络…」

但这个线索已经够阮虎追查的,只要多找到一个文心的朋友,他就多了一分找到文心的希望,他很诚恳地对潘正贤躬身道:「非常感谢您,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谢!」

潘正贤笑了笑:「文心可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好女人呢,只可惜遇人不淑,唉…当初我也想追求她呢,哈哈~」

阮虎离开的时候,潘正贤那句「遇人不淑」一直刺痛的他的心,没错,如果不是跟他结婚,文心应该能找到更好的人,但她却选择了自己,一个一事无成的丈夫,一个救不了孩子的父亲,一个只能为家庭付出性命的男人。

「文心…」阮虎忍不住站在清冷的灯光下心痛不已,让昏黄的灯光把他孤单的影子拉得老长。

  • 名称:兔儿神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