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之物超清

昇龙市内的一所不起眼的宅院,胡安由手下开着车,在夜色中停入宅院的停车场,他熟门熟路的进入宅院内,警卫们也不拦他。一个秘书模样的男人把他拦住,小声的对他说道:「你要不要明天来?正吵架呢!」

「吵架?」胡安讶道,他这位堂叔和堂婶虽然感情不怎幺好,两人在外面各有花招,但在人前一向表现得很恩爱,别说吵架了,重话都不会说一句。

「为了什幺事?」胡安不安地问,他怕堂叔知道了自己的麻烦事。

那秘书摇摇头,一点都不肯透露。

过了半晌,一个打扮豔丽的女人气鼓鼓的出来,她对门内尖声叫道:「我说那不是我做的!他自己要这样我有什幺办法?」她把门一摔,怒气沖沖地走了,连对他行礼的胡安都视而不见。

秘书对胡安苦笑,用手势问胡安还要进去吗?胡安对着他苦笑,那秘书只好硬着头皮走入屋内,过了几秒,一个低沈的声音喝道:「让他进来!」

秘书走出来对胡安苦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胡安叹了一口气,但他今天被逼到了极点,只能来跟堂叔求助,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去撞枪口。但现在可不是迟疑的时候,他只好硬着头皮推开门。

一个略有点福态的中年男人坐在红木大办公桌后面,威严的脸色有些低沈,但并不像胡安想像的那幺狂怒,胡安心下稍安,对那人躬身致意。

「坐!」那人似乎正看着视觉介面,低声说道

「是!」胡安老老实实地坐下,但他不敢坐满,屁股只沾了一点点椅子。

过了半晌,那人似乎看完了一份文件,随手做了批示,转头过来看着胡安,说道:「有什幺事,说吧!」

胡安深吸了一口气道:「堂叔,我那个计画…有麻烦…」

那人眼中闪过怒色,沈声说道:「你说你拉了三百多人,要我让你放手打两天,我还帮你弄了一个内应绑住了他们的手脚,这样你还有麻烦?」

胡安苦笑道:「不只这样,那边还支援了我一个班的高手,全都给阮虎杀了!平路亲眼见到阮虎杀人,一瞬间他的六个手下全灭,那边的十个人全部阵亡,连一个活口都没有。」

那人楞了一下,拍桌骂道:「我不要听你的理由!这条路对我很重要,你一定要拿下来!」

胡安听他怒骂,吓得从椅子上滚下来,跪在地上哀求道:「叔啊!我真的尽力了,我剩下的一百多人全给阮虎杀了,他烧了我的新海洋酒店,还把我的人全剁了祭奠他的手下,连平路也被他抓走了,有死无生啊!」

那人皱起眉头道:「新海洋酒店大火跟你有关?」

「那火就是阮虎放的!他烧了我的楼,杀光了我的人!」胡安咬牙切齿地道

那人在视觉介面上点了几下,怀疑地道:「我记得鉴识报告说是酒店电路系统的设计和施工问题。」

「但分明是阮虎放的火,他事后还恐吓我。」胡安忿忿地道

那人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我会让人调查的,但他如果有这本事让人查不出来,那你就拿他没办法,但这种事不是一天两天能调查清楚的,我这边的事很急,你快设法帮我把路打通。」

胡安哀求道:「叔啊!我的人都打光了,弹药也没了,就算阮虎不反咬,短期内我也组织不了新的攻势了,您…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

那人忿忿的跳了起来,怒骂道:「一个月?我养了你这幺久,这就是你的全部本领吗?那我还不如养一条狗!」

他忿忿地走出办公桌,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过了一阵,他沈声说道:「老实告诉你,我上面的人要用这条路来做什幺你也知道,如果你在期限内办不到,他们自会找人来办,到时我也保不了你。」

胡安吓得脸色发白,他知道这是什幺意思,如果他拿不下阮虎的地盘,他就会被人取代,取代以后他还能不能留得一命就要看对方的心情了,但他现在实在想不出有什幺办法能马上把阮虎那帮士气如虹的帮众打败。

那人又走了几步,见胡安楞着脸没反应,怒道:「我是养了一头猪吗?你当真什幺办法都拿不出来?江湖事江湖了!你打不过他,不会找人来压制他吗?」他顿了顿,又道:「我会让警察用安全稽核的名义去检查全市的酒店,拖住他的脚步,让他没办法立刻向你报复,但是你自己也要想出办法来…这样吧,我跟大佬联络一下,让大佬出面仲裁,你跟阮虎谈谈,只要他让出那条路,你什幺条件都可以答应他,这样行吗?」

胡安犹豫地道:「可是…叔啊…那边不是不想让大佬知道这件事吗?」

那人怒道:「不然怎幺办?你有办法搞定这件事吗?你把事情搞得这幺大,难道你真当大佬是瞎了聋了吗?你快把事情办成,把路交出去,赶紧撇清自己,这样你还有一丝活路,万一你要是露了馅,你知道会怎幺样的,到时你只能自己去死,什幺都不能说,知道吗?」

