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超清

阮虎看着离去的悬浮车,鬆了一口气的臭头过来报告道:「他们收了钱,说这是上级临时指派下来的活,没有找麻烦的意思。」,平时娱乐城都有打点附近辖区的警局,拿过他们好处的警察不少,双方都有交情。

阮虎拍拍他道:「知道了,不用太在意,她是来找我的。」

他还没多说什幺,李雪走过来道:「虎哥,刚刚龙二发通讯来,说他的人和骰子被胡安的人抓了,但他们逃了出来,正被困在城东的一处空屋。」

阮虎对她一笑,直接问道:「胡安提什幺条件?」

「他要我们放了所有抓到的人,包含吴平路。」

阮虎笑道:「我们哪还有吴平路可以还他?把地址给我吧!」

李雪嘟着嘴道:「他一定有埋伏!」

「废话!地址给我吧。」

阮虎接收了地址,打开视觉介面研究起目标周遭的地形,李雪问道:「让长腿带人跟你去?」

阮虎摇头道:「不用,人多反而不好,龙二背叛了我,他的命我不负责,但龙二带去的兄弟们和骰子那个笨蛋可不能再有伤亡了,这次死伤的人已经够多了。」

「你不可能救出所有人的!」李雪叫道

阮虎耸耸肩:「只要愿意跟我的人,我就能带他离开。」他突然停下动作,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笑道:「有点饿了,反正时间还早,先去把事情办一办,还来得及回来吃晚餐。」

阮虎把李雪送回同春酒店,不顾李雪的劝告,搭着他的护卫车向东区飞去,他在目标地点千米外下车,命令他的护卫原地待命,然后一个人慢慢的往目标区漫步过去。

阮虎才没走几步,就知道他被人盯上了,他笑了笑,这里是东区,胡安的地盘,他刚刚杀了胡安两百多人,只怕任何一个街上的混混都把他当仇人,阮虎也不在乎,一步步的往目标走去。

东城区并不是一个很繁华的区域,这里的城市建筑还是老旧的模式,路上的人车很多,但空中的悬浮车很少,越国人收入普遍不高,买得起进口悬浮车的人不多,虽然为了加入国际车道和观光考量也建造了悬浮车道,但悬浮车道总是显得空蕩蕩的,阮虎对这种景象反而更熟悉,他以前住在西贡市的时候,那边的街道就是这样的,地面车辆挤满了道路,人车争道在加上不时出现的摊贩,整个街区的交通混乱得不得了,但却别有一种热闹的气氛,他到了美洲之后,圣荷西规划得很先进,城市很宽阔街道很整齐,大部分的车辆都在空中飞行,整座城市依照空中车道分成十几层,高楼屋宇到处都是招牌和霓虹灯,地面是专属于树木和行人的地盘,那感觉是舒适多了,但人与人之间的感觉却更疏离。

他很难分辨哪一种气氛比较好,但圣荷西这样的都市应该能让居民有更宽广的生活空间吧,至少房价不会很贵,贵到让平民一辈子都买不起。

阮虎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往目标走去,很快的,身后开始有人盯梢他,而且人数还越多,过了不久,阮虎终于到达那座目标空屋,他前来的消息早就被传给了胡安,一群胡安的手下在屋前严阵以待的等着他。阮虎看了那群人,忍不住觉得好笑,胡安手下能打的人大概真的死光了,这些人色厉内恁的,一看就知道没见过血。

阮虎走到屋前,对那些人说道:「有谁能作主的?你们老大找我来谈事,你们就这样待客的吗?」

被阮虎的气势压迫,那些人居然没有一个敢出头搭话,阮虎好笑地摇摇头,逕自跨步向前,往屋子的大门走去,随着阮虎一步步前进,那些人渐渐被他逼进了住宅内,他们拿出各种刀枪铁鍊,不时作势攻击,但就是不敢往阮虎的身上招呼。他们虽然把阮虎视为敌人,但阮虎就是有一种气度,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出手攻击。

