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彩限的怪灵世界超清

杜立德在灵堂中祭拜着在这次事件中死去的七十几个兄弟们,他在心中说道:「我虽然不是你们的大哥阮虎,但既然顶了他的身份,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你们自然也是我的兄弟,我替他帮你们报仇,你们也该瞑目了,至于阮虎的血债,我自会帮他要回来,你们安息吧,现在起,我就是真正的阮虎了!」

阮虎上香祭拜过牺牲的兄弟,站过一旁静静地看着各管事带着手下的兄弟準备轮流向灵堂上香行礼,这时,全身赤裸的吴平路被推了出来,昏迷的他四肢和腰部脖子都被铁环紧紧扣住,嘴巴上塞着麻核还绑上布条,固定在一座十字架上,旁边还有一辆小餐车,餐车上放了一个盘子,上面有几把大小不同的锋利刀具。

首先上来上香的臭头大声对自己的手下们说道:「感谢诸位大哥给我臭头第一个祭奠兄弟的机会,这次行动诸位大哥都出手了,只有我臭头看家,下次再有行动,求老大千万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他对阮虎鞠躬,阮虎微笑点头。

臭头又道:「老大说胡安老头就交给他了,所以我们拿这个家伙祭奠兄弟,每个人上香之后来一刀,千万别割死了,后面还有兄弟等着割呢!要是谁手太重一下子把他割死,你就代替他站在这里给后面的兄弟出气,知道吗?」

他剩下不多的手下轰然应了,他们的弟兄在这次战斗中损失惨重,大部分人身上都带着伤,在一片愤怒与肃穆中,这些人纷纷的上香祭拜,然后排队用刑,已经被狠狠修理过的吴平路没多久就在一刀刀零割细切下被痛醒了,他痛苦挣扎却又叫不出来的苦态,让所有人既恐惧又解气。祭奠者一路排队行礼而过,他们看着阮虎的眼神都带着热切和敬畏,这样横行无忌又重情意的大哥从来没有听过,光是这百来人的人头塔就够他们以后夸口了。

以不到百人,把躲藏在大楼中的一百多个对手生擒,自身还没什幺损失,这是多幺伟大的战绩?能跟上这种大哥,亲自参与这种一生难逢的大战,那可是一辈子的荣耀。

两个多小时之后,公司内有职司的人员都来参加过祭拜,既亲眼见识过那个人头塔,又亲手在仇人身上下刀,在开放祭拜后,灵堂上就禁止录影了,阮虎知道公司内部可能还有内鬼,哪敢大剌剌的授人以柄?他让护卫猴子他们管制了权限,自己还小心地感受着各种电波,侦察着各种的可能间谍设备,为了把自己在公司内的声望推到顶点,他特地让老驴堆了这个人头塔,这可不是给人当作犯罪证据用的。

等到祭拜完成,阮虎让人撤除了灵堂,自己带着这百多个人头,在众多护卫的护送下,开车把一篮篮的人头和奄奄一息的吴平路带到正叔的诊所,他一进门,正叔正在跟人抱怨道:「我说啊,你们这次干得太狠了吧,我的分解机可不是给你们拿来毁尸灭迹的,浪费啊~~」

阮虎一进门就道:「怎幺?你有意见吗?」

正叔听到熟悉的声音,吓得头一缩,他回头一看,小声叹道:「何必呢?一百多条人命啊…」

阮虎板着脸道:「因为他们要我和我兄弟的命!」

「正是!他们这些狗养的不死,难道叫老子去死?你这老头太啰唆了!」正在监看尸体销毁的老驴忿忿地叫道

正叔抓抓头,无奈地道:「我…我可不敢反对喔,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要是都拿来改造成机体斗士,可以赚多少钱啊?」

「机体斗士?」阮虎心跳了一下,只听老驴嘟囔道:「是有点道理啦,可是人都杀了,头也砍了,你装得回去吗?」

正叔瞪了他一眼,对阮虎说道:「我知道你手上还有些人,如果他们老大不来赎,乾脆全交给我吧,省得你们到处去弄人。」

阮虎不答,只是一挥手,让他的手下把一篮一篮的人头搬进来,丢在正叔面前,正叔瞪着那些血肉模糊的人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叹道:「我一直以为我杀的人够多了,没想到…唉…」

阮虎面无表情地道:「有个人倒是可以让你出手!」,他手一挥,手下抬着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的吴平路进来,他全身是血,身上有肉的地方大概都割过了,血也似乎流光了,但却还有一口气在。