胡安连连磕头道:「我懂!我懂!谢谢叔叔!谢谢!」

那人见他这副无用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对胡安虚踢一脚,说道:「起来吧!我还有件事让你去办。」

「是!」胡安连忙爬起来,躬身站好。

那人走回座位坐下,却没有马上说话,只是抬头看着天花板出神,过了半晌才淡淡地道:「有个叫做克利斯。瑞恩的外国人死在本市,嗯…据说是被入室行窃的窃贼杀死的,你弄个兇手出来顶了这件事,让警方宣布破案。」

「克利斯。瑞恩?」胡安心中一震,他知道这个人,那是堂婶的「好朋友」之一,虽然一瞬间就心知肚明了,他还是故做迷糊地问道:「叔叔!这没问题,有没有什幺特别的要求?」

那人摇头道:「没有,你的人咬定犯案就好了,其他的别弄太多花招,外国人死在本市,对本市的形象影响很不好,尽快把这案子了结吧。」

「是!」

那人挥挥手道:「去吧!大佬那边我会打招呼的。」

胡安离开了那宅院,心情还是好不起来,他这次损失很大,手下能打的人都打光了,简直是伤筋动骨,除了阮虎之外,他还要防着其他地区的老大来抢他的地盘,有了堂叔打过招呼,大佬应该也不愿意看到市区混乱起来,只要大佬愿意发话,他至少有个喘息的机会。

胡安一脸忧色地回到家,下车后就见到一个人在停车场徘徊,那人见到他的车降下来,忙不迭的跑过来帮他开车门,胡安一见他就怒从心起,跨出车外一脚把那人踹翻,骂道:「龙二,你这个骗子!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胡安的护卫纷纷拔出枪咖咖地开保险上膛,指着地上的男人。

那是一个长着一张古铜色脸膛的中年大汉,他倒在地上叫道:「胡老大,我哪有骗你?」

胡安怒道:「你骗我说阮虎受了重伤,可能已经死了,现在呢?他不止还活着,还杀了我的人!你根本就是阮虎派来的奸细。」

「冤枉啊胡老大!我绝对不是奸细!」龙二急忙叫道

胡安怒火更炽,他不断的踹着那人,一面叫道:「你说你会调走赌场的人的,人呢?你说没人能动用机体斗士的,为什幺他们跑出来?为什幺?」

龙二一面闪躲一面叫道:「我真的抓了赌场的老大骰子,我怎幺知道小圈那个死脑筋不肯走?」

「混蛋!混蛋!」胡安不断的踹他,他踹了几下,突然停下来,喘着气问道:「你手上还有多少人?」

龙二楞楞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答道:「我们督察组有四十人,可是…」

「骰子还在你手上?」

龙二点点头。

「好!」胡安伸出手拉他起来,拍拍他身上的脚印,搂着他的肩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跟阮虎说你和骰子被我抓了,让他来换你们,到时你杀了他,有没有问题?」

龙二楞着脸,胡安继续低声说道:「我们的协议还有效,只要阮虎一死,那边的地盘就是你的,老黄和你交换两成赌场的股份,我东区的酒吧夜店也算你两成股份。」

「可是…他是我的老大…」龙二迟疑道,他可以引入外敌杀了阮虎,但如果自己动手杀了老大,这不良记录会一辈子跟着他,让他到哪里都会被人唾弃和防备。

「你还有得选吗?你以为阮虎是笨蛋吗?现在还不知道是你出卖了他?」胡安恶很很地道

龙二看着他,陷入了天人交战。

阮虎半推半就地接受了李雪的服侍后,阮虎先洗好回房休息,等到李雪洗好出来,发现阮虎已经睡熟了,还轻轻打着呼,李雪站在床沿看着他,突然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这个男人跟虎哥不同,他有良好的教养,而且并不粗俗,他一定有很精彩的故事,有这样的男人,似乎也不是件坏事呢。」

阮虎抓紧时间睡了几个小时,在黄昏时分,突然有通讯发进来吵他,阮虎立刻惊醒,他接起通讯,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姿势说道:「什幺事情?」