阮虎进了住宅,叉手站在客厅叫道:「胡安,客人应约来访,把我的弟兄带出来吧!」

胡安看他一路走了进来,虽然直恨得牙痒痒,也气自己的人没种,但却不得不暗暗佩服阮虎果然凶猛如虎。他走了出来,放声大笑道:「欢迎!欢迎!血虎果然名不虚传。」

阮虎朗声说道:「废话少说,胡安,你杀了我的兄弟,我也杀了你的人,我跟你早就势不两立了,我为了我的兄弟们而来,划下道来吧!你怎样才能放了我的人?」

胡安面色一冷,阴笑道:「哼哼!你自己都在劫难逃了,还想着救你的人?」

阮虎大笑道:「在劫难逃?哈哈!就凭这样的人吗?这些人再来一百个我也不怕。你这些小弟们都是好汉子,但他们不是不怕我,他们是不想为你死,你知道吗?这就是我的兄弟跟你的人的差别,儘管你的人比较多,但仍然打不过我们这群血虎!」他指着一个看起来很兇狠的混混,厉声问道:「你準备为胡安死了吗?」,那混混一愣,停下手中甩动的铁鍊,阮虎根本不给他思考和回答机会,又指着另一个拿着蝴蝶刀的混混,问道:「你呢?準备死了吗?」那人被他的气势所迫,反而向后退了半步,不等阮虎询问,所有被他眼光扫过的混混都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

阮虎突然抬头吼道:「这里有人要为我而死吗?」

「有!」几个声音同时喊道,一个声音怒骂道:「混蛋,放开我,咱们大战三百回合!」,另一个细细的声音却叫道:「虎哥!救救我啊!」

阮虎转头对胡安叫道:「胡安,你不是要找我吗?划下道来吧,要单挑还是群战?」

胡安脸色苍白,他没想到他的阵势没能吓住阮虎,反而被他透过一些挑拨性的言语,让他气势越攀越高,甚至压住了自己的人。他退了一步,叫道:「放了你手上的人,把地盘交出来,否则我就杀了你!」

阮虎哈哈大笑道:「你是白癡吗?你带着三百多人来打我的时候,我都没把地盘让给你,就凭你这些人,想要我把地盘交出来?你作梦吗?」

胡安一挥手,他的身后突然走出一些人,那是一些枪手和三个被捆住的阮虎手下,胡安怒道:「行!你狠,你厉害!如果你不把手上的人放了,我就在你的眼前把这几个人干掉!」

  阮虎冷冷的一笑,回头对胡安的手下们笑道:「看啊,哥儿们,这就是你们的老大,单挑和群殴都不敢,只会对捆着的人发威,你们不觉得丢脸吗?」阮虎看看他们,笑道:「等一下动起手来,你们别往上凑,知道吗?这种人不值得你们为他死!」

他转过头来看着被捆住的三个兄弟,一一对他们说道:「骰子,站直了,你是赌场的王者,就算死了也不能掉份的!龙二,把枪收起来,白癡都知道你要干什幺!小C,其他的兄弟好吗?他们在哪里?」

被捆住的小C叫道:「虎哥,我们被龙二哥骗了,我们没有投降胡安这个软蛋!噢!」胡安的手下见小C嘴里不乾净,一枪托打在他的头上,在他动手的瞬间,阮虎也跟着动了,所有人只见人影一闪,啪啪啪的几声连响,胡安的手下像开花般的散开倒下,胡安惊吓地转身逃走,一面大叫道:「拦住他,杀了他!」

一些胡安的枪手从埋伏的屋后跑了出来,对着阮虎开枪,阮虎把被捆住的三个手下推倒,自己像条幻影一样的闪动,只听枪声和惨叫声不断,那些枪手的机枪胡乱发射,不只没射中阮虎,反而打倒了不少包围阮虎的混混们,他们一阵惨叫,纷纷乱骂地倒下,但机枪没能肆虐多久,跑出来的枪手纷纷被击倒,几秒之内,屋内又恢复安静。

「别跑啊!胡安!」阮虎悠闲的声音从屋后传来,在混乱的第一时间,胡安跑向了他停在后院的悬浮车,立刻升空飞去,等阮虎解决了枪手们之后,胡安已经飞上空中了,他忿忿地对阮虎吼道:「我手上还有你的人,你给我…」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物体飞了上来,「轰」的一声打在悬浮车的车门上,把整个车门打穿了一个大洞,那飞行中的悬浮车被打的抛了起来,一阵摇晃之后又稳了下来,拼命的向远方逃去。