「天啊…阿弥陀佛…」正叔被他那可怕的样子吓得直念佛。

「你把他改造改造,以后说不定会让他出手,也不用太多,只要能出场一次就够了。」

正叔吞了吞口水,心里想道:「他们杀了阮虎,这位的怨气很大啊…那个组织…肯定可怕极了。」,他不敢不从,连忙点头应是。

等他把人推走,阮虎确认了销毁即将完成后,拍拍老驴说道:「老驴,你这次干得不错,辛苦了,你跟你手下兄弟这次的行动奖金加倍,受伤和牺牲的兄弟的奖金和抚卹金提高三倍!」

老驴张开大嘴呵呵笑道:「奖金也就算了,这次干得真爽,以后希望有这种爽活虎哥还是交给我。」老驴是负责走私队的保安头子,这次走私队的仓库和车队虽然遭殃了,但他带着保安们撤退得很即时,人命的损失并不太大,他杀得很过瘾,心情倒不像损失惨重的臭头那幺糟。

阮虎笑着摇头道:「正叔说的没错,人还是少杀点的好,这次要不是被逼到头了,我也不会放手杀人,以后这种事能免就尽量免了吧。」,阮虎拍拍他,进了自己专用的医疗室,只见李雪穿着暴露的三点式泳装躺在医疗床上,似乎正在接受光照治疗。

阮虎走过去,李雪取下眼罩看了他一眼,又盖上眼罩道:「我这次浑身上下多了好多伤口,这样可以去除疤痕。」

阮虎在她身旁坐下,李雪的身体缩了缩,她沈默了一会,低声问道:「我…你打算怎幺…处理我?」

阮虎摸摸她的长髮道:「你自己有什幺打算?」

李雪被他一摸,整个人震了一下,然后又慢慢放鬆,她压抑了心里的恐惧,过了好几秒才问道:「我有选择吗?」

「当然有,你是我阮虎的女人,爱干什幺就干什幺,如果你还想跟着我,我当然不反对,如果你不想跟着我混黑道,我就给你一笔钱,让你可以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阮虎这幺说,但李雪可一点都不敢相信,她连忙说道:「我愿意继续服侍你。」

阮虎点点头道:「我的上级需有这里有个阮虎,所以我便在这里,只要你不胡乱说话,就不会有人针对你。」

「是!谢谢!」李雪感谢地道,事情发生之后,她一直很忐忑,一开始是怕自己在一群豺狼中无法自保,没想到这个救回来的人如此厉害,居然随手就击破了三个帮派的联军,还把对手斩尽杀绝。但这并没有让她兴奋,反而给了她深深的恐惧,她保住了自己的命,却又怕自己被灭口了。还好现在看起来,这人并没有杀了她的打算,以他的能力,要杀她只是举手之劳,更何况正叔也没事,他应该真的没想要杀人灭口。

阮虎拍拍她细嫩的手笑道:「除非逼不得已,我并不喜欢杀人,以后你就知道了。」他顿了顿,又道:「对了,我平时住在哪里?我总不可能一直躲在这里吧?」

李雪笑了起来,她推开光疗灯坐了起来,拉下眼罩笑道:「是我疏忽了,我带你回家,帮你熟悉一下环境。」她这一坐起来,曼妙的身材就显露出来,李雪有心勾引阮虎,柔软的身躯抱住阮虎往他身上磨蹭,阮虎笑瞇瞇的顺手摸了几把,却伸手在医疗床旁取过一件袍子,细心地帮李雪披在身上,他柔声在李雪的耳边道:「别急,多认识我一些,或许你会庆幸找到一个好男人。」

李雪柔软的身子僵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小声骂道:「别光说不练啊!」

阮虎笑着向她行个礼,就像是一个优雅的绅士一样,李雪大感新奇,她嘻嘻地跳下医疗床,让阮虎拉着她去换衣服,然后两人手牵着手离开诊所,上了护卫的车升上天空。

他们飞了没多久,就降落在一栋别墅前,那是一栋法式风格的别墅,建造在一片山野间,周围都是自然的风光,令人感觉很舒适,李雪拉着阮虎下车后,熟门熟路的进入别墅,走入大厅。别墅中没什幺人,只有几个僕妇,李雪吩咐她们做饭,便拉着阮虎上楼,钻进主卧室中。

她把房门反锁后,和阮虎并肩坐在床沿对阮虎笑道:「像这样的别墅你还有三处,每晚你都会在不同的地方停留,有时连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以后我一个个带你去看。」

阮虎笑道:「每个别墅都有不同的女人吗?」

李雪点着他的额头嘲笑道:「你想得美!」她顿了顿,正色说道:「你对女人的戒心很重,不太肯相信女人,所以身边的女人都待不长,我算是待的比较久的,我本来是你帮正叔雇用的助手,只是后来被你硬上了。」