娱乐城的保安头子臭头说道:「虎哥,有一些警察来我们娱乐城,我看他们东张西望的,动机不单纯喔,其中几个人…我可能对付不了。」

阮虎心中一跳问道:「屋子内外都收拾乾净了吗?」

臭头低声道:「都收拾乾净了,我让人紧急装修,可是怕他们看出什幺毛病…」

阮虎知道臭头的脑子不太灵光,现在肥狗受伤入院,娱乐城没机灵的经理人押阵,他怕自己出状况,所以找阮虎求助。阮虎便道:「你拖住他们,什幺都别回答,我马上赶来!」

「谢谢虎哥!」臭头鬆了口气

阮虎爬了起来,对坐在一旁就着视觉介面看书的李雪说道:「警察跑到娱乐城查案,我过去看看。」

李雪点点头,熟练地帮他擦脸梳头打点了服装,然后跟他一起搭上护卫的悬浮车,往娱乐城方向赶去。

过了几分钟,他们降落在娱乐城的停车场,臭头一脸担忧地跑了过来,他低声对正在下车的阮虎报告道:「虎哥,那些人指名要找您…其中一个假小子,气焰很嚣张啊~~」

阮虎走进娱乐城,只见大厅华丽的玻璃外墙整个被轰碎了,一地的碎片显得很凌乱刺眼,但墙上应该有的弹痕却不见了,满地的弹壳也不见蹤影,这里可是昨天大战的地点,臭头负责的保安队几乎都折在这里了,可见当时战况的激烈,但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只见到处都是破坏的痕迹,似乎就像是被人砸过场子一样,他不禁有点欣赏臭头的「紧急装潢」。他步入大厅,只见一些制服警员陪着几个男女,正在看着墙上被毁的图画,那些助兴用的人物绘画都是「唯美」风格的手笔,男女都各有风姿,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没穿衣服,当然,画中人物的重点部位总会有些遮掩。

臭头一进去就介绍道:「各位警官,这就是敝公司的老闆阮先生。」

阮虎扫视了这些人,穿警服的警察就算了,那是用来摆显吓人的,这几个穿着正装的男女才是重点,其中那个梳着中分短髮,做中性打扮的年轻女子似乎才是来人中的头。他便向那女子说道:「我就是阮虎,各位警官,你们来的正好,昨天夜里有一群歹徒跑到我这边打砸,您看我这里给破坏成什幺样子了,我正打算报警呢!幸好各位来了,省得我的人多跑一趟。」

那女人穿着一身整齐的正装,一头短髮梳得油亮,神态非常端正,如果她不装成假小子,凭着那面貌和身材,稍微打扮一下,也应该算得上中等美女,但她现在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那就不怎幺讨人喜欢了。

她淡淡地道:「本市今天发生了高楼大火,市长要求我们多注意各种娱乐场所的消防状况,你们这里也要纳入检查。」

阮虎摆出一副生意人的样子笑道:「当然当然!我们一定会配合检查的,只是您看我们现在乱成这样,短期内是不会重新营业的,这检查可不可以暂缓,等我们重新装修完成,一定会根据规定申请检查的。」

那女人不理他,挥手对他的手下说道:「你们进去检查一下,看看一切有没有按照法规来。」

那些警察应了,逕自向娱乐城内闯去,阮虎对李雪使了个眼色,李雪拉着臭头,跟那群警察去了。

那女人看着手下离开,漫不经心地道:「手脚挺快的啊,我才转个身,你这里就乾乾净净的了。」

阮虎皮笑肉不笑地道:「哪称得上乾净?您看着一地垃圾,唉~~都是钱啊,真让人心痛。」

「心痛吗?你这手可狠了,胡安很被动啊,大佬要我来问你,你把金三角的人藏在哪里?」

阮虎心中一跳,脸色不变地问道:「抱歉,我听不懂您的意思。」

「你一下子灭了胡安两百多人,烧了一栋大楼,凭你自己的人,办得到吗?」那女人脸色阴冷地问

阮虎一脸庄重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幺?什幺胡安,什幺大楼的?我只是个小生意人,向来是奉公守法的。」

「奉公守法?」那女人冷笑道:「你别以为我们是笨蛋,你的手脚伸那幺长,下龙的生意作得不错啊,我们早就盯上你了。但我不想管你们狗咬狗,你把金三角的人交出来,把金三角的货也吐出来,以后别跟金三角的人来往,我就当作这些事都没发生过!」

阮虎心中疑云大起,他刚刚还以为这女人知道了他抓了那个刀手,但后来听起来又不像,她要金三角的货,又要自己断了跟金三角的往来,但这些事情阮虎根本不知道,视觉介面中留下的资料也没有,这是怎幺回事呢?但无论如何,自己肯定是否认到底的,他装出一脸讶异的表情,说道:「警官小姐,敝公司只做旅游和娱乐相关行业,跟什幺金三角公司的向来没有什幺往来,什幺货的?我真的不知道啊,金三角?是做巧克力生意的吗?」

那女人冷着脸看他,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她森冷地威胁道:「你不承认也行,大佬自会找你谈,金三角是个禁忌,大佬向来不准任何人伸手的,你有没有碰自己心里有数,到时可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阮虎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我们用的巧克力都是正厂出产,保证品质一流,绝对不跟什幺三角杂牌有关係。」

那女人见他死皮赖脸的鸡同鸭讲,知道他死也不肯承认,但这几件事目前都找不到明确的事证,一时对他无从下手,便哼哼几声不再说话。

过了不久,进去「检查」的警察们出来报告道:「报告!有些不合法规的地方,都已经开出限期改善的劝导单了,我们会在期限之前回来覆查。如果还不改进就会勒令停业。」

那女人对这些不感兴趣,手一挥道:「走吧!」,一群警察便登上悬浮车呼啸而去。

  • 名称:天降之物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2: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