「混蛋!逃得真快~~」阮虎抛下了手上的花盆不满地道

阮虎走回屋内,只见室内一片哀嚎惨叫声,阮虎走过去把三个被捆着的兄弟拉了起来,一一地解开他们的束缚,他拍拍不断发抖的骰子,笑道:「怕什幺呢?你又赌赢一次了,这次你赢了自己的命啊!爽吧!」,又转头对小C说道:「好样的,没丢了弟兄们的脸。」然后他沈下脸看着拿着枪发楞的龙二,严肃地道:「龙二,我知道你想上位,但你不该拿弟兄们的利益去赌,这次你赌输了,你是要回去过刑堂,还是自己上路?」

龙二楞楞地看着手上的枪,过了半晌才沙哑地道:「虎哥,我错了,我们还是兄弟对不对?」

阮虎点头道:「没错!我们还是兄弟,嫂子我会照顾的。」

龙二苦笑道:「谢啦,兄弟,帮你嫂子找个好人照顾她…」他举起手上的枪,朝着自己的额头开了一枪,「碰」的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阮虎叹了一口气,对龙二的尸体低声道:「龙哥,好走了…」

这时,屋外冲进来几个人叫道:「虎哥,我们到了!」

阮虎对他们点点头,说道:「带骰子和小C走…」他顿了顿,说道:「也把龙哥带走…」他对还在哀嚎的混混们挥手道:「抱歉了各位,可惜我不是你们老大,你们的老大会照顾你们的,再会了!」

他们一行人离开屋子,搭上阮虎的护卫车升空离去,只留下惊恐的混混们。

阮虎的悬浮车上,气氛很沈闷,众护卫们还不知道龙二叛变,见他死了,纷纷痛骂胡安,阮虎拍拍小C和骰子,示意他们别说话。悬浮车刚切入车道,一个通讯发了进来,阮虎确定了对方的身份,狐疑地接起了通讯。

那边一个老人的声音说道:「阮虎,你跟胡安的事大佬听说了,他老人家很关心,你有必要做到这幺绝吗?」

「我可以理解他想杀我,但他不该杀我兄弟!」阮虎简单地道

那老人叹了口气:「你闹得也够大了,砍了百来人,一栋大楼都烧了,影响很不好啊!万一观光客不来,大家不都喝西北风吗?大佬发话了,希望你们别再闹了,两边坐下来谈吧。」

阮虎冷冷地道:「我也想跟他们谈过,可是结果您看到了,他们追杀我,还弄了三百人来围攻我,甚至我刚刚还跟胡安会了一面,他弄了几十条枪指着我,您说这该怎幺谈?」

「现在你抓了一手好牌,趁机再谈一次吧,你的条件他们根本没办法答应,人在江湖就靠一张脸,你这是不让他们活了,何必呢?你把胡安的人砍光了,这是逼他不得不跟你拼到底啊!但现在的法治社会可不能让你们两个这幺胡来,大佬找你们过来他这里,要你们坐下来谈,他老人家想帮你们作个和事佬,你信得过他老人家吧?他保证做到两不相帮。」

阮虎迟疑了一下,他想想道:「很抱歉,我不是不给大佬面子,您也知道,我一向很尊重大佬的,但是这件事整个公司的人都看着,要谈可以,先清了前帐,我也不想拿人质压人,两清之后大家再坐下来谈,免得有人心里有疙瘩。」

那老人考虑了一下道:「你这样倒也光明磊落,行!我先跟他们谈谈,你给我点时间,先别动那些人。」

阮虎爽快地道:「行!看在您老人家的面子上,我这两天不会动他们。」

那老人满意地切了通讯,阮虎给几个主管发了通讯,说明大佬插手了,要他们今晚稍安勿躁并且小心戒备,防止有人狗急跳墙。他发完通讯后,车也回到酒店了,一直在停车场等着他的李雪跑过来对他急道:「怎样,你还好吗?」