「喔!你的本业是护士?」阮虎眼睛一亮,他真正的老婆也是护士,他这辈子跟护士可真有缘。

李雪摇头道:「我可不是护士,我是正经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发表过几篇论文,还在医院任职过,只是被你们掳来帮正叔的忙,这一帮,我也喜欢上了这里。」她叹了一口气:「说白些,这里的钱好赚,一年抵得过在国家级医院干十年,研究的素材很多,从来不缺人体实验材料,正叔的技术又很好,其他地方根本学不到,唯一让我有点苦恼的是…其实我不太喜欢你…我是说以前的你…你跟我的思考方式不同,做事的习惯也不同,有时让我很难适应…」

阮虎拍拍她歉然道:「很抱歉,带给你一些麻烦…」

李雪开朗地笑道:「没关係,我接受任何补偿,尤其是金钱方面。」

阮虎讶道:「你缺钱吗?」

「缺啊,谁不缺钱呢?我需要钱,越多越好!不然我干嘛留在这里?」李雪摊开手脚,像个小女孩一样放鬆地躺在床上。

「钱不是问题,你也知道,我们这里好像挺来钱的,只是你要钱做什幺?你有家人要照顾吗?」阮虎好奇地问

「我是个孤儿,当然没有家人喽,我认养了十六个孤儿,钱都存下来做他们的教育经费。」

阮虎看着这个一脸浓妆,看起来有点俗豔的女人,忍不住笑道:「看不出你这幺有爱心。」

「那跟爱心无关,他们都是我的弟弟妹妹,我发誓要照顾他们的。」李雪憧憬地道:「只要我再这样赚上四五年,我就可以帮孤儿院买块地盖栋大楼,然后我想弄个基金,把所有赚到的钱都投进去,继续支持孤儿院的运作,这样我这辈子就算没白来了。」

阮虎讶异地问道:「你没想过你自己吗?不想建立自己的家庭?不想有自己的孩子?」

李雪摇摇头难过地道:「我不会结婚的,因为我没办法生育了…」

「为什幺?」阮虎问道,李雪看起来很健康,似乎不像有什幺隐疾的样子。

李雪耸耸肩苦笑道:「都怪我自己笨,当年我还在唸医学院的时候,因为孤儿院缺钱,没办法供我唸书,我一时信了别人的话去卖卵子,那次我拿到一万美金,本来以为自己赚到了,没想到事后我的月事一直没来,我自己用仪器检查一下,才知道那些医疗贩子把我的卵巢摘走了。」她苦笑了一下道:「所以…我这辈子不可能生育了,更别说拥有自己的家庭。」

「这…太夸张了吧,那些人为什幺要这样做呢?」阮虎忿忿地问

「卵子用途很多了,不论是用来进行人工生殖,还是各种生物研究都经常用到,这也怪不了别人,是我自己笨。」她又苦笑了起来,「所以我也死了这个心,专心赚钱照顾弟妹,在这里工作挺来钱的。」

阮虎叹了一口气,安慰她道:「你安心在这里待下来吧,我真的不会对你怎样,你是个苦命的好女孩…」

李雪从大床上坐起来好奇地问道:「那你呢?好像也挺苦命的?」

「我?」阮虎迟疑了一下,淡淡地道:「我曾经是个失败的商人,为了找生意满世界乱跑,不但赚不到什幺钱,反而还欠了一屁股债,为了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参加了一个计画,结果就这幺陷入组织中,用别人的面貌活着,一辈子不能跟家人见面。」他叹了一口气:「我的事你就别再问了,知道太多对你不好。」

李雪好奇地看着他,低声问道:「以前的虎哥跟你一样吗?」

阮虎摇头道:「我的阶级比他高,两者根本不能比,他最多只算外围份子,算了,这些事别多谈,你最好什幺都不知道。」

李雪抱着他,轻轻地道:「谢谢你跟我说这些,我觉得心情好多了…」

阮虎拍拍她的背道:「休息吧,我们都累了好几天了,需要休息一下。平时你们来这里都做些什幺?」

李雪一愣,突然吃吃地笑道:「还能做什幺?如果不是为了上我,虎哥才不会带我来这里呢!我平时就住在诊所。」

「喔!哈哈~~我可没这个意思喔…」阮虎尴尬地笑着

「没关係…我服侍你洗澡休息吧!」

阮虎吓了一跳,李雪眨着眼睛诡笑道:「我们平时都是这样的喔,突然改变会不会很奇怪啊?」

在李雪的「胁迫」下,阮虎半推半就的进了浴室,享受起被「服侍」的生活。

(这本书的成绩似乎不怎幺好,点击跟收藏都大不如前,有人可以告诉我原因吗?请大家有空给点评论吧,谢谢!)

  • 名称:无彩限的怪灵世界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1: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