阮虎跳下车看了她一眼,这才注意到她卸下了浓妆,整个人显得很淡雅,忍不住笑道:「我当然没事啦,嘿嘿~~你这样看起来好多了,为什幺平时涂得跟老鸨似的?」

李雪见他毫髮无伤,一面跟着他走入室内,一面喜出望外地道:「之前急着出门,来不及上妆呢,你喜欢我这样吗?」

「你又不老,干嘛化浓妆呢?」

「因为你喜欢啊!」李雪耸耸肩,「你说我不化浓妆带出去没面子。」

「哈哈哈~~」阮虎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摇头道:「哪来那幺多规矩?我看得舒服就好了。」

「那我以后就这样喽?」李雪高兴地问

阮虎点点头同意了。

在大佬的介入下,胡安显然比阮虎急多了,阮虎还在吃饭的时候,那老者又发了通讯来:「阮虎,他们认栽了,但你可不可以给他们留点面子,现金他们是拿不出来的,让他们用一些产业抵,你觉得如何?」

阮虎一面吃饭一面说道:「我没意见。」

那老者高兴了些,继续说道:「他们还有个要求,别对外面公布这件事情,杀人不过头点地,以后大家还要见面呢!反正道上大家都知道了,就让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

「行!我听您老人家的。」阮虎爽快地答应了。

「好!」老人笑呵呵地道:「那你过来吧,大佬想见见你,顺便帮你们做个和事佬,你多带一些人没关係,大佬也想见见亲手砍了一百多人的战将。」

「谢啦!给您添麻烦了。」阮虎诚恳地道

那老人很满意阮虎做出的恭敬姿态,提点他道:「你这次干得不错,爽脆有力,什幺毛病都抓不出来,大佬很看好你啊!他老人家心情很好,直说有几十年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才了,你跟大佬同宗,送礼的时候要讲究一点,或许大佬日后会提携你。」阮虎理解了他的意思,连声称是。

老人切了通讯,阮虎就站了起来,对李雪说道:「我有事得去一趟昇龙市区,你要留在这里还是回诊所?」

「我一直跟着你的。」李雪提醒他道

「喔…」阮虎为难地说道:「黑帮谈判耶,可能有危险的。」

李雪耸耸肩:「一样啊,上次去海丰,你不是也带着我吗?你说有个美女在旁边,气氛比较不容易闹僵,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喔!那好吧!」阮虎拉下餐巾,李雪奇怪地问:「你不吃饱吗?我看你没吃几口。」

阮虎耸耸肩:「无妨啦,反正到了地方也少不了吃吃喝喝,记得帮我準备一份礼物,送给大佬的,不需要太贵,但要显得亲近,反正他老人家也不缺好东西。」

李雪点点头,招呼了在外厅看电视玩闹的护卫们,又帮阮虎上下打点了一番,阮虎发通讯招呼了老驴,对他说道:「老驴,大佬要见见杀气腾腾的百人斩战将老驴,你带着人跟我走一趟吧!」

老驴大讶道:「大佬?是阮晋友大人吗?」

阮虎笑道:「没错,你不是老唸叨着要见见大佬吗?一起走吧!十分钟内到酒店会合。」

老驴有点惶恐地道:「虎哥,我…搞了一整天,现在一身血腥味…而且我没有正装可以穿…这样去…会不会…?」

「不会不会!老驴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啰唆了,你快把人带齐,跟我去见大佬!」

在阮虎的连声催促下,老驴赶忙去召集人手,十分钟后在酒店顶楼跟阮虎会合,两辆悬浮车一前一后往昇龙市区飞去。

悬浮车进入昇龙市区的飞行航道,护卫们看着两侧整齐的大楼和繁华的行人商铺,忍不住道:「市内还是比较热闹啊!」

阮虎知道他们都梦想着在市区打下一片天地,郊外油水是不少,但是荒郊野外的,怎幺玩都是那几个地方,找来找去就是那几个小姐,小姐的水準也比不上都市的夜店辣妹,还是市内比较好玩。但是要在市区有个容身之地,没有一点政商关係是不可能的,至少也得在辖区的警局有关係,像他们这种兇名在外的危险份子,就算肯送钱都没人敢收,想在市区立足那只是痴人说梦。

  • 名称:阎